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窗帘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0-03-23 15:47:31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真的,还没留神,又是一年了。

这不,昨天就是“腊八”。到了“腊八”,就算是进入大年头了。

这是年头里,也叫年坎上。按照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家家户户,都要“忙年”了。这里,最不能少的,就是 “扫尘”。

我的居室,一百来平方米,不算大,也不小。每天早晨,搞一次卫生,似是习惯了。这个家,就我和太太俩人居住,卫生状况,应是不错的。

其实,“扫尘”也就是象征性的搞一搞。但是,三个卧室,加上客厅的落地窗帘,平时是不动的。要说脏,真的不脏;要说不脏,肯定是有些灰尘的。一年一度嘛,还是得拆下来洗一洗。有道是:有钱没钱,干干净净的过大年。

说起这窗帘,还有一段故事呢。

早年间,我们夫妻俩,都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拿着固定的工资,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平淡生活。后来,一个机缘巧合,与几个朋友合伙努力,获得了两间商铺,成为芝麻粒大的小业主之一。

朋友们都有工作,没有人需要这房子做经营。于是,房子便租给别人使用。我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住的地方与房子不远,便成了这房子出租的管理人,具体操作着房子的谈判、收租等琐碎的事情。可是,我这人从小就不会算计,完全不适合经商。有几年,这房子租给一对夫妻,是制作、销售窗帘子的,月租金只有四五百元。后来,每年涨一点,到了第六个年头吧,每月租金才涨到不足一千元。

这对夫妻,是个经营能手。据邻居们说,她们的窗帘生意是整条街上,做得最好的。而这夫妻俩的为人,似乎不是太好,与街坊们的关系处得不怎么样。

到了第七个年头,一条街上,所有门面的租赁价格都成倍的长了上去。当然,这些情况我是不清楚的。我依旧按常规,每月只涨了一点点。谁知道,我的另一位朋友,也有一间商铺,与我隔街相望。我的年租金,只等于他的月租金。

这些情况,我不甚了解。可那对租客夫妻,则是了如指掌,还跟我打哈哈,一个劲地说:“少涨点,生意不好做”。

当然,怪不得人家,涨不涨租,涨多少租,是你东家的事。你不涨,或是少涨,只能说明你这个东家“厚道”,与他人无关。

那一年,我家搬了新房子,需要制作窗帘。既然这租客就是干这个的,何必舍近求远呢!这事,便交给她们夫妻俩了。

记得窗帘的布料,是我太太与她们一同到“家纺大市场”选定的。说辅料她店里就有,现成的,不用买,而且一定用最好的。

就这样,她们如期将窗帘做好,便按照我们指定的时间安装到位。对了,价钱由她们算,说多少是多少,我们既没还价,更没讨价,且立即接清。房东与租客,卖家与买家,分得清清楚楚,不因为某种“交集”而改变了市场规则。

一晃,几年过去了。每天早上打扫卫生,窗户底下,总是莫名的飞来一些片状的东西,像纸片,却一捏即碎,变成了粉末。又过了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早上都能看到这种东西,越来越多,还找不着根源,令人烦恼。

也是在年坎上,要“扫尘”,拆洗窗帘,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原来,都是窗帘惹的“祸”。

窗帘,是挂在墙上的一块整布。这窗帘,又怎么挂在墙上呢,方法有多种。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将窗帘布的最上一条边,做成双层,打上眼,装上塑料圈(也有用金属的),使其形成规则的孔。一根横杆穿着,固定在樯上,也就成窗帘了。不仅整齐、美观,还能够关闭自如,非常的幽雅、温馨。

问题,就在于这窗帘上首的这条边上,要能打孔,还要能挂在横杆上,需要厚实、坚硬一点的布。这样,挂起来的窗帘,其皱褶不变形,没有了拖泥带水的难堪。

能够和窗帘布缝在一起,成为一条边的,叫衬布。这衬布,看起来跟棉布差不多,而且比一般的布厚实、挺拔。谁能知道,才用了多久…… 由布变成屑,由屑变成粉,最终变成了灰。

而且,这屑、粉、灰的演变,不是一次完成了,是渐进的,不定期的。最要命的是,不能碰,不能洗。碰上了,便纷纷如秋风扫落叶般的,扑地而下。洗呢,这衬布浸到水里,不会溶化,却成片的脱落,一部分飘在水面上,一部分包裹在窗帘布中间。若放在池里,或是盆里,因为窗帘太大,太厚实,根本拖不动。若放在洗衣机里,那些屑呀,片呀,粉呀,分离不出来,全黏在布上了。还有一部分的屑、片、粉,是分离出来了,却把洗衣机的出水口给堵住了,洗衣机只能停止工作。

已经放到水池里的,只能用尽了“洪荒”之力,揉几下,摔几下,拧几下,拖上来,算是完事。放在杆上晾着,待其干了,用棍子敲打了无数遍,才将那些屑呀、片呀、粉呀的白色“衬布”给拍掉了。

没有放到水里的,就用手,将那些衬布全揉碎,让其脱离窗帘。然后,再拿到外面的草坪上,使劲的抖,确信抖尽了,再放到洗衣机里,让其洗尽、甩干,才能真正的脱胎换骨。

太太在揉搓的时候,我就待在一旁看。随手拿来几块碎片,按形状、规则,将其拼成一块大片片。无疑,就是一块布,粉白色的,斜条纹,还夹杂着花的图案。不用想,都能猜得出,这是机器制造出来的。还是在流水线上,大批量的生产,面向大众的产品。只是想不出,使用的到底是什么材质呢!

由此,让我产生了一个疑问。这衬布是厂家生产出来的,是营销商抛售给制作商的,再由制作商卖到百姓家的。这是一根链条,一条更大的流水线,是一个无限的设计、生产、销售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每根链条,每个环节,每个角落,无一不是得益者。可是,难道他们都不知道,衬布的本质是屑,是片,是粉?最终,流到了百姓家里的,是灾难,是苦果,是无奈!

要说营销商、制作商,最初是不知情的,还可以说得过去。起码,他们没有“眼见为实”。可是,设计、生产的制造商呢,能不知道“衬布”的实质就是“缺德”吗?

制造商不点破,是因为留给下家“营销商”,还有“制作商”宏大的利益空间。“营销商”装糊涂,“制作商”糊弄人。于是……

百姓的利益谁管,人民的无奈谁论?

不用说,窗帘正好是块遮羞布,被挡住了的东西,自然也就无人问津了。

2020年1月7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下一篇:解封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