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10章 逢场作戏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2-15 13:17:35  浏览次数:157
分享到:

三个闺密正在说说笑笑。

花蕊忽然接到了田螺姑娘的电话,听完后,差点儿瘫倒。

Madeline副总根本就没回公司,她远在美国的大老板老爹却打来了电话,还指明点姓要她接……朴华和李娜一看不对,急忙左右一靠一伸手,扶住了她。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花蕊把紧攥在自己手里的手机扬扬,结结巴巴的说完,二闺密也着了急。一个在本区域人生地不熟的外国姑娘,会独身一人到哪儿去呢?

是不是因为好奇着迷

还在公园某处,蹲在某个大伯大妈面前,喋喋不休,问个不停和拍个不停?

姑且往好处想,正是这样。可正是这样的Madeline副总,却根本就没意识和注意到,她己给花蕊带来了可怕的后果。

想想,连她在中国北面,隔着庞大个北冰洋的美国,发表一篇关于中国民间生活的文童,国安局都打来了电话。

现在这么引人注目

在公园一蹲就是好几个钟头

而且还专找平民聊天,不引起相关部门和人员的警惕“误会”才怪?这一“误会”,直接责任人就是花蕊。天。太可怕了!

手机里,田螺姑娘在无力而愤怒的号叫:“花蕊,你不能这样对我,故意不让Madeline副总回来接电话。这可是他的大老板老爹,亲自从美国打来的啊。求你了,快让Madeline副总回来接电话。要不,这后果和责任,我承受不起。鸣……求你了,花蕊啊!”

苹果7S通话性能绝佳

田螺的声音听得很明白

连她最后带着绝望的抽泣时,那鼻涕流出又吸进,吸进又流出的咝咝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朴华担心的瞟瞟花蕊,担心她承受不了对方,这样误会加盲目指责的巨大压力,

那手机里抽泣的女声,忽然变成了稳重中掺杂着焦急的男中音:“花蕊姑娘,我是Daniel,听出来没有?是你吗?你现在哪里?”

“您好,神法老总。”

花蕊脸色苍白

像遇到救星急切的回答:“我是花蕊,我现在公园的湖边。”“噢,上帝,公园湖边是什么意思?You are in love(英文,你恋爱了?)”

花蕊好容易才解释清楚,可神法老板依然听得懵懵懂懂:“明白了明白了,你是带着Madeline散步去啦,噢,Good romantic leisure(英文,好浪漫好悠闲)!那么,现在请她回来吧,请快一些。”

花蕊求救般看看男女闺密

欲哭无泪

嗒!是话筒被人抢走的响声:“花蕊,真是求你了,她老爹生气了,在那边拍桌子啊。请你让Madeline副总快回来吧,鸣!”

“你哭什么?住嘴!”花蕊突然大喝一声,吓得那边儿田螺主任嗷的一下,扔了话筒,又急又怕双重压力下,竟然昏了过去。

花蕊自然不知道

还以为对方紧攥着手机,一口气说下去。

“Madeline副总的确不在这儿,我一直以为她自己提前回去了。我看出不了什么事儿,真出了意外,我去坐牢,不关你田螺的事儿。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嗒!关了苹果。然而,气发完,花蕊的香汗也出来了,这个该死的喜欢我行我素的Madeline,现在到底在哪里啊?

这时

朴华与李娜咬咬耳朵

一左一右的说:“花心大少,我有个办法,我们直接到公园管理处,要求帮助找寻。”“如果他们不理,我们就上纲上线,抬出中美关系,本地GNP(产值)小数点的减少。”

己别无他法的花蕊

就把牙一咬:“走”

半小时后,公园的中央广播系统响了,一时,湖边,人行道和散步道上,休闲坐椅下,锻炼器材旁边,甚至公厕内外,那些精心安放或装饰的喇叭,都发出了寻人的声音。

“美国陶式化学公司某某公司的Madeline,公司请你马上回办公楼,马上回办公楼,有急事儿,有急事儿。听到后,请立即与185×××(花蕊手机)联系,请立即和与85×××联系,请立即与185×××联系!”

然而

花蕊一直攥紧在手里的手机,却一直不详的沉默不语。

终于,花蕊瘫坐在长木椅上,失声大哭:“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男女闺密额上濡汗,面面相觑,一时也没了主意。

见状,值班小伙建议到:“立即报警,越拖越麻烦。”于是,朴华马上报了警。不到10分钟,三个男女警察走了进来。

“范组长,谁是报警人?”

值班小伙指指三人

然后起身让开,他的值班室,就成了警方的临时工作室。一阵有条不紊的响动后,有人问:“谁是花蕊?”花蕊抬头应答:“我”却吓得一楞。

坐在正中的警官

居然是那个拦路街拍的年轻人

一身随意的青春装,换成了整洁威严的警服,长长帽檐向后的鸭舌帽,换成了大盖帽,帽子正中是威严的警徽。

被左右助手称为“祝队”的他,听完花蕊的详细的呈述,和二个助手低声商量商量,表情凝重的抓起了手机……

出了这么件大事儿

男女闺密怕花蕊出事,护送着她回了住处,当晚留守在她家,一夜无话。

第二天,花蕊走进总经办,就发现自己被孤立了。平时出于礼貌,对自己也尊重有加的几个女文员,都像没看到她一样,视而不见或避之不及。

花蕊主动招呼和有意走近,对方不是装没听见,就是借口躲开。田螺主任呢?则是公开的抱着自己胳膊,怒目而视。

“田螺姑娘”花蕊边整理材料,边主动招呼:“昨晚的事儿,对不起,听我解释,”“我不听,请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田主任”

“别瞎叫,你愿意去哪就去啦,总经办不欢你。”

“这是我办公的地方”“我代表总经办全体,请你马上离开!”“你还不配”花蕊决定反击,放在二人之间的电话响了,田螺眼明手快的抓起。

“总经办田螺,请讲,她来了,好的。”压了话筒,眼皮儿一垂,自己忙忙碌碌,根本不屑于理睬花蕊。根据经验,花蕊猜测电话一定是神法老板打来的。

这离自己准备就绪才到他办公室去

还有点时间

于是,花蕊马上起身。叩叩!“请进”花蕊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Daniel正坐在总经理位上,双手放在桌面,微皱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一个鬓发斑白的老者,坐在侧面的沙发上,神情安详地端着橙色的咖啡怀,一手捏着小巧银勺缓缓搅动着。

不待总经理发问

花蕊直奔主题,把昨晚的情况,事无巨细清晰地述说了一遍。

神法老板听后,指指沙发上的老者,介绍到:“这就是Madeline父亲,罗德里格斯先生,”花蕊立即转向他致意:“您好,罗德里格斯先生,我为昨晚向您道歉。”

老人微笑着摇摇头:“孩子,你没做错。Madeline一向我行我素,在家尚且如此,远离家门有了充分的自由,更是不可阻挡,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

泪水奔眶而出

从昨晚到现在的担心和委屈,骤然全部袭上了心头,花蕊忍不住双手捂脸抽泣。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搭在了她肩膀,监事会主任柔声到:“花蕊姑娘,别哭了,我们都知道了这事儿,是Madeline一定要你陪,你不得己才去的。我们也己向中国警方报警,我们知道中国警方的破案水平,世界一流,并不太担心。我和Daniel,罗德里格斯先生,都没责怪你。我还要告诉你个好消息,Daniel决定单独设立总秘办公室,与总经办并行。地点在Daniel办公室对门。”

说罢

伸出了右手

“欢迎你成为我的邻居,Oh I am so lucky(英文,噢我真幸运)。”花蕊的肩膀,停止了抽动。能拥有单间办公室,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再见,可恶的田螺姑娘,我终于摆脱了你……

从神法老板办公室出来,花蕊就直接进了对门的总秘办。里面布置齐全,各种自动办公设备设施,极受中国女孩儿喜欢的淡蓝色窗帘,小巧的高背浅色皮转椅……

可爱12平方空间

荡漾着温婉的气息

监事会主任从隔壁出来,站在门抱着自己的胳膊,笑嘻嘻的看着花蕊:“亲,这是我作主给你布置的,喜欢吗?”花蕊感激地抱住了她。

如此,高层的办公室就成了这样的格局:办公大楼三楼,向右,总经办,对门,后勤和档案。向左,副总室,总经理室,会议室,对门,监事会,总秘办。

花蕊不但独立单间

彰显了总秘的重要特殊

而且从视觉感观上,超过和压倒了田螺。真是塞翁失马,安知祸福!办公室调整后,花蕊得回总经办收拾自己的工作和私人物品。

花蕊懂事,估计田螺姑娘到基层部门例行巡视去后,才进了总经办。果然,田螺姑娘和她那常用的蓝色文件夹都不在。

平时为防空调风披的碎花橙色风衣

懒洋洋地搭在她的高背黑转椅背上

三个女文员正在各自忙忙碌碌,听到花蕊进来,都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表示上班时对她冷落的歉意。

因为直接对神法老板负责,除了一些必要的交道,花蕊平时的工作和她们并没有直接矛盾,所以相互间的关系也还算融洽。

饶是如此

因为田螺主任的敏感和霸道

文员们对花蕊都敬而远之,若即若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现在,大家都主动示好,花蕊也一一给予笑脸招呼,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就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坐位靠墙头的女孩儿,对她点头示意:“总秘”“您好,小网红,”花蕊亲热地叫着她的小名,有意亲切的调侃到:“有何吩咐,花蕊一定照办。”

小网红眨眨眼

凑近了她耳朵

听完,花蕊感概地连连摇头,温存的搂搂女孩儿肩膀,出了总经办。原来,自己能拥有今天的总秘办,竟是田螺无意中的帮忙所致。

昨晚下班时,Madelin副总来找花蕊,以及花蕊当时的一再推脱,不得己只好陪Madelin外出的全部细节,在神法老板,监事会主任和罗德里格斯先生的催问下,田螺主任照实一一作了汇报。

事实上

罗德里格斯先生飞来中国分公司

是因为分公司的几项技术指标的修订,需要他亲临现场审查,当场签字同意。大老板老爹的私人飞机在本市国际机场降落时,Madelin己半说服半强迫的,和花蕊坐在了小吃街的小摊儿上,正大快朵颐。

那么,为什么Madelin副总,不知道自己的大老板老爹晚上会来呢?是因为罗德里格斯先生特地吩咐手下,不让她知晓的。

结果

罗德里格斯先生处理完公务

己近晚上10点,可仍不见自己女儿回来,这才让神法老板通过田螺主任,给花蕊打的催归电话。到底是沧海桑田,纵横捭阖,跨国公司的大老板。

总经理和监事会主任,本来己因Madelin的晚迟不归,的确对花蕊产生了误会,在此误导下的罗德里格斯先生,听了田螺主任的如实汇报,却马上转变了态度。

并且,还在罗德里格斯先生的建议下。

马上决定设立单间的总秘办,以便花蕊更好的开展工作……

花蕊很快就在总秘办投入了工作。现在,简直是太方便了,方便得有点让花蕊无所适应。这之前花蕊的工作程式是,上班一早,自己先根据公司各项事务的轻重缓急,安排好每天的处理时间。

然后出门,穿过大约40米长的走廊,不慌不忙,不快不慢的走向神法老板办公室,如果有安排涉及到副总经理和监事会主任,视轻重缓急一路顺便办理。

最后

或是下基层看看走走,了解情况,或是回总经办待命。

三大神如需要她前来,放在她和田螺姑娘之间的电话,就会响铃。现在呢,花蕊边工作边侧头36度,就可以看见神法老板半掩着房门。

听得见他打电话的大声(中音听起有点模糊不清,低音则完全听不见),咖啡杯有时放重了,小银勺和瓷杯碰撞的叮当,还有田螺主任瓣来的脚步声,叩门声和说话声……

总之

如果神法老板需要召见自己的秘书,哪还用得着打电话?

只需提高嗓门儿叫一声,或走到自己和花蕊的房门口,叩叩就行。现在,花蕊写一会儿,读一会儿,又理解一会儿(这很重要,处理安排各项事务之时,作为总秘,她必须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而且还得和神法老板,副总或监事主任的看法和意见,距离不能太大。这可是总秘自身的文化积累,工作经验和审美修养等素质的精英荟萃。否则,就是与自己的职位,收入和福利待遇不能胜任。)

然后站起来,踱到了窗口。

多么的好!多么的自由自在!

花蕊第一次感到天空如此蔚蓝,工作着如此美丽!她微笑着瞧着天空里的一只小鸟,忽儿愉快的斜着身子飞翔,忽儿轻松地张开小翅膀滑动,忽然想到自己。

置身于这看似自由的单间办公室,置身于三老板的眼皮儿底下,基本上也就和这小鸟绝了缘,脑子里忽然浮起孙露演唱的《囚鸟》

就是囚鸟

这么一来,花蕊反倒有了一种衣服被剥光,毫无隐私和自由的感觉了。可是,要命的是,现在的Madelin副总,到底在哪儿?

她那么的高挑漂亮,那么的大咧咧,满不在乎,她会遇到危险吗?罗德里格斯先生虽然还在安慰自己,作为一个酷爱自己女儿的父亲,只是把担心和痛苦,强忍在心里而己。

这让花蕊一想起

就感到愧疚失职

不错,从道理上讲,自己似乎无过,可若从实际上论,是自己陪她出去的,人不见了的即定事实是,自己对此必须负有一定的责任。

中午,一楼员工食堂,罗德里格斯先生一袭便装,和Daniel(神法老板)Connor(爱狼者,监事会主任),加上临时请来的总工,技监和总秘,总办主任等。

七人围着一张大圆桌

不慌不忙的边吃边聊

除了这桌人和旁边小桌上的三个便装中年男,大家都不知道,更不认识,赫赫有名的美国大老板,竟然坐在这儿和自己一起吃员工餐。

席间,基本上是敬未陪席和随席服务的花蕊和田螺,不得不放下矜持,有一句,无一句的相互闲聊。对Madeline副总的失踪,同样着急的田螺脑洞大开。

提出Madeline副总

或许是被她老爹的竞争对手绑架了

这,太出乎花蕊的意料之外,无论是昨晚报警时,那祝队和二个助手,还是今上午二神和罗德里格斯先生,都没这样推断和怀疑。

很简单,陶式化学在本市本省,乃至于全中国和亚洲地区,都没有竞争对手。它那不断创新的技术品牌,百年老店的经营管理模式和雄厚的资金实力。

让许多曾经想挑战竞争的对手,失败转行,自行消失。花蕊摇摇头,田螺不服气:“表面上看,陶式这头业界巨鳄,是没对手,可是因为垄断造成的敌意,是跨越国界的。历史上曾有这样的先例,我就在书上读到过,还曾作过批注,可惜丢失了。”

花蕊看看她

善意的说到

“那些离我们太远,也太大。毕竟我们只要找回Madeline就行,不用过分关心这些。”田螺装没听见,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下去:“比如,我就知道,我认识的一个小老板,提起美国陶式化学,就破口大骂。”

花蕊不屑的笑笑:“小老板?难道他也是搞化学的?”“开便利店,24小时店守,找点儿小钱。”田螺不经意而答:“很方便,我有时半夜想起让他送点什么,忽儿就到。”

一直边吃边倾听着大家聊天的罗德里格斯先生

忽然说话了,这让花蕊和田螺都精神一振,停止聊天,全神贯注的听着……

下午二点过,有人叩响了总秘办的房门。习惯于以双膊当枕,伏在桌上小憩片刻恢复精力的花蕊,迅速抬起头:“您好,请进。”

田螺笑眯眯的脸蛋显出,瘪着嘴巴:“又一个顶头上司诞生了,我怎么听起有种官腔啊?”“去你的”总办主任身子一侧。

对外邀请

“祝队,请进!”

市公安局三处(外事处)外事队祝副队长和昨晚上的二个助手,神情肃穆的走了进来……罗德里格斯先生一行五人,在祝队和助手寻问取证后,就飞回了美国。

跨上私人飞机舒适的阶梯时,老人抓着花蕊和田螺的手,安慰到:“别太担心,我相信中国警方己经掌握了线索,正在开始有目的搜救,胜利在望,Madeline不久就能回来。Oh god, how much I want to her(英文,噢上帝,我是多么的想她),谢谢你们的关心。” 

 二姑娘的眼眶都红了

田螺忽然问到

“罗德里格斯先生,您是否还能想起,上世纪50年代初,从您公司回中国的中国雇员?”老先生怔怔,然后微笑到。

“田螺姑娘,如果这个答案,你真是有必要想知道,我想,回去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当然,谢谢您!”总办主任礼貌的低低头。

响誉业界

世界五百强之一的美国陶式化学公司董事长。

走上舷梯,最后对大家挥挥手,钻进了机舱。送行者们一片沉默,分头跨进小车,在沉重的压抑中离开了机场。同坐一辆车的二姑娘,瞧着副驾座上的监事主任,都紧抿着自己的嘴巴。

二姑娘都看得出来,神法老板和监事主任的脸色和心情,都很不好,如果不是因其极具修养,可能早就以语言形式表露出来了。

自然

身为大老板高薪聘请的高层管理者

不仅要对中国公司的运营负责,而且也要对老板女儿的安全负责。然而,残酷的现实是,Madeline至今生死不明。

尽管罗德里格斯先生始终微笑如斯,没责怪任何人,可他心里的难受,却有目共睹。更何况,随他而来的布朗先生,一直没怎么搭理这二个中国公司的负责人。

布朗先生何许人也

从陶式的工作手册上看,布朗先生只是罗德里格斯先生的专职法律顾问。

可二神的心里却很清楚,除了这个公开的职务,布朗先生还有着一个神秘的身份,FBI顾员。FBI(美国联邦调查局)顾员说明了什么,傻瓜也会知道。

开一歇,花蕊忍不住碰碰田螺,悄悄埋怨到:“你发神经啊,怎么对罗德里格斯先生,提那么个莫名其妙的要求?这多不礼貌,而且,”

对抱着自己胳膊

紧靠在副驾坐皮椅上,直直定定看着前方的Connor呶呶嘴巴。

“多唐突,还不知趣。”田螺姑娘不高兴的瞟瞟她:“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被蛇咬了一口,就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啦?”

不想,二姑娘的悄悄话,早被前面的监事主任听见,Connor扭过头,面无表情:“Is too suddenly impolite, frightening(英文,是太突然不礼貌令人恐怖),田主任,罗德里格斯先生那么忙,我们没有权利拿私人问题去打扰他,希望您以后注意。Oh god terrible Chinese girl(英文,噢上帝可怕的中国姑娘)。”

田螺顿时手足无措

呆若木鸡,脸孔通红。

看到她无助的窘态,花蕊忍不住替她分辩:“Conno,田螺主任也是好心,我想,她是借此安慰罗德里格斯先生,Madeline失踪后,田螺主任为此焦虑担心,夜不能寐,哭了好多次,真的,”

没想到,平时一直对下属态度良好,鼓励激励调侃玩笑,多于敌视嘲弄一本正经高高在上的监事会主任,突然变了脸,一顿呵斥劈头盖脸的扔过来。

直砸得总秘和总办主任

都无可奈何的垂着脑袋

花蕊下班后刚走出公司大门,嘎,一辆簇新的小车停在了她前面。花蕊向后退退,一个黑油油的脑袋探出了驾驶室:“嗨,亲爱的!”

花蕊笑了:“是你呀,芳芳,这么巧?”税文芳芳脑袋一歪:“上车,吃饭去。”花蕊有些迟疑不决:“我,还有点事呢。”

男女闺密早发来了短信

说正在第一个路口等着

“吃饭么,以后有时间的。上车!”芳芳居然推开车门跳下,拉着花蕊就往车里塞:“是好闺密就上车,不然一刀俩断,从此互不来往的哦。”

花蕊红着脸蛋,不好意思的挣着:“哎,芳芳,放手,你放手呵,让人看见多不好。”上次在地税局办公室,自己就领教过这个女汉子的厉害。

看起来是女孩儿

可力气却出奇的大,一把拉住你,用力挣也挣不掉。

“不好?哈哈,难道我成了拦路欲行不轨的坏人不成?少废话,上哦!”芳芳哈哈大笑,花蕊轻易就给拉上了车。

她坐在副驾座上,一面捋捋被芳芳拉乱了的头发,一面嗔怪到:“我看你就是个拦路欲行不轨的坏人,好大的力气哟,有个军人老爸就是不同,怎么今天下班这么早?”

“早?拜托,都6点过了,要不是给周老板缠着,我早该下班了。”

芳芳快活的说着

双手潇洒的把着方向盘,平时的齐耳短发变成了披肩长发,黑亮亮的随着她的话声和动作,起起落落的:“你好像忘记了,我税文芳芳是干什么的?”

花蕊理好头发,边笑边掏出了手机:“咋敢呢?公务员,堂而皇之的地区税务局办公室主任,二把手哦。”“啥,你说啥,二把手?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芳芳得意的甩甩头发

“可你说啦,亲爱的,知道不,文学硕士,你说错啦。”

花蕊照例先给男女闺密发了短信,才不解的扭扭头:“是我说错了,还是你理解错了?在局里是办公室主任,就像我这个总秘,直接对总经理负责一样,哦不,我说错了,你比我大,你是直接对自己老爸负责,所以是二把手,我咋能和你大小姐相比啊?”

芳芳手指头拍着方向盘,哒哒哒的,像是在给自己伴奏:“可你真是说错了,在局里我听我老爸的,在家里,可是我老爸听我的。就是在局里,我真发起脾气来,老爸也得听我的。谁让他打了一辈子的仗,就只有我这么一个独生女儿?缘分啊!”

右手一拨CD

车厢里荡漾起了歌声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花蕊笑了:“原来你也喜欢听呀?”“当然,单身青年爱听‘单身情歌’嘛。可你上次,怎么没给我讲过?”

“讲什么”“爱听‘单身情歌’呀,快说,还有多少生活习惯和我相同?”花蕊扭过头,扳起了手指:“多着呢,容臣妾慢慢道,”

嘎然而止

花蕊有点儿生气的耸耸自己肩膀

干什么?作贱啊?什么玩笑不好比喻,偏要说自己是“臣妾”?撞鬼了哦。正津津有味听着的芳芳,见她突然停下,不禁瞟瞟她。

“朕当听得高高兴兴呢,臣妾怎么突然住嘴啦?蔑视皇上,有杀头之罪哦。”花蕊脸上又浮起了笑靥,她就喜欢税文芳芳这种女汉子性格。

自己感觉到和她在一起

浑身就感到轻松

就把平时的矜持和面子,一把抛到了边儿:“皇上恕公主则个,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皇恩浩荡,敢不从命?”

芳芳点点喇叭,笛笛:“你记心好,白居易的《长恨歌》,我己全还给老师啦,背不起一个字儿啦,花蕊,还是你行。”

花蕊看看外面

有些疑惑

“芳芳,小吃街不是在那边,怎么直走呀?过了过了。”其实,被地区税务局办公室主任拉上车后,花蕊边和对方说说笑笑,边在脑子里打着旋儿,不用说,这顿饭,自己买单。

花蕊和天下女孩儿一样,工资收入基本上用在衣服,化妆品和减肥上。减肥,花蕊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1米63的净高,瘦一分成排骨,惨不忍睹。胖一分成肥婆,惹人讨厌。

这不瘦不肥的

恰到好处得很

因此,减肥的钞票,就填在了前二项上。可真应了那句话儿,现在的文学硕士,说到钱,不自然!可要倒回去半年前呀,钞票对花蕊而言,只是花花绿绿的纸片儿。

为了和爸妈赌气,也为了自己好好活一次,唉,哎,俱往矣,淑女不提当年美!好歹自己咬紧牙关逐步走了出来,小区虽然孬得点,房子虽然破得点。

可我靠自己的工作

有还算不错的工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然而,毕竟,请容我偷偷叹口气,没了靠山,好像不敢大手大脚哩。

尽管如此,这顿晚饭,算我的。唉哎,不算也得算。捋去表面上的说笑亲切,芳芳是谁啊?我又是谁啊?减税申请还在她抽屉里压着哩!

今中午

罗德里格斯先生和二神在吃饭时聊到它,并同时都看了我一眼。

虽然我装作和田螺说话,可都瞟见了藏在眼底呢。可是,芳芳却漫不经心:“过了就过了,今晚咱姐妹俩,好好吃顿海鲜大餐。放心,不用自己买单。”

花蕊浑身一轻松,脱口而出:“可是,吃人手软,拿人手短哟。芳芳,现在中央抓得可紧,我们可不能为了区区一顿晚餐,”

“罗嗦”

芳芳沉沉脸

“以后,我叫你花罗嗦乍样?真是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跟着走呗!”几分钟后,在一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餐厅前,小车停了下来。

下车后的花蕊,心里格登一下。但见,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宽达近千平方的三层楼餐厅,层层笑语欢声,楼楼欢声笑语,身着绛色卫兵服,头戴高高皮帽的伺童,或神气十足地导引着泊车,或躬身挥手的欢送着宾客……

这是本市著名的“大海”海鲜城

据说来这儿的主儿全是老板大款

以前,花蕊跟在老妈身后多次陪着大客户莅临。海鲜城之所以著名,在于其特色。品种,质量和服务就不说了,光那价格,就让客人过目不忘

来客每位一千块,多吃不管,少吃不退,有点类似时下潮流的大排档自助餐,可远比自助餐丰富多彩,简直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物有所值。

泊车后的芳芳过来了,将心神不定的花蕊一挽:“走,进啊!”跨进大厅,早有全副武装的伺童迎上来:“俩美女,请!”

花蕊楞楞

是很少见的女伺童

二姑娘跟着女伺童穿过热闹非凡的金色大厅,进了一间标着“良缘”的包间,一男一女正迎面笑呵呵的站着。

“欢迎欢迎,请坐。”女的50开外,满面笑容,眼角的鱼尾纹,毫无顾虑地坦露在明亮的灯光里:“芳芳姑娘,今晚好漂亮,这位是?”

“我妹妹”

“哦,欢迎欢迎,妹妹好!”

花蕊听得哭笑不得,这是谁呀?怎么充满了职业性的客套?“芳芳,介绍一下,”中年女指指一边的男青年:“郑重其事!郑是郑重的重,重是隆重的重,其是其实的其,事是事情的事。”

扑嗤!花蕊捂住了自己嘴巴,芳芳却毫不掩饰的皱皱眉:“这名儿,临时编的吧?”“哪能呢?自己的名字有临时编的吗?”

中女不急不燥

微笑着摆摆手

“坐下,我们都坐下聊好不好?”然后啪啪一鼓掌:“上菜!”叮咚,随着动听的音乐,饮料和海鲜一一送了上来……稍后,中年女借口站起。

你俩聊,所里还有点急事儿,我就先走了。”一面朝花蕊递递眼色。于是,花蕊也跟着站起来,还没客套,就被芳芳一把拉住:“坐下,帮我们倒倒饮料,剥剥海鲜。”

中年女停停

自己离开了

剩下花蕊面对着这一对儿,被婚介精心安排见面的主儿。看得出,男子被这并未纳入见面安排程序的一幕,弄得十分尴尬,有点手足无措。

芳芳却视若无睹,嘻嘻哈哈:“哎,说说,你爸妈咋给你取了这么个复姓?有点特色哦。”夹过花蕊剥出的一只大龙虾,放在他碟子里。

“平时里叫起,累不累啊?”

“不累”

男子正色回答:“大家都叫我郑重,后面二字儿就省略了。现在取复姓的多着呢,在我公司里,就有8个复姓。还有个女神,就叫美美丽丽呢。”

“嗯,听婚介介绍过,你大本毕业后,在爹妈的全力赞助下,办起了这个物流公司,10年艰苦,10年生聚,现在员工逾千人,总资产过亿,对吧?”

男子谦虚谨慎

点点头,想想

又补充到:“这算不得什么,不是我郑重其事有多能耐,而是全托盛世华年的福份。不过,家大业大,爸妈又有自己的公司,我越来越感到有些吃力了。”

“明白明白,”芳芳频频点头……只是,一边苦了花蕊。花蕊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芳芳拖来相亲。瞧着二人若即若离模样,听着二人真真假假客套。

手里忙碌着的花蕊

真有点儿恍如隔世

搞错没有,我自己都还单着,却来帮芳芳相亲,真是先人后己呀?嗯,芳芳运气好,捞着了个富二代,金龟婿,还挺有思想,居安思危呢。

可我呢?唉,老爸老妈给自己下的期限是一年,也就是今年内,可是,一年己过去了8个月,我也相了几个人,却连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我们也接触了好一阵,芳芳,你看?”

“看什么”

“嗯,你觉得,嗯,你认为?”“你怎么那么多的话呀?是对员工训话训习惯了吧?吃菜吃菜,喝饮料喝饮料,我妹妹剥龙虾,世界水准,你看看,除了壳,什么都在……”

花蕊听得啼笑皆非,这个税文芳芳,干什么都是大咧咧的,连相亲也这样,终身大事啊,也不怕人家多心?

幸亏我这个总秘

常因工作缘故,接待检查和客人,练就了一手过硬的剥瓜壳本事。

虽然剥起龙虾来颇具吃力,不过一通百通,总比平时没练的主儿强得多。至于世界水准?拉倒吧芳芳,鬼才知道,剥海鲜的世界水准是咋样的?

“哎芳芳,我听说税局是你父亲?”“听说?笑话,就是我老爸,咋啦?”“嗯我想,我们能强强联手,必将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我的小目标是,”

“1年一个亿,挤进福布斯?”

芳芳又从花蕊手里抢过一只刚剥掉外壳的大龙虾

扔进对方碟子:“野心不小哦,当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哦!吃菜吃菜,我妹妹的剥龙虾水准,世界水准。”

一直不断斜瞟瞟花蕊的男子,终于想有所动作,或者是想和心上人说说心里话,不顾礼貌地直接看着花蕊:“妹妹,能不能让我和你姐姐,单独呆会儿?”

花蕊怔怔

支吾其词,瞟向芳芳。

“这个嘛,当然,姐,”不想,芳芳将她一拉:“坐着,别动,剥你自己的龙虾。”然后,面向对方不客气的说:“过份了吧?首次见面就想支走我妹妹,哥们,居心不良啊?”

对方慌了,一个劲儿的解释,请求芳芳的谅解……送走对方,二姑娘上了车。花蕊替芳芳担心到:“芳芳,你是不是急了点儿?”

“这么说,你看上了他?”

“嘿,什么话?”

花蕊垂着眼皮儿,不高兴了:“我怎么可能看上了他?我觉得,一身铜锈味儿呢。”“好好想想,这可是真正的富二代,金龟婿,多少姑娘巴心不得哦。”

花蕊冷冷一笑:“她们是她们,我是我。不错,我也着急,可将就凑合不是我的风格,马马虎虎不是我的个性,替父从军巾帼女,壮气好比男儿郎,足智相兼勤学武,耀祖荣归故千里。”

“好!说得好!”

芳芳双手猛拍方向盘,喝彩到。

“我比你更甚”花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说好,你跟着喝彩。我说坏,你也跟着唾骂?揣摩人心,将话搭话,不愧为左右逢源的公务员,主管局的办公室主任呵!

恶作剧心突然暴发:“比我更甚?为什么?”

“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男人,逢场作戏而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