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原创长篇连载 单身情歌 第2章 同名之累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1-05 13:47:37  浏览次数:80
分享到: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斜躺在小床上的达达双手枕在脑后,任电扇呼呼吹着自己,惬意的跟着音响哼哼着。

在时下多如牛毛的流行金曲中,他最喜欢的就是《单身情歌》,因为这里面藏着个伤感的故事。去年初,因急于致富而误入传销的达达,被发小多方奔走努力救出。

那晚,达达带着发小杀到KTV欢乐庆贺。哥俩一人点了二个美妞,酒水点心尽管上,假话真话尽管说,敞开嗓门儿直吼到筋疲力尽。

凌晨3点分手

陪达达的美妞之一

一个眉心间总似嵌着忧郁的姑娘,挽住了他的手:“哥,我跟你走。”达达就一把拉起了她:“行,我不会让你后悔。”

达达和发小把姑娘带进了小区,也就是现在这桃花小区甲1栋9—3,达达的住房。在单元电子门前停下时,发小在后面暗暗捅捅达达腰杆。

达达一面掏门禁刷卡

一面喝到:“是兄弟就一起进,还没有你睡的地方?”

结果,睡在小屋的发小,听着对面大屋的战斗声,怎么也睡不着,无奈在晨曦微亮时开门走了。自那晚起,达达和卡厅姑娘的爱情维持了三个月。

三个月里,本是五音不全的达达,学会了唱《单身情歌》,常常是和卡厅姑娘一起唱,抑扬顿挫,有滋有味。

三个月的最后一天

达达银行卡呈零位数

一早就出了门的卡厅姑娘,打来了电话:“哥,我要离开你。”“为什么”达达毫不惊奇,安静得眼皮都没动动:“钱没了,可以再找。如果心没了,那就真正完蛋了。”

“鸣,是我的心没了。”卡厅姑娘在手机里抽泣:“因为我爸妈说了,你不是好人。”“我怎么不是好人”达达直瞪瞪的望着灰蒙蒙的墙壁:“我没杀人放火骗人下毒,对吧。”

“不是,鸣,你为什么别的不叫,偏偏要叫达达?我爸妈说,达达是叛国反动份子,在国外到处活动,恶毒攻击我们,还妄图勾结国际上的反动派,恢复西藏的农奴制……”

达达人生历史上的一段恋情就此结束

达达也因此喜欢上了《单身情歌》

达达直到现在都认为,卡厅姑娘对自己的爱情是热烈的和真正的,只是出于对自己名字的误会。可名字是爸妈取的,哪能轻易改动?

再说,都什么时候啦,还有因名字而避嫌的?终归到底,说穿了,主要是因为我不是老板,没钱。不错,我现在是没钱,可我有房呀。

我这套套内70平方的小二室

若按现在市价,也得值个60多万吧。

在今天,在我这个三十三岁的年龄,拥有60多万产权的不动产,也差不到哪儿去。对了,三个月前从“丰顺”逃离,投奔现在这个“饱了没”

戴着架白色眼镜的地区经理

当听到我自我介绍后,居然睁大了眼睛。

“嗯,不过才二个三,就有了自己的产权,不错哦。这样吧,虽然按我们规定,你刚来什么也不懂,还得从头做起,可占着你有房的优势,我打算拨5个人给你,由你任组长,小组集合地点就设在你房。你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没了任何收入的达达,毫无选择余地,只能接收。所以,现在有房有自己的产权,哼哼!于是,达达的70平方米,原来的沙发衣柜什么的,统统掀到了一边儿。

三张二层木床

塞满了大屋和客厅

刚好住下包括达达在内的6个外卖小哥小妹,剩下的一个,单独占了达达原来的小床,独门独户,小屋门一关,自得其乐,谁让她是女孩儿?

“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正在卖力扯呼的上铺,忽然发出了梦呓声。

“小姐,求你了,只晚了二分钟啊。”达达歪歪脑袋,不以为然的呶呶嘴巴,二分钟?我上次才晚了50秒,还不照样被客户白眼儿?

要不是我连连解释,说不尽的好话,那个中年汉子真是要打我的差评。小哥,看在钱份上,能忍就忍,将就点吧。

呼呼呼!噜噜噜!

扬起彼落,煞有规律。

除达达睁着眼睛,其余五张嘴巴都没歇着。不过,达达对此并不了然。这小组的所有组员,不是钻石,就是圣斗士和神,级别都比自己高。

级别高,赚的钱就多,赚钱多,就累得多,该啊!想想三个月都过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混到到铂金,还累得个死去活来,现在完全是依仗着自己年轻锻炼下的身体底子。

按公司规定

自己这个铂金段位

平均每天要送35单,全天工作10小时,有时达12小时,才能维持每月5千多—6千的工资收入。在外人看来,这工资似乎还不错。

实际上,这收入中饱含的酸甜苦辣,只有我们自知。说真的,我都有点敲退堂鼓了。其实,达达尽管是铂金,可他的年龄却是小组中最大的。

33岁,而立之年。

是个令人想像奔放和苦涩尴尬的年龄段。

33岁,身为阿根廷国母的艾薇塔贝隆,事业和声誉都达到了顶点,却因身怀绝症而暗然谢世。33岁,耶稣和亚历山大灿烂如星,却又倏然凋落。33岁,饱了没的老总资产达到了一个亿……

而33岁的达达,自从跨出大学校门,沦落江湖至今,不但一事无成,而且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因此,达达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身心疲惫。

换了前几天

和组里的外卖萌小哥和小妹相同。

歇息时间的达达,一粘床铺即睡,扯呼一样惊天动地。可自从昨天以来,歇息时的达达,虽然也头昏脑涨,却大睁着眼睛,分外亢奋。

于是就斜靠在小床上,哼着《单身情歌》。扑!达达压低了嗓门儿,他不用抬头,也不用斜瞟,就知道一准是小屋里的村姑,实在憋闷不住,开门出来方便。

嗒!刷!

扑……嗒

村姑不小,比达达小三岁。村姑不算漂亮,粗壮,结实,一头茂密的黑发。地区经理给村姑还封了个官职,饱了没快餐有限公司桃花地区第1小组副组长。

换句话说,就是达达小组长的助手。村姑娘姓姜,大名姜君。因为时下统一的时髦称呼流行,她自己也就成了小妹。

当然罗

若要与“外卖小哥”对称也好记,念起来更顺口有韵味儿。

她本该是“外卖小姐”的,可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也借此弘扬企业文化,表示公司对女员工的尊重,公司老板特别提醒,凡公司外卖女员工无论其年龄大小,一律改称为“外卖小妹”

有二个不信玄的小哥,对自己看上眼却追不到手的漂亮女员工,联手恶作剧。这个刚笑称“外卖小姐”,那个就一嘴接上“多少钱啊”

结果可想而知

二人按外卖江湖规矩

由低到高的7个等级,倒数第二高的“圣斗士”直降为最低的“青铜”,一撸到底,从头做起。不服气?可以哇,走人呗!

有你不多,无你不少,坏了公司规定,也就是损了老板面子,可绝对不行。对于这全组唯一的女员工,达达心里可一直记恨着地区经理。

很简单

全是小哥儿们多自由,多浪漫,多富有诗意。

几歇忙过,回到宿舍,澡一洗,衣一脱,哈哈,墙壁和天花板上都是脚板印,青春啊!可是,还是不说了吧。

地区经理强调的理由,达达比他更清楚。什么鲶鱼效应,什么防患于未然,什么以柔克钢?统统是假话,真实的原因,是这小子节约费用。

可别小看了这全组唯一的外卖小妹,

她是公司曲指可数的女神之一

换句话说,小妹的月收入过万,作为女性,这让包括达达在内其的5个组员小哥,望尘莫及。颇具心机的达达,就常常不服气的迷惑。

一样的工作时间,一样的电驴子,一样的菜品,说累,都累,说忙,都忙,起跑点一条线上,她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嗒!手机响了。

达达停止了哼叽

抓起手机看看,4点25,离5点钟的正式上班时间不远了。按公司纸上的规定,外卖小哥们的工作时间,上午10点—下点2点,下午2点—5点休息,晚上5点—9点。

可真正的工作时间,却并非如此。四季减掉冬,其他的春夏秋,晚餐就越来越多。特别是随着微创企业雨后春笋,越来越多的晚餐,不,应该说是宵夜或者早餐,也掺杂其间。

可不管怎样

外卖外卖,抓的是商机。

卖的是服务,不管多晚,哪怕连轴转的24小时,只要有客户需要,公司就得上。在生死竞争的快餐外卖市场,公司要活着,而且要活得越来越好。

就必须干别的公司所不能干,不屑干或者不愿意干的琐事,想别的公司想不出,不屑想或者不愿意想的办法。

达达的这个第1组

实际上就是地区经理,沿着这一思路筹建的外卖小组。

不过,好在至今为止,晚上特别晚的晚餐,还只发生过几单。说来好笑,其中二单,也就分别是楼下的8—3和7—3二住户。

一个挺漂亮高挑的外企总秘,一个挺精神牛气的老愤青,几乎在同一时间,凌晨1点和凌晨2点下的单。

饱了没快餐有限公司的客户端

全天候畅通无阻

凡在本市划定的辖区内,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客户下单后的几秒钟内,公司的电脑终端自动分类,排队,清楚地显现出来。

几秒钟后,下单便出现在公司下属各地区经理的业务终端上,再由地区经理或业务负责人,分别派往不同区域,街,巷,小区,直到变成派餐单,显现在每一个外卖小哥或小妹的手机上。

整个业务全过程

犹如训练有素的军队,首尾相顾,环环相扣。

达达也是由于那二单晚餐,才认识了楼下二家芳邻的。现在,看罢时间的达达,又叩开了手机,查看派餐单,细细的一眼读过,然后闭上眼睛,在心里默着送餐顺序。

然后,丌自点点头。今下午到现在,一共是8单,大多都在本区域内中心地带,只有一个小区边远一些。菜单呢,大多在15—20元之间,以熟食,面食或剪炒为主。

边远那个稍麻烦一些

要的是类似肯德基的麻辣鸡翅,带一大杯可乐。

然而,正是这个边远区的客户,让达达歇息时睡不着,哼哼叽叽的。达达脸上露出笑容,他决定,先把本区域的七个客户送完后,再送边远客户。

减掉路上堵车,违章和故障等意外因素,在客户要求时间内到达,应该没有问题。扑!嗒!扑扑扑!本是扯着呼的五个小哥,没用着任何的提醒。

就仿佛约好似的,一一翻身爬起,又分别抓起自己床头的手机,细细的查阅起来。尔后,有的面露笑容,有的神情忧郁,有的严肃拘谨。8888888888888888888

一起大声武气的揉着眼睛

打着呵欠,下床穿鞋。

外号江小白的小哥,一脚趿着球鞋,一脚在床底下拨拉着,把手机尽量凑近了自己嘴巴:“蒋总,这怕不对哟,怎么又是10分钟内?”

因为隔得不远,地区经理的回答,清晰可闻:“唉,江小白,这我知道哇,对方是有些故意刁难。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感到为难,我就让达达去送吧?”

达达眼皮儿一跳

妈的,可别换成我,我可伺候不了那个老狗日的。

江小白的抗议,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正如大家所说,凡事每一行,总有捣蛋鬼。到目前为止,达达小组负责送餐的这一地区客户,绝大多数是善解人意。

也有极少数态度生硬的客户,众小哥小妹们小心陪笑加上好言好语,也就过去了。然而,有一位离退休老干部,据说是本市某区前第八副区长。

不知是他脾气如此,故意刁难?

还是离退后的官气,长久无处发和无法发?

这老干部就是与小哥们过不去,他说多少时间,就得多少时间,超过一分一秒也不行。若超过,不是坚不开门拒收,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训斥内容,大到影响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风气,破坏了国家的安定团结,小到个人道德品质,人命关天,动摇了百姓生活的兴趣和信心等等等等。

可怜的江小白

不幸正好负责其区域内的送餐

有幸受到了第八副的训斥,从此有了这心病。然而,古人日: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持。恰恰又是江小白,在第三次被第八副严厉训斥后,小白小哥心情拔凉拔凉的。

垂头丧气地拎着快餐包正待转身,第八副的手意外地伸了过来,一把夺去了小白手里的快餐包,然后将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拍在他掌心。

“不用补啦,你们也不容易。”

第八副很节约,下的单基本上都在15—20元之间。

也就是说,除掉餐费加送餐费,小白一下子就尽赚了80块。这可是揣在自己腰包里实实在在的现金,高达4倍的赚钱,任谁也高兴。

虽然这样好事儿的机率太少,可它毕竟是存在并发生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康德大师的哲学论点在这儿,找到了最坚实的体现和反馈。

当然罗,公司明文规定。

不准,严禁,不准……

可是,似这样的客户自愿奖励,公司没有只言片字儿,或者是根本就不相信吧。所以,某某第一次得到客户这种现金奖励的“圣斗士”,犹犹豫豫地向地区经理请示汇报。

哭笑不得的地区经理,恨铁不成钢的白他一眼,甩了个背影给他。所以,可怜的江小白回来讲给大家听后,暗地里直打自己嘴巴。

血气方刚,正长知识的小哥小妹们。

就相互挤挤眼睛,一拥而上将其扑倒。

直到江小白连声讨饶,答应请全组的兄弟姐妹们海嗟一顿,才放了他。尽管直到现在,达达还没遇到过第八副们,可4倍的赚差,却也让他有点心驰神往。

说实在的,对外卖小哥小妹们而言,客户10元现金的奖励,也值得自己高兴。哪怕对方态度恶劣,只要能在自己能接受和忍让范围内。

毕竟,工作太累。

生活艰辛,赚钱不易。

33岁的达达呢,又与众小哥小妹不同。他们依仗着年轻,气力使了气力在,还可以再蹦达。自己却必须顾及到自己的将来。

若以人生60年为一个甲子,达达这一生就活了一半。年轻沧海桑田,年轻不怕失败,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却越来越害怕孤单。

这种害怕

由农村里的双亲,永无休止和越来越急切的唠叨盼望。

由自己渴望安宁和出人头地,由社会发展,生活不确定性和众人的白眼非议,共同组成。曾几何时,“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等励志壮胆鸡汤,灌足了达达的肠胃。

可是,然而,又是可恶的可是……事实上,听到江小白半真半假的抗议,达达己有了一缕羡慕。之所以暗地里不希望真换成了自己,是因为他想起了那个边远小区的下单。

自从上前天对方下单

己有三天没对方信息,正让可怜的达达惦念着呢。

“那,让人家送也不好哇。”果然,听到地区经理的折衷或叫故意将军,江小白貌似为难的皱皱眉,瞟瞟与自己隔着二个身子的达达组长,再抠抠自己头皮,勇敢的嚷嚷着。

“算啦算啦,吃颗胡椒顺口气,谁让我们是外卖小哥?外卖外卖,卖产品卖服务卖嘴巴,总有一天,把自己这百多斤也卖出去算啦。我认了,只是有个老要求,”

“放心,第一个装你的盒,行了吧?”

地区经理的回答,清晰有力,毫无嘲弄口吻。

“我代表办公室全体同仁,预祝江小白同志又赚4倍。”哄!扑!江小白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妈的,这样好的表演才能,我看你还是改行去当男主播算了。”

江小白晃晃,转身,铁哥儿正半真半假的瞪着他……达达不以为然的笑笑,转身复起身,双脚在床下窸窸窣窣的寻鞋。待他低头费力拨出,被自己蹬到床下深处的鞋子。

抬起头,村姑正站在他面前:“达组,你的远不远?”村姑对达达很尊重,和他在一起从来不乱开玩笑,总是虚心请教或者谈正事儿。

而且,无论当面背面和人多人少,总是称达达为达组,这让达达对她很有好印象。“最远是芳华小区”“哦,我还以为,”小妹有些失望,欲转身离开。

一般说来

派单后的小哥小妹们,有时为了顺序方便,常相互协商。

而村姑小妹因此找达达协商的机率,却又少之甚少。所以,达达关心的追问到:“姜君,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村姑站站:“今天的下单有点多,我怕耽误了客户。”

“多远”“和你一样”达达睁大了眼睛:“哦,也是芳华小区?”除了小哥小妹们的私下协商,地区经理和办公室派单,是绝不会跨人派的。

达达有些不解:“怎么”

村姑也纳闷的点点头:“是呀,我也正捉摸着呢,难道是地址写错了?”

达达穿好鞋,又在在地上跺跺,直起身来,伸出右手。村姑递过自己的手机,果然,屏幕上显“芳华小区特3栋9—3,麻辣鸡翅一桶,可乐一杯,请予下午6点正送到,谢谢!”

达达眨巴着眼睛,直觉上感到有点不对。可到底为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口。的!的的!的!咣当!伴着小哥们试鸣笛的声响,一声工具砸落在水泥地上的巨响传来。

达达几步扑到了窗口,可想想,一猫腰捡起二颗石子,瞄瞄扔了下去。被从天而降的石子砸中后背的小哥们,抬起身,举起手,对组长做了个对不起手势,吐吐舌头。

尽量轻轻的推着电动车,陆续出了小区大门。达达回过头,见村姑依然看着自己,便说:“我替你送吧,我也正好接到对方的单子,没必要二人都跑。”

小妹高兴了,涨红了脸蛋:“达组,谢谢您。”达达听明了那个“您”字,不以为然笑到:“你也别太客气,哎,将军大人,悠着点儿,钱找不完哦。”

“谢谢”

村姑跑了出去

最后一个出屋的达达,仔细关好了水电气,然后掏出一迭散钞,选出面相较好的一张20元,提在自己手中,才慢悠悠的锁上了防盗门。

下电梯,出单元门,达达照例先蹲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自己的电动车,后才起身慢慢推着,走向小区大门。果然,平时尽职尽责也和蔼可亲的中年保安,见了达达就板起了脸孔。

“上班了”

达达上前一步

陪笑到:“对不起,大叔,晚上我再批评强调,决不再犯。”中年保安照例老生常谈:“唉,8—3,8—3,你说你自己保证了多少次?当初我就提醒你,这是居民小区,不宜做员工宿舍……”

达达心不在焉的点点头,身子向前挺挺,让几个大伯大妈走过,瞅瞅暂时无人,迅速把手心的那张20元钞票,准确地扔进了保安半开的抽屉。

然后,大声陪笑。

“大叔,你大人大量,恩德无量,就再原谅我一次吧。”

中年保安身色不动,依然板着脸孔,但挥挥手:“去吧去吧,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你那几个小哥小妹就不说啦,你上面的9—3,深更半夜不睡觉,站在阳台晾头发,吓得巡逻的以为遇到了鬼。你下面的7—3更绝,七老八十睡不着可以理解,可你睡不着不要影响别人,对不?他可好,什么‘抬头望见北斗星’,什么‘单身情歌’,什么‘哥哥找妹泪花流’,唉,你看什么个乱七八糟的没完……”

达达陪着笑徐徐后退

半个脑袋一离开窗口,推车就跑,鼠窜而去。

因为是创意,地区经理建立达达的送餐小组,在配送方面给予了最大的方便。总厨房离桃区小区不远,推着电动车几分钟就能跑到。

以总厨房为中心,成扇型把整个地区中的15个小区约10万居民,俨俨的包围起来了。整个地区15个小区东西直径长10公里,南北宽6公里。

因此,达达小组的送餐任务。

尽管距离不是很远,可人口密积度强,是比较重的。

达达跑到总厨房时,地区经理正反背着双手,站在台阶上盯着他。“你好,蒋总。”“你好,又是最后一个?”

“我说过,我得最后离开关闭水电气,锁好门,防盗防火防意外。”达达支好电动车,淡淡回答:“那是居民小区,不是商住楼。”

“如果我没记错,是我每月在给你们的水电气和物业费买单。”

蒋总口气冷冷的,威严的挺胸昂头。

“居民区也罢,商住楼也好,签了合同就得认真执行,对吧?”达达点点头,伴装检查电动车支架,蹲下了地。他实在有些讨厌这个大本生,有事无事总爱摆出领导架子。

蒋总是地道的本市人,大本学的就是营销,是老板创业时的亲密伙伴,而且是公司三个股东之一,蒋总比达达小三岁。

老板和其他二个股东

又分别以小三岁的趋势,向下递减。

因此,最小的股东芳龄21,是老板的表妹,一个正在读大一的营销专业的漂亮女生。这种奇特的年龄与知识结构,让竞争对手和员工中的好事者,暗地讥笑为“饱了没小三成群,反而饿死了老板”

因此,被地区经理批评。

或者自己心情不佳

小哥小妹和厨师厨徒,便会暗地瘪嘴“狗日的蒋小三”。当然,这是背着,当面是没人敢这样说的。现在,达达在自己心里狠狠骂一声“狗日的蒋小三”

嘴上却回答到:“好的,我下次一定注意。”一般呢,主仆这例行公事式的一问一答后,蒋总再来上一句:“谢谢,吸取教训。”就到此而止,转向正式工作。

二人的这种心照不宣

自三个月前达达的加盟和任命起,就没断过。

确切的说,在蒋总亲自统帅指挥的这个地区员工里面,唯他和达达学历与年龄都属最高。尽管姜君比他还大了一岁,可那是女人,而且是货真价实的村姑,可以忽略不记。

这样,二个最高者因为地位的不同和心态的相似,没有英雄相见恨晚,反都想着“你算老几”。不过,毕竟都是男人。

长此以往

二人都对双方的本事,脾气和套路,越来越了解。

蒋总在运筹策划和掌控全局上的前瞻性和实用性,常令达达自叹不如。而达达在实际工作中的执行力和随机应便,也让蒋总看在眼里。

因此,二人心中的戒备,也慢慢变成了将遇良材,棋逢对手的暗地叹喟。到此而止,正式工作。地区经理会紧跟着在总厨房里游荡。

鹰一样的眼睛

牢牢地盯着厨师厨徒们的操作

直到一盒盒包装靖美的快餐,被小哥小妹们小心翼翼的捧进送餐箱,正正工作服和工作帽,骑上电动车疾驶而去。

达达呢,自然是走进总厨房前的小饭厅,拍拍自个儿双手,对早等着的小组成员们,例行公事地说上几句表扬或批评,或者给大家鼓鼓劲,然后排队取餐盒,送餐。

可是,现在的蒋总。

在回答“谢谢,吸取教训。”后,紧跟着又来了一句。

“达组长,我得再提醒一句,摆正与客户的关系,是公司的一贯宗旨!”达达听听话不对,霍然转身,可一个苹果6S金色屏幕,举在了他眼前。

“请饱了没公司A005号,立即送来,立即送来,立即送来,麻辣鸡翅一桶,可口一杯!务必请在6点正前送到。”

地区经理手一晃

收回了自己手机,看着对方。

达达楞楞,也瞧着地区经理。二男都不笨,那些申辩,解释和嘲弄,都是多余。蒋总垂垂眼皮儿:“可我宁愿相信,你纯粹是为了工作。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达达眼睛一亮,微微叩首:“谢谢,我马上去。”“小羊羊”蒋总也不回头喊到:“来一下”三个显然是大一学生的姑娘小伙,应声站在二人面前。

1个文质彬彬的眼镜姑娘

挺胸昂头的上前一步

“蒋总,达组长。”“小羊羊,你和你的同学不正要体验生活,学习如何营销吗?现在机会来了。”地区经理把提在自己手中的苹果6S弹开。

一面吩咐到:“接单,只准干好,不准干坏,好,开始吧。”三个人蹦蹦跳跳的跑进了总厨房。达达看看自己手机里的送餐单,除芳华小区那一单,其余的全都注明了“送达”。

可别小看了这二字

二个字儿千斤重量

外卖小哥小妹们,所有的疲于奔命和疲惫不堪,全靠着这二个字儿,经地区经理的签注,变成了每月的工资收入。

“谢谢”“时间绰绰有余,快去吧。”蒋总严肃到:“同样的送餐要求,今下午下给了你,也下给了姜君,还破天荒的下给了我。为了客户,你快去,当然,你自己也要注意。”

达达跑进了总厨房

从桃区小区的地区总厨房到边远的芳华小区,基本上就是从本地区的东跑向西。

纵观关于电动车的时速,还没有一个统一标准。前些日子,国内某几个大城市对电动车限运,闹得行车市场风生水起时,本市警方按兵不动,水波不兴。

可这己经给敏感的快餐公司高层,敲了警钟。饱了没就曾以公司红头文件形式,提醒各地区的小哥小妹们,注意风险,掌握速度,严防意外事情发生。

问题就在这儿

国家管理部门都对此,没有一个相关的管理标准。

区区个小公司又有何能耐?总不能自己来制定个电动车时速标准吧?所以,外卖小哥小妹们不得要领,或快或慢,各显其通,各行其事,前提以不撞到行人,引起交警干涉为主。

不过还好,去年网易新闻透露,由广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阿里巴巴有限公司、广东省电动车商会、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为主要起草单位的《电动平衡车通用技术条件》相关条目显示,电动平衡车最高车速不能超过20km/h。

尽管各公司并没接到国家主管部门的通知

可大家都以这20公里/时速为基础,告之小哥小妹如此这般云云。

话说,达达一冲出小区支马路,就暗叫一声不好!弯弯曲曲却也算宽敞平坦的小区支马路,千米距离几分钟就没了。

前面十字路口,喇叭声声,车辆拥挤,闹哄哄的正在大堵车。这儿,任何时候都只有一个字“堵”。因为这个堵,大家都把自己的送餐时间,自觉提快了解10分钟。

想来这儿呢

四面农贸市场,学校,居民小区和教研机关林立的地势,好像也该堵?

这地方,是本市几十年一贯制的老街老房老地,因产业结构,居民结构和经济环境,那些财大气粗的开发商们,就从来就没正眼儿瞧过这里。

国家为发展经济,拉动消费,拚命生产汽车的速度,远远大于修路。日积月累,这十字路口堵车就成了常态,堵出了创意。

创意就是,不管多堵。

在早晚高峰最多堵上10多分钟

然后,就如泻洪退去,留下一地喧嚣和拉圾,畅通无阻。关键是这10多分钟,刚好与小哥小妹们的送餐时间相撞。

所以,一提起这小区支马路连接主干道公路的十字路口,小哥小妹们都感头疼。早有经验的达达,立即就看出了此时的堵车不同以往。

按他以前的做法

是下车撅着屁股,昂着脑袋。

双手叉开紧握着车把,在蜗牛似上前挪动的人堆与车堆里,灵蛇一样弯弯曲曲,见缝插针的硬性上前。这样的结果,费力不小。

却可以从那早准备好的10分钟里,抠出三分钟。人车一出十字路口,达达就一声长啸,翻身上车,松刹车,拧油门,“太阳牌”电动车就风驰电掣而去。

然而今天

人堆与车堆纹丝不动

空气与呼吸凝结迟滞,任他撅着屁股昂着脑袋,把电动车喇叭按得山响,无人理睬,更无人避让……看看手机,眨眼间就过了二分钟,这算怎么回事啊?

喘着粗气,流着臭汗的达达,终于无可奈何的停下。“大妈,前面怎么啦?”达达叫住一个好似眼熟的老太太:“半天没动,出了什么事?”

老太太倒一眼认出了他

“小哥呀,又送餐哇?”

“是的是的,大妈,前面前面,”“二个小伙打成一团,一个姑娘披头散发,蹲在地上哭哭啼啼,唉唉,现在这些年轻人啊,想当年,我们年轻那会儿,”

达达一跺脚,愤怒的叫起来:“要打回去打,在这十字路口算怎么回事?谋财害命啊!”“对,要打自己回家打嘛。”“就是谋财害命”大家也愤怒的开叫。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

将达达用力一拍

“煽动闹事儿,你活腻了啊?”达达回头:“是你”“是我,怎么啦?”发小兼老朋友赵小发,笑嘻嘻的看着他:“都着急,你一个人急什么?”

大妈看看达达,又瞧瞧发小,格格格的笑问:“小哥,你俩是双胞胎?”达达可没心思解释,勉强对她点点头,一把拉住发小:“小发,你怎么来的?”

赵小发甩甩手中的车钥匙

“车呢”

“堵在外面了”“正好,有急单,送送我,快。”达达一面说着,一面探头探脑的四下打望,拎上餐盒坐车,这电动车怎么办?

赵小发瞅出了发小的心思,走到电动车后面,双手一抬:“抬呀,钻出去放我车上。”达达瞪瞪他:“寻什么开心?就你那辆宝马,也行?”

赵小发不屑的哼哼

“宝马,哪年的事啦?早换了,走吧,不是急单吗?”

二人抬着电动车,求爹告奶地好容易硬挤了出去。果然,二个小伙子仿佛表演一般,你来我往正斗得热烈……

路正中,一个身段苗条身姿优美,穿天蓝色旗袍的姑娘,正蹲在地下似在哭哭啼啼,一柄很少见的油纸伞,撑开放在一边儿……

费力抬着电动车的达达偶一瞟

瞟到姑娘脚上的搭耳浅灰色布鞋

心里一动,抬头四下张望,居然就在靠墙的人群中,看到二只闪亮的摄像镜头。气得他在心里狂骂:“他妈的,就一帮草台班子,光天化日之下乱拍什么拍?可真会找时间打广告啊!还有点公德没有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