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直男癌
作者:白何  发布日期:2017-01-24 22:36:49  浏览次数:1469
分享到:

我很希望起个更诗意些的题目,至少提到异国的花鸟或者故国的风月。无奈,花鸟风月在更多的时候只是奢侈,供我们从生活的缝隙里,喘息着仰望。不过,食物对于像我这样软弱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种无以抵御的浪漫。

我在异国的土地上邂逅了一位故国的少年,他教我早餐如何制作培根煎蛋。超市里一袋的自制培根肉,在平底锅光洁的底面上滋滋叫着,被流淌下来的蛋清拥抱,蛋黄则是这片天空中升起的朝阳。

“再加上一片面包,一大杯牛奶,一顿早饭就做好啦。”

他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早餐是容易做而且美味的。我是不敢说出,我在这里的早餐,一般只是从床上挣扎起来,草草洗漱后一边走一边吃的几块饼干。这种饼干在超市里,一枚硬币可以买上一卷。干涩带着胡椒粉的气息,吃着的模样令人同情。我一边向学校奔跑,一边嘴里咬着廉价饼干,唯恐这个世界不鄙夷我一般。

这位少年是一位基督徒。他每周五晚上去教会祈祷,周末在市中心打工,其他时间则认真地对付课堂和作业。在与他对话的过程中(他异常饶舌,这我倒是没想到,我的印象中,如此规规矩矩的少年更适合沉默寡言),我听说他喜欢历史,体育,军事。他还故作老成地耸耸肩说,他认为像他这样传统的人很少了,现在。

我觉得耳朵非常难受,听了这番话以后。

如果每个人都要选择一门宗教来依靠的话,恐怕我迟早会成为异教徒。我早就发现,无论我处在多么离经叛道的群体里,还是觉得自己与他人格格不入。我能向谁祈祷呢?只有故国无邪的月光啊。假设有人与我进行足够多的对话(事实上没有什么人和我说话),他会发现我喜欢文学,诗学,语言学。我喜欢无所事事地闲逛,耗尽似水流年来写一部没有人读的三部曲。

我想,所幸这少年在异国他乡。否则,在自媒体横行的故国,他大概很容易被贴上“直男癌”的标签吧。虽然这标签不会伤及什么,可是毕竟流言伤人,哪天发展成直肠癌就不好办了。不过,这么说他的我,也说不准哪天就会说成D.H.劳伦斯那样的文学式直男癌患者,而且还无法像劳伦斯一样,将猎户星座永恒地洒落在文学的星空之上。

昨天我看到在别国的女孩子煮的拉面。漂亮的浓汤,横卧着半熟的温泉蛋,还有金黄的肉排在旁侍奉。我能看穿,这美丽的佳肴其实非常简单,因为我最近也沉迷于把鲜肉和果蔬全都扔到一锅汤里煮,那放荡的温暖感,令我觉得自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这片大陆被帝国入侵之前,肤色黎黑的土著少年,应该也像我赶着上学一样奔跑着。他的身边,有猪肉的神,太阳的神……神祗,就像锅子里的汤一样,流淌在这片土地上。


上一篇:文学的四个W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