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莲》引发的思虑
作者:俞瑞门  发布日期:2015-08-04 18:15:29  浏览次数:3340
分享到:

新西兰作家何学威写了长篇小说《莲》,获得澳大利亚南溟出版基金会在2013年赞助而出版,在2015年8月2日,将由南溟基金主持发行。这个南半球文坛的盛事,很值得留言评述。

《莲》中极权的庄王已有两个公主,面对第三胎临盆再得公主的可能,发誓要灭了此女,以儆后宫,一定要生个男儿。事关血统,庄王身边那些饱学之士,都没制约的建言。眼看着荒唐变疯狂,惨事发生。小说的悬念,也发生。

这位三公主,命中注定,不能得父母之爱,不能有人伦之常。她流浪在民间,学会了王宫不教的生存技能,行医,爱人。

偏偏三公主又与王宫断不了关系。得知父亲不仁,想那不是本意本心。民间都知,圣人教的,是仁孝,是舍身取义。父王不仁,小女却不能不孝。更要命的事也来了,三公主竟被安排做假太子的妃。她有多美多贤,作者不多一字。你就猜吧,悬念更大了。

《莲》的作者从大王要杀婴写到这儿,三公主的灾难升级,不需要特别的理由,大王忽然要烧死三公主。与以往同样,圣人学徒们不能制约大王的极权。幸好,佛来了。幸存的三公主,虽然不能放下圣学的舍生取义,毕竟有了佛的关照,从此爱世人,爱大王,医救天下人。而且上医医国,她还脱离不了宫廷的血统大业。

佛来了,才能无所不包。三公主有佛照应,救生送死,超度迎取。成长为观世音,济世超凡,弘扬了这古国的医学。

大好名声很快传到宫里,新一轮生死相随。血统争夺者要用大王血亲者的眼手入药,为大王治疯症。这在传统文化好得无比的大国怎能发生?还真发生了。作者敢写,或因西方的佛学超脱于名实逻辑,特别适合艺术的遐思。果然,小说的悬念升到了极致。

我想在这时收笔,让读者亲历《莲》的精彩。然而,我还想对《莲》,直笔地赞,曲笔地评。

 《莲》多次写舍生取义,牺牲便成了题材。猪牛羊三牲是习俗的牲品,被历代帝王用来供俸先帝先王,或者圣人孔子。可是在这大王的国,牺牲却变成了老臣自为牲品,要挟王的血统传承。这国还没先进的议会动议,让公主继位。这国信奉圣人教化,不敢逾越圣人没教的领域。这是一个自封自信的国,血统极其强大,能用人作牺牲品。开了这口子,就收不住势了。《莲》为此痛心地安排了多位牺牲。为了王宫血统传承,王什么不能做!你能想像,王宫一代牺牲人,宫二代宫三代的牺牲品是谁呢?圣人教化虽好,何能让大王国运长久?只有牺牲人,彰显血统诚信,只有恐吓人,获得国运稳定。

当然,不能全怪圣人。圣人真的不知,先有希腊罗马,后有北洋民国,选举代血统,好着呢。后来选民稍不留意,被政治寡头们乘了机,说那选举算什么东西,选血统了,谁敢说个不!

《莲》中大王的国,古老文明的国,为了血统,前不知死了多少人,后不知要死多少人。大王的国,最终牺牲观世音的肉身,再立她的泥塑金像,成就了佛。这让我追想佛爱世人,未必救世人,因为佛渡有缘人。佛像嘛,真管不了大王。




评论专区

linmu2015-08-12发表
谢谢推介。
hexuewei2015-08-09发表
瑞门先生文章指出“《莲》多次写舍生取义,牺牲便成了题材。”“大王的国,最终牺牲观世音的肉身,再立她的泥塑金像,成就了佛。这让我追想佛爱世人,未必救世人,因为佛渡有缘人。佛像嘛,真管不了大王。” 我想就此谈一些个人的观点响应瑞门,求教大方。 佛像嘛,确实管不了大王,也同样管不了世人。而整部《莲》不是塑造的一尊土埂泥塑的菩萨,而是成就了一位有血有肉的大仁大义、大慈大悲的妙善公主。她不但用自己的手眼以毒攻毒治愈了父王的疯病,同时能以佛的理念让庄王浴火重生。庄王算是与佛有缘之人,因为他的亲生女儿就是观世音。 妙善的牺牲,最终换来的并非泥塑金身。她始终也未成佛。她的牺牲化成了一种名垂千古,万世不绝的精神。她是“东方圣母 ” 她是慈悲的化身,代表着善良、仁爱、美丽、公正、幸福,她永远是弱者的烛光…… 谢谢瑞门、没有你的精心评论,便没有这些新的收获。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