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道一声珍重
作者:江凌  发布日期:2017-08-10 16:39:02  浏览次数:179
分享到:

 且将网名撂在一边,就亲切地称你为“你”吧。这些年,游走在网络文字之中,像一个苦旅的行者,与你不期而遇。

那个时候,对文字执着的爱,我们相约在网络。文字是搭建在我们之间的桥梁,是牵连彼此心路的红线。现实的名字和模样已不重要,有了这份神秘,才是网络平台的交友魅力,让人牵肠挂肚的遐思。

你说:“爱是有边界的,是不能跨越的。”

我说: “我们与文字结缘,一个是迎娶了文字,一个是嫁给了文字。”

我们相距两千多公里,可天涯在咫尺之间。

一个周末的晚上,你进了我的博客网页,给我留言,索要我的QQ号,我正好在线。我们彼此加了QQ好友。

你说:“这是第六次上你的博客,喜欢你的文字。”你问我为什么给QQ空间加锁了,是否里面有不可告人的隐私。你在这句话后面加了调皮的表情。

“呵呵,本人郑重声明,这只是给自己腾出一块清静的空间,只适合本人小憩。”

要知道,在我的博客网页,我以文字的方式赤身裸体暴露在广众之下,各种眼光交汇过来,我的人生百态接受公开评判,认同也好异议也罢,欣赏也好诟病也罢,正面的、负面的,积极的、消极的,往往展示于那些留言之中。也有不留痕迹的看客,将评判结论置于我的视野之外,或褒或贬令我无从知晓,让我枉加猜测。“我厌倦了这种功利,为其所拖累,因此需要一个心灵栖息的场所。在现实的世界里,家是温馨的港湾;在虚拟的世界里,权且将QQ空间设成温馨的港湾吧。”

你说我的话你完全理解,因为你自己有深刻体会。你又说:“既然我们是好朋友了,何不让我进你的QQ空间去瞅瞅呢?有好东西要分享分享。”

我当时没有答应你的要求,用了个NO的表情。

我说:“其实,就外观而言,在QQ的空间世界,大家的“房子”都没有什么区别,都出自于腾讯公司格式化的设计,但里面的装璜和陈设是各不相同的。”

你没懂我的意思,要我说具体些。

我说:“假如你进了我的小屋,展现在你眼前的是空空如也,就像进了一无所有的贫民窟,你愿意多呆一会吗?你还愿意经常光顾吗?”

你说:“一个小小的QQ空间,就这么上纲上线?这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

“你别小看这个问题,这是能够以小见大的,这和现实世界的情况是没有两样的。古代增广贤文上有句发人深省的话: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贫居外的闹市都无人问津,贫民窟里的小屋自然是门可罗雀。更何况我觉得自己是赤裸着身子在网络里游走,像个天当被地当床的流浪者,要不怎能“东望星空”?注意到没,我的网名叫“东望星空”。”我说。

“嘻嘻,“东望星空”,东边是月亮升起的地方呀,同我的“翘首之月”珠联璧合哩!不要对自己的粉丝或者网友不信任,那些网络大伽有不少是网友粉丝给捧红的。”你说了这些,后面加了三个可爱和三个憨笑的表情。

我说:我不想成名。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那点文字是自娱自乐而已,还登不了文学的大雅之堂。再说,我也没奢望要借网络文字成名的,人市侩了不好,终究会被唾弃。平日里为生计奔波,被一种叫做“物质”的东西驱逐着,生存的本能,欲望的劳心,是压在身心的包袱。只有在这个为自己开辟的小天地里行游,才是个十足的自由人,可以一时片刻超然于物外。与自己的精神沟通,同自己的心灵对话,喜怒哀乐皆可成文字。在这里,与相识或不相识的人沟通,不必知道对方的音容笑貌,不苟性别和年岁。在这里,文字可以不加修饰,是灵感自然流露出的原汁原味,是心灵的原生态;当然,这文字也可以是修饰的,是心灵的再升华。我给自己取网名叫“东望星空”,并以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为座右铭,折射出我的向往。

我说:“你言重了,我能有多少粉丝?”

本人是文字的矮子,属于武大郎第二之类。我这儿说“武大郎第二”之类,并没有攀龙附凤的意思。

“你好幽默。”你说,“将来你会成为文字的高个子,只要永不言弃。”

“不说这个了吧。”我说,“给点时间让我进入到你的空间里去瞅瞅吧。”

这时,你发了个QQ表情,呲牙大笑。接着又发了个QQ表情,窃笑。

你接着说:“我的空间是为你敞开着的,你什么时候想进都可以,可是现在时间不早了,要进明天进吧,早点休息。”

我才注意到,时间已是深夜十二点半。我们彼此道了晚安。

读了你的文字,和你空间里的诸多留言,才知道你是个文学青年。翘首之月,长于诗歌,在当地已小有名气。

有一次,我经不住问:“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芳名吗?”

“没必要,我的笔名翘首之月,同网名一样,你已知道得够多的了。”你说。

我当时心想,你怎么就不问我的真实名字呢?你要是问了,我很乐意告诉你的。

我折服于你的诗歌,字里行间都是柔情蜜意。

记得一首《浅浅》,写得恬静、清新、自然,将闲情逸致刻画得淋漓尽致,也将无拘无束的心境描绘得浓淡相宜:浅浅的荷塘/浅浅的鱼影/浅浅的绿意/缀满浅浅的红花/浅浅的秋风/浅浅的笑靥/浅浅的心底/写满浅浅的文字……这“浅浅的文字”触动了我的心弦,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感受到了你玉树临风的高雅气质,像窗前的这棵白玉兰花,还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芬香。

每周有两个晚上,我们在网络里以文字见面。畅谈理想、人生,交流体会、经验。更重要的,除分享彼此的幸福、快乐和成功之外,你的风霜雨雪,我的甜酸苦辣,均倾诉于电脑桌面,通过网络连线的方式,抵达对方的心灵窗口。

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后来,你为我写了一首《凝眸》:一千次翘首/一千次凝望/沿着你的足迹/你高扬的姿态/一粒爱的种子/流浪了整个夏季/秋天仰着笑脸/张开宽敞的衣兜/在果实累累的枝头/一千次等待/雪悄然降临了/被家温暖着/凝望你的时候/将光阴珍藏在心底……我的评论是“情深切骨,爱深切肤”。

凝眸,等待,守望,是珍藏在心底最美的东西,就算是没有结果,那也是一种美好的过程。我从诗歌中读出,你坚定执着的追求和守望,所有的努力都是那么让人欣羡。

那天,我在你的文字间读出了你的难言之隐。你的空间里那些留言更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我的再三追问,终于叩开了你的心扉。

你说你得了白血病,现在已到晚期。这一直以来你没有对我说过。你目前正在省城医院接受治疗,高昂的医药费已压得你全家喘不过气来。好在政府有大病救助,还有社会上好心人的慷慨解囊。

此前,你曾说过,你家境贫寒,父亲已在五年前过世,留下你的母亲带着你和你弟弟相依为命。你高中毕业就从乡下来到城里,挣钱供你弟弟读高中考大学。你在饭店里端过盘子,后来扫过街道,再后来到超市当了收银员,空闲时间全部用来看书和写作。

历经磨难,你的文字里却没有多少苦痛。你说:“被诗歌圣洁的光环照着,总会有苦尽甘来的期盼。”

“把你的住址告诉我,我去看看你。”我用文字说。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路途这么遥远,你又那么忙,难得你这么关心,谢谢了。”你用文字回答。

“告诉我你的通信地址吧,我给你寄点钱。”

“真的不用了,有你的文字就是最好的帮助了,你写了文字就发过来吧,我好好品读。”——后面加了三个微笑、九朵玫瑰和一碗咖啡的表情。

……

后来发现,你的QQ头像一直是灰的了,我的呼唤再也没有了回音。

我急切地呼唤:“最真挚的朋友,多么愿意,晴天是你的遮阳伞,阴天是你的风雨衣,盛夏是你的冰激凌,严冬是你的保温瓶,更是你春花秋实的幸福果……”

可是,你没有了回音。

网络之外,品味离线后静寂时光,唯心语遥寄:你现在还好吗?网络之外,天涯路遥,道一声珍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