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浮光掠影尽逍遥 1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3-05 14:47:54  浏览次数:47
分享到:

再想想吧。

如果乘客都这样自觉,作为司机,他又该节约多少气力和口水啊!

嘻嘻!又是我主动问话,大汉司机欣然回答加屁颠颠的主动介绍建议。嘿嘿,你看看,独门暗器,一用就灵。听明白后,我马上在心里改变了我原有的打算:看了大佛,就在乐山住一晚上,第二天在乐山站坐火车回成都。

现在呢,从司机嘴里明确得知。

乐山只有动车站!

要坐普速火车,就得重新坐这601公交车回到峨眉山站,那儿才有工薪阶层们钟爱的火车站。我迅速默默,价格费用就出来了:乐山坐动车回成都,时间虽然快得多,票价却是回峨眉山站坐普速火车回成都的二倍,而且刚刚好是二倍。

我又不急着赶时间。

要那么快速度何用?

这样,重回峨眉山站,购票后再住宿一晚上,加上晚餐早餐的费用,比起在乐山坐动车的费用还可以节约20多块。艰辛劳累换来的血汗钱,每分每厘都捏得出汗水,何乐不为?

我正盘算着呢。

一个老太太凑近了我的椅背。

“小姑娘,你也是去看乐山大佛的?”我欣然回头:“是呀,你们也是?”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了这老太太,还有她身后的老头儿和对面坐着的年轻人之间关系。

虽然三人并没称什么老爸老妈或儿子,

可从其亲切熟悉到随便自如的言谈举止中看得出来,他们是血脉相亲的一家人。

“我们也是。”老太太自豪地点头,同时扫扫老头儿和儿子:“他爸刚退下来不习惯,整天在家里背着手踱来踱去,神经兮兮乱嚷嚷,我们一合计,就带着老头儿来啦。”

我有了点兴趣,朝后扫扫。

可看不清被老太太大半个身子遮蔽着的老头儿。

只是感觉到那老头儿的不安郁闷,倒是把对面的儿子瞟了个明明白白:“这样啊?大妈,你们是哪儿人呀?”“绵阳!”老太太思维清晰,脱口而出:“就在德阳上面呢,离成都不远。小姑娘,去过绵阳吗?”

天!我哪知道什么绵阳狗羊的?

只得含混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的的!601终于停下,目的地到啦!问清楚司机回程在哪儿坐601后,我下了车。眼前一亮,哦嗬,好多的人啊!不宽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但无人鸣笛秩序井然。马路边和正中,二个交警正威风凛凛的站着指挥。

马路下车这侧面呢。

照例是景区老景观。

一排排琳琅满目的店铺,一间间人不多的特色小吃,不断神气十足么喝“指引”着游客泊车的私人停车场老板或伙计……马路那侧,则是宽大的树木草坪。

我越过马路来到草坪。

场上摆着几个“健身”“健康”和保险小摊儿。

草坪更远处,宽敞的江水滔滔不绝,阳光灿烂,极目远舒,神清气爽。我叫住一对母子,请那个显然是高中生的男孩子,帮我照了好多张相。


上一篇:访宋庄画家村
下一篇:红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