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麦地的黄昏
作者:程洪华  发布日期:2017-08-01 20:20:05  浏览次数:57
分享到:

星期天的早晨,丈母娘端出了久违的麦疙瘩。吃着细腻,润滑,飘着清香的麦疙瘩,我食欲大增。意想不到的是,平常厌食的儿子,竟也满嘴含糊地说着:“好吃,真好吃。”望着儿子摇头晃脑陶醉的神情,心中不由感到温暖与可亲。这个季节,正是麦子成熟的时候,顺风飘来,我似乎已经闻到了麦子成熟的香味,看到了惜别已久割麦时静谧的黄昏。

以前,家里种有几块零星的麦地。麦子收割的时节,也是家里父母最忙、最累的时候,通常要忙到黄昏才回家。而学校也给我们学生放了农忙假。通常在作业之余,要帮家里做点农活,我一个农村生活的孩子,干点活这是极平常的事。

夏日,麦子成熟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小山村的空气里,四周的麦子都黄了。几只山雀凌空“扑哧扑哧”飞上窜下,正享受着麦子丰收的成果。我走在齐人高的麦地垄间,身后父亲不断地提醒,走路别东倒西歪的,当心把人家的麦子弄坏了。我依然我行我素,像一只放飞的小鸟,徜徉在无拘无束的大自然中。到了自家的麦地,黄灿灿的一片,肌肤触到尖尖的麦芒上,痒痒的,隐约痛的感觉。这块麦地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时常陪父亲做点下手活。此时细想,不知这块麦地从播种到收割,父亲要花多少心思,这中间还得要祈求老天爷的关照。等父母收拾完这一块麦地,已是黄昏时分。天边的晚霞不再透红,已被一丝丝的墨汁所替代。灰暗的夜色下,父母的脸上尽显疲惫,母亲的喉咙明显沙哑了许多,不再像白天讲话铿锵有力。山边鸟雀扑打着翅膀的声音异常清晰,父亲的咳嗽声也特别响亮,整个山坡都听得到。母亲说,孩子饿了,该回家了。父亲应顺着,肩上扛起了一大包麦子,在“哼哧哼哧”声中到了家。

多年后,我与父亲来到了这块自家的麦地,可怜的麦地都长满了竹子。父亲也老了,像一头暮年的老黄牛干不动活了。由于疾病缠身,空着手走一圈都要歇几回。父亲指着隔壁长满野草的空地说,这么好的地,都不种了,可惜。我应声着道,现在还是买买便宜,都懒得种了。父亲无奈地摇摇头。这一回我没在麦地看到黄昏,我觉得父亲很留恋过去的生活,怀念过去这里曾经洒下的汗水与麦子丰收的喜悦。

如今,父亲不在了,我再也吃不到他种的麦子,但在麦地的那个黄昏我永远记得。


下一篇:又闻稻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