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6章 一号大院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8-11 10:05:35  浏览次数:118
分享到:

青话和老头子猫在大卧室门后。

偷听到青黛拒绝了哈韩的提议。

早气得捶胸顿足,待哈韩一离开,便冲出来责怪女儿。

老俩口你一句我一语的,骂得正起劲儿。

突见青黛双眼噙泪,不出声的看着自己,顿时都住了嘴。女儿没争辩也不说话,独自回了自己的卧室,轻轻关上了门。

老俩口呆了半晌。

哑口无言。

好觉没趣。

以后连续几天,女儿和老俩口都没有说话,双方处于一种冷战状态,这让青话好不焦虑气颓。这边还在拉据,那边却己流传开来。

青话晨练。

赵嫂凑过来套亲乎。

“青嫂,我看你好像瘦了些。

又和青黛吵嘴啦?”

青话摇摇头,母女关系紧张,老姐妹们都知道,常有人关心。可好面子的青话,总是不愿意当面承认,毕竟,家丑不可外扬的。

“没呢。

这一段时间来,总是焦虑。

睡不着。常失眠。”

“更年期反映!”

赵嫂老练的看看她:“更年期反映。你57了吧?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可以吃点吉林长白的鹿仙丹鹿胎膏,368元一盒,媳妇给我买过二个疗程。

补气养血。

温经散寒通络。

潮热盗汗和心急气燥,都好多啦。”

青话听了有些心动。

赵嫂说的这些现像,自己身上就有,只不过一向并不特别看重,也没把它当作病来医治过:“谢谢!难得赵嫂你这么关心。”

“几十年的老姐妹哟!

不相互关心关心怎么行?”

赵嫂仗着自己年龄比青话大,说话常带了些教训口吻。

“青嫂哇。

要说一辈不管二辈事,如今的年轻人哪像我们那会儿?只管自己过得自由,不管爸妈高不高兴。可我们啦,就一个心善,看着不管,心里着急啊,对不对?”

青话赞同而感激的点点头。

要说这赵嫂,虽然平时间唠唠叨叨,喜欢打听,可说起话来也贴心。

有理儿。

听了让人舒畅。

“赵嫂,你可真是个热心人哦。”“对了青嫂,我得问你个事儿。”赵嫂趁此机会,放低了嗓门儿:“我听老姐妹们讲,公安从你家墙头挖出了金蛤蟆?”

“什么金蛤蟆?

明明是铁的嘛。”

青话脱口而出。

待发现不对,改口己来不及了。

“唉,赵嫂,你听谁说的?这是谣言!”“谣言?你自己不是说是铁蛤蟆?”赵嫂笑呵呵的眨眨眼:“青嫂,不管是金是铁,在你家墙头能挖出蛤蟆来,说明你那墙里一定有宝藏。

要不,我们老屋也住在旧厂区红砖房,怎么从没有看到过呀?”

青话又气又急。

这才发觉自己上了对方的大当。

忍不住搓着双手。

低吼起来:“他赵嫂,今儿个是怎么啦?什么金蛤蟆铁蛤蟆的,我一概不知道。你要乱说,惹出祸事儿来,你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反正公安打过招呼,谁乱传,谁负责。”

青话也许是被对方气得乱了方寸?

不打自。

反而让赵嫂瞪起了眼睛。

“你屋子里挖得,我还说不得?世上哪有这混理儿?都是几十年的老姐妹,我是关心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铁蛤蟆?你说,我信哟?”

如此。

自下午开始,就有左邻右舍以各种借口,络绎不绝的来看青话。

并且都毫不隐瞒,毫无顾虑,围着木板拦着的破墙头转悠议论。

青话叫苦连天,后悔不迭。

老头子更是忿忿然,冲着老伴儿大发脾气:“你个一点守不住话的老娘儿们,在家威风八面,不得了的了不得,在外被人家几挑几不挑,就乱了脑袋瓜子?

青队是怎样吩咐我们来着?

金蛤蟆铁蛤蟆。

屁你妈个蛤蟆。

蛤蟆在哪?

宝藏又在哪?抓一个死二个还不够吗?你看看这些人上门来那眼光,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你要把一家三口的小命儿都搭上才心甘?”

其实。

这不用老伴儿提醒。

络绎不绝涌来热闹的左邻右舍。

那羡慕的眼光,嫉妒的神情,惊愕的阴霾和阴沉的脸色,早就一刀刀的割着青话的心。

可她毫无办法。世俗和舆论的力量排山倒海,以她区区一退休老太太,根本拦不住其磅礴向前。让她感到无可适从,无可奈何,有一种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痛苦绝望。

这天傍晚。

青黛下班回屋正在吃饭。

门又被叩响。

己连续冷战了一星期的母女俩,一齐盯住那暗紫色的防盗门。

希望里面不理睬后,叩门人自动知趣离开。可那门,却坚韧不屈的叩着,叩着,好像叩门人知道里有人,你不开我就不离去一样。

老头子实在忍不住了。

砰的摔了碗筷。

冲着门外怒吼:

“叩什么叩?屋里人都死绝了,滚开!”

青话忙拉拉他,凄苦的自责:“我的错,我的错,别吵别吵,左邻右舍得罪不起啊。我去开门。”“你个该死的老娘儿们。”

老头子气哼哼的进了大卧室。

砰的关上门。

青黛则搭拉着脸孔。

也不看谁的加快了刨饭速度。

叩叩叩!青话终于开了门,三个中年汉子气宇轩昂的站着,一个娇小的女郎介绍到:“青嫂您好!这是我们董董事长。朱董和王主任,听说您这儿挖出了金蛤蟆,特来洽谈。”

青话气笑了。

“都是官儿啊?

听说?没这回事儿!

你们和我一个退休老太太能洽谈什么?”

“先让我们进来看看可以吗?”女郎笑到:“价格好商量。”青话把脸一拉,胳膊肘儿一交叉:“我说过,没这事儿。你们别瞎忙了。”

这当儿。

三汉子中间的一个,颇为奇怪的咕嘟咕噜几句。

女郎一立正。

一鞠躬。

“嗨,哈咿!”对青话转告:“我们董董事长说了,为了日中两国人民的长久友好,我们不远千山万水,风尘仆仆赶来,连门也不让我们进,这不有益于贵国的改革开放吧?”

青话怔怔。

原来是日本人啊?

这高帽子扣到我老太太头上来啦?

那么说,我今天让你们进了门,就有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啦?这是哪家的混帐逻辑?

青黛开了口:“那就进来吧。”女郎一笑:“还是青黛姑娘懂理儿,谢谢。佐藤先生,松下先生,枯井先生,请进吧。”

于是。

四人跨了进来。

进来后,对恼怒的青话不屑一顾。

一齐先对青黛鞠躬躬。

然后凑近墙头,透过木板朝里张望。张望一歇,大约是嫌灯光不亮,那叫佐藤的董董事长,对向女郎咕嘟咕噜几句。

女郎回过头。

居然对青话命令到。

“佐藤先生吩咐。

请你把电灯全部打开。”

“你说什么?”“佐藤先生让你把灯全打开!”女郎拧起了眉头:“全打开,方便观察。”血涌上青话脑海,她逼近一步。

“你再说一遍!”

“怎么?

没听清楚?、

八格!”

女郎杏眼圆睁,居然骂了起来:“佐藤先生让,”啪!客厅灯熄灭,青黛呼的拉开了大门:“小姐,告诉我,冒充一次小鬼子,你赚多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