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沂源,我欠你一个年
作者:欧阳杏蓬  发布日期:2015-02-07 14:54:26  浏览次数:1790
分享到:

在这个以拥有物质多寡来评判一个人的身份地位的时代,沂源,这个鲁中小县,就成了我的精神桃花源。那个交通并不便利的刘家旁峪,像沙漠绿洲, 让我在繁华都市奔波的倦怠之心得以喘息和休养。这种感觉,跟房照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起决定作用的,是我自己的心灵跟那片土地的碰撞后,而认定刘家旁峪是个值得一生栖息的地方。而沂源更像是一个绿湖,与崇山峻岭一起,塑造了当地人民淳朴、温暖、厚实的风格。我喜欢这种风格,在离年关很远的时候,我就跟房照说,我要去沂源过年,买一只猪,买一只羊,买一大堆鸡鸭鱼,陪岳父岳母、众姊妹和刘家旁峪的亲人们,快快乐乐的过个年。因此,十月起,我就在为去刘家旁与过年而开始做准备,并且告诉身边的朋友,今年我要去山东过年。

我是个容易忘事的人,以前很多的事,我都忘了。房照几时生日、岳父岳母几时生日,我的那些姊妹几时生日,我都记不清。即使自己的生日,有时候也忘了。人生在世,很多东西都可以忘记,我们并不是因为记忆而活着,我们是在为明天而活在当下。广州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地方,我知道我需要什么,过平静而充实的日子而已。这在当下,算不了什么,但要面对竞争、人事、客户和大家的要求,我在努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丈夫、父亲、儿子、企业经营者,每一个角色都不能马虎,每天都会遇到快乐、纠缠、麻烦和一些琐事,我沉浸于思考、计划和经营,跟外界接触的圈子,看起来越来越大,而我知道,我只需要一个点,一个对接的碰撞的点。为了寻找这个点,我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遗忘。但只要有空闲,我必定会想起两个地方,一个是由熟悉变陌生的故乡,一个是由陌生变熟悉的刘家旁峪。
  时代有一双无形的巨手在无时无刻的塑造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地方,我的故乡因为靠近广东,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的融入到了唯经济时代而变得日渐陌生。山东也是经济大省,一个小小的沂源就有四家上市公司,但无论怎样,齐鲁大地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经济腾飞,也没有放弃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在经济大潮潮涌的时代,人心变化莫测,而让我心安的是,刘家旁峪没有多大变化。我的岳父岳母仍然住在山腰上,在石头屋里,门前种着紫皮石榴树、黑皮枣树,围墙上,狗尾巴草随时序变化而发芽、成长、抽穗,与一对老人默默相对。黄狗在石磨下,听着围墙外风吹白杨树发出的哗哗声,安静如画。沿山路而下,白杨树林里,布谷鸟时飞时落,在白杨树枝桠、蒿草、灌木和断墙上留下身影。沿着砂土路走出来,迎面是桃园。我岳父身体好的时候,经常在桃园里干活,听着天籁之音,沉浸在希望里。
  我也曾跟房照说过,哪一天,我们不愿意在都市里生活了,就回刘家旁峪,过养鸡养羊,种桃种苹果的田园生活。在我的思想里,无论是种田、打工、流浪、做老板,心安就好。但现实错综复杂,很多时候,并不能心想事成。在生活里,我们有太多的牵绊,并不能想干就干,而说到底,也是我缺乏毅力、勇气和决心,放不下俗世的声名和荣耀,既要面对诱惑,又要厘清内心的选择,一耽搁,就是一年,又一年。即使在很多个时间点上想过,却不能去实行。刘家旁峪的奎山与果园,时刻像画一样悬挂在我面前,成为我的远方。
  东初已经长到七岁,我已经娶了房照八年,却没有到沂源过个年,这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病。大前年十月去沂源,在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叮嘱自己,要尽快回来。去年一年都在计划回沂源,房照因为工作的事,回了几趟沂源,把我回沂源的机会用完了。今年,我要去沂源,一直盘算,盘算到十月,由于生意上的事的纠缠,又把黄金假期给耗尽了,于是,一个去沂源过年的念头在心头突然冒出,跟房照一说,房照很肯定,这么多年,该回刘家旁峪过个年了。我从没在岳父岳母家过过年,今年要去过年,想起那边的亲人们这么多年对岳父岳母的照顾,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那就买猪买羊,把大家聚拢来,痛痛快快地吃一顿,一是可以让我的岳父岳母开心快乐,二是可以让我有一个感谢乡亲们的机会,三是可以让我感受到异地过年的氛围,了解和融入他们的文化习俗,过一个充实又不同以往的年。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实施,问沂源生猪的价格、山羊的价格、鸡鸭鱼的价格,问广州去沂源的车票机票,准备各种御寒的衣服。到十一月,跟岳母通电话,岳母却说你们不要来过年了。原因就是刘家旁峪没有暖气,零下七八度的气温,从来没有在北方过过冬天的东初受不了,伤了孩子就不值当了。这个一生都在为别人考虑的老太太,宁可放弃一家团圆,也在为外孙安全健康考虑的决定,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着,把电话交给房照。房照很想回去,但她也听从了妈妈的劝告,等到天暖了再回去。而一心等待去刘家旁峪,跟我提了无数次买了猪,等他骑过了才能杀的东初,还在一边说“我好想我的表姐表哥,我好想骑一下猪”。
  我打开我的手机相簿——我换了两个手机,仍然把大前年去沂源时所拍摄的照片保留了下来,找出奎山、刘家旁峪的桃源、刘家旁峪的白杨树林、西固的水库、南麻的河的照片,一边看着,一边心里喊着:沂源,我欠你一个年,刘家旁峪,我欠你一个年。东初见我玩手机,抢过去自己玩。坐在沙发上,看着满屋的东西,仿佛我到了安安静静的刘家旁峪,在等待新年了。


上一篇:老严头


评论专区

读者2015-02-08发表
楼主,澳华网网主谭博细心,介绍了如何贴照片上网的步骤,为何不试试,把沂源的照片放张最美的上来呢?另外,我想,你的岳父母,他们淳朴,但一定也有厚实却单纯的记忆,同样能引领读者领略沂源有渊源的美。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