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第十章 潜规则(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4-07 22:09:06  浏览次数:268
分享到:

裴宇脱口而出:“那你也不能往火坑里跳啊!”

看着他(她)俩你来我往,魏雯早就想插嘴,一直没有机会。听到潘小姐找到了心上人,魏雯由衷地高兴起来,立场自然要转到潘小姐一边,维护了潘小姐对于新恋情的坚定信念,也就维护了自己的私利,所以魏雯话锋一转:“我不同意裴哥的说法。如果两情相悦,谁都没资格说三道四,品头论足。”

“我不是说三道四,我也没有资格管人家的闲事儿,可潘小姐不一样,她不是咱的客人嘛,我得对客人负责任。”

潘小姐不再语中带刺,用娇嗔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真想帮我,就把前后左右利害关系,申请配偶签证的程序,一点不落地告诉我,省得我将来吃亏。拜托你了!”

裴宇长叹一声:“既然你铁了心,我也只能尽我所知,倾囊而授。丑话说前头,如果将来你后悔,或者吃了亏,可别怨我没提醒你。”

潘小姐眉梢一挑:“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

潘小姐走后, 裴宇和魏雯各有所思,对望出神。

虽然危险解除,可魏雯对潘小姐的所作所为还是不甚理解:“裴哥,你说她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年龄,为什么要放弃一切,铤而走险呢?”

裴宇恨恨道:“想留下来,想疯了呗。”

魏雯摇头道:“恋爱中的女人,行为是疯狂的,匪什么所思的。”

裴宇一脸不屑:“匪夷所思。恋爱中的女人?呸!她都什么岁数了?哪儿还有激情谈恋爱?你现在问她,那老头长什么样儿,估计她都说不清楚。这事儿和感情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的交换,肉体和袋鼠证的交换。”

魏雯对他酸葡萄的心态很是不满,故意刺激他说:“人家要是一见钟情呢?这可是异国情调。”

“拉倒吧,顶多是对袋鼠证一见钟情。早知她人这样,我就把她……也不能便宜了那老鬼。”

魏雯一语双关:“平时没看出来,你这人还够花的。自己有女朋友,见到漂亮的,还贼心不死。”

裴宇赶忙表白:“这你都没听出来,我是编瞎话儿哄她玩儿,我不是怕她纠缠不清嘛!别看我现在单身,晚上有时急得冲凉水,确实需要个伴儿,但对她,我下不去手。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不会利用手中的一点权力,为个人谋私。”

“得了吧,你啊,一句成语,什么胆小?”

“色大胆小。”裴宇后悔接这句下茬儿。

这时,老乔推门进来:“刚才我好像在楼下看见那个跳舞的潘小姐了,她又来干什么?”

魏雯以胜利者的姿态又略带惋惜地说道:“她说碰到一个议员,要担保她留下来,想咨询一下手续。”

“你们都跟她说什么了?收钱了吗?”

裴宇赶忙汇报:“上次她交了一百块钱的咨询费。这次我没说什么,大概其讲了讲配偶签证的申请程序。”

老乔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以后不要和她多说。如果真是议员出面担保她,用不着咱们费心帮她做什么材料,一切会很顺利。”

魏雯不解道:“你的意思是,议员也有特权?”

老乔“嘿嘿”一笑:“你以为他们没有特权吗?”

裴宇睁大眼睛:“这倒是新鲜。议员应该做事更检点,这个国家不是讲廉政公平吗?”

老乔摇头道:“你太天真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民主和公平。美国总统都是什么人?基本上都是大资本家出身。穷人想翻身得解放,也就是过过嘴瘾。”

裴宇穷追不舍:“澳洲呢?陆克文总理可是贫民出身。”

“一样的。他哥哥还不是在中国开公司做生意!他老婆还不是借助他在政府中的影响力开人力资源公司赚了大钱!咱们省上一任的省长夫人,就经营着一家很大的公司,利润可观。省长辞职以前,她就赶快卖掉了公司,为什么?自己琢磨去吧!”

裴宇还是不愿相信:“这议员和移民局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能说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不过,不信你看,潘小姐的申请和正常申请会有什么不同。”

魏雯点头道:“原来这种事情哪个国家都有。”

老乔点指道:“记住了,天下乌鸦一般黑!”

几个月后的一个清晨,裴宇快步走进办公室:“特大新闻,你们快看看今天的报纸。”

老乔不慌不忙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要担保潘小姐的那个议员,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了?”魏雯一把抢过报纸。

“报纸上说,他接受亚裔女性的金钱和性贿赂,为她们办理永居身份提供方便,干涉了移民局的正常工作程序,被联邦警察立案侦查了。”

老乔疑惑道:“这个议员是不是担保潘小姐的那个议员?”

“没错,叫什么怀特,那名字特别不好记。”

魏雯扫了一眼报纸的内容:“上面说,是潘小姐主动勾引他,又向他行贿。可潘小姐上次来,说是他主动献殷勤,要帮着办身份,到底谁说瞎话?”

老乔摇头道:“谁是谁非谁知道?潘小姐不是省油的灯,苍蝇也不叮没缝的蛋。如果是他主动提出帮潘小姐的忙,然后又想一脚踹开,潘小姐气不过,才闹了出来,也未可知。”

裴宇顿足捶胸道:“潜规则害死人啊!”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魏雯听着mp3哼着歌走进来,与老乔打完招呼,见裴宇还在独坐发呆,便凑过来悄声道:“裴哥,昨天下班以后,你已经走了,潘小姐打来个电话,说她人在机场,马上就要回国了。”

裴宇赶忙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提,就说谢谢咱们,后会有期。”

裴宇情绪低落,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魏雯笑嘻嘻凑上前来:“裴哥,我昨天看见一首唐诗,意思不大懂,你给我讲讲。”

“拿来。书到用时方恨少吧!不过你这态度还算端正,知道我对古典诗词有点研究,请教我,算你找对人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好啊,敢拿你哥哥开涮?”裴宇说着抬手就要打。

老乔开怀大笑:“小裴别气馁,人生何处不相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