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1部 第27章 轻易而举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11-30 14:22:56  浏览次数:70
分享到:

从园山饭店出来,已是三点多钟。

严格的工作纪律和考勤制度,对堂堂一局之长,当然毫无一丝威慑作用。

坐进的士时,何干感到紫嫣的右手,轻轻但有力地握了自已一下,还调皮的用小指头,在自已掌心搔搔。

妙龄少妇的烂漫之情,闪电般的传进了何干心中。

何干像被烟头烫了一下,急切的甩开紫嫣,一头钻进了车厢。

车至半途,何干吩咐的士转过头,朝另一条支大路开去。手机响了:“何局,我是胡秘书。”“嗯,听着呢,有事吗?”

“没事儿,您在哪儿呢?”

胡秘书小心的问:“如果有事儿,我好找你呢。”

的士轻轻颠簸一下,何干捂住自已手机:“有事,打到静观区工商分局周锋处,我去那儿看看。”“明白!”

静观区,是池市较边远的地区。

因其交通便宜,因而又是池市流动人口最频繁的一个区。同时,又是市工商局管辖区最广泛的工商分局。

该区流动人口众多,各种业态复杂,符与不符合国家工商管理收费范围?各种证费收不收得起来?面临的管理对方素质高低?是一向令和届市工商局头儿都感头疼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何干一座上局长宝座,就力排众议,把静观工商分局的前外勤科长周锋火箭般提成工商副局。

不到二年,又提为工商分局局长。

何干认为:搞工作,绝对听不得别人建议怎样怎样?一定得有自已的看法和认识。

事实证明,周锋的破格提拔,为静观区工商分局年证照费的收取,起了决定性作用。十几年,静观区的证照费收取,是池市各区工商分局收的最好。

即或当年或者现在还一直强烈反对周锋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工商分局局长嘛,其重要职能之一,就是领导和推动本区工商行政管理工作,收取应收的各种证照费。

至于其他的,都不过是枝节。

而周锋,正是这样的分局局长。

车进静观,街上店铺林立,人声鼎沸,的士司机连连鸣笛,也才好不容易分开人流,慢慢前驶。

鸣!鸣!

远方二声火车哄亮的汽笛声划破长空,可以听得见巨大沉重的铿锵车轮滚动声。

不时驶过车顶上载着大包小包的长途汽车,从风尘仆仆的车玻璃窗瞅进,里面也有许多张好奇的脸孔,正紧贴着窗玻璃朝外打量……

眼前出现了一条宽敞热闹的大街,这便是静观最繁华的商业街了。

坐在的士里的何干目光,一眼就看到了由四个5米大字组成的“港元服饰”。

即便是大白天,“港元服饰”的冷光源,也发出了与众不同的亮光,经下午的秋阳一照,白光掺杂着金黄色,别有一番风格。

何干拍拍的士司机肩,示意他开慢一些。

慢慢顺着“港元服饰”的三大间店铺前行,何干瞅见里面热热闹闹。

顾客和营业员都在忙忙碌碌,忽然,他看见了小诸葛。这厮高个儿,白眼镜,一身合体和夹克装。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教书先生,哪像一个屡教不改的违规店老板?

当然,刚才紫嫣的哭诉也不无道理。

尽管表面无动于衷,其实暗地里何干也承认她说得对!

但是,说得对又怎样?社会大转型,各种思想和作法犹如泥沙俱下,沉渣泛起,这也是社会发展和文明进程中的必然和无奈。

是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博亦从来都存在,一千年甚或一万年后也存在。

这就像地球上的生态平衡,没有老鼠或者说只有猫,也不行,二者都不可缺。问题是,你是猫或者是老鼠?想到这儿,何干有一种自豪感。

的士慢慢驶过,何干瞟见小诸葛正朝一个人陪着笑,连连点头,一面烟。

那人激动的说着什么,手一挥,将他的烟撞落在地下。

转过身,原来是市人武部的孙部长。何干和孙部是点头交,只知道这位老兄原来是军队的一个副团级,转业后来到人武部火气很大,任谁都不放在眼里。

就连一向能言善辩的“二十年”,有好几次都被他呛得下不了台。

所以,在池市属特立独行,与官场一帮厅局级兄弟姐妹们,平时没多少来往一类。

倥偬间,的士驶了过去。几分钟后,面前出现了一座宽敞的三屋楼房,这就是静观区工商分局了。何干下车付费,司机笑着不收,说是何总的客人不能收费。

何干有些生气,看看里程表,竟然归零。

想想,扔了张五十元的钞票给他。

“何总的客人?天天都是何总的客人,你们吃什么?”,司机仍然不接,弯腰捡起来欲还给他。何干喝道:“收下!莫明其妙。坐车给钱,吃饭付费,天经地义,你是想要我犯错误吗?”

司机只得收下,却调皮的朝他行个礼,的!一溜烟开走了。

何干笑笑,习惯性的摇摇头,朝大门走去。

刚进大门,就被传达室喝住:“站住,老师傅你找谁?”,何干站下,一颗银发如注的脑袋瓜子,从黑糊糊的门洞中伸出:“老师傅,你找谁啊?”

“我,我办事儿。”

何干想不起周锋多久安了个门卫?

市局开会一再强调;工商局不能设传达室,即便设了,也只能对内,暗地里兼管着看看外面,不能公开喝查,以杜绝群众反映的“门难进,脸难看!”问题。

可是,自已刚走进,就被他喝住。

要是一般办事的群众,没意见才怪呢。

“办什么事儿?说说看。”银白脑袋瓜子居然不依不饶,半抬着眼睛盯住何干:“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第一次来吧?哪个单位的?

,何干点点头:“第一次来,大伯,你查户口哇?”

银白脑袋瓜子笑了:“不是,而是今下午全局学习,要办事儿得明天来。”

何干这才想起,每周四下午是学习日么。他朝门里望望:“在几楼”“什么?什么几楼?今天不办公啊。”

银白脑袋瓜子也不生气,而是缩回去,挥挥手:“回吧回吧,明天一早来吧。”

何干笑笑,掏出工作证递过去:“老伯,我上去看看行吗?”

银白脑袋瓜子眯缝着眼睛,翻翻工作证,“呀”的声跑出来:“是何局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认出来,您请进,请上本楼会议室,他们都在呢。”

上得三楼,何干还在楼梯口就听见了周锋的大嗓门儿。

“……这次犯错误,是与我不认真学习分不开的。

我这个人呢,有点江湖义气,你敬我一寸,我还你一尺;只要是为了大局好,不太拘束小节。可这不行啊。

所以,从今天起,一定请同志们监督我,改掉这些错误,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噼噼啪啪的掌声,然后是分局办公室主任软绵绵的声音:“下面,请市局办的章主任讲话,大家欢迎。”……

何干就站在走廊里,细细的听着。

周锋呢,自然就那样了,粗犷大嗓门儿的,人如其人。

看来这次被周局关了一夜,又被自已狠狠吓了一顿,真是有些怕了。这个当众自我批评会,说开就开,一点没拖泥带水和走过场,何干很是满意。

他不禁又想起了紫嫣。

临出园山饭店大门,她才告诉何干:“何伯伯,那八十万收到了,谢谢!”甜甜一笑

然后、补上一句:“我收到后,马上就给市公安局打了电话,同意了私下和解。”“哦”何干有些失望,他是下意识的想听到那二十万所谓精神损失费的消息,可是紫嫣竟然连提也没提。一时,真让何干自已也糊涂了。

是紫嫣真没弄清楚赔偿费是多少?

还是周锋没给她讲?

嗬嗬小丫头,二十万啊,白白飞来的?你园山饭店生意再红火,一天营业额怕也没有二十万吧?即便你前夫再走私倒卖,一天也赚不到二十万吧?

凭空飞来二十万元,你问都不问就笑纳了?

真是个不懂事儿的小丫头!

想过,再听听章主任,字正腔圆,拿腔拿调,慷慨陈辞的,怎么着何干也听起别扭。一个细节突然涌了出来。

何干有几次看见章主任和孔处站在门侧的草坪上交谈。

看二人那投入的神情,完全是一副忘情愉快和知音知恩。

可是,这个小章却多次对自已说,她讨厌孔处的粗俗和厚颜。问她为什么?答:“孔处多次借汇报工作之名,对我纠缠,我不想看到他。”

可现在?

何干灵光一闪,嗯,孔处偷偷安老子的三通,会不会跟章主任有关?

这个小章就想搬倒胡秘书,自然也对我有怨言;而孔处投其所好,借刀杀人?嘿嘿,他妈的,完全有可能,完全有可能呢。

门突然拉开了,一个女职员跑出来上洗手间,一眼看到正站在走廊里的何干。

何干忙向她摆摆手。

可女职员早扭转身,惊喜的朝里面喊:“周局,何局来啦!”……何干和章主任坐进了周锋安排的沃尔沃,司机松开刹车滑动时,何干叫一声:“请稍等”跳下来。

周锋忙凑过:“何局,还有指示?”

何干将他拉到一边:“上次我让你写的那材料,写没有?”

周锋一时没明白,眨巴着眼不敢回答。“关于某某的情况反映嘛”何干笑笑,不悦的朝身后的沃尔沃使使眼色。

周锋心领神会:“哦,明白了,回局里上到。”

何干握握手,转身往车上挤。

一面挥挥手:“今天的大会记录赶快整理出来,这就好呢,有错就改。”的!沃尔沃轻鸣一声,开始滑行。

“何局,章主任,请放心!我周锋是条汉子,从不拉拉扯扯,错了就错了,改了就是。哈哈哈,慢走啊!”

的!小车轻快的一掠而过,把周锋和幽暗的车库,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回到市局,送走沃尔沃后,二人一齐进了电梯。

电梯里无人,章主任按一下楼号,说:“何局,我看周锋这人心术不正,大家好像并不服他?”“哦,怎讲?”何干微笑地看着她的眼睛:“你发现了什么?现在没人么。”

章主任摇摇头:“发倒没发现什么,可是我私底下群众反映,周锋这人太贪,并且脾气暴燥,到处惹是生非,工作能力一般。

如果不是你在他背后撑起,他怎可能当了静观的家?”

何干不动声色,好,直接抵到我的鼻子指责,池市工商局怕也只有你一个人呢。也许私下你早和局里的一帮人谈论我的不是了吧?

电梯到达了办公层,二人跨出电梯。

没想到迎面碰上孔处带着几个队员,兴高采烈的冲了进来:“何局,章主任。”

何干淡淡的点点头,章主任却拉住他衣角,问:“干什么?兴致勃勃,兴致勃勃的。”,孔处一脚撑在电梯门间,得意的答道:“蹲了好几个星期,发现了一处假冒伪劣制造点;哼哼,哥儿们这回得连汤带水的端回来,让大家换换口味。”

果然,临下班时,走廊里面喧哗起来。

还没等何干放下手中的文件,章主任胡秘书一前一后的跑了进来:“何局,逮到一条大鱼,总额上千万。”

又一个上千万?

何干一激灵:“怎么回事儿?什么上千万?一个个的说。”

章主任就把胡秘书一推:“你让开,这事儿不用你操心。”,胡秘书就嗤牙咧嘴的退到了一边,章主任喜形于色,淡香的气息直冲到何干鼻翼。

“还是那个小诸葛啊,从沿海走私来一批港澳台的最新时装款式,分发给许多小摊贩仿做。然后他再全部收购,统一高价批发给各商场销售。”

“情况确切,真是这样?”何干盯住她:“你马上问问”

可章主任根本没听他的话,还沉浸于自已的喜悦中。

“听说这个小诸葛,就是园山饭店何总的前夫?没准儿这个何总也出资出人呢。何局,我马上带人到园山饭店搜查。”

何干皱起了眉头:“情况是不是这样?我让你马上问问。”

“好威风哦,孔处。”

“孔处又立功啦,今天请客哟。”……嗵嗵嗵!扑!“哎呀,做得真精致。到底是法国名牌。”“给我一件,商场要卖一千多一件呢。”

“何局”孔处威风凛凛的出现在门口。

后面二个队员各抱着一大堆女式秋衣,花花绿绿的,像抱着一大堆颜料。

“我回来了,好家伙,又是那个小诸葛。”,何干一拍桌子:“故伎重演,知法犯法!这回饶不了他。可孔处我要先批评你,又在乱洒什么?都给我收回来,一律封存。”

孔处有些尴尬:“唉,原来不也这样么?就几件,大家试试嘛。”

何干站起来,指头使劲儿地弹:“全部收回,封存!”

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始作俑者确是那个小诸葛,不过,被经查处查获的价值总额,不是上千万,而约一百万。

因为小诸葛运气不好,刚开始仿做,就被蹲点的便衣逮了个正着。

如果这个便衣沉得住气多等一段时间再下手,小诸葛的确可能仿造到上千万。

可饶是这样,也够小诸葛提心吊胆的了。一百万不是小数目,且多次案件在身,如果工商局真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只怕凶多吉少。

叩叩叩!有人叩门。

大家回身望去,局办公室的小万拿着一迭信,站在门口:“章主任,好多信,今天送来的。”

办公室主任走过去,接过她的的信件,一面看一面往回走。突然,大家发现她的面色苍白,气极败坏的脱口而骂:“黑白颠倒,混淆是非,这是诬告,典型的诬告!”

孔处关切的问:“章主任,怎么了?”

章主任就把信塞到他手里:“你看看,你看看嘛,简直是诬告!”

孔处呢,就抱着一大堆女式秋衣,竭力伸出手指一封封的翻看。何干冷冷的看着二人,现在很清楚了,二人关系确实不比一般,是多久勾搭上的呢?

一个孔武有力,貌似老粗,实则心细。

一个私欲薰心,不择手段,原本是一根棒打不到一块儿的,可现在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原形。

“行了,拿过来。”

何干冷冷的瞧着二人:“我是说,把信拿给我看看。”

孔处仿佛才想起似的,急忙把信递了过去。何干接在手中,随便拆开翻看二封,原来是举报章主任匿名信,洋洋洒洒二三十封。

举报的要点,集中在她工作方法粗暴,浅显幼稚。

巧立名目,多吃多占,还要吃要喝要拿,拿鸡毛当令箭,拉大旗做虎皮,有损工商干部形象云云。

何干看看孔处:“我想,我已说得很清楚,乱洒的收回,全部封存,等待处理,对吧?”,孔处点头,“去办吧,章主任留下,其余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大家出去,拉上门。

何干就把信全部扔给章主任:“自已拆开看吧,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半小时后,一地信封,满屋哭泣:“我,我这人说话就这样,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的,所以就得罪了他们;多吃多占?

那是有几次,有几次孔处带着他的队员找到我,要我请客,于是我就,呜;几次到下面工商分局开会,哪儿是我提出要的,是他们主动送的嘛,呜,也不多嘛,才几千块钱嘛……呜!”

何干静静的听着,然后拎起了电话,按开免提:“周局么?我是何干啊。”

“何局啊,你好你好,有什么事儿?让我赶饭局?我不稀罕呢。”

何干朝哭哭啼啼的章主任瞟一眼,说:“周局啊,出了一点小事,我先向你汇报汇报。”,何干细细讲完,顺手捡起一封举报信读读。

然后,幽幽的叹口气:“老朋友,你看?”

市公安局长立刻在那边吼叫起来:“让小章与我通电话,快!”

何干把话筒向她递递,章主任胆怯的摇摇手。何干又把话筒贴近自已耳朵:“算啦,老朋友,我看这事儿我兜了,免得让你为难。”

周局在那边怒吼。

满屋森严,寒如冬天。

“让她接电话!不接?好,这个不争气的狗东西,气死我了。何局,让她离开吧, 不能让你为难。一个这样的局办公室主任,能胜任和服众吗?

我不能让她给你和市工商局的抹黑,让她离职回来,我带她回老首长家。”

听到这儿,章主任大哭起来。

亮晶晶的泪水顺着白哲的脸颊,一串串往上流:“呜!我不干,我不干,我是冤枉的”,副局听见了她的哭声,火气更大,跺脚怒吼。

“你还有脸哭啊?气死我了,你到了好几个主管局,怎么人家都是反映的这类问题?我不看在老首长的面子上,我早搧了你。给老子滚回来, 明天我就送你回北方。”

卡嚓!那边扔了话筒。

何干轻轻的放下电话,看看哭得浑身颤抖,梨花带雨的闪婚少妇,觉得自已有些卑鄙。

毕竟,这个章主任是个处世不足的年轻女人。

尽管有些飞扬跋扈,尽管有些得意忘形,可对自已一向还是尊重的。

问题是,她与胡秘书不合,势必影响到工作效率;工作方法和行为不检点,也确实有损失于局办主任的形象。

可最让何干气恼的,她居然和孔处勾搭在了一起,这就不能不引起自已的高度重视了。

孔处私安三通居心险恶,不用细述;二个都不笨拙和小聪明多多,却身居高位的男女勾搭在一块,对一局之长绝对不是件幸事儿……

一会儿,“要说,这些信呢,还得涉及到孔处身上。”

何干淡淡开口:“他找过我多次,反映你的情况呢。”

抽咽着前办公室主任抬起了满是泪花的脸颊:“他?居然会是他?”,何干默默点头,却不由得吃了一惊:她明净秀丽的脸上,仿佛顿时老了十岁。

眼角的鱼尾纹,鼻子上的雀斑和脸蛋上的褐色,一一都现显了出来。

真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变化如此大?唉,她毕竟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女人呢。

何干强忍住自已的心悸:“本来,我不该对你说这些。可是即然问题出了,你也听到周局发那么大的”

“孔处才是个真正的混帐!”

没想到她一下叫起来:“他说你这个局长,本来是他的,他一直不服气。还有,他说你上班偷看黄碟,他私下录了相的。就凭这一一点,就要搞你下台。”

轰!何干耳边炸开一个惊雷。

果然不出所料,胡秘书对自已是多么的重要和忠诚啊?

这胡秘书得提起来,有他在身边,自已才安全。何干勉强装作若无其事的笑笑,还故作轻松的抱起了胳膊肘儿:“笑话!市工商局长看黄碟?谁信?你信吗?造谣也不来点创意,这个孔处么,也太下流粗鄙了点吧?”

闪婚少妇有些疑惑的看看何干,摇摇头。

“我也不相信的,可他说他有证据,只要他一”

“行了,小章,我看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何干可没兴趣就这问题,深化持久的谈论下去:“这事儿呢,也不一定非要照周局所说的做。

人要工作,总会有错误的么?明天局党委会上,我让大家讨论讨论你的问题。”

他走上来,弯腰把所有举报信收拾好,一一放在桌上。

然后,面朝前局办主任,关怀的说:“不要灰心,也不要失望!好好休息几天。我记得你还有几个加班没补休?”

“五个,五个星期天加班。”

女人认真地看着和蔼可亲的局长,掰开了自已手指头:“上个月,二天,这个月,三天。对了,一共是五天。何局,你的记性可真好。”

何干点头:“好,你先补休吧,明天的局党委会后,我就把处理结果告诉你好吗?当然,如果你心急,也可以主动打电话来,你知道我的电话和手机的。”

女人抹着眼泪站了起来,感动的抽咽道:“何局,你,你真好!我,我,呜!”

第二天上午,何干与局党委书记以及几个副局通了通气,叫来了胡秘书和小万。

责成胡秘书立即起草二个通知,马上交自已审阅签字;吩咐小万兼任局办公室副主任,立刻开展工作,负起责任来。

中午十一点,《关于免去章节同志局办公室主任的通知》和《关于万历同志暂兼局办公室副主任的通知》,同时以红头文件形式,下发到局本部各处·科室和各区工商分局。

许是孔处报的信,不到十分钟,小章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何局,听说局党委的处理结果出来了?”

何干捏着话筒,故作深沉的缓缓答:“小章,我很遗憾,但这是局党委的意见呢,我得”,那边,什么都没说,而是砰的扔了话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