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6章 一号大院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8-11 10:06:25  浏览次数:143
分享到:

“什么的有?”

青黛突然把碗向地上狠狠一砸。

砰:

“滚出去,我报警啦。”

“青黛姑娘,”“滚出去!”青黛掏出了手机,迅速点几下,凑到耳朵上:“110,我报,”“警”字还没出口,三条汉子和娇小女郎,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青黛随即关紧了防益门。

青话也一下跌坐在椅子上。

捂住了自己脸孔。

半晌,一双手抚在她肩上,不动了。

青话以为是老头子,有些生气的想摔开:“你躲啊!眼不见心不烦啊!不关你的事儿啊!”可手不动,依然抚在肩膀,有一种神秘的心灵相通。

青话不做声了。

而是默默的抖索索的。

在其手背上轻轻儿磨擦。

几滴老泪滑落,摔碎在地,晶莹剔透。

“女儿,对不起,是我惹的祸。可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青黛的话,仿佛从云端传来。

“妈。

这不怪你。

只怪我们太平凡,太弱小,经不起一点风吹浪打。

这样下去不行,一定会出事儿。找哈韩吧,我想哈韩会帮助我们的。”

青话抬起了头:“孩子,我知道你的性格,切莫为我们强人所难,勉强从事。我们自己出去租房,没什么大不了的。”

泪花在青黛眼里闪亮。

“妈。

你误会了。

哈韩是个好人,我为他而骄傲。

我只怕付不起哈韩太多的爱情,让他感到失望,对不起人家。”青话恍然大悟,禁不住站起来,拥抱着女儿。青黛不躲不闪,宛若儿时,任由母亲紧巴巴的抱着,一动不动。

老头子说话了。

原来他早站在了母女俩身边。

“好,你们母女俩又合好啦!

且看下回分解。哈,哈哈,哈,哈韩是个好青年,青黛呢,是个好女儿,好女儿应该和好青年在一起的。别犹豫啦,女儿,你也老大不小了。

婚姻这事儿呢。

就像我们司机开车。

瞅准了大道。

一踩油门,一路欢声笑语到顶。”

这话并不新鲜!要是平时,青黛包不准脸色就由睛转阴。可现在只笑笑,露出了两陀晕红:“爸,那你就给哈韩打电话。不过,现在还是先给青队讲讲。

铁蛤蟆的事儿。

除了老妈今天说漏了嘴,以前只有公安知道。

这事儿是怎么会泄露出去的?

哼哼,公安也不是铁板一块呀。”

老爸点头:“对!是得追追。公安也并非圣人,免得我们被别人当着了冤大头,替死鬼,还帮着别人叫好。”

青队接了电话。

“高师傅。

你反映的这个情况属实。

这几天,左邻右舍怀着各种目的,到你家看热闹的情况,我己知道了。

并且,这种反常情况也引起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你说得对,公安也不是铁板一块。如果,你们三个当事人没泄露的话,就一定是我们公安人员透露的。

不管是有意或无意。

这都是一桩情节严重的犯罪行。

我们己经开始追查。

放心,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青话要过手机,问:“青队,你说过,这墙的修补。”“费用据实报销,全由我们负责。”“我的意思是,现在这房闹成了这样,”

青队何其精明?

立即回答到。

“当然!

换了我,我也受不了,生活完全被打乱了嘛。二个字,租房!租房费呢,我请示请示领导,看能不能你们自己承担一点,局里补助一点?”

青话释然。

这正是自己要说的话。

再困难也要生活。

再艰辛也要活着!

老头子想到的是,如何化险为夷,恢复平静?女儿想到的是,接受未婚夫的爱情,执子之手,与了偕老。作为主妇,我想到的是,持家的点点滴滴。

“还有一句话。

不知我当问不当问?”

青话突然变得吞吞吐吐。

“那,那,那个,”

“你是指铁蛤蟆吧?”青队在那边爽快的反问:“如果我没问错,我只能告诉你,这事儿目前还没个定论。作为公安办案,有组织纪律和工作纪律,请你原谅和理解!”

晚上。

青黛临睡时,青话叩门。

“青黛,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青话开门进了女儿的小卧室。一屋清辉,满地芬芳,一向胡乱扔放的青黛,居然把屋里收拾得整整齐齐。那些衣服呀拎包呀笔记本电脑呀。

还有换下的文胸,内衣,袜子什么的,秩序井然的放着。

引得青话喜上眉梢。

感概不己。

“说什么天大地大不如爹娘恩情大?

明明是河深海深不如爱情深嘛!我们青黛成了淑女,我们当爸妈的要紧紧跟上才行呵。”拥着被子看书的青黛,甜蜜一笑。

“妈。

没那么多感叹吧?

也许。

我们就是单相思,哈韩也不过是想玩玩儿呢?”

青话摇头:“我看不像!没有这样爱心的小伙子,即便装,也会露出马脚的。不过,我和你爸倒真是有些担心。”

青黛柔柔的看着老妈。

“妈。

别总是为我担心。

五月我就满三十岁啦,是大人啦,我会处理好的。”

青话又有些哭笑不得:“你呀青黛呀,三十岁了才算是大人?心态硬是偏小呀。哈韩本人不错,可为什么你一直不了解他的家庭呢?”

捋捋女儿脸蛋。

“毕竟,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这事儿,你绕不开。

也不应该绕开的。”

青黛大笑:“哪有还没确定关系,就揪住人家问家庭的?妈也,你们那个年代的逻辑思维的逻辑推理,现在也得改改了。”

“可是。

不过。

总得,”

青话咕嘟咕噜的。

“这事儿女方要早知道,做准备的。即便是对方事事都完美,可要是你和他家里合不来,或者,”“妈!”青黛有些不耐烦的耸耸鼻尖。

“老掉牙的重复。

浪费时间啊!

还有什么叮嘱没有哇?”

“有有有!当然还有!”

青话忙转了话茬儿,母女俩的这种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早让她一旦和女儿说话,就得事先提高警戒,做到见势不对,马上撤退的转换。

唉真是莫明其妙。

这种无言尴尬和无可奈何,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见鬼!

也不知天下母女,是不是都如此?

“当然还有,你那个跳槽呢?”“早扔掉啦。”青黛笑呵呵的看着老妈,宣告似的回答:“我决定不跳槽啦,不折腾啦,就安心在这个小公司干下去。”

“哦!是这样?

好啊好!”

青话高兴极了。

女儿终于决定结束漂泊。

一艘几年来随波逐流的小船,终于要靠岸啦,是多么令天下父母喜笑开的大好事儿!啊哈,哈韩,明天你来,我还做清油葱花饼给你吃,好好犒劳犒劳你呢。

第二天上午。

哈韩来了。

“伯母伯父好!”

“好好,小哈,今天又请了假?”

青话笑眯眯的看着准女婿:“有个事情请你来商量商量。”哈韩笑:“伯母,我早知道啦。左邻右舍管不着了,看稀奇本是人之本性。

更何况铁蛤蟆这一给弄的,扰乱了大家的生活,可以谅解。”

这话中听。

青话连连点头。

“是这样!几十年的老姐妹,不能说翻就翻脸的,看热闹嘛。”

“伯母,我是来接你们去看看租赁房的。如果中意,就马上搬过去。”青话暗喜,看来青黛己经安排好了,我就等着你来带我们去看房呢。

“那好哇。

房租可以由青队报一半的。”

看来这事儿哈韩也知道?

他丌自笑嘻嘻的。

“先看房,先看房,那个不忙。”老头子端着茶杯从厨房出来:“小哈,哈哈哈,”青话迎上去,使劲儿对他瞪瞪眼。

“又哈上了?

不喝茶啦,我们马上跟哈韩看房去。”

三人慢腾腾下了楼。

一路上都有邻居们探头探脑的身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