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班尼说养鸡
作者:瑞门  发布日期:2017-07-03 16:49:17  浏览次数:270
分享到:

班尼忽然得闲了,看着两万多平方米的绿草地,畅想干点啥事呢,先种菜吧。

五色的菜,唰地冒出来了。夫人说是土肥,种啥活啥,花都开得大。扔个红薯下地,那叶子长得多嫩啊,来不及采。埋个花生米,能收成数百颗饱满的花生果,冰箱里放满了,送给朋友,一袋一袋的,回话全是鲜香。

还干点什么?养鸡吧。

鸡舍第一,对吧?鸡们来到之前,住所要盖得敞亮通风,以后清理简单,味儿也好。

邻居高鼻子老憨八十多岁,闻讯热情地来说,对,鸡舍嘛,要这么那么地盖上,让鸡们进去跳上支架,关门闭目一夜,天亮了鸡们自会咯咯地要出来,就放它们找食去,人就可以铺一层土,在鸡舍的地面,风吹吹也没啥味啦。过几日扒拉出那土,就是上好的肥料,种菜种花,无比的好啊。

班尼兴奋地动手了,盖起了鸡舍。想着以前在农村里,鸡舍是低低的暗暗的,好像不合人道。仿佛听谁说过,鸡不生蛋就不准放出去,摸出蛋形就关起来,生了蛋才放她。那蛋该有多贵重啊,那鸡舍该有多好闻啊。

现在嘛,对了,还要设计蛋槽,蛋一下来,咕噜噜滚进槽里,让人收集多么容易。

鸡舍成型了,鸡们进驻了。大公鸡先占了最高的位置,巡视了一会儿,梳理羽毛,再出去归拢鸡群,吃饱了就踩母鸡的背。

新的鸡们续续地来了,不得了,打架了,到处散着鸡毛,人也不知该咋办,只有大公鸡能威震局面吧,它一转身,新老鸡们打呀,新新鸡们,也开打呀,打到分出强弱等级,才肯缩回尖利的嘴,还不保证,下回人来喂食,再次争夺高低等级 。

班尼和夫人好奇啊,看着这帮青春期的鸡们,每日表演着新的阶级斗争,群体有群性,个体有个性,有脊椎小鸟们,像有脊椎的共产主义者,斗争复杂呢。

 

新到一批母鸡们,形体柔顺小巧,带着异国情调,毛色淡雅,性趣媚娇。大公鸡乐得呀,不分大小内外,颠颠跳跳踩踩,羽毛竟然也更亮艳唻。

班尼和夫人孩子,天天看鸡们的活法,谈鸡们的事儿。朋友们也听说有这等乐事,有人特意送来一只毛绒绒的新品小鸡,说是稀少的珍品。

班尼捧着这个小宝贝,塞进一只小母鸡的翅膀下,算是找了个养母带着成长。哪知小母鸡没有经验,母性不够,推出了小鸡。

班尼又塞小鸡到她的翅膀下,想着你不当养母,我怎么当得?推三推四,班尼回身走开了,且不管她了。

隔日清晨,班尼惦念着小鸡,去开了鸡舍,放出了鸡群,看它们溜溜地排队,沿着草地边沿,寻找食物。嘿,看那只小母鸡,毕竟母性焕发,领着小鸡向前,示范着哪儿啄草,哪儿沾露,小鸡乖乖地跟着,学着尝着,一派母女情深的景象。嘿,成了,这养母当成了。

大公鸡终于乐死了。

一个新公鸡来了。这位不同于前任,责任感特强,每日领着鸡群寻食喝水,赶着越界的鸡们回归,阻止打架的鸡们胡闹。傍晚引着鸡们归舍,自己最后守在门边,看班尼关好门,才歇着。

班尼最大的收获,当然是鸡蛋。自由放养的母鸡们下蛋,勤快着呢。蛋儿多得吃不完,乐得送给朋友们,一盒一盒的分享,田园牧歌的意趣,也在其中了。

母鸡下蛋,还有个性。有的母鸡不愿混同苟且,悄悄地找个安静角落,下了一圈圈排列整齐的蛋儿,窝在草丛里,孵着小家庭的希望。冷眼看多数母鸡下的蛋,溜溜地去了人的盒子,没了。

下蛋的数目越多,母鸡的年龄越大,一个个放走了传播基因的梦想,现实地离开了大公鸡,别了绿草上的情缘。有个母鸡够老了,背上露出了两个粉皮斑,总也生不出羽毛。她也有些想法,衔了草叶,甩到背上,能遮阳呢。风一吹,草叶掉了,她又衔草叶,甩到背上,能遮一时算一时,哦,草叶又掉了,再甩几个草叶到背上,引得夫人孩子看呀看,猜这老母鸡,怎么会想出这么护肤,还没拒绝大公鸡频频地踩背,踩出俩粉皮斑哎,那儿长不了羽毛了,粉粉地醒目。

蛋鸡玲珑很好玩,肉鸡丰满更有型呢。看她们肥嘟嘟的样子,大公鸡迷恋呢,等不及的。而且,肉鸡的毛色,炫耀在阳光下,让人也着迷呢。狐狸也来窥视,被孩子发现,喝退了它,走啊,别做梦了,美美的肉鸡,都有主呢。大公鸡刚才的气势,咯咯有点慌张,但为了母鸡们,那不丢脸,还有人帮着出声呢。

就这样,班尼扩建了新的鸡舍,还引进了鹅。鹅们会同鸡们,又有新的事儿,等着看吧。

果然,看出新名堂了。园里园外不见人影的时刻,鸡们飞跃铁丝栏,享受夫人种植的鲜菜。见人来了,立即飞出来,平时没这么灵活吧?鹅们也不嘎嘎,大概还没认清领地,而且胖胖的身体难飞,只能看鸡们逞强,然后被人赶出来。嘿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