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新故事 老房与辉 1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7-28 19:28:52  浏览次数:141
分享到:

踌躇大半天,我还是迈着沉重的脚步上了四楼。四楼东角辉家,在一大片孤寂的白光中,我看到了缩倦在睡椅上,正在聚精会神,津津有味看着电视机的辉。

“小姐,你找谁?”

许是一时没认出我?

骨瘦如柴,脸色泛黄的辉,抬头看看我,又盯住电视机。我勇敢的跨进去:“我是小辣,我找辉。”辉的眼光,又飘移过来:“小辣,那是我小时同学和玩伴儿的尊称,你怎么配?”

“我就是小辣呵,辉!”

我眼里,忽然盈满泪花。

当年,如果我应允了他,他就不会是现在这模样:“我是小辣!就是当年那个小辣。”辉呆呆的望着我,忽然仰头,嘶哑狂笑。

“又来个街道办的!哈哈,我早说过,不要再来做思想动员工作啦,我这样就顶好,有钱吃饭就吃,没钱就饿,饿死就算,不会麻烦你们。我恨这个社会,变化太快,容不下我。知道不,我女儿是授业解惑的中学老师,始于讲台,终于讲台……”

和10年前一模一样。

我只得迅速一个急转身,逃之夭夭。

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2013年仲夏夜,我和老伴带着可爱的小孙子散步,无意中又踱到了老房。我惊奇的发现,老房不见了,代之的是刚起到二层楼高高的脚手架。

激动感慨。

以手加额。

不胜兴奋之下,我把老房和辉的故事,慢悠悠讲给老伴儿听。忽然有人拍我肩头:“是你呀,小辣?”扭头,是老房的老同学,同样是相持以扶的老俩口,带着可爱顽皮的小孙孙,笑眯眯的踏着月色散步。

倾谈之下。

我方得知。

在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举荐下,因安置量过大而一直无人接手的老房,由来自外省的某某开发商接盘折迁开发,老房贫困的老同学们和还尚存的老芳邻们,总算有了一个安身立脚处。

至于辉呢?

据说我那次离开后。

伴随他多年的胃病和疯癫症,竟然基本痊愈。痊愈后的辉,毅然把长期栖息的18平方米租掉,筹款办起了一个小小的电子元件加工厂。

在他辛勤打理下。

厂子越办越大。

收益越来越好,于是,己被穷怕和己具有投资概念的老房芳邻们,便主动往他厂子入股,也都年年都收到了辉的承诺——年终投股分红。

然而,2008年初,全球金融风暴迅速扑来,工厂倒闭,辉也从此没了消息……老同学离开了好久,我仍沉浸在回忆中,周身发冷。

辉的一生,在我眼前闪现。

老房影子,在我心里重叠。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秦观·减字木兰花)

夜空。

暗香浮动。

一道星光迤逦,横切无涯。遥望清亮星痕,耳听岁月喧哗,我想,辉如果还健在,他该满六十岁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