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伊丽莎白二世
作者:陆健  发布日期:2019-10-20 19:18:02  浏览次数:684
分享到:

            一个名字不宜在很大的
            声音里开放,海洋接去
            沙滩按树枝的痕迹无任何
            忧心,一种颜色从另一种颜色中
            分离出来即呈对称的位置
            被多次重复的词组数十年来
            一回回拿掉舌苔之上温馨
            还给听觉的是沁人心脾的
            微响
   
            雾气臂挽着对河流的分解
            残雪正走失同温度的恨别
            进入一帧油画拜会我们的共同祖先
            一个世纪的人离生命深处稍远

            伦敦的道路铺设在安全感上
            白金汉宫的玻璃擦出白日
            一扇你想到它或心思贴上
            其他事情都可以的透明
            这格林威治附近
            周围无数时间不事张扬
            地拍打翅膀
            南极冰川遥呈脆蓝抽象又具体
   
            月亮的晶莹——显然
            济慈的三颂略举苍白
            华滋华斯的疏淡,哈姆雷特
            的作者心事过重
            叫作狄更斯的人已经很少了
            我们和桑德林厄姆隔着些
            树木与谈话的机会与由建筑
            技巧重新安排的空间
   
            大家是用过早餐的。太阳如同
            镌有狮子图案的徽章
            我们从中发现自己
            孩子们的队伍正横穿街道
            皮鞋的款式再重要也没有
            拒绝脚的仆人的角色,大片
            的引擎停下来行注目礼
            或许陛下的罗斯罗伊斯
            轿车也在里面
            以前没人想到感激生产线的程序
   
            由瓦特牛顿时代
            更移的概念,散发着蒸汽
            隐去若干图腾依旧灼灼的群落
            凝聚的东西稀释为颗粒难觅
            欧罗巴韧性稍逊东方
            哲学家梦寐以求上帝睡眠
            时枕上留下的头屑纷纷不再
            春天羞涩地爬满金发女孩的手背
           
            禁止人们做姜饼的皇帝
            衣氅中的坎特伯雷主教
            经卷,哥特式尖顶引起高空中
            行走的精神注意,人们更关心
            脚下的街衢门牌
            故去者在高背椅的木纹里呻吟
            他们的后代竭尽心智
            只造就断断续续的语势
   
            我们为人作画的企图是对
            形象破坏的企图,如果取消
            噤声之令圣母要说如常人那般生育
            我们有时发现钟表停摆
            是因为日子暗暗指向别的什么
            不闻不见之花迪皮切卡
   
            女王,我们该如何向你接近
            在色调的相互抵灭里,在
            噪杂的意象群中我们蒙尘的
            心灵,诺查丹玛斯的1999向黧黑
            的锋刃从容而来,你的微笑间
            肯定否定并存的蕴含,两次
            大战无伤始终如一的表情

            夏天最后一日沿树叶滴落色素
            蝴蝶艰难闪动羽上的霜迹
            夕阳的咳嗽飘入往昔帝国的瞳孔
            最远的和最近的衔接,仿佛
            你站在危险的边缘发表节日演说
            滑下裙袍的星光,使土地浑然一体

            当伟大这一词汇重被擦拭呼吸
            重新平稳,象征我们置身其内
            与权杖的距离,获得多半个生命
            撒切尔夫人行屈膝礼一闪即过
   
            握住今天骨骼即发放辉彩
            逼亮皮肤与血肉
            一棵植物繁茂既成的事物
            大于所有形状,缠绕它的
            关系,手臂摆动的地方钟爱葳蕤
            朦胧之处微露坚硬的实在
   
            玫瑰与石竹花香逾出宫墙
            穆扎克旋律和宪法史的意味
            管弦蒙恩勋章绶带蒙恩绅士服
            的钮扣常新,泰晤士河船舶
            的尾浪在纪元上留下掠痕
            路途一似等待鹅毛笔的美文
   
            白金汉宫、皮卡迪利、温莎城堡
            巴尔莫勒尔,皇家专列驶向
            桑德林厄姆,1926是或者
            不是伯利恒的选择
            候鸟飞迁头戴遥遥在上的星辰

            男人和女人都可以羡慕另一性别
            神的昭示写进自己的卜爻里
            难以企及,又于人群中徘徊不去
            是哪一次颔首,决定永远的光辉

            大麻和氢弹在灵光传递的
            误区出现,它们原已散布于往日
            的空气之间,通过人的机敏与
            贪婪而成形,需要一张不可夺的面容
            描绘种族的哭声

            因之公文在她书房前踌躇
            了一下,因之不列颠居民
            冬季的壁炉旁读与体温相同的诗
            留方形须的古埃及长老
            酱紫色东方埃塞俄比亚清晰
            维多利亚时期仅一箭之地
            血的渊薮,非科学之手可触抚
            的因果,三十八年前二月的
            一个早晨宛若普普通通
   
            世界上哪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四国放弃对德权利浅浅新闻
            南美起火海湾倾斜大把货币上
            的首脑神经衰弱UFO飞来扑朔
            迷离的参照
            时间从来没感觉消化不良

            开在金餐具中的花
            纯银的礼物馈赠宾朋
            天然珠宝是大地的肾结石
            磨亮价值标准与欣赏趣味
            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的,我们
            仰视,目光汇聚一个点上
            从中看到自己在天空中的影像
   
            我们向她接近并不同世俗的可亲
            之处脱离,天性中的嫉妒被自然
            抑制,理解光洁与众生结缘
   
            我们终其一生成为一件饰物
            的部分何等荣幸,成为尘土
            至高无上,成为四匹马拉的车
            居于她头顶的白色羽毛
            园圃、兰草、会移动的窗户
            守护日夜,拼写最炫赫的句子
            的文法。她加额的手
            敬礼朝向我们。自卑和狷狂
            都在同一时刻化解
   
            紊乱寻到秩序,心境恰至
            身体健康所需的程度
            温暖不仅来自太阳与火的垂顾
            平和的绿叶般的光晕映出吉祥

            谁在作着牺牲?作着牺牲为谁
            在春夏秋冬的中央如同第五个
            季节,在伊顿公学校巴比肯中心
            维也纳机场巴黎的凯旋门站立
            当西印度的农夫摇动肥胖的身躯
            驱赶她的小儿子和畜群,我们
            呷进口咖啡加方糖舒适且慵懒
            怯懦时她保持同一姿态站立
            烟云匆匆支撑的力量有如神助
            美丽慈善、智慧从容
   
            未经拜伦描述的大海
            是不真实的大海,无可更移
            的颜面阅尽帝国兴亡
            除了废墟,全被涂改完毕
            可那干涸的世纪有所留存
            我们偶尔也看到人类对自己的献祭
   
            哦湿润的光环
            向无量数心灵上娓娓碾轧
            辙印中拯救艰难生长
            来时音波不闻。难以想象
            把这抚慰取去。战争是
            我们族类的一只假眼
            我们从灾变的毁灭中延绵不息
            夜色莅临之前一切均将接受
            重新定义,有些是不变的楼厦雄伟
            农夫走出茅屋时也还要相遇一次金黄
  
1990年秋写于郑州。分别见诸《瀚海潮》与《诗林》杂志。


下一篇:乌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