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我经历的中国 三 爷爷讲的第一个故事
作者:江帆  发布日期:2020-05-21 11:51:42  浏览次数:61
分享到:

每个人的童年总是和故事一起成长的,我也不例外.

我记得爷爷给我讲的第一个故事也是令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故事是新中国反贪第一案:毛主席挥泪力斩大贪官刘青山`张子善.,幼小的我那时并不懂得什么是贪官,便问爷爷,爷爷告诉我说",贪官就是拿了偷了人家很多东西的大坏蛋,刘青山`张子善就是这样的大坏蛋!"我似懂非懂,又,眨巴着眼睛问爷爷,"大坏蛋为什么还能当大官呢?"爷爷捋着胡子说,大坏蛋不是生来就是大坏蛋,,都是后来变坏的.刘青山`张子善开初还是人民的功臣呢,但到了后来,他们有权有势了,得意忘形了,就贪了,就变了,就成大坏蛋了."于是,我第一次懂得了,人是不能乱拿乱要更不能去偷窃别人的东西,拿了要了偷了别人家的东西就会变成坏人,就会犯法,就会受到法律的惩处,就会象刘青山`张子善那样的下场:人是会变的,好人说不定也会变成坏人,大官大功臣如果起了贪心贪念也会象刘青山`张子善那样变成大坏蛋的道理.这些道理,对我以后的成长,特别是对我走上工作岗位,成为人民的公务员起到了一个告诫警醒的作用.

虽然,刘青山`张子善的案子已经成为历史,但历史是一面镜子,用它去照着我们走路是不会误入歧途的.    

刘青山、张子善案件是在建国初期“三反”运动中查出的一起党的领 导干部严重贪污盗窃国家资财案件。

刘青山,1914年生,河北安国人,雇工出身。193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天津地委书记,被捕前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张子善,1914年生,河北深县人,学生出身。193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天津地委副书记、天津专区专员,被捕前任中共天津地委书记。他们过去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为党为人民做过很多有益的工作,无论是在抗日战争还是在解放战争中,都曾进行过 英勇的斗争,建立过功绩。但在和平环境中,经不起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和生活方式的侵蚀,逐渐腐化堕落,成为人民的罪人。  1950年至1951年他们在担任天津地区领导期间,盗窃地方粮款289151万元(注旧币1万元合新币1元)、防汛水利专款30亿元(还10亿元)、救灾粮款4亿元、干部家属救济粮款14000万元,克扣修理机场民工供应补助粮款54330万元,赚取治河民工供应粮款37473万元,倒卖治河民工食粮从中渔利22亿元;此外还以修建为名骗取银行贷款60亿元,从事非法经营。以上共计1554954万元。他们还借给机关生产名义,进行非法经营,送49亿巨款给奸商倒卖钢材,使人民资产 损失14亿元。还派人员冒充解放军,用救灾款从东北套购木材4000立方米,严重影响了灾民的生产和生活。在获非法暴利、大量贪污之后,任意挥霍,过着极度腐化的生活。刘青山甚至吸食毒品成瘾。经调查,刘青山贪污达1.84亿元(旧币),张子善贪污达1.94亿元(旧币)。  1951年11月,中共河北省第三次代表会议揭露了刘、张的罪行。同年12月4日,中共河北省委作出决议,经中央华北局批准,将刘青山、张子善开除出党。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政府举行公审大会,随后河北省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判处刘青山、张子善死刑。

这一案件有关资料显示,1950年到1951年短短一年时间里,他们的主要犯罪事实有三项: 

第一,利用职权,盗用飞机场建筑款,克扣地方粮、干部家属救济粮、民工供应粮等公款总计达171.6亿多元(旧币),用于经营他们秘密掌握的所谓“机关生产”。

第二,勾结奸商,从事倒买倒卖的非法活动,以49亿元(旧币)巨款倒卖钢材,使国家财产损失达21亿元;为从东北套购木材,他们不顾灾民疾苦,占用4亿元(旧币)救灾款,还派人冒充军官倒买倒卖。 

第三,刘、张二人生活腐化堕落,拒不悔改,他们从盗取的国家资财中贪污挥霍共达3.78亿多元(旧币)。刘青山还吸毒成瘾;张子善为隐瞒罪证,一次销毁单据300余张。四是破坏国家政策。他们以高薪诱聘国营企业的31名工程技术人员,成立非法的“建筑公司”,从事投机活动。五是盘剥民工,将国家发给民工的好粮换成坏粮,抬高卖给民工的食品价格,从中渔利达22亿元(旧币)。

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总计达171亿6272万元(旧币)。当时的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于1948年12月1日起发行的第一套人民币,它与现今人民币的比率是10000∶1,也就是说,相当于现今人民币的171万余元。

 有人计算过,按建国初期的币制标准和市场物价指数,刘青山、张子善贪污的款项可以购买小米5000万公斤;可购买香油3000万公斤;可购买猪肉2000余万公斤;可购买土布1670万米。再按当时干部供给制的标准,这个数字还意味着:它所购买的布匹,足可以装备50万人,整整5个兵团。 

这个数字就是现在,也不是个小数目。在当时,国家和老百姓还很穷,可见其性质恶劣。

所以,刘青山、张子善二人被判处死刑,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枪毙刘青山张子善的直接效应 

枪毙刘青山张子善的时候,从中央到地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反腐败的体系,正气压倒邪气那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毛主席一声令下,全国即刻产生对腐败分子打击的摧枯拉朽之势,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氛围。

在公审大会的第二天,1952年2月11日,《人民日报》、《河北日报》、《天津日报》等均以醒目的大字标题,在头版详细报道了公审大会的消息,《河北日报》还用整版篇幅,在二版位置刊登了12幅公审大会的纪实照片。

当时,《人民日报》在刊发报道时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这就是我们在电视剧《东方》里看到的场景:

报社一位负责同志向中央反映说,刘青山前不久刚出席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世界和平友好理事大会,并当选为常务理事,《人民日报》已经发表了消息。现在,再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消息,恐怕在国际上会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位同志建议,在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报道时,是否把刘青山的“青”字加上一个三点水,写成“刘清山”。这样,在国际上人们可以理解为,这个被处决的“刘清山”,不是被选为常务理事的“刘青山”。

毛主席当时明确表态:不行!你这个三点水不能加。我们就是要向国内外广泛宣布,我们枪毙的这个刘青山就是参加国际会议,并且被选为常务理事的那个刘青山,是不加三点水的刘青山,是不要水分的刘青山。

请注意,这是反腐败不可或缺的果敢、坚毅与大无畏英雄气概。

与此同时,全国各大城市的报纸、电台以及人民画报社、中央广播电台和港澳的一些新闻媒体,也都对此案迅速作了报道。

香港的一家右派报纸禁不住惊呼:“共产党杀了共产党!”

的确,官官相护自古如此。从旧中国过来的人,早已习惯了官场的腐败黑暗,他们担心:共产党执政后,会不会也像国民党一样很快走向腐败?

然而,从保定东关大校场传出的这两声枪响,打消了人们心头的疑虑——共产党不是国民党,毛泽东不是李自成。

处决刘青山、张子善后,社会各界和亿万人民赞叹不已:“共产党真伟大!能够公开揭露自己的错误,惩治贪污犯,甚至对刘、张这样的老干部也作这样大义凛然的处置”。

当时一家报纸发表文章称:“没有想到,中国共产党进城不久,会这样快进行全党、全民总动员,掀起声势浩大的‘三反’运动,对于危及该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腐败现象,施以‘巨型爆破’。这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均属无此前例。更没想到,枪毙刘青山、张子善,竟是毛主席亲自批准的。过去担心共产党胜利了也和国民党一样贪污腐化,现在放心了。共产党、毛主席伟大,了不起!”

《河北日报》还刊登了一封署名“彦文”的读者来信。其中写道:刘青山、张子善二人,过去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比较高级的负责干部。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看,从来没有像他们这样身居显要地位的人,因为损害了人民的利益,而受到国法制裁的。共产党就绝对不是那样,而是有高度的原则,决不宽恕任何损害人民利益的行为。不管是什么人,犯了国法,就要依国法治罪。

一个叫陈步湘的人,当时也写信给《人民日报》编辑部。他说:刘青山、张子善被判处死刑的事实,使人更进一步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和公正。共产党大公无私,处处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谁要是危害国家人民的利益,谁就要受到应得的处分。任何罪犯都不会因其地位高、资格老而被宽恕。

当时,记者曾采访了一位河北沧州专署的干部。这位普通的干部说:“刘青山、张子善都是比较高级的干部,都对革命事业有过贡献,但是当他们犯了严重的罪行之后,中国共产党毫不姑息地开除了他们的党籍,人民法院毫不手软地将他们判了死刑,这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无比伟大,人民政府空前廉洁。全国人民对这样的党,这样的政府,完全信赖,衷心拥护。”

当时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日侨小川维熙,对中国共产党果断处理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十分赞赏。他说:“看到报纸发表天津的贪污案后,感到共产党与其他政党不同,共产党伟大之处,是对不法分子不管他地位多高也要依法惩办。”

民心所向,众望所归。正是中国共产党这种不徇私情、严惩腐败的决心和行动,赢得了国人的衷心拥戴和世人的无限钦佩,打消了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疑虑,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共产党的威望,增强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政治合法性。

同时,查处这一腐败大案,严惩刘青山、张子善,在中国共产党内也起到了警戒作用,极大地震慑了那些已经或正在走向腐化堕落的人,教育和挽救了一大批党的干部,促进了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全面好转。

当时有的老干部说:“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我都经历过,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几次,从不知道害怕。可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刘青山、张子善,我的腿有些发软,脑袋嗡地一下胀得老大。过去认为自己的居功自傲思想没什么,享受点没什么,今天看到刘、张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才让我大吃一惊!我们应该时时警惕自己,自觉抵制资产阶级的侵袭,千万麻痹不得呀!”

从刑罚的角度说,对刘、张二人判处极刑,无疑充分发挥了刑罚的惩罚功能、威慑功能和教育功能,在当时和以后很长一个时期内,都对保持干部队伍的廉洁产生了重要影响。

这就是枪毙刘青山、张子善二人的直接效应,这种效应是系统,而不是分散的;是联系的,而不是孤立的;是全局的,而不是局部的。

也正因如此,这件事所产生的效应就不会只是短期的。

但是,我们要注意,反腐败也不能指望杀两个人就一劳永逸。

只要有权力,只要有拥有权力的人,就有可能产生腐败。

进一步讲,只要反腐败,就有反“反腐败”,这是同样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那么,反腐败的决心、气魄、胆量、意志,就十分关键了,这些也就直接决定了反腐败的直接效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