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27章 歪打正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5-15 12:31:11  浏览次数:367
分享到:

这时,钱锐气看到那领头的中年人。

对二个同伙使使眼色,三人退出来站在一边儿商量。

这让老头儿顿感疑惑,既然是达达小哥的朋友,又是事先约好的,怎么会打不通对方的电话?那外卖小哥的手机,可是24小时都开着的,工作嘛。

可是,慢点,怎么这事儿我觉得有点不对哩?这样想着,钱锐气就悄无声息的踱到了三人背后。领头者正在分析:“估计这小子还没回小区,正好,我们摸进屋去候着。老左,家伙放稳点,我看那保安鬼得很,一双眼睛就往你身上瞟。”

老左就把自己的腰间用力卡卡拍拍的,点头示意放心。

“老右你呢,看人眼光柔和一点,这是地方上。不过不要紧,都些是没见过大世面的平民。”老右也点点头领头人迅速从腰包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卷捏在自己手掌心“好,我们再试试。”看看进出的人少了,领头又走向保字。钱锐气恍然大悟,我是说三人怎么看也有点不对嘛,原来是军人,还带着家伙。

忽然,老头儿的眼睛不动了,咋?军人,带着家伙,指名点姓找达达小哥,这事儿好像不对辑?看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神神秘秘,面露杀气,莫非达达小哥得罪了什么人?

瞧这三人好像来头不小人家就一个外卖小哥,这怎么可能?

莫忙,让我想想,我可知道外卖行业竞争激烈,是争生意的黑社会?不像,黑社会没这么大胆,充其量也就来个唆使小混混乱投述,故意捣蛋或者半路拦截。

是公安特警?也不像。如今的公安特警执行任务,可是个个威风凛凛,人人气宇轩昂,光明正大的。那么的确是军人?

可达达小哥不过就是小年轻要做什么尽管,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还打算用钱收买保安?钱锐气紧张的思忖着,瞟瞟小区门,因为又有业主陆陆续续进进出出,那三个中年人,正停在保安亭侧等着……

趁此机会,老头儿掏出手机,拨通了达达小哥的手机。可是,除了表示拨通的铃声,没人接听,反倒听起那边儿在跑路什么的,一会儿是急促的喘气声,一会儿是车轮碾过路面的轰轰声,一会儿又是几声刺耳的紧急刹车声……

老头儿急得直跺脚一面使劲儿把手机按在自己耳朵上一面扭头睃睃,哎呀,不好,进出的业主没有了,领头的中年人又走向了保安。钱锐气跺跺脚,无奈关了手机,快步踱了过去。

“对了,我有个朋友认识你呢。”正好听到中年对保安套着近乎:“还托我代问你好”“哦,是哪个啊?”保安有些不相信,可对方满面微笑,也不好就板着个脸孔吧:“我们做保安的朋友遍天下,就认个脸熟。”

“呶,瞧,就是它!”中年人把手掌伸开面对着保安:“你一定认识”钱锐气注意到,中年保安的脸孔,立即涨得通红,瞪瞪对方,又低头想想,脸色又变得缓和。

中年人盯着他,微笑到:“想起来了吧,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啊!不信,你把它相片拿去,待会儿慢慢欣赏,如何呀?”保安没说话。

可脸孔有些发白但神情缓和多了

钱锐气看得真切,知道他的内心正在激烈斗争,不禁哼的声转转身子,唰的展开大折扇,有板有眼的扇起来:哼哼,估计最少也有几百块吧?飞来之财,只需要按按开门小钮,不要白不要,妈的,老子就看你到底敢不敢要哩?

这个中年保安,恰恰是那个一值勤就看书打瞌睡,梦里就想穿越到明朝当太监小保安的对班。老头儿对他印象不好不坏。

因为

既没看到过他的重大失职也没看到过他如何尽职尽责,就那么平平凡凡,无声无息,有他不多,无他不少。如今,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保安,难道不是很多很多吗?

可是,中年保安到底摇摇头,心平气和的回答:“谢了,相片我就不必要了。你们和达达小哥的电话,打通没有?”

中年人怔怔,收回了右手,也摇摇头:“大约,正在忙着送外卖吧,通了,没接。”回头看看二个同伴,又对保安自言自语:“这么远来,总不能让我们只站在小区门外吧?”

保安难得地笑了对广场那边指指“没事儿,正跳坝坝舞呢,都是老歌,好听得很,去边儿上等着,听听也是种放松嘛。再说,即便我放你们进去,你们也只能站在达达小歌的门外干等,”

“不,我有钥匙。”中年人一嘴接上,微微一笑:“达达小哥为我配的,一直带着呢。”“这样啊”保安眨巴着眼睛,看样子,有些相信了。

也难怪三个大男人,彬彬有礼,礼貌客气,对自己十分尊重。

这最后一点,让中年保安暗自感动。天下大大小小的小区保安,心里面最感到隐痛的,恐怕就是业主对自己的态度。

浩浩业主,爱好不一,习惯各异,有的对保安尊重有余,有的轻蔑嘲弄,有的视若无睹。天下保安,其实每个人心里有本血泪史呢。

可这三个客人少在这点上不错虽然刚才有点不好,想用钱行贿自己,可那不过是想会朋友心切所举,不放在心里的。似这样一直将三人拦阻着,好像,好像不太好吧?

既然他有达达小哥的门钥匙,可见双方的关系是多么的亲密。谁会把自家的门钥匙,轻易给外人的?可刚进了小偷,并且新规在上,保安仍然有些犹豫不决。

那中年人就直接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进来“要不,请你用我的手机和达达小哥联系试试。”

保安略一想想,接过就拨,再拨,又再拨。如此三次,手机又还给了中年人:“嗯,平时这时基本上都下班回家了,今晚可能是客户下单多,正忙着呢。”保安摇摇头,叹到:“和我一样,都是苦命人啊!唉,现在这些年轻人哟!”

伸手一按,那小区门应声裂开了一条缝:“老哥,请进吧,对不起,耽搁你们了。”“没事儿没事儿”中年人对他拱拱手:“这是你应尽的职责,谢谢!”三人鱼贯而入。

等三人的背影在拐弯处一消失钱锐气奔了过去

“钱大爷,又憋不住啦?”因一再被三人夸奖,自我感觉良好的中年保安,心情愉快,满面春风,突见老头儿屁颠颠的奔过来,一面替他按开门,一面打趣:“慢点儿,慢点儿,要不要我扶你上楼?”

“扶你爹哩,你个老糊涂。”没想到,老头儿不但不领情,反而对他呸到:“你等到,慢点我再找你谈聊斋。”拉开门,冲了进去。

老式小区在初建时就没作较好的人性规划

比如这公厕。庞大个桃花小区,浩浩荡荡近5万多业主,居然没有一个公厕。大约,当时的规划者这样想,每家每户不是都有厕所吗?

你要外出散步溜达什么的,自己先拉完洒尽轻装出行,岂不更好?他好像完全忘记了人有三急,人还要老,老了自我控制力就差小区披此间的距离又远

中间没有一个公厕,业主们方不方便?

结果,常常发生这样的事儿: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大妈或大伯甚至年轻男女,突然神情慌乱或窘迫急切,快步,小步或狂奔而来,常常忘记了还需要按按小方盒,又是推门又是脚踢又是怒骂,还有当场失禁,臭气薰天的……

后来,保安一看见有人如此,早早便替其按开了小区门。饶是如此,仍有实在控制不住的,瞅瞅四下无人,甚至背着人就开洒……

由此

物业管理保安和保洁大妈,都恨上了本是与自己利益紧紧相连的开发商,不提。

再说钱锐气一进了小区门,就放慢了脚步。他知道自己还没暴露,对保护达达小哥的家很有利。这没说的,这三个中年人,肯定是一个盗窃团伙,利用外卖机会认识了达达小哥,掌握了他不在家的具体情况,有备而来。

不过,也不必太慌乱。达达小哥不在,他不是还有几个组员住在一起?老头儿并不认识那些组员,可他深信,如果达达组长不在家,这些组员更可能被骗的。

很简单

能当组长的,一定比组员能干聪明。

就像过去的自己,能基本年年当上工段先进模范,除了汗水,就是脑子啦。要不,工段上那么多流汗水的工友,就我把那工段长的宝贝女儿哄到了手哩?

因此,更坚定了老头儿为达达小哥。路见惯偷,拔刀相助的决心。走几步,老头儿又退回来,三个中年人正被紧闭的单元门,牢牢的拦在外面呢。

三个家伙俨然训练有素

分开站着,不吭不声,仿佛彼此之间不认识。

老头儿又掏出手机,先拨达达小哥,依然是通了,可无人接听。然后,拨通了110,铃响人接:“您好,请说。”

很悦耳的真人女警官嗓音:“报警请说”“慢点哟,我一会儿打过来。”钱锐气想想,留下一句挂断了。是的,三个家伙还没动手呢。

自古云捉奸拿双,捉贼拿赃哩!

慢点!有人晃晃悠悠过来了,满头花白的婆婆,慈爱地牵着可爱的小孙孙,边走边问:“回了家,我们作啥?”“洗澡澡”“洗了澡澡,又作啥?”“宝宝睡觉觉”

姗姗学步的小孙孙,踉踉跄跄的走着,可可爱爱的说着,未了,居然像模像样的学着打了个呵欠,不但躲在树荫下的钱锐气乐得笑了,而且那三个正急不可待扭过身的家伙,也难得的笑了。

领头的还啧啧称赞“多乖的孩子啊”

伸手抚抚正踉跄过自己身边的小脑袋:“老人家,是您孙子吧?”老太太一面掏钥匙,一面笑逐颜开回答:“是呀,二女儿的呀,下个月就一岁半啦。”

拴在钥匙链上的门禁卡,对着电子锁照照,单元大铁门咣当开了,领头者上前一步抓住铁门,微笑到:“大妈,请,您请。”

“谢谢”大妈礼貌的点点头牵着小孙孙进了门,三个家伙也鱼贯而入,大铁门重新无声紧紧关上。钱锐气蹲蹲探探头,他可知道这老区电梯速度慢得出奇,三家伙一定在抓耳挠腮的的候着,作贼心虚哩,越少让人看见越好哩。

可这一蹲不要紧,老头儿吓一跳,三个家伙和老太太都不见了。于是,钱锐气几步窜上,掏出门禁卡照开大铁门,小跑着冲了进去。

人还没稳手指头就按向电梯楼层键,脚下一滑,差点儿摔倒。

其实,钱锐气早想好了,自己顺着消防通道上去,再悄无声息的从消防门探出小半个脑袋,就可以把三个家伙的所作所为,看个一清二楚。

然而,达达小哥住在8楼,走消防通道实在是高了点儿,还是先到七楼,然后再顺着消防通道摸上去保险。

可就怪了刚才一反常态迅速得出奇的电梯

现在又成了裹脚的老太太——要多慢,有多慢。只见那显示楼层的显示屏,闪呀闪的就老半天降不下来。

咣当!老头儿气得狠狠一脚踢向电梯:“妈的,该慢不慢,该快又不快,你个叛,哎哟!”还没骂完,老头儿就捂着自己的右脚,疼得蹲下地。

终于上了七楼钱锐气先习惯性的窜到自家门前看看,正常,枣红色的防盗门,稳稳紧紧的关着呢。他又想叩叩房东小伙的门,请求援助援助,可又放下,八字还没一撇,暂时不忙,反正就一层楼,届时就晨八楼上狂叫,房东小伙也听得到的。

一秒钟后,钱锐气顺着漆黑一团的消防通道,灵猫似的向上攀登。老头儿不笨,他想到三个家伙坐电梯上去后,一定是事先躲藏在消防通道门里,对外窥视明白后,才敢施行下一步动作的。

果然刚转过弯道佝偻着身子的钱锐气就看见了,消防通道的门口里站着三个黑影,其中一个,正朝外探头探脑的窥视……老头儿蹲下不动了,眼珠子骨碌碌的直转动。

尔后,返身迅速摸下楼,叩开了房东小伙的门。“钱大爷,有事儿?”一见是芳邻,房东小伙就扑闪着一双机灵的眼睛,开始捋着自个儿扣着衣袖扣的白衬衫:“请说”

“莫忙,莫忙哩”老头儿对上层楼指指把手指头竖在自己嘴巴上,轻声说:“准备好家伙和手机,我会叫你的。还有,你的波斯猫呢?”小伙一转身,从沙发上抱起正懒洋洋打着呵欠的爱猫,送到老头儿手上:“对,先吓吓小贼,惊跑了更好。”

“小伙真聪明”对方一下就猜到自己要做什么,钱锐气不由得称赞:“有前途,有前途!舍得不?”他感到自己手里,顿时像抱着一团火。

小家伙长毛森森柔软雪白,肥肥胖胖的。

一双蓝到深处的大眼睛,就乖巧的看着老头儿,像是等着他的抚摸……“为了抓住坏蛋,莫说用,炖了吃都行。”小伙己把二只衣袖,卷到了肘弯以下,双拳紧握,黑眉倒竖,毅然的说:“钱大爷,危险,我先上。”

老头儿含笑对他摇摇头,

抱着波斯猫返身摸进了消防通道其实,钱锐气心情十分紧张,从不养过宠物的他心里没底,要是这小家伙见了又抓又挠的,自己会不会受伤?宠物身上有没有细菌?

如果细菌趁机钻进了自己血管怎么办?还有,就是它哇哇大叫怎么办?那不等于提前给三个家伙报了信儿?

可是

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给房东小伙训练得一身好习惯的宠物,静静的偎在老头儿怀抱,二只猫眼在漆黑一团中绿莹莹的,看上去,既可爱又吓人。

见状,老头儿灵机一动,改变了主意。他的原意是,抱着它摸到拐弯处蹲下,静静观察。若是三个家伙见达达小哥屋里有人,自己溜了就算啦。

如果编织谎言打算进去就放出波斯猫,让它冲上去纠缠,搅乱三个家伙不想声张的诡计。

可现在,嘿嘿,瞧着吧,老子要让你三个草木皆兵,自己吓了自己,三魂丢掉二魂,逃之夭夭了事儿。

于是,钱锐气勇敢地继续向上摸去,大约摸到了一半石梯停下,抱起宠物对着大约6、7级几米之外的消防通道门口,轻轻抚摸着波斯猫的颈项瞅着上面。

然而大概是过度紧张或者全神贯注三个家伙居然像没看见,一动不动的盯着外面。这样熬着可不行,得催催他们呢。老头儿顺手在地上摸摸,结果顺利摸到了几颗小石子,虽然实在太小,可现在足够用了。

钱锐气一扬手,二颗石子砸了过去,嗒!当!在寂静的夜晚和空洞的消防通道里,小石子发出了大嘈音。

果然好,三颗一动不动的脑袋扭过来,不动了。

老头儿又抠抠波斯猫左脚掌心。大约这猫和人一样,被搔痒得舒服了,也会发出惬意的声响?“猫——猫猫!”听起来婉若“好舒服哇——舒服!”

不伦不类的猫叫一出,钱锐气清楚地看到,正被黑暗中一双绿莹莹盯得心里发毛的三个家伙,居然都抖了几抖。

“没什么,是猫。”领头的中年人嗓门儿有点颤动:“再观察观察”老头儿手一扬,又扔出二颗小石子,这二颗石子比前面的大,也尖锐些。嗒!当!大约是砸到了其中一个家伙头上,“哎哟,不好,有人!”

“嗨老左,瞧你小样?”领头者有些嘲弄的口吻:“绿莹莹一动不动,是人吗?是猫呀!亏你还是保卫科长?”“营长,这干保卫科长鸟事儿呀?”老左不服气了:“猫的眼睛绿莹莹不假,可猫会扔石子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只听那个营长说“老右,你个特种兵排长,上,去看看。”一个黑影就一猫腰,蹑手蹑脚的摸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钱锐气把波斯猫的耳朵狠狠一揪,再把它肥肥的脚趾头缝间,用力卡卡向前扔出。

被突然的揪卡弄痛了的宠物勃然大怒,怒吼着向前扑去。顿时,人叫猫叫乱成一团,响彻云霄。早拎着根铁棍守在七楼消防通口的房东小伙,趁势大叫大嚷起来:“抓小偷哇!小偷又进楼了,大家起来抓小偷哇。”一面把墙头敲击得嘭嘭嘭乱响。

刹那间三个家伙毫不犹豫,冒死迎面冲来。

饶是钱锐气早有准备,也躲避不及,被一掌打到墙边,砰!脑袋猛撞在坚硬的墙上,眼冒金花,差点儿晕厥过去。

冲下七楼消防通道的三个家伙,又被持棍拦截的房东小伙守株待兔,一人一铁棒的差点儿给打翻在地。可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断后的中年人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站稳,气急败坏的一挥拳一扫腿,房东小伙子便飞了出去。

咣当铁棒失手掉下顺着漆黑一团的消防通道,伴着连蹦带跳的三个黑影,咣当咣当的直响到了楼底……桃花小区,又一次被惊动了。

本是漆黑一团的消防通道,被闻风而至的保安手提电筒照得雪亮,但见,血迹斑斑,铁棒倒叉,房东小伙四肢摊开,躺在七楼和消防通道门口,眨巴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

七楼通向八楼的拐弯处钱大爷缩曲着身子,捂着脑袋,正摇摇晃晃的努力着想要爬起来……

众保安冲上去,小心翼翼的扶起房东小伙和钱大爷,小谢和保安队长亲自提拎着大号手电筒,对准一老一小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一番查看,彼此交换交换眼色,松了一大口气,还好,没事儿,都是皮外伤。

房东小伙恢复得快,很快就推开扶着自己的二个女物业:“我没事儿,快看看钱大爷。”钱大爷也没事儿,只是在小谢和保安队长的搀扶下,懵懵懂懂的问:“咋啦,天亮啦,搞啥名堂?我还没睡觉哩。”

没有笑声业主们都被激怒了顿时,小谢主任,保安队长和众保安,都成了万炮轰击的目标……可是很奇怪,以前一拨就到的110,居然没来。就连与110联网的地区联防和派出所,一直不见影踪。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是怎么回事?

想想吧,昨天,一个小贼大摇大摆的摸进了业主床下酣睡,醒来居然还嘲笑业主家太穷,不值得偷。

今天一个变成了三个独盗升级到群盗,不但又英勇的闯过了保安关,而且不打伤一老一少后,安全脱身,连汗毛也没留下一根。

明天呢?是不是该三个变成九个,由倍数繁殖到复数啊?他妈的,这还是老少爷们儿居家生活的小区?整一个供贼们闲逛来去潇洒自由的大超市哩!

业主们愤世嫉俗集体大哗好哇,一定是内外勾结,联手作案,连110都买通了,只有物业才有这样大的能耐,好黑暗啊!这是个什么世道?造反了!起义了!

面对叫苦不迭,一脸懵逼和不知所措的物业保安,就在这甲1栋单元门和小区门口之间的车道上,业主们愤而自立,各显神通。

有的让一个穿着白绸睡衣的漂亮少女右手举着苹果7S手机,绘声绘色的作现场报道,给报社电视广播报料。有的义愤填膺的拨打市长公开电话。

还有的,幸灾乐祸地给朋友们,娓娓交心:“让老张那伙人准备着,现在这物业肯定滚蛋,你们要第一时间参加竟争,标的不要太高,进来了再说。你还不太明白吧,这桃花小区看似老区老户,可绝对的卧虎藏龙。一年搞它个几十万把块,不在话下……”

然而更奇怪的事情,接踵而至。

一向以狗崽和职业自居自傲,鼻子比猎还要灵敏百倍,动作比猎豹还要敏捷千倍的各路媒体英雄们,竟然没几个到来。

就连这二个因在家休息而就近迅速赶到的,某报记者和某电视台编导,车子嘎地声停下,挎着背包的长镜头单反的身影,刚在小区门外闪现,就分别重新钻进了车子,开始了倒车。

愤怒的业主们吞回了刚涌上喉咙的欢呼,潮水般涌出去拦住了车辆。

二个妙龄的男女记者,只好从分别探出大半个身子,举着自己手里的手机摇晃,一脸苦笑:“头儿叫回,对不起,头儿叫回。都是打工吃饭,得罪了头儿,后果很严重哦。对不起大家了。”一溜烟儿的跑掉了。

这样一来,业主们清醒了。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无冕之王都这样,可见这事儿的确奇怪跷跷,莫怪物业,就小谢主任和保安队长那一班人马,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莫是一桩哎呀,现在,可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

业主中的退休教授,自由撰稿人和大小老板,开始溜号。一个,二个,三个,哗……就像退潮的潮水,突然就退了个精光,留下一地的拉圾和脚印。

小谢转身,指着地上,威风凛凛的吩咐其助理:“立即还原,你懂的。”再吩咐另一个助理:“到7—3和7—4,务必要把那一老一少稳住。”

女助理因没权不敢贸然答应“谢主,您最好一起,那个钱大爷最难缠。”“没事儿,我们一会儿来。”物业主任鼓励一样抱抱她肩膀,然后和保安队长直奔保安亭,调看今晚的监控录像。

刚看了不过二章,保安队长的脸就唰的白了,让保安保持画面不断,抓起了手机。不到三分钟,一个小保安匆忙跑了过来。

小谢一看这不是小保安达尔文吗就有点惊奇的问:“达尔文,你今天上白班,这时跑来做什么?这么听你舅舅的话呀?”小保安笑:“谢主,我不是达尔文,我是达尔文的哥哥达斡尔,来兄弟和舅舅处玩耍的。

“噢,达尔文的哥哥达斡尔?”物业主任更惊讶了:“我听达尔文讲过,你在芳华小区保安队工作嘛,”小谢主任继续说到:“芳华不错,甲级一类小区。下班过来看看兄弟和舅舅?”达斡尔点头。

“那,你这是?”保安队长代他回答“认人,确认!这三个中年人,领头的那个,是芳华小区物业保安队副队长,”凑近头儿耳朵,压低了嗓音:“原部队文职营级,复员转业到的芳华物业。”

小谢张口结舌:“你是说”保安队长重重点头:“对!此人带队前来,是与前天的一桩见义勇为有关。”逐简明扼要的说一遍,惊得小谢主任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保安队长给中年保安使使眼色对方关了录像,一行人出来,站到了小空地上。

毕竟是年轻人,脑子灵活转得快。震惊过后的小谢吩咐:“这事儿与我们半毛关系也没有,犯不着为此兴师动众的。可我们必须处理好,否则,上面怪罪下来,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保安队长吃不着头儿的具体意思,有些犹豫不决:“您的意思是”小谢一跺脚:“走,上7—3。”二人进了钱锐气的屋子。

屋里灯火通明钱锐气正坐在沙发上女助理站着扳着自个儿手指头,正在说着什么。“主任”“你好,钱大爷。”小谢对助理点点头,亲切的看着老头儿:“这事儿呢,我们查了,好歹有了点消息。”

“哦,有消息哩?”钱锐气高兴了。刚才,业主们群情义愤之际,他在女物管的搀扶下,慢吞吞回到了自己家里。

前铁路巡道工一生至少走了10万公里

所以身子骨至今硬朗虽然脑袋仍有些昏涨,可思路清晰,感觉灵敏,反而好像比这之前更健康了。受了头儿的叮嘱委托,进后的女助理格外忙忙碌碌,将钱锐气搀扶在沙发上后,烧开水,重新泡茶发,屋屋外的收拾……让老头儿的怒气怨气,早不翼而飞。

然后,站在钱大爷面前,唠唠叨叨,轻轻柔柔,夸张比喻,明指暗示,充分发挥女性特点,轻易就将个自以为是的犟老头儿,哄得服服帖帖,乐不可支。

小谢进来时她正聊到今晚的事儿“说是小偷也好,军人也罢,总之,我看对此不能轻易下结伦。如果是小偷,为什么不趁人少的时候行动,反而躲藏在消防通道,一再商量窥视?如果是军人,为什么是便装?所以我分析呀,十有八九是执行秘密任务。”

老头儿觉得她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东拉西扯的,可出于对助理热情和殷勤的感谢,一时又不好反驳,只好笑着听着。

现在听了物业主任的话,当然高兴。

“这么说,真是执行秘密任务?”其实,小谢心里原本七上八下,正想着法子编排话儿,听老头儿这么一追问,顿时有了主意:“钱大爷呀,你可真是个时髦潮流聪明能干的现代新大爷,请告诉我,这事儿你是怎么猜到的?”

钱锐气尽管不算笨,可毕竟上了点年纪,被人这么一当众奉承,就晕头转向的咧开了嘴巴:“简单!你们走后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是小偷,为什么不趁人少的时候行动,反而躲藏在消防通道,一再商量窥视?如果是军人,为什么是便装?所以我分析呀,十有八九是在执行秘密任务。”

女助理乐坏了想不到这钱大爷原封不动,现炒现卖,居然一点不脸红,反而振振有词,就像真的一样。她得意的瞧着顶头上司,偷偷对她挤挤眼睛。

人精鬼怪的小谢主任明白子,趁机往实里又坌实坌实:“是呀,那达达小哥不过就是个小外卖呗,整天忙忙碌碌,这事儿在物业登过记,业主也都清楚,怎么可能牵涉到他的头上?所以,这三个中年人一定是记错了地方,看错了人。”

钱锐气茅塞顿开连连点头“是呀是呀,是呀,我也是这样想的哩。一个外卖小哥,能做错什么,值得三个军人便装来找?一定是搞错了。这不,果然是搞错啦。真是虚惊一场哩。”

“可是,我要代表物业全体干群,真诚的感谢您老人家。”小谢主任认真的对钱锐气说:“昨天今天,虽然一真一假,一实一虚,可您老人家的勇敢机智,却充分显示了我们桃花人的现代素质……”

滔滔不绝直说得一边儿的女助理和保安队长暗自自愧不如,钦佩不己。

“……刚才和上楼时,助理和保安队长就分别提议,为了桃花小区真正的安全,教育一些素质低下的业主,要给钱大爷您精神和物质双重奖励。因此我们呢,决定对您公开表扬,佩戴大红花照明星照,上报行业协会备案存档。根据您老的实际情况,免收一个季度的物管费,以资鼓励。”

一席话,说得三人都眉开眼笑,乐不可支。好个聪明能干的年轻女主任,信手拈来,面面俱到,借花献佛,利益均粘,唯独没有她自己。

作为其下属的女助理根本无权也轮不到她来建议奖励

作为物业高层的保安队长,精通业务却智力有限,一切听从顶头上司,唯其马首是瞻,想到不可能想到所谓的提议。

至于钱老头儿,乃一只知道埋头流汗的前铁路巡道工,且年近古稀,虽然时时口无遮拦,动辄牢骚满腹还骂人,身为“村官”的女大学生小谢,却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免收一季度物管费听起慷慨光鲜,得到具体实惠。

可作为10多年的老小区,物管费每月不过81元/平方,以老头儿二居室91个平方计算,不过每月73块7毛,一季度不过也只有221块人民币。

小谢断定,对一个仅靠养老金生活60有5的老单身汉,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定能让他高兴的。

更何况羊毛出在羊身上物业并没格外掏一分钱,又阻止了事态的发展,一举二得,何乐不为?确实,她做对了。各得其所的三个当事人,各怀心思,其乐无穷,屋里的气氛极度和谐,热烈和团结,不提。

几人热热闹闹聊一会儿,小谢提出,到隔壁看看和慰藉慰藉。钱锐气心领神会,首先站起:“对对,房东小伙出了大力,功不可没,是该看看慰藉慰藉人家的,我们走吧。”

于是一行人又热热闹闹的涌进了隔壁正和小伙有一句,无一句闲聊着的女助理,正眼巴巴的盼着呢,骤见顶头上司进来了,高兴的站起。

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没有饱经风霜老人们那种无病呻吟,小病大养的小聪明小伎俩,率直朴实,直来直去,正拿着状如饼干的狗粮,一面逗着自己的宠物,一面兴致勃勃的和女物管聊天。

见到年轻漂亮的女“村官”

不等女助理和对方开口,丌自先笑了。

“欢迎欢迎,我现在巴心不得,今晚的精彩天天都有哩。”“亲,此话怎讲?”小谢也笑眯眯的:“拜托,这不是穿越小说,而是活生生的现实,请说清楚一点行不?”

“当然罗,地球人都知道,宝剑赠豪杰,美女爱英雄。”小伙子一面招呼大家,特别是钱大爷随便坐,一面耍开了嘴皮子:“我本一无名小卒,自顾不暇,整日为生活奔波。落户桃花小区三年有余,从不敢乞求美女光临寒舍。可是今天,嘻嘻!美女豪杰双双驾到,我怎能不倍感荣幸,感恩零涕?”

小谢主任高兴得微启朱唇莺啼鸟鸣:“亲,你可真会说话,真幽默,真有趣儿。可是,”

来了个大转折:“似今夜的误会,绝不应该再发生了。毕竟,我们要对全小区的业主安全负责。这安全呢,广义上还包括了,业主的信任,业主的精神和业主的内心世界……”

借题发挥,滔滔不绝,女村官的口才和机智,得到了又一次的锻炼和充分发挥,真正是在“斗争中学会斗争,游泳中学会游泳”了。

尔后又把刚才在钱锐气屋里的奖励和表扬,重复了一遍。

同样让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小玩意儿的房东小伙,表示了高兴和感谢。不过,为了突出重点,拉开距离,主要是为了安抚情绪己平息下来了的钱大爷,物业主任对小伙的物质奖励,是免交一个月的物管费。

不管楼层高低,凡是位于广场这面的户型,和钱锐气的二居室相同。因此,一个月免交的物管费,只是区区73块7毛。

这对于在外打工闲时做做淘宝网生意的房东小伙,简直是不屑一提。

然而,虽然只是区区73块7毛,对小伙来说却意义重大,这是物业方对自己英勇出击行为的肯定,更是美女对自己有所关注的暗喻。

说实在的,对这个年轻漂亮精明能干的女物业主任,似房东小伙一样的众多同龄男,都暗地里津津乐道,倾慕不己,巴心不得与其有一段美妙的邂逅,以增加自己的自信和聊资。

血气方刚雄心勃勃的房东小伙,自然更甚。

面对如此女村官,谁心里没有个美好愿望啊?因此,小伙也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惊喜和高兴,不提。

小谢一干人离开后,己是凌晨时分。可二芳邻却毫无睡意,老头儿是睡不着,小伙子是无法睡。因为钱大爷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惬意的四肤摊开地斜坐在沙发上。

喝着芳邻特意奉上的柠檬水,时不时的接过小伙用牙签叉过来的苹果片儿,逗着依偎在沙发上的波斯猫,和房东小伙一句接一句的聊着,说着和感叹着。

他哪能知道此时,就在本市本区。

事件的主角达达小哥,全身被搜得精光,正被几个大汉凶恶地拧着衣领,推来掇去的逼问着。在隔壁另一间小屋,达达小哥的发小,本区区委书记和区财务室主任的独生儿子,区府某科副科长赵小发,也正被二个面容凝重的女刑警,一左一右的挟持着“聊天”。

终于,明天还要上班,睡意越浓的房东小伙打熬不住了,不礼貌的直打呵欠。呵欠本具传染性,于是,钱大爷也禁不住打起了呵欠。

紧跟着一直懒洋洋秀着娇憨的波斯猫,居然也打起了呵欠。

宠物打呵欠与人不同,而是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拢,瞅着就令人揪心,真怕它只有出气不进气,就此小脑袋一歪憋闷过去。

老头儿终于站了起来,呵——欠:“睡吧睡吧,明儿一早还要上班呢。” 




评论专区

HH_Wang42020-05-17发表
场景和情节活灵活现,神乎其神。若加点环境细节和人物形象点缀,主料和情节就更有立体感和场景变化的空间感。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