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原创长篇连载 单身情歌 第3章 挨了一棒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1-10 13:26:00  浏览次数:206
分享到:

锐气眼冒金花。

头重脚轻,晃几晃,不由得倒下了地。

他这一倒,全场顿时炸了锅。大伯大妈们一面慌不择路的夺路而逃,一面乱七八糟的闹闹嚷嚷:“不得了啦,打死人啦。”“快打110,报警报警。”

“老头子,老头子,哎呀,我家老头子不见了,不见啦,死掉啦,天啊,这怎么办哟?”一片混乱中,倒在地上的钱锐气,脑子却越来越明白。

从刚才被人偷袭的情况看来

一准是丁老太太那帮人干的

只有丁老太太那帮人,才这么心狠手黑,而且像贼一样偷偷打人,事先不打任何招呼。从刚才那袭击物看来,一准是枝软包装果汁。

要不,老子怎么感到软呼呼的,还有股甜腻腻的水果味儿?软包装果汁?嗯,场地边虽然有好几家小店子在卖这玩意儿,可店主和我的关系都基本上算过得去。

嗯,对了对啦。

只有那个姓张的农转非,与我钱锐气有过节。

好哇,敢打我钱锐气?不想活是不?咦,过了好几分钟,怎么没人拉我起来?也怎么没人打110报警?乱套了,拿活人当儿戏,视生命为草,草,草什么来着?

年轻时学过,前些时候都记得,可现在,唉,想不起了,老啦老啦……二只手抖动着,摸到了他身上,然后慢慢上移,摸到了他鼻子,靠在鼻口试试,然后是惊喜的报告声。

“吴主,还有气儿,活着呢。”

“孙办事,那就拉他起来,快。”

双手开始使劲儿,侧身向里躺着的钱锐气,则有意气沉丹田,故意憋着一口气,增加自己体重。“拉,拉不动,这老愤青老单身好,好重哟。”

“孙办事,请注意说话用语。”街道办主任严厉的训斥:“影响了干群关系,破坏了市民和谐,我处罚你。”

然而

大错己铸成

钱锐气一个翻身坐起,身手敏捷得像学了武功,一把朝老同学推去:“孙子,你说谁是老愤青老单身?”张口结舌的街道办事处小科员,趔趔趄趄的倒退几步。

如果不是顶头上司扶住,差点跌倒。没想到,钱锐气又紧跟着跃上前,双手抓住了孙子的衣襟,用力一撕,吡拉!对方整洁的白绸短袖,从胸口处裂成二半。

可钱锐气仍不解气

抓着二半破短袖挥舞

气咻咻的逼问到:“谁是老愤青老单身?你给老子说清楚,谁是老单身?我钱锐气好歹也有前妻,有女儿。你呢,你一辈子没粘过女人气,没有家庭,才是真正断子绝孙的老单身。当年活该被划成右派。当年要是我哇,就批你二个字儿,枪毙!”

桃花小区大门往右拐20米

就是桃花街道办事处

钱锐气站在自己的甲1栋7—3窗口,就可以看见孙办事员的办公室,有时连这老朋友伏案和起身倒开水,都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地理之便,年龄相仿,再加上俩人臭味相投,钱锐气和孙办事员,算得上是多年的的老同学老朋友。然而,这天下之事,沸沸扬扬。

纵然是夫妻母子和父儿俩

也都是有底线的

孙办事的底线,就是听不得别人骂他“老右”,而钱锐气的底线,则是听人骂自己“老单身”,必暴跳如雷,而且是真正的气得发狂发疯,久久不能平静。

现在,俩老同学老朋友撕破了脸,相互雄纠纠的挺胸昂头,怒目而视。不过,孙办事毕竟文化层次高得多,再说退休返聘后,也时刻提醒着自己。

他首先冷静下来,拍拍自己脑门:“怎么了?我俩怎么成了敌人?虽然不慎出言伤了你,可我是来救你的哇。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吴主顺势合稀泥

“钱大爷,算啦算啦,虽然孙办事说话不慎,可他没有坏心么。”

其实,孙办事刚才这么一拍脑门,咕嘟咕噜的,钱锐气也回过神来,虽然依然感到气不平,却不由得气笑了:“这笔帐先记着,你个孙子,缺德嘴。”

转向街道主任,双手一叉腰,还没等他说话,一边突然发出了欢呼声:“来了来了,110来了。”“来得好快,才几分钟。”

吴主任气得狠狠盯那边几眼

铁青的脸上迅速布满了笑容

二个着装整齐的110,在众星捧月下快步走了过来。“你好,吴主任。”“你好,王警官。”“怎么回事”年轻的王警官,神情有些焦虑。

“一准又是”“坝坝舞”街办主任懒洋洋接上,二人都停停,都觉无聊又无趣。原先吓得到处乱跑的大伯大妈们,又慢慢围扰过来,居然就明显的分成了三堆。

一堆代表一派

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满怀希望不动声色的看着。

坐在火山口上的王警官和吴主任,互相看着,交换眼色,气氛有些沉闷和肃穆。作为主角的钱锐气,气头一过,恢复理智,深知此事非同小可,也不便马上开口了。

钱锐气虽然文化不高,可心里挺亮,遇事很少糊涂。很有克制力。如果不是无缘无故挨了一软袋果汁,又被老朋友当众触到痛处,也不会有刚才痛骂老朋友的失态。

坝坝舞

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时髦玩意儿

先是几个饭后闲得无聊的老娘儿们,凑在一起,就着录放机和小音箱,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和比比划划扭呀扭的。不久,随着人们腰包的渐渐充实,老娘们越扭越有了劲儿。

忽一日,少娘们也参加进来,扭出了味道,扭出了青春。于是,野火燎原,忽啦啦一路燃烧,突然就燃遍了大街小巷,燃遍了整个中国。

坝坝舞简单易学

并不太需要成本

更不用有意选择场地,又具有活身健体,促进脑力生长,培养审美,提升情趣等实实在在的利己功能,今日中国,坝坝舞成了昔日群众诗歌和群众歌咏后,不用官方提倡鼓励而迅速普及惠及于民的第三次浪潮。

然而,坝坝舞带来的不足,显而易见,更是让全中国的街道办主任和110们,伤透了脑筋。确切的说,钱锐气原来并不喜欢,甚至从骨子里讨厌坝坝舞。

究其全部原因

是他认为老伴跳坝坝舞而不顾家,甚至花了心。

为此,钱锐气和老伴吵过,闹过,甚至还打过。二个莅临花甲的结发老夫妻,终因为坝坝舞为其主要借口而离散,虽然近在咫尺,却远似天边。这一离,就是整整10年。

钱锐气本属于后知后觉的那一类人。离散的第一年,可怜的钱大爷转展难眠,本煮不来饭的他,靠下挂面聊以渡日。

清汤寡水的肚子

实在打熬不住了

钱大爷就跑到小饭馆要上三盘烧白,一口气吞下,管大半个月。在这种实实实在在的打击下,钱锐气有好几次偷偷跑到老伴的租赁房前,差一点儿就敲了门。

可随着时间的流失,钱锐气却渐渐感到了单身的好处。比如喝了小酒不洗澡上床睡觉,无人唠唠叨。比如水烧开了忘了关火也忘得掺水,无人把桌子拍得嘭嘭响。

又比如看电视看到漂亮的姑娘和媳妇

自己盯着看不眨眼,再也无人冷不防冲过来,咣咚一声就拔掉了电视机的插头……

于是,钱锐气就这么一年年的单了下来。至于前老伴是怎么想,怎么个心路和怎么种打算,钱锐气开始还时不时猜测,后来也就越来越淡漠了。

不过,好像是从二人离散后的第二年年初起,也就是钱锐气引为骄傲的女儿,北京某中产阶层和副局级公务员家媳妇,有着一儿一女的全职太太钱莉,特地从北京打飞的回来。

焦虑着急良苦用心的女儿

对爸妈进行了调解与撮合

几天后,一年多没通话也未见面的前妻,通过女儿转来了通知,只有四个字儿:“房里漏水”嗒,关了,钱锐气楞楞。

随即不知从哪来的劲儿,一跃而起,打的飞奔到前妻的小区,敲门进屋,风风火火的卸下滑了丝的水龙头,换上自己掏钱买的好水龙头……

从此就成了惯例

雷打不动的惯例

可怜的钱锐气,虽然时不时受前妻的召唤前往免费帮忙,却连水也不会喝上一口。当然,即然是结发夫妻,又是男人,钱锐气当然不会计较,并且乐此不疲,与前妻保持着一种奇怪的联系。

就在这时,越来越感到孤独的钱锐气,渐渐就喜欢上了坝坝舞。很简单,对花甲之年的钱锐气,饭前饭后到处溜溜走走,有益身体健康。

坝坝舞的热闹和音乐

也让他感到了有趣儿

可饶是这样,钱锐气对坝坝舞也只是站得远远儿的欣赏欣赏,或者跟着熟悉的音乐哼哼唱唱,聊以自乐。那都是些久远生涩,或者是曾经熟悉却丢掉了的歌儿。

歌词是大部份都不记得了,旋律却是一哼而起,二哼更顺,再哼琅琅上口,唇齿留香。可正应了那句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钱锐气渐渐卷入其中

才渐渐知道其中的纷争和厉害

这反倒使他,有了一种精力的渲泻和消耗点。因为,单身且爱好不多的钱锐气,正发愁有力无处使,有劲无处用,一天到就琢磨琢磨着呢。

话说今天下午,闷热得难受的钱锐气靠在床榻上,好容易才眯睡了会儿,却又被楼上吵醒。醒了的钱锐依然靠着床头,扬起脑袋恨恨地瞅着上面的天花板。

从楼上传来一歇歇响亮的跳动声

窸窸窣窣的拨动声和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桃区小区建于21世纪初期,曲指算来,至今己是十数载了。这种跨世纪的建筑风格,带着那时的审美与时髦,不管多高,大楼外墙一律贴砖。

或是成四方型的小块马赛克,或是呈深棕色的小磁砖。事实上,还没到国家规定的新建筑报废年限,这些马赛克或磁砖便纷纷坠落,造成大大小小的事故。

防不胜防

纷至沓来

一时,外墙砖意外脱落,打伤打残或打死路人,引起伤亡者和家属,把开发商和整幢大楼业主告上法庭索赔的血案,见诸于各报刊网络,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和震动。

因此,国家住建部等相关主管部门,紧急发文规定,宣告取消所以新建筑外墙的贴砖工艺。从钱锐气的7—3望出去,正好看到小坡上的高楼外墙。

那上面呢

因为磁砖不断脱落缘故

本是还算看得的棕色大楼,斑驳陆离,凹凸不平,坑坑洼洼,好似个巨大而垂死挣扎的麻风病患者。其实,说起这桃区小区,钱锐气就一肚子无名乌气。

与其说他和结发老伴因坝坝舞而离散,不如说根本起因就是这桃花小区。不过这有点儿跳题了,暂且按下不表。

话说

钱锐气大伯被楼上闹醒

本想像从前一样,顺手抓起墙角的钓鱼杆,用力捅向天花板。钱大爷可知道,楼上8—3住着个中年单身男,高个儿,小眼睛,有点油头滑脑的,据说是个打工崽。

据小区门口保安告之,这小子名叫达达,对人倒是挺客气,可说话办事儿不靠谱,正防着他呢,这让钱大爷立时瞪起了眼睛。

达达?啊哈!

这不他妈的就是西藏那个分裂祖国,叛逃到外国的达达喇嘛?

一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家伙啊!这小子取什么名儿不好,偏偏要叫达达?可见其人其心和其作,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钱锐气就此对8—3的达达,有了不好的深刻印象。果然,不久后,这小子居然把什么送餐小组给弄到自己家里来了。

从此以后

每到下午5点多钟

楼上就闹哄哄的,让钱锐气大爷恨得牙痒痒的。当然罗,正如小区保安所埋怨的,那是他自己的产权,又取得了物业经理的同意,谁也没法。

气愤之中的钱锐气,就有意将了达达一军。不是送餐准时,不超过客户要求几分钟以内吗?老单身瞅准一个周六下午下单,指名点姓要求饱了没快餐有限公司的A005号送餐。

结果是

达达小哥让他大跌眼镜。

真的就在他要求送达时间的五分钟内,一份价值12元的虾仁炒面,送到了钱大爷的手中。钱磊爷也就爽快干脆地,连餐费带服务费一共付了15元。

把钱付给那小子时,钱锐气特地认真打量打量了他,不错,高个儿,小眼睛,说话办事不靠谱,就是像那个西藏的达达。尽管他并不知道真正的达达喇嘛,长什么样儿?

达达小哥

倒是笑眯眯的套着亲乎

“大伯,亲不亲,桃花人,美不美,桃花水,我就住您楼上,我们是芳邻哦,有什么要求,尽管说。”钱锐气也不客气,直截了当。

“当然有!要求就是,每天下午5点多时候,动作轻一点,行不行啊?”那小子连声答应:“是是是,钱大爷放心,我们一定注意,一定改正。”

可听听

注意?改正?就是这样?

整一个口是心非,阴阳怪气,真不愧是达达哟!恨恨的盯一会儿,钱锐气懒洋洋的起身,给大号塑杯倒满开水拎着,一手抓起黑色大折扇,打算出去溜溜。

饭后午休,真真假假的一觉睡到5点左右醒来,肚子正被一大泡屎尿,胀得隐隐约约的不舒服呢。话说离散前的钱锐气,过得悠哉乐哉!

每月的养老金留下500元零用

其余的往老伴儿手里一扔,百事不管。

离散后,什么都是自己的了,这才不得不学会了算帐。这一算不要紧,才知道,原来拉屎拉尿也是要成本的。

小区居民用水每立方米1.52,加污水处理费1.2,合计是3.72,每月抄表20立方米,也就是20吨,单这一项花费就是74.4元。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自己每月不过2800左右的养老金,又能经得了几个74.4?钱锐气开始觉得前老伴整天烦人的唠唠叨叨,有点道理了。

于是乎

一个他和前老伴离散后的习惯,就此养成了。

每天下午休息起床后,钱锐气不再屁颠颠的跑到洗手间,吭吃吭吃的蹲上半天,而是给整天不离身的大号塑杯灌满开水拎着,顺手抓起手机揣进自己衣兜。

再摇着折扇锁上门,下楼出小区,晃晃悠悠地踱到紧邻小区的桃花广场厕所,痛痛快快,高高兴兴,不慌不忙的蹲上个大半个钟头,拉干排尽所有的污物。

最后哼着歌儿

扭开厕所里的水龙头,用力冲刷,并仔细的搓洗着双手。

如果天气还行,还顺便脑袋一低垂到白花花的公共水下面,哗哗哗的淋个尽兴。未了,抡起二只大巴掌当帕,轮流将自己的水脸抹抹。立马精神焕发,耳聪目明,整洁干净。

这一招,即节约又效果良好,何乐不为?噢坝坝舞,我爱你!踏,砰!扑扑!咚……楼上终于静下来,恨得牙痒痒的钱锐气垂垂眼皮儿,也翻身下了床。

五分钟内

拎着大号塑杯,摇着黑折扇的钱大爷,不紧不慢出了门。

“醒啦”“醒了”“天气好”“好天气”钱锐气与中年保安相互点点头,熟练且悠闲地一问一答,掀开电子钢栅门,出了小区。

小区门外,是一个不太大的露天停车场,一辆枣红色福特,正弯着前轮打算进车场。可是前轮滚了又滚,退了又退,福特哼哼叽叽的,就是进不了不大的车场门。

钱锐气本想绕过小车而行

可抬眼瞅瞅,看看是个年轻女司机,居然就一下想到自己的女儿。

于是站下,饶有兴趣的继续看着。福特继续哼哼着,车轮滚了又滚,还不时发出女司机踩油门的轰鸣,可它就是进不了车场。

守车场门的老头有些着急了,大声么喝到:“下来下来,妹儿你下来,我给你倒,免得耽误我的生意。”

可紧张中的女司机,仿佛受了惊吓,或许是受了老头么喝的刺激而好强,油门踩得更响,车轮滚得更急,福特不向前反而后退,一下子朝钱锐气撞来。

吓得钱大爷朝侧一闪

惊出一身冷汗,躲过一劫。

守门老头急眼了,大喝一声:“搞啥名堂搞?妹儿你给我下来。”钱锐气摇摇头,白他一眼:“莫吼莫吼,人家正着急呢,女孩儿,容易吗?”

守门老头一楞,眨眨眼,咕嘟咕噜的:“搞啥名堂搞?差点儿丢了老命,还朝我吼?你神经病啊?”钱锐气只当没听见,匆匆朝后面广场的厕所跑去。

半点钟后

正半闭着眼睛,惬意而习惯地蹲在便坑上的钱锐气,被突丌的争吵惊醒了。

略听听,匆匆拎起了裤子。表面上脾气急燥,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的钱大爷,实际上喜欢合稀泥,搞折衷,尤其是在这种大伯大妈们聚堆的场合。

他当然知道,这大一块貌似自由活动的桃花广场,实际上早被大伯大妈们私下划分成了三大块。一块,以桃花小区B栋的丁老太为主。

手下是一大帮同年龄的花白头发,跳的是民族舞,简称“民舞”。一块,以桃花小区C栋的周老太为主,跳的是国际标准舞,简称“国标”。

一块以小区外的散住居民姚老太为主

跳的是欧式交谊舞,简称“欧交”。

三个老太一台戏,戏到深处情更深。爱屋及乌,坚定不移,延伸出去,唯我独尊。于是乎,大到你占了我的地盘,小到你的音乐声比我还大。

一言不合,三个老太太就经常擦枪起火,振臂一呼,应者从云,同仇敌忾,勇往直前。闹得不可开交。

以至于常到这一带出警的110警官

与闻风而至的街道主任大小官员,都成了过目不忘的老熟人。

现在,肥肥胖胖的丁老太,穿一身大红绸衫,精神抖擞,手背拍打着手背:“啊你个烂老婆子,啊你给我听清楚了,啊你那个动作明明是我们民舞的,啊你用什么用?扭什么扭?啊就你那个烂国标也配?啊我呸,呸呸呸……”

同样身着大红罩衫,足蹲园口舞鞋,瘦削高挑,颇具身架子的周老太,双手叉腰,身体前倾,唾沫模飞:“我说你这个老妖精哩,这才怪兮兮哩怪兮兮哩,这个动作是我们国标的经典动作哩,这是我们国标舞大师罗曼创作的哩。你自己快上百度去查查看哩,看到底谁偷了谁的舞哩?你呸我更呸,我呸呸呸呸呸呸,100个呸你哩……”

二边的老姐妹们

全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二边屈指可数的老头儿们呢,则个个雄纠纠,气昂昂,摇着膀子,晃着拳头,大有跨过鸭怒江,打败美国野心狼之势……

当然,也有人在二边劝阻着,钱锐气便是其中之一。许是二老太太今晚的火气太大,或者是钱锐气今天晦星缠身,更抑或是双方光骂不练,没得到泄愤?

不知怎么搞的,一干人劝着,骂着,闹着,笑着。

二老太太的矛头,居然一齐指向了钱锐气。

二老太太一左一右,威风凛凛,把钱老头儿夹在了中间,连嘲弄带侮骂,还顺便捎上了老头儿的祖宗八代,某至包括他那很少见面的宝贝外孙和外孙女儿……

结果,本意是来合稀泥搞折衷的钱锐气,反倒把自己塞进了狂风暴雨的中心,这让他的耐心和假笑都到了极限,终于破口大骂,骂着骂着,他不幸被人在自己身后偷袭,挨了一软包装果汁……

当下,天下,各小区里。

这种多如牛毛民不举,官不究的坝坝舞纠纷,王警官和吴主任又能怎样?

二人只得相互看看,轻轻摇摇头,然后分开批评和劝寻。孙办事呢,到底坐了街道办多年,深得处理此类纠纷真缔。

此时,他一面协助110和顶头上司,一面捏住了今天纠纷的源头,那就是挨了一软包的钱锐气:“老同学老朋友,算了算了,一个大男人的。再说,不就是软包装果汁吗?这事儿完后,今天的茶钱,算我的。”

要说,孙办事的劝导水平并不高明。

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以致于钱锐气无名火又起。

可他最后一句话,却是一帖立竿见影的清醒剂,让老单身闭住了嘴巴,然后悻悻地举起左手,可空的。那一向不离手的大号塑杯和黑大折扇,不知扔在了哪儿?

钱锐气四下旋旋,“给,钱大爷。”塑杯和折扇一起递到了他手上。钱锐气看看,欧交的领舞姚老太太,正对自己眯着眼睛笑呢。

“谢谢”

钱大爷面无表情的接过

旋开盖子狠狠喝一大口,盖上,唰!右手一扬,满尽的黑大折扇上下飞舞,踱到了一边儿。要说坝坝舞健身健脑的功能,可真不错。

莫看刚才的二老太太气势汹汹,不得了的了不得,可110和吴主任一出面,二老太立刻变了个人,不但连声认错,各做自我批评。

而且拍着自己胸口保证,决不再犯,要和大伯大妈们和谐相处,共享盛世年华和社会资源云云。王警官和吴主任也只得见好就收,顺势下台。

音乐再次响起

三种不同的旋律,扬起彼落。

三大堆大妈大伯们,在盛夏的夜里,高高兴兴扭呀扭的,桃花广场又恢复了正常。

话说踱到了一边儿的钱锐气,看着110和街办主任调解,瞅着二老太比风还快的变脸,打望着那自动分成三大堆,闹哄哄乱七八糟的同龄人,俨然成了局外人。

看着看着,钱锐气就想笑,谁都知道这刻过了下刻照样,又谁都严肃认真作古正经,闹着玩儿的呀?在这几大堆同龄人中,今年65岁的钱锐气不算最大。

古来稀的大妈大伯,随手可拎。

而且耳聪目明,硬朗得很,真是托坝坝舞的福气哩!

可是,有着钱锐气这样生活经历经验的,大约不多。所以,饱经沧桑的钱大爷,一向不大看得起这些同年龄人。

这也是他虽然要来广场看看,站站,感受感受热闹,吸收吸收气息,却始终不愿意下场,更不愿意加入三派所谓纠纷的主要原因。

“钱大爷,脑子还疼不?”

钱锐气扭扭头:“你还没走?不是开跳了吗?”

姚老太依然笑眯眯的:“不忙哩,不忙哩,有我的助理领舞,不忙哩。”扑嗤!钱锐气毫不掩饰的一笑:“搞啥搞,你还有助理哩?”

老太太右手一挥,一柄小巧带着红流苏的骨柄绸扇轻轻洒开,慢悠悠的摇了起来:“当然,我正严肃的考虑,准备聘个副队。那二个老妖婆,早就聘了哩。”

钱锐气往一边儿移移

因为,他感觉到姚老太手里的绸扇,风是朝着自己的。

“行啦行啦,扭去吧,大家都看着呢。”姚老太这才对他点点头,朝伙伴们走去。可钱锐气又叫住了她:“哎,你说下。”

姚老太立即停下,满面春风转过身:“钱大爷,开窍哩,你也想学我们的‘欧交’?”“拉倒吧,什么交也诱惑不了我钱大爷。”

钱锐气不屑的呶呶嘴巴

“我是说,你知道刚才是谁打的我?”

“不知道”姚老太摇头:“兵慌马乱的,不过,”她斜斜对方,嘴角荡起一丝暧昧的笑纹:“要是请我到你的7—3坐坐,或许我能想得起。”

钱锐气拧拧眉,扔了个背影给她。“钱大爷”“钱老”街办主任和办事员过来了,一左一右,都在用力的微笑。

“我就说过,钱大爷是我们桃花街道最好的大伯,知书识理,眼界开阔,顾全大局嘛。”

吴主任歪着头,满意的看着钱锐气。

“今天你做得对,给大家树立了好榜样,希望发扬光大,再接再励,谢谢了。”钱锐气扬起右手:“吴主,听起是好听,可我依然不服气。我就想知道,到底是谁打了我一棒?”

“是我,行了吧。”女主任挺挺胸脯,笑到:“我向你道歉认错,还要不要我拎点水果,到你那7—3坐坐呀?”

话说到这份上

钱锐气只好打住

他来了点诙谐,借此下台:“这么说吧,被别人打了我不服气,可被你吴主任打了,我服气加满意。你是领导哩,我还怕被领导穿小鞋哩。”

中年女主任点点头:“哼,不错,还有领导意识,到底是钱大爷,和广场那些人就是不同。”这一口是心非的奉承,刚好奉到钱锐气的心坎坎上,老头子是真正高兴得笑了。

借此

吴主任仿佛无意的问

“刚才,我看到姚玉兰和你在一起?”老头儿立即警觉:“吴主,什么意思?”孙办事就替顶头上司回答:“唉,你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

“错呢,不是什么破事儿,是好事儿呢。”街办主任笑眯眯的:“姚玉兰身体健壮,家里条件也不错,据我们的掌握,人品也还行,勤俭持家,挺关心人的,我看?”

钱锐气没有冒火

而是顺着吴主任的话头

“这我知道,可她,毕竟和我不同呀。”孙办事嗔怪的摇摇头:“吴主任才表扬了你,我也一直这样认为,你是个知书识理的新潮老友,可没想到还如此封建落后?不错,她是农转非,文化没你高,可人家家境好哇,老头儿车祸离去后,留给她了60万赔偿金,人家儿子在部队是副团,女儿经商,光小车就有二部,商品房三套。再说,还比你小10岁呢,”

钱锐气可不客气了,冲着老友,提高嗓门儿:“看你说得白泡子翻翻的,喜欢,你去!”正巧,吴主任的手机响,她礼貌的朝钱锐气扬扬手机,离开了。

顶头上司一离开

孙办事显然就轻松自由了许多

他瞟瞟上司慢慢隐入街道办大门的背影,吁口长气:“妈的,这些刁民,”钱锐气鼓起了眼睛:“你说什么,谁是刁民?”

“语漏,语漏,你不在此列,你不在此列。”老友揩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抬头看看繁星密布的夜空,一把夺过对方的黑折扇,唰唰唰的用力扇着:“好闷热,今晚怕要下雨?”

钱锐气见怪不怪

只是跟着往他的扇风靠靠

“嗯,闷了10几天,是怕要下雨。孙子,说实话,是谁打的我?”老朋友真有些生气了。他歪着脑袋瞅瞅他:“你好像是52年4月生的,比我还小二个月?”

“怎么着,你是说我老糊涂了?”唰!老友一收折扇,顺手敲在他肩上:“比老糊涂还麻烦,是无药可医的老年痴呆。过都过了,怎么非要弄明白谁打了你?有意思吗?以前那个大肚大量的钱锐气,到哪儿去啦?”

钱锐气脸孔沉沉,却没开腔。

他眨巴着眼睛,猛地醒悟过来。

是呀,弄明白了谁打了自己,然后堵上门打过去,对方再打过来,再打过去,从此陷入复仇,愤恨,焦虑,日不能行,夜不能寐,有意思吗?

“唉,锐气锐气,都这把年纪了,若要讲计较,计较得完?还活不活?想想我吧,一本书啊!难道你还没读够读明白?”

老朋友的确是一本书

一本写满荒诞不经的书。

身为桃花地区著名“老右”的孙子,暂打住,这儿需要提一下,孙办事原名孙至,是因为他三代单传的老父母睁孙儿心切,在他刚出生之日,就给取了个“孙至”

意在他长大婚娶后,老俩口能抱上传宗接代的孙子,把家族的血脉继续下去。因为韵音的琅琅上口,上学读书后的孙至,遇到的烦恼就不必细诉了。

岁月如梭

白云苍狗

成人后的孙至,总感到自己不顺,活得憋屈:单位上的提薪加级,是没有的。最沉重最肮脏的活儿,是自己的。

一到大小运动,风吹草动,自己就被保卫科叫住,勒令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而领导和同事们,也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也曾血气方刚

也曾不怕祸事

孙至抗争过,寻问过,到处呼号奔走过,都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理睬,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同情……终于,残酷的生活压倒了他,于是,他自称自己为孙子。

好容易熬到石头开花马生角

难忘记的1978年9月18日

单位上当时的党总支书记找他谈话,告之他,就在前二天,即1978年9月16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央组织部等部门《贯彻关于全部搞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的通知。

因此,云云。当孙至,不,孙子晕头转向的听完,整个人都呆了,自己居然是个内部控制使用的右派分子?这怎么可能?

老天啊

1957年划右派分子时,1952年3月1日出生的自己,仅仅才5岁啊!

多少年的不公与艰辛,在这一瞬得到了揭秘。多少年的委屈和愤怒,却随着沧海桑田,化为了一声冷笑。孙子当即要求看了文件,提出按中央文件规定,落实自己的政策。

可是,党部支书记却慢吞吞的告诉他,内部控制与公开监督不同,你在工作,对吧?没少你一分钱的工资,对吧?你是自由的,对吧?

因此,原来咋样,现在还咋样。

至于将来咋样,相信党,相信国家,相信政府……

作为孙子小学同学,邻居和几十年同事的钱锐气,基本上是全过程见证了他的悲剧。原以为孙子从此沦丧,玩世不恭,没想到老同学老同事和老朋友,却顽强的挺了过来。

并且,越活越洒脱,越活越壮实,暗地里赢得了钱锐气对别人很少具有的,真正发自己心底的尊重!现在,这本书让钱锐气心服口服,无可奈何。

“好吧,过都过了,我也不老年痴呆,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人大量呀?”孙子意味深长的笑笑,把黑折扇还给他,朝小区里呶呶嘴巴。

“上去坐坐,铁观音还有吧?”

钱锐气不干了,一摆手。

“不是茶钱算你的,屙尿变啊?”“你这个鬼老头儿,就想着相亲?”孙子看看夜幕深处,有点无奈了:“说真的,我本来还有点事儿。”

“和我一样,一人吃了全家饱,你个老单身,能有什么事儿?”钱锐气得意的朝前方呶呶嘴巴:“走哦,少找理由。小学你就这样,老了还这样呵?”

二老头边说边向前走去。

从桃花小区出来的支马路,盘绕向前。

支马路的右面,露天停车场与桃花广场毗连。左面,是桃花小区的B栋和C栋,临街层全做了商铺,2元茶楼,就在其中。

长方型茶楼,大约11个平方,简单装修,小老板是业主也是产权人,10多年前买下它,开张时花茶,沱茶一律2元,就此这么下来从没变过。

更兼在它前后左右,各种业态变来变去。

新鲜花样层出不穷,吸引了许多人眼球。

因此,2元茶楼名声在外,花2元钱,一桌一位,天气好时,端到室外正襟危坐或甩光膀子,边喝边聊边瞅着自己房屋,是桃花小区业主们的最爱。

说话间

二老头就到了

孙办事掏茶钱,还叫了一盘瓜子,一盘黄豆,吩咐老板把茶位搬到室外,打算借着浓密的树荫,二人相对而坐,喁喁而侃。

抹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汗巾,小老板好心劝到:“孙办事,还没消凉,39度哦,屋里有空调。”孙子笑:“你照办就是,我愿意,有人不愿意哦。”

钱锐气站在门外

正鬼鬼祟祟的朝前面打望

小老板明白过来,吐吐舌头,凑了过去:“钱大爷,这边说话。”“你说,我听。”“这边说”钱锐气不舍的转过身:“搞啥搞,欠了你茶钱?”

小老板轻轻道:“你老别看了,芳菲昨下午被人砸啦。”“真的?”钱锐气不相信:“我怎么不没听说?”孙办事这才回过神儿,一拍自己大腿。

“是有这个事儿,老板被人揪到街道办,还是我出面接待处理的么。”钱锐气仍不相信,转身又朝前面打望,可不,往日灯火辉煌的芳菲,虽然仍开着灯,可明显暗了许多,还显得有气无力的。

孙办事知道老朋友的心结

干脆激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自己亲自去看看也好。”

钱锐气就真的慢吞吞踱了过去,灯和门都开着,不过那往日玻璃上醒目的“芳菲婚介”四个大红字,从中被人扯掉,缺胳膊少腿。

大红字下面的“品牌婚介,放心红娘”倒还在,可被改成了“假牌婚介,骗人害己”还有什么什么么的。钱锐气在门前停停,眨巴着眼睛思忖,怪了,真被砸了,今下午我在家呀,我怎么不知道?

忽然着起急来

被人砸了,看这光景怕是要散架了?

那我缴的那500块钱,全泡汤啦?这怎么得行?芳菲婚介,是紧邻2元茶楼开张才半年的婚姻介绍所。老板是一个见谁都笑嘻嘻的小姑娘,阳光灿烂,青春亮丽。

所里加上小姑娘老板一共三个姑娘,平时间坐一张桌子,围着一个电话和三台电脑忙忙碌碌的,标准的京片儿,规范化的服务,硬件软件也还行,看着听着就让人有好感。

更主要的

芳菲的收费比其他婚介嫌低

不过呢,仅限于此,它还打不开钱锐气的腰包。可钱大爷和小姑娘老板一番深聊过后,却马上掏钱开票。为何?

原来,小姑娘老板告诉钱大爷,婚介和房介一样,其工作面也有侧重。房介有专做一手房,二手房和专事租赁经营的,这些,钱锐气知道。

可他没想到婚介也如此,比如芳菲婚介,在做中年婚介同时,主抓老年婚介,有成功案例,照片,姓名(当然,恕不提供地址和联系方式)为证。就是这最后一点,彻底打动了钱锐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