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1部 第17章 左右逢源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10-10 13:00:29  浏览次数:73
分享到:

回到局里的全局,恩威并施,整顿纪律,狠抓风气,立竿见影。

看看国庆将近,全局便和史书记商量。

“每年国庆都忙,今年国庆更忙。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市近千号老头儿老太太,天天走家窜户,拿一个月来也搞不完,咱俩还干不干别的啦?”

局党委书记的一张老脸,也苦皱成一团。

“年年节假日都耗在这里面,我自已都是奔六十一的人啦,这倒也罢。可忙上忙下一番,却总是意见成堆。我史某这一辈子,算是入错行啦。”

“那你看我俩”全局斜睨着搭裆:“是不是?”

史书记知道局长心思,眼皮搭拉下来,没急着开腔。

老干局老干局,不就是跑腿安抚干这个的吗?身为行政首长,就该身士先卒,跑上跑下啊。哦,你这个局长就只坐着发号施令那么好当?

你跑烦了?老子我才跑烦了呢。

官场上的风光好处你得,内部的尊严荣耀你拿。

我呢?除了给你撑场子,么么喝,我他妈得到了什么?一无所有啊!现在想分工?休想!见党委书记垂着眼皮儿,全局当然知道他的心思。

逐笑道:“老伙计,那个万主任不是辞职了?局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可是空着的。这次,由你推个人选如何?”

这话儿特灵,具有醍醐灌顶妙用。

果然,史书记抬起了头,眼角角上都是笑:“全局,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就不客气了。”

全局作个“请”的手势:“局党委书记么,没有你在后面抓着全局的思想教育工作,我这个局长也是个光杆司令呢。说说看,你以为谁合适?”

他其实已猜到史书记会提谁?

老干局不大,人也不太多,摸着脑袋瓜子数得着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谅他也不会超出自已的猜测,全局对自已很自信。“全心怎么样?小姑娘年龄不大,可作风正派,思想成熟,职场素职很强。”

史书记看着局长,若有所思。

“更重要的,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她入主后勤科来,业绩卓然,老干部们都夸她处事公平,耐心细心呢。”,全心,女,高中文化。人到中年,老干局后勤科副科长。

全心同志学历不高,能言善辨,一张婆婆嘴能把死人说活,活人说死。

她真正是从后勤科办事员,保管员等基层,一步步做上来的。

全局刚到老干局时,有一天中午,因事儿误推了史书记的办公室门。门没上拴,不太明亮的局党委书记办公室,阴霾满布,流云横切。

那猩红色的长沙发上,史书记和一个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相拥而坐。

半老徐娘捏一大堆面巾纸在自个儿脸颊上,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

史书记呢,则深情脉脉的握着她左手,也在断断续续说着什么?看来,这一对儿是完全忘记了上门拴。以致于看到全局出现,同时惊愕得站了起来:“全,全局。”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下,倒把全局弄得手足无措:“门一推,就开了。”

还是史书记首先醒悟:“哦是这样,后勤工作难搞,全副科与同事有矛盾,找我说说来着。全局你请坐。”

说着,将自已办公桌对面的谈话椅随手一拨:“你先坐坐”

再回头朝向半老徐娘:“这事儿就这样吧,你是科长,要承受委屈嘛。同事们的意见先听着,对不对自然会让事实说话呢。好了好了,回去吧。还是刚才那话,工作做得不好,我可要批评你的。”

半老徐娘就站起来,十分不自然的告辞。

全局不笨,事后怎么想也觉得二人关系挺暧昧。

可刚来不久,百废待举,全局哪有兴趣和心事儿,来关心这类男女之间的屁事儿?结果,迷底还是在与谢秘书有一次的闲聊中破解。

原来,这个叫全心的后勤副科长,早与有妻之夫史书记勾搭上了。

老干局路人皆知,就瞒着全局一人。

全局听后计上心来,吩咐谢秘书不许告诉局里任何人,自已已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果然,自此谢秘书守口如瓶,全局自已更是佯做不知。

几次在别人议论这事儿时,严厉批评制止。

“真是奇怪,一个后勤副科找局党委书记汇报工作,竟成了别人嘴里的风流艳事儿?这是什么作风?我看有的人是工作太轻松太悠闲。那好嘛,局里可以考虑发挥他的长处,调离原岗位,重新待岗呢。”

虽然议论转入了地下,可公开的闲言碎语却嘎然而止。

由此,史书记和半老徐娘都感激不尽。

事实上,二人的情况远比人们的议论严重得多。一老一少苟合在一起,已足足十年。可表面上,二人对各自的家庭又都负责得很。

回到家,一个是贤淑勤劳的好妻子。

一个是顾家爱家晚爱孙子的好丈夫和好爷爷。

直至二人最后拉爆,相互漫骂,互揭老底,人们才知道了此事的全过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然而,全局的狡黠就在这儿。

原全老四本不是盏省油的灯。

二十多年江湖官场的出没,早炼成了他出神入化逢凶化吉的本事儿。

一到新任上,虽然紧跟着叫苦不迭,后悔不已,可马上就认清了最大的挑战和危险来自何处?

没说的,能与行政首长形成二虎对峙,互不买帐局面的?

只有局党委书记。

再者,这老干局党委书记,雄据本局二十多年,党羽遍布,亲信簇拥,根基深厚。弄不好,还可能被此公孤立或者掀下台。

于是,一番思忖后,全局出人意料的,朝方第一个下手的对象,竟然选中了半老徐娘。

局长诱惑,岂有不暗地思忖的?

再加上全局五十有三,身健体康,中气十足,且大权在握。正是男人年富力强,最对异性有吸引力之时。

那后勤副科稍一思忖,就倒了过来。

但是且慢,全局可不是想勾她上床。而是让她有情况直接找自已汇报。

后勤副科更是盏不用油的灯,一点就知道,一拨就明白,紧跟着就成了全局的地下情报员。二人配合默契,心领神会。

当着外人,全局对后勤副科毫不客气,该批的批,该刮的刮。

后勤副科呢,演技一流,除了受了批评痛苦流泪,嘤嘤而泣,还时不时的找老情人和他的兄弟姐妹们诉苦。

反过来,又把得到的所有情况,再添油加醋的转讲给全局。

而全局对她的承诺是:在自已任内,扶她上局办公室主任宝座。

于是,一二年来,二人如鱼得水,出神入化。只是,瞒着老情人和老情人的兄弟姐妹们。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小万的自动辞职,为后勤副科打开了上升的空间。

也为全局提供了重新选择组合的余地……

果然,并不聪明的史书记,说出那个自已最愿意听到的名字。全局站了起来,在窗口望望,才转过脸孔,严肃的看着搭裆。

“全副科么?当然,工作兢兢业业,有干劲有思想。优点突出,可也有缺点。”

史书记急忙插嘴:“人么,是人不是神啊。”

全局朝他点点头,举起一根手指头在半空中晃荡:“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过老搭裆,你也知道,局办公室主任,一人之下,众人之上,是个重要角色呢。

对这事要慎重考虑。我看,你是不是还可以推选一人?我老干局人才济济,卧虎藏龙啊。”

史书记马上顺着话头,频频点头:“有道理有道理,全局高瞻远嘱,确非一般。这样吧,我想想,明天告诉你怎么样?”

“行啊,现在我们俩人分个工。”

全局慢吞吞的走回座椅。

再慢慢腾腾的重新坐下,翻开文件夹,拿出谢秘书早准备好的名单,递过去:“红勾的我负责,剩下归你。”

史书记接过去,眉毛皱了起来。

那些著名的刺头儿,几乎全给拨拉在自已这边。

看看吧,前组织部海部,前区委凡书记,前公安严局,前监察宋局……“老搭裆你呢,抓政治思想工作几十年,即得张书记真传,又兼自已丰富经验,无人可敌。”

全局微笑道:“我知道,拨到你那边的尽是刺头儿。可这些人就服你,你出面比我出面强。有道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仨,你说不是不啊?”

虽然满心的不高兴,可面对全局的软硬兼施,史书记实在是不好说什么。

不过,让他暗地高兴的是,自已抓住机会好歹推荐了老情人,圆了她的凤愿。

为这事儿,自从全局一到任,老情人就没少督促加威胁利诱。确切说,史书记知道自已也老了,真是舍不得老情人三十出头,像一串熟透葡萄喷香的身子。

是老情人的慰藉,让自已在漫漫长夜的愤世嫉俗中,没有沦落。

是老情人的鼓励,让自已在几近绝望的政治余生里,扬风鼓帆,保持着最后的尊严和晚节,等待着拿丰厚离退休金日子的到来……

至于再提一个人选,重要吗?

官场中人都知道,这就像年年轰轰隆隆的二会,搞得热热闹闹,貌似公允。

其实,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妥当,布局周密,计划严谨。

所以,沉浸在极度感官愉快和心灵兴奋中的局党委书记,根本就没有,或者说不敢提出自已的反对意见。逐抬头一笑,默认了事。

处理完这事儿,全局也松了口气。

确实,要是党委书记坚不同意,或者提出调换,他也没有不同意的充足理由。

现在,经过自已的策划和布局,让这牢骚满腹的老头儿束手就擒,实在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呢。屈指算来,原本以为十月份是泡在工作中了,现在峰回路转,至少抽得出些时间来忙别的事啦。

对了,谢秘书曾提出过:“利用老干部余威,大兴经济之道。”的建议。

空了,找他问问,让他拿个构思规划出来。

还有,那幢原属老干局产权的办公楼,被国安强占着一直不归还。这事儿,也该办办了……嗨,还有那芋儿湾乡亲们的叮嘱和希望呢,全码,你怎么忘记了?

你敢忘记吗?

想到这儿,全局又站起来,踱到窗口望望,可又马上郁闷的离开。

这满眼灰尘嘈音的,有什么看头?他妈的,记得那次到工商办事,遇到了市工商局何局。二人握手寒暄,一起进了局长室。

二厅局级凭窗暸望,说着漫无边际的客套话。

那窗口望出去才叫个爽。

天高云谈,清风抚面,极目风景,尽收眼底。哎哎,那种傲然丌立,俯瞰天下芸芸众生的感觉,扑面而至,刻入脑海,终生难忘。

也不知当年的毛泽东站在天安门上,是不是就是这种天下一人的感觉?

哎哎哎,不错,这才叫当官!这才叫得意!

可现在,去你妈的。因为有了分工,全局出面带队慰藉走访了几个重要的老头儿老太太后,余下的就交给甘副局打理。

反正,不论局党委书记还是局长出面,一切都是办公室事先准备好的。

每人十斤水果,一封老干局的烫金慰问信。

然后,厅局级以上每人1000元慰问金,以下依次递减,处长600,副处科座300。至于那些无计其数的小科小委官儿,则不在老干局的慰问之列。

慰问组的行,一般都是例行议程。

局办公室事先电话通知被慰藉人,要到某长某局住宅区时,打前站的秘书一溜小跑,先行敲门告之。

然后,慰藉组在组长带领下,拎着提着党和政府的“关怀”,满面微笑,姗姗而来。

后面跟着随行记者的长枪短炮。

再接着,是双方见面,倾情握手,愉快交谈。这厢主客还在客套,那边记者们早打好了腹稿,第二天见报。

一般都是:“本报讯:近日本市老干局某局长带队,代表党和政府看望了本市离退休老干部。在看望原×××书记或××××领导时,某局长紧紧握着×书记×领导的双手,深情的说……×书记×领导身体健康,双目烔烔,激动的回答……”

这是对厅局级以上官儿的慰藉规格。

以下呢,则简单得多。

记者是不会有的了,而秘书打前站飞报准备,也约定俗成取消。总之,一切从俭。想来也是,年年节假日都这样搞,谁会不累不烦啊?

可是累和烦,也得进行。

这是革命工作和大局的需要,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冷了离退休老干部的心啊!

可是,不知那么多千百万人的退休,或下岗或自谋生路的所谓自由职业者;那么多整日在生存线上挣扎,力图活得象个人样的凡夫俗子,又有谁来组队慰藉?

问题还在于,即便这种事先精心策划组织好了的慰藉活动,也时时出错。

搞得主客双方都难堪尴尬,啼笑皆非。

所以,全局推掉了带队慰藉一责,实是开心不已。外面,就让史书记和甘副对付着吧,我呢,得办些正事儿。

他先认真读了谢秘书花了几天几夜弄出来的报告,深以为然。

是的,这些离退休的老头儿老太太,能量和潜力都非同小可。

其在任几十年间的人脉和弟子亲信,犹如火种播洒在池市和池市之外的大地。如都能利用,不蒂于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谢秘书的报告,构架宏大,行文规范,简明扼要,轻重缓急,行云流水,细细道来,让全局深为满意。

可让他忧虑的是,不充许政府机关经商,中央多年前就明文禁止。

现在旧事重提,即有拾人牙慧之嫌,又有缺欠创意之讽,还可能由此给对手送上攻击的借口,这好像是一笔不太划算的买卖呢?

不过,可以考虑借用另一种形式,比如,又比如。

“啊哈哈”全局忽然拍桌而起,兴奋欢畅。一激动,反刍便又开始了。

中午送进自已胃里的饭菜,一个劲的往喉咙涌来。“全局”守在隔壁办公室里的谢秘书,闻风而至:“您叫我”

全局拼命克制着反刍的快感,冲着他摇摇手,示意他稍等。

然后转过身,用力吞下涌上来的食物。再端起茶杯一仰脖,权当涮涮嘴巴,清清腻味了。“报告我看了,写得不错。”

全局微笑地看着自已的秘书,朝墙边的沙发呶呶嘴:“坐吧,坐下谈。”

谢秘书便端端正正的坐下,目视着顶头上司。

“中央多年前就明文规定,严禁党政机关经商。这对我们的计划,是个重重打击。”全局慢慢的玩弄着削得整齐尖尖的铅笔,若有所思的说:“一个好的策划,还没实行,就面临着党纪国法的封杀,不是个好兆头。你看呢?”

谢秘书失望的摊摊手。

就他现在的职位和城府,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别的想法。

全局佯作严肃的看看部下,强忍着自已的喜悦,左脚在办公桌后,轻轻而自得的晃荡。是的,因为年轻,所以有激情,有创意。

同样,因为年轻,也就缺少对策和措施。

我呢,正当中年,精力充沛,政治成熟,时不待我,好主意当然该我来拿定。莫忙,不要像个孩子,一激动就全盘托出。

我还得再想想,细细琢磨琢磨每个环节。

“好,这报告先放在我这儿,我们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对了,史书记找你谈过话啦?”

谢秘书点点头,仿佛有些委屈和不甘心:“让我兼办公室副主任?我本来就是暂兼的局办副主任呢。全局,您是了解我的,我”

全局举起一只手:“我当然了解你,不然,为什么把局长秘书这样重要的责任,放在你身上?”

小伙子无语。

是的,多少和自已同学历,同年龄和同能力的年轻人,现在还待在办事员,科员甚或组长的位上。

而自已,可是,毕竟?全局笑笑,小秘书的心里活动,都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年轻人啊!“唉,小谢,说句不该说的话,那个后勤副科真能胜任局办公室主任?”

全局点到为此,立时岔开话头。

“人生就像流水,时而缓,时而急,一波平坦是没有的,那只是象牙塔里的情思幻境。我相信你能把副主任的工作干好,青出于蓝胜于蓝呢。哎小谢,读过左拉的《陪衬人》么?”

谢秘书猛然抬头:“当然读过,全局,您?”

他想不到似乎对文学谈不上热爱的局座大人,会问这个离题千里的问题,很是掩饰不住自已的惊讶。

“您,问的可是德国大文豪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全局哈哈大笑。

“对,就是左拉的长篇小说《陪衬人》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读过,印象很深。”,其实,苦孩子全局,并不是一个文学青年。

凄苦的生活和缺乏书香门第的陶冶,再加上强烈的想出人头地思想,让他自幼养成一种单一的兴趣。这兴趣就是做人上人!

即便他在初中高中和大学里,近似苦行僧的疯狂苦读,也没对所谓的“文学”有过丝毫的兴趣。

巧的是,大二上学期,在学校那条弯弯曲曲的绿荫小道间,全局碰到了一个女生。

二人就那么偶尔抬头相望,只一眼,就拉近了二个年轻人的距离。

从此,无论是在开着牵牛花和藤蔓的教室外,还是在飘满落叶的池塘边,二人心心相印,成双成对,渡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岁月。

就在那儿,未来的池市老干局局长,第一次听恋人讲到了德国的狂飙主义。

讲到了左拉和他的长篇小说《陪衬人》。

因为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全局印象深刻,一辈子不忘。这个女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倾问之下,看到谢秘书惊愕而敬慕的目光,全局更是开心极了。

“读过就好!丑衬美,平庸衬高贵,无能衬才华,嗬嗬,这办公室主任保不准就调过来呢。”,一语点醒梦中人,小伙子高兴的笑了。

不好意思的搔着自已头发:“全局,谢谢您!我明白了,我太急功近利了。以后,请您看吧,我一定配合好主任的工作,不会让您担心失望的。”

全局收起了笑容,正色的回答:“这我毫不怀疑,年轻人,任重道远,好自为之吧。”

叩叩叩!有人轻轻敲门。

“请进”全局高声说,同时对谢秘书点点头:“好,你忙去吧。对了,我听说史书记他们一行人,昨天出了点小问题,是怎么回事儿啊?”

谢秘书还没回答,走进来的舒部就接口:“礼金送错啦,人家不服,当场吵起来。”,全局微微皱眉:“怎么搞的?不是办公室事先都准备好了的么?”

谢秘书答:“是事先准备就绪,可是史书记临时掏错了,也没注意就递了过去,结果”,舒部盯他一眼,再面向全局:“我怎么听说是钱秘书递的时候,出的错呢?小谢你没弄错吧?”

全局听听不对,就对谢秘书扬扬头:“好,你去忙你的。舒部,拟好啦?”

局组织部长就把手中的稿子递过去:“拟好了,以局党政工团名义下发,发至各处·科室。”,全局点点头,接过看看,字斟句酌的改了几个字眼儿,麻利地签上了自已的名字“全码,××年9月26日”,回递给他。

“发吧,按照组织程序,你要先找找全主任谈谈话,鼓励鼓励呢。”

舒部点头:“是的!全局,关于昨天史书记出错一事”

全局挥挥手,制止他:“只要工作,谁都可能出错,对吧?我不过随便问问呗。唉,这些离退休老头儿老太太,真是谁也惹不起,史书记能主动带队慰藉,已经是给他们最大的面子了。不要不知足,老是向组织上要挟吵闹。”

舒部阴阳怪气的笑笑。

“全局,真有你的。外人听了,还以为我们是商量对付他们,私下发泄对工作的不满呢。”

全局冷冷一笑:关于这个舒部,他心中有数。平时间紧跟在史书记屁股后面,打死也不回头。自已到芋儿湾后,舒部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没想到被主子怒喝赶出会场后,依然对其亦步亦趋,丝毫不拉下距离。

全局真是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讲权,史书记不能给他;讲钱,史书记更不能作主。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即长期相互依存的安全感和排斥感。

即便是翻脸或怒斥,都比外人强和好受。正是这种关系,让他们像刺猬一般结成团,汇成帮,抗拒着一切外来者,阻滞着一切新鲜的东西……

“是吗?还是史书(死输)?”

全局嘲笑道:“我看,要不要活赢一回?”,舒部的脸,刹时通红,狼狈不堪:“当然!唉,我的意思是”,全局挥挥手:“对史书记说去吧,再见!”

“可全局,我的意思是”

“好,是什么呢?说说看”

全局似笑非笑,盯住了舒部:“不过,我这个人天生蠢笨。从来就知道,人与人之间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上下级和同事关系。舒部的意思是?”

局组织部长涨红了脸膛:“谢谢!我没意思,再见!”,恼怒而昂然的拉门而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