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相识何仙姑
作者:赵伟华  发布日期:2017-05-18 22:36:55  浏览次数:245
分享到:

何仙姑,八仙过海之唯一女仙。上网查,根根底底的,会得到数种详细记载供客确定。但我敢说,愿搞明白斯人身世来历者,希;只随大流知晓有这么个仙儿,众,我便是其一。

一个多星期前的周日中午,我们去纽省美术馆放映厅“蹭”台湾导演侯孝贤的免费电影,误了领票时间,没看成。自度步看美术展品去。一展厅入口,正以宽阔LED灯箱大展中国书法的成型过程,挥舞的笔画十分亲切,字形却十分生疏,我们看看,懒得探究(后得知是毛笔书写英文字句),直接深入黯淡的展厅去看被一撮强光照亮的异国书法,有波斯的、印度的、阿拉伯的,等等。看看而已。最终还是在一些盆、碗、壶一类的器物前停留下来,结果,就在屋角的一处展柜外,我瞅见柜里立起一只小瓷盘,盘上唯一人物深深了得,还有两排中文小字,辨为:“肩飞祥云扫洞府”。

初时,觉得盘中人正如老公所嫌:“太丑!”但经不起细观,愈发津津有味——生平第一次跟一个小陶瓷盘子纠缠。

旁有简单说明,中国景德镇,品名何仙姑,一七零零年产,一九六六年收购。

老公眼神不灵,又不看说明:那实在是一个驼背高额的荷帚者登顶蝌蚪往某处飞,还带着弯曲尾巴。难得一旦坐实此尊乃三百年前何仙姑也,有了“名”,“丑”、“ 蝌蚪”什么的马上生动,意义也马上升华。

仙姑裙裾下七彩拖尾祥云,嶙峋瘦骨的她还抗了把笤帚,悬空娉婷,婀娜多姿,呼风唤雨,来去自如。她头上也飞彩云,而足下却涌波涛,留白的七枚小字的首字点明这是肩飞,就是说至少凭肩就能升天。仙姑有凡名,何秀姑、何琼等,系民间底层卖豆腐女,又或卖面条的小童养媳,那肩头可是劳作的主要部位,挑担抗包全凭它,就是成了仙,仍可抗笤帚。作此推理,是她肩上物确实像笤帚,否则怎么扫洞府?我自认为设计这盘儿的工匠很牛,他独塑的何仙姑就跟我前年夏天去山东蓬莱见到的当代群雕之一的何仙姑大相径庭,虽然,言之凿凿并非另一个何仙姑。我忍不住上网去寻找最早何仙姑的样子,即使明代,也已彻底道佛化,竟远不如这梳了清代康熙发形的碟中荷物仙姑可亲可信。

当然,我不久即得到别人传来的高清照片,真将一番煞有介事的理解推向了尴尬。明明“归”字也,“肩飞祥云归洞府”。我这脸打得!仙人是不做家务的,那还会是笤帚吗?可也绝不是荷花!是过滤烦丝的笊篱?

待有机会请教了一位古玩鉴赏家,他只确定这是件民窑产品。

 再没有如此玩味的陶艺盘子,我再次为其制作者的玄思而乐!

纽省美术馆展品

何仙姑4.jpg

何仙姑摇船1.jpg

当代何仙姑竟成撑船女,七男仙乐也忍心(选自网络)

2017-4-15 于悉尼


上一篇:栀子花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