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4章 夜莺夜莺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7-28 19:26:39  浏览次数:114
分享到:

话说那晚扯呼中的老伴儿,旧话重提。

要春钱交出那一万二千块私房钱。

虽然又被春钱胡绉过了去,可春钱心中老大的腻味。

这事儿就像紧箍咒,老伴儿动不动就念叨,这哪行啊?得彻底打消她这个念头。

把老伴儿扶到大床上后,春钱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今夜,他有些感到自己睡不着了。在最后送双胞胎上车时,出了个小小意外。

因补习发言而受到陈老师夸奖的姚丽,今晚特别高兴。

一路上就缠着春伯伯说话。

春钱呢?

因为图便宜果汁的欠意,也尽量满足回答。

他暗自承认,尽管想起那狗日的姚局,依然不爽,恨之入骨,可在补习的十个孩子中,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这人小鬼大,活泼调皮的姚丽。

送走姚美姚丽,春钱照例慢腾腾的往家赶。

这一段路,不过就二三十米。

要走得快,几分钟就可以上楼。

可一向把送孩子走后,当做轻松散步的春钱,从不放过这短短的属于自己的闲散时分,这次也是如此,宝贵着呢。

早春二月。

夜里有一种清新的气息在漫延。

白日的匆忙踩在脚下。

喧嚣在街外。

右面的端庄,左面的粗犷,都在夜色下迷漓,令人心醉!瞅瞅对面灯火斓珊处,那张牙舞爪,点头哈腰的小老板,慢条斯理溜达着的补习助手,就不屑的瘪嘴。

找钱不费力!

费力不找钱!

九娃子,莫看你小子整晚闹闹哄哄的多大个阵仗。

要讲成本和性价比,你不一定有我老俩口找得多,找得顺当。

是的,我们也艰辛,比如我,我要说我这个助手,远比我那个老师累得多,也出了些屁漏。可再怎么着,也比你那鬼样强啊!

我数得着的,就有好几桩。

被竞争对手,昔日的好兄弟和铁杆朋友,加上自己的员工,以各种形式打上门来闹事儿。

被工商税务卫生城管等组队检查,罚款取缔,勒令停业。

被居民们向市长电话强烈呼吁,要求解决嘈音扰民问题……

有人碰碰他,春钱站住,朦胧的树影下,一个妖艳的女人在媚笑:“大哥,玩吗?”春钱瞟瞟,夜色浓郁,看不清女人的容颜和年龄。

可看得出女人高个儿。

丰腴妖娆。

长发披肩,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飘散。

这正是春钱喜欢的那种女人体型。

春钱感到有些好笑,找钱找昏了头,找到我老头子身上来啦?公园里形形色色,鱼龙混杂,更何况,走南闯北的老司机,原本就不是清心寡欲者。

春钱当然知道。

这些夜莺基本上都是乡下来的。

竞争不过城里的姑娘。

便常在晚上出来游弋拉客,碰碰运气。

而且,其中一些人“开拓创新”,专把眼光投向离退休后的老年人。好几次,在所谓的晨练里,春钱都听到有老年人在鬼鬼祟祟的议论。

只是当时妨着亲家在场。

自己佯装没注意罢了。

见对方没说话却站下。

女人又妖媚一笑。

“大哥,玩吧?很便宜的。”春钱便恶作剧的反问:“便宜?多少钱啊?”“半张!有地方。”女人说着走了出来,故意把脸蛋儿露在路灯下。

春钱忍不住心一蹦,美女哟!

那次自己理发。

无意中走进一家发廊。

差点儿给对方缠住。

春钱虽然脱了身,却从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己虽然平时里一握住方向盘,就和一帮同行天上地下的大过嘴瘾,那却是他平生第一次踏进所谓的“色情场所”。

幸亏当时他是走了。

几分钟后,警察蜂拥而入。

一举端掉了这条街上的十几家发廊。

令人称奇的是,警察居然连那些刚离开人的姓名单位,都知道得清楚楚。这才有了派出所指导员和青队的警告与提醒。

一次偶然。

让春钱惊吓不少。

可也长了见识。

乖乖,原来“色情场所”就是这样的呵!

所以,现在春钱由衷的感叹,美女啊!女人三十左右,面容秀丽,性感撩人,除了举止轻浮外,实在很难把她和粗糙蛮朴的乡下姑娘,联系在一起。

可是,春钱却摇摇头。

准备转身离开。

事情是明摆着的。

这种漂亮夜莺,图的就是钞票,为了钱不择手段,不蒂于条美女蛇。说是半张50元,背后一准还有更大的陷阱呢,老子可不能睁着眼,往里跳。

记得那一次。

自己正在公园和亲家一前一后的散步。

进行着自己独特的晨练。

过来了二老头儿。

矮小的老头儿一边走,一边对同伴挤眉弄眼的:“瞧见那个头发漆黑,慢条斯理踱着八字步的领导没有?”“领导?你怎么知道他是领导?”

“我局的局座大人。

我还能不知道?”

“退啦?

身体蛮好的,头发漆黑,精血旺盛哟。”

“染的!老色鬼,染了黑发装精神,专门哄女人。可前二天栽了。”“哦,为什么?”“晚上走路,遇到拉客的,讲好半张50元,完事各走各。

可到了女方家,完事后却被人家老公抱走了衣服裤子。”

“啊哈!

好听!

后来呢?”

“老色鬼花了一万块,买回了自己的衣服裤子,要不,只有光着屁股被人家踢出去。”春钱听得真切,感到好笑,还有这种色胆包天即愚又蠢的老色鬼,主动往别人设好的套子钻?

哼呀,要换了我。

一万块?

不拿十万块,老子让你光腚出门!

前车可鉴,血的教训,老子可一直记得哦。

谁知道春钱刚转身,夜莺就嘻嘻的轻笑起来:“真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本姑娘服了。不过,春大爷,你老搞错啦。告诉你吧,我今天是给你老送钱来了。”

这坐怀不乱知道。

可柳下惠是什么玩意儿?

前公交司机却不明白。

乍听对方叫出自己名字,春钱也笑了起来。

“乱蒙啊?小姐,没用!本人可是正经老头,你别费精神啦。”“我真认识,你春大爷。”女人又说:“你不就是这幢楼房六楼,那补课的助手?

你老伴儿是小学高级老师。

教学经验丰富。

补课好。

这条街都知道哩。”

“嗯哼!”春钱感到一种自满和骄傲,矜持的用鼻子哼哼,算是表示赞同。“可你老伴儿老啦,脸黄胸瘪,唠唠叨叨,神经兮兮,疑三疑四,也算女人?”

“可她人好,心善,持家。”

春钱眨眨眼,心里居然有一丝快意,嘿,别说,真还有点靠谱呢。

“那不假!可她能满足你吗?”

“关你屁事儿!”
“再说春大爷,你不老,也不差钱。你看这条街上那些退休老头,个个都比你显老。哎,你是虚报了岁数,早点退了好吃安胎吧?”

这话,春钱听起舒服。

也满意。

可嘴上却反问到。

“即然我不差钱,还须得着要你送钱?你我本不认识,又凭什么要送钱我?”女人笑,一口发黄的牙齿,大煞风景。

这让春钱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真就是一个乡下姑娘嘛!

“找钱,没有理由!

有人送钱,是你福份!有钱不要,不是脑残就是傻瓜。我说得够明白了吧?”

女人像个哲学家,一溜儿说完,双手一交叉:“不要,就算了,你回家当好你的助手去,我还要招揽生意哩!”

“说!”

春钱轻轻喝到。

他决心要看看这乡姑。

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