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动起来的绘画
作者:庄雨  发布日期:2017-08-23 13:04:50  浏览次数:148
分享到:

image.jpg

在画廊看傅红的画,当然觉得很美,颜色在他笔下仿佛积淀了流转的岁月。不过,那似乎只是表象。只有在自己收藏之后,挂到家里,才领略了美之所以为美的原因。

那是画家近两年的塔岛系列中的小幅作品,我称之为《港口的清晨》。

起初把画挂起来时已是掌灯时分,加上淡蓝色的墙壁背景,画面显得幽暗。我纳闷,自己喜欢的那些印象派的亮色哪里去了?对比画作的漂亮图片,我甚至怀疑有两幅构图完全一致的作品,只是颜色明暗不同。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清晨,几缕阳光洒进房间,那幅风景渐渐变化,很奇妙的情景出现。船似乎在动。色彩层次感強烈,当晨光照在上面时,港口苏醒了,充满明媚的动感;天阴下来开始落雨,画也变得沉郁,好像飘进一团乌云。我注意到三种原色运用很少,画中颜色就像真实的风景。层次分明,竟然达到九层之多,景深如此丰富,而且达到动感效果,仿佛那艘船随时都可以出发。

看到这样的画作,忽然理解了《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中的场景,一幅海洋的画作挂在墙上,当主人公凝视它的时候,海水就从画作中流淌出来,慢慢涌满房间,众人大惊,纷纷游出去。

自己原来对作家奇幻的想像力非常叹服,海水怎么可以从画里奔涌而出?现在想来,一定是那幅画的动感激发了作家的幻觉和想像力。

色彩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变化,给人不同的感觉,很不容易,背后藏着深厚的功底。绘画表现出动感,是怎样做到的?

画家傅红说,要把色彩画得“跳动”或“闪动”,就是要把握色彩的对比关系,取决于画家对色彩的敏感度。

“我并非使用过多种颜色,(难度更高)粉绿和桔黄色是我的代表色。

我的风景画在强光下及昏暗中均会产生不同的色调,那就是:色彩对比的效果。”

记得他在一个场合说过,中西绘画艺术的结合决不是在悉尼歌剧院前面画一只熊猫那么简单!的确如此,他在油画中采用一些水墨手法,或不露痕迹,或相得益彰,真有大道无形之感。

原来绘画的高度是和思想的高度联系在一起的。

傅红的人体画,美丽,纯净,富有张力。可以用画刀画出人体细腻的肤色。笔下独特的彩色人体,反衬人物面部的洁净,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可是又觉得这彩色无比真实,甚至突破了表象,画出了人物内心的真实。画家说,他要求模特什么也不想,只呈现心静如水的本初状态,这样画家才能够表达出自己想表现的美学思想。比如《坐着的女人体》,只看人体,很美,饱满,充满生命力,再看到人物的眼睛,又清静无比。实际上,观众的目光会一下子被画中人的面部表情吸引住,然后才看到人体。也就是说,会被画的灵性吸引。正是这种内涵的丰富让观众在画前长时间地驻足。

同样,在《梦》这幅作品中,俯卧的女子只露出背部,没有任何女性特征在画面中得到强调,但却那么美,她微闭双眼,眉头稍蹙,一定在做令人难以破解的梦。画作展示的就是谜一样的梦。

image.jpg

颜料不仅有色彩,还有光。巧妙利用了颜料的反光,在不同光线和侧面,呈现不同的形状和感觉。

澳洲评论家对画作的评论虽然只有高度概括的一两句话,但绝非空穴来风,而是蕴含了丰富的内容。

“傅红的肖像画是独特的,具有真实的色彩。他懂得使用不同的手法描绘真实,看上去传统,实际非常原创,他启动了获奖的按钮。”

 (《澳大利亚人》报 Sebastian Smee)

“傅红的技巧几乎无人与之相比。”

 (《悉尼晨锋报》John McDonald)

说到技巧,很多初学者都有体会,要想画得像,尤其是捕捉片刻的面部表情,谈何容易。在梵高早期作品中,很多人物的脸部空白,也就是说,是没脸的。倒不一定是抽象画法,因为梵高早期追随米勒,非常写实。可以推测,要在群像中表现农民收土豆时的辛劳愁苦的面容,没有相当高超的技巧恐怕是不行的。

傅红的肖像画之所以大获成功,首先是深厚的功底画到维妙维肖,然后是在形似的基础上做到传神!比如,传媒大王默多克的母亲,高龄,满面皱纹,画家画出人物內心的富足,把皱纹笑成一朵灿烂的花;钟表匠,犹太人,经历过二战,眼神充满焦虑和恐惧。这些作品都入围澳洲肖像画大奖决赛

(请参看画家自己所著:绘画背后的故事)。

《小提琴手》,此幅作品还未展出就被收藏,而且带到美国。他展现的是音乐家全身心融入音乐氛围的忘我状态。从略带痛苦的表情中,不仅表现出音乐中的冲突,也强烈展现出人物内心的冲突。

据画家自己介绍,有十几个签约画廊代理他的画作。“近些年来,开始探索,在“当代艺术”的大潮中,如何保持冷静思考;“自画像”已是我的开始,独立思考、中国元素、象征与表现、理念和皈依……但,穿透人心的色彩的爆发力,依然是我的追求。”

2009年6月,澳大利亚国会提名并由澳大利亚视觉艺术委员会评估,登记注册傅红为国家指定的具历史纪念收藏意义的艺术家(HISTORIC MEMORIAL COLLECTION REGISTER OF ARTIST)。

取画时,和傅红,子轩坐在冬日的暖阳里,听两位谈艺术。

傅红说到梵高受浮士绘海浪影响,画出卷曲的云和麦田,是层叠推进的画法,而非一笔平面抹下去。使得画面更有质感和厚度。这样的笔触怎么能模仿呢?只能融会贯通,因为它展现的是画家心中的激情。

大师还很勤奋。他说几乎每天都要画,否则手就生了。

画家称每幅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我收藏了一幅人物画,静美,但还是随光线变化呈现出不同的美,即产生出微妙动感,时间久了,心生喜悦,家中有大师级画作,真是满堂生辉。


上一篇:解释中国
下一篇:人与鬼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