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真心朋友邵学文
作者:孙一文  发布日期:2019-07-14 13:20:04  浏览次数:1091
分享到:

前些年,有部热播剧叫《不要与陌生人说话》,如今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不接陌生人电话。今天,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陌生电话,接习惯掐掉,不料此陌生电话,仍执着地响起,这一情形使我不得不接通。对方熟悉的声音,让我大吃一惊。原来,来电是老同事老朋友邵学文。
    sun.jpg邵学文年长我许多岁,六七十年代是南京地区乃至省里颇有名气诗人,正因为发表有影响的诗歌较多,八十年代,他从工厂调入南京电视台担任编辑、栏目编导。而我也是从企业调入电视台,与邵学文成为同事的。

邵学文爱憎分明,疾恶如仇,正直耿直,关心时政,自学成才,除了不懂电子产品和摄像外,诗歌、散文、文字都很出色。

我与邵学文性格、爱好比较相似,又都是从工厂调入电视台,加之俩人姓名中最后一个字都是文,就不存在年龄上的隔阂了,比较投缘。

尽管,我与邵学文不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但只要遇到一起,就像熟知已久的老朋友,热乎地没完没了,有时还发生激烈的争论。由于,我俩都是高喉咙大嗓门,争辩起来,互不相让,直至双方脸色通红,筋爆爆地大气直喘,负气而走,也没有输赢。第二天,俩人相见,哈哈一笑,换个话题,接着争辩。旁人见状,以为我俩吵架,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俩正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进行交流呢。
    邵学文虽然与我一样好激动,但是他心细的很呢。只要我少许有点变化,他不是以资奖励,就是当面祝贺。

一次,我获了某个奖项。邵学文神密兮兮地在办公室门口,招手让我出来。当我走出门口时,邵学文将我拉到没人的地方,拿出一精致包装的高档钢笔送给我,我连忙摆手不要,哪知他立刻脸色沉了下来,认真地将钢笔放进了我的口袋里。
邵学文早在10年前退休时,谁也没打招呼,悄悄地离开了单位。

依我对邵学文的了解,他退休不与同事、老朋友打招呼,是不想影响大家工作或为他举办退别仪式。

据说,邵学文退休后仍很繁忙,省广电局等单位聘请他担任全省视听评审工作。

由于邵学文没有微信也很少用手机,所以我没有他的手机号码。好在今年4月单位有个活动,我才与久违的邵学文见了一个面。

邵学文今天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我的手机号码,打电话给我,就是一句话:你的散文《老厂长》在《金陵晚报》副刊发表了,祝贺你!关心之情,溢于言表。电话结束后,我紧忙贮存了邵学文的手机号码。


下一篇:让梦等待花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