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0章 惊魂一刻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05 12:38:32  浏览次数:115
分享到:

话说

达达刚系上安全带

脑门上就挨了重重一拳,白眼皮儿一翻,搭下了脑袋。待他晃晃悠悠的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小木床上。

达达一楞,闭上眼睛试试周身,好像并没什么不适,再呼吸呼吸,也似乎畅通无阻,便一翻身坐了起来。

这是间

大约9平方的小屋

除了张小木床,还有凳子蹲厕洗漱盒,除此,什么也没有,连窗子也没一个。达达一蹦而起,可又马上发现,看似小木床的床,原来是橡胶,表面大约是贴着木纹纸,用手抠也抠不掉。

接着又发现,凳子蹲厕洗漱盒甚至墙壁,全是橡胶。就是说,自己有气无处发,有力无处使,就是想自杀,也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这让达达想起在网易新闻看到的

关于贪官污吏双规收审的介绍

不由得骂一句:“嘿,老子咋享受了省部级待遇?”话音没落,便传来严厉的呵斥:“你放老实点”达达四下瞅瞅,无人,他明白了,藏着监视着呢.

既然都给弄到了这儿,还怕什么?达达索性仰对着天花板,破口大骂:“有本事把老子放了,偷偷摸摸的绑架守法公民,你们是狗特务啊?”

无人回答

达达的声音

被四下的特种橡胶反射回来,嗡嗡嗡的,像无数只绕着他盘旋的绿头苍翠蝇。达达只好愤怒地把自己重新扔到小床上,反正也不会受伤。

大字型躺着的外卖小哥,望着褐色的天花板,费力地想着自己最后一瞬时的印象。自己可是看到赵小发的路虎,一直在路边树荫下停着的。

那么

发小现在如何,他安全吗?

他可不像我无依无靠,应该安全的。最后一秒钟,我看到司机的拳头打过来,还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妈的,这小子一定是特工,动作好快。

没说的,果如发小估计,他们下手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发现材料被盗后,副队本想瞒着上面,打算自己追回后再说,可又没追上,只得向上面紧急汇报。

于是

咳,这么想来。

看看这帮贪官污吏有多大的胆子:上面得到副队的消息后,紧急碰头决定负隅顽抗,一面动用警力撒下天罗地网抓捕自己,一面订立攻守同盟,放下一切矛盾,联手对付中央巡视组。

想想那个特工司机开着的士,装着等客人在招待所马路上来往缓缓行驶,实际却是监视进出招待所的所有人;在路口,路口外面甚至围绕着招待所的整个区域,又有多少双警惕的眼睛和游弋的假的士?

这不是小说电影电视剧中的情节镜头吗

居然出现了今夜,而且对象是中央巡视组。

好大的胆子!好凶狠的一帮贪官污吏!难怪发小一再提示我要小心,要注意。还有,达斡尔现在怎么样啦?

他离开后自己才想起,副队既然知道我住哪儿,当然也知道达斡尔会到哪儿。当时,不该让他回去找兄弟和舅舅,这不是让人家自投罗网?

想着想着

达达伸手习惯的掏手机,裤兜里是空的。

再蹦下地全身掏摸,空空如也。“妈的”外卖小哥咒骂着,狠狠一脚踢向凳子。嗡!一只绿头大苍蝇。橡胶凳轻轻晃晃又屹立不动,好像在嘲笑达达“你不行,认了吧。”

原来是固定在地上的呀。再用力踢踢,蹲厕洗漱盆也轻轻晃晃又屹立不动。嘻嘻,新鲜真新鲜,只是老子不稀罕……

他不知道

在自己隔壁

一间类似招待所小标房里,赵小发正躺在真正的棕榈垫上,呼呼大睡。小标房有点特别,其他都和达达小哥的橡胶房一样,不同的全是真正装饰和家俱。

还有一点特别优待,一个双手背在身后挺胸昂首的特警,一身黑色特勤制服,双目炯炯地站在屋角落,面对面地监视着睡梦中的赵小发。

四周寂静

时针指向凌晨3点

门轻轻被向内推开,一个同样装束,同样警惕的特勤进来换防。只有从二人相视微笑点头的刹那间,你才能知道,原来是女警!

赵小发先于达达进来,并吃了这个亏。目送着发小朝招待所路口走去后,赵小发懒洋洋的摇上全部车玻璃,右手向下摸到熟悉的小按钮,轻轻一点,真皮驾驶椅就缓缓向后倒去。

又是轻轻一点

赵小发顺势向后一倒

呈45度角的皮椅稳稳的托着他,视线刚好能看到拦风玻璃外。赵小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他不后悔。

书记老爸和主任老妈包括自己,或许会在接踵而至的冲击中,受点震负点伤倒点小霉,可那不算得什么,堤外损失堤内补嘛,大家都懂的。

达达小哥这一去

虽然也暂时有点凶险

可最后必将给他带来光明,包不定还重新书写他的人生,这就足够了。能在发小最危险时帮帮他拉他一把,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儿。

莫忙,那辆空着“空车”小灯的的士,我好眼熟,我注意到有好几次顾客招手或上前拦截,它都无动于衷,即不上客也不停下,只是绕着路口缓缓游弋着。

肯定是警察

想到这儿,赵小发支起身子又看看,心里有点愤慨,这帮子人好大的胆子,连中央巡视组的驻地都敢监视。

达达小哥,看你的啦。愿你莫在路上就被拦住,那样即了你也害了我,才是真正的麻烦,得不偿失。可你只要进招待所内交上材料,就是胜利!

至于出来后路上如何

就不那么重要啦

要逮就逮进去吧,让你知道一点厉害也好,免得你33年来,除了知道愤世嫉俗和外卖,就什么都随自己的想象……

哎莫忙,我在忙发小的事儿,不知我那媳妇儿在忙什么?忙睡觉美容倒也罢了,要是忙着睡到别人的床上,老子就亏大啦。

弹开手机

拨通对方

“宝贝,在干嘛呢?”“噫,你那个?老爸呀,还在执勤呀?”嗯,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这可装不出瞒不倒我的,本人就是这方面装逼的高手。

“是呀,女儿,睡觉前关好门了吗?”“没关呀,嗯,关了的,没关呀,没,有,关,呼—呼,扑”赵小发得意的笑笑,

睡,多好的媳妇儿啊

我还真打算把她转正

叩叩!怎么回事?赵小发扭扭脑袋,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妇女,正在外面焦急的叩着后车窗,一面叩不一面指指外面地上。

赵小发一跃而起,他完全忘记了这是在窄小的驾驶室里,后脑勺撞在车顶上,有点疼哦。下了车,果然看见地上躺着个老太太,中年妇女正在吃力的打算将她搀扶起来。

小发同志抢步上前

伸出双手帮着搀扶

“是你母亲”“是的,89啦,说出来走走,呼吸新鲜空,”扑!卡嗒!老太太一翻手腕,双手如铁,紧紧扣住了小发同志的双手。

与此同时,中年妇女闪电般一扑,冰冷的钢铐就铐住了他双手。可小发同志也不是好惹的,瞬间醒悟过来。

又见是二女警

猛然发力一挺身站起,拳打脚踢的激烈反抗。

然而,后腰上被轻轻一点,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当然罗,这时如果换了别人可就要倒霉了,至少先让你个狗日的摔个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再追究“拒捕”“袭警”等罪。

可这是赵小发呀!谁让小发同志有个书记老爸和主任老妈呢?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让他真正倒在地上的。

就在赵小发失去重心

向前扑倒刹那间,二女警双双一伸手,扶住和拎住了他。

一辆事先停在拐弯处的警车,幽灵一样驶过来,载走了三人……达达小哥这一觉,睡得甜蜜极了。外卖小哥的睡眠一直不好不坏,似这样醒来舒舒服服的感觉,还很少有过。

小哥习惯成自然,照例是醒来不先起床,痴呆似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迅速排列着今天外卖的路线,送达的单数和在晨会上讲什么……

看看差不多了

才双手向上抬抬

移移身体重心,然后一使劲儿,向上跳起蹦下了床。一边串动作完美完成后,达达才看到,三条各抱着自个儿胳膊的汉子,正轻蔑的瞅着自己。

三张胡子拉喳的脸孔,逼亮的眼睛,坚毅的嘴角,三套黑色特勤服,裤脚自脚脖子处收紧,塞在踢死牛的高帮防暴鞋里。

没有耳熟能详正能量的警察形象

反有点像黑社会执行帮规的杀手

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达达小哥毫不畏惧,视若无睹向前一撞:“让开,老子要出去。”嚣张的气势,让三人微微一怔,达达居然撞开了条缝儿,向前就钻。

可紧跟着,被训练有素地紧紧挟持在一起了。科学毕竟是科学,三人这么一暗运气,外卖小哥就发出饿狼般的嚎叫:“哎哟,你们是干什么的?”

没人回答

可力气在增加

达达仿佛听到自己周身骨骼在啪啪作响,脑子一涨,身子一软,双手无力摊开,三人一让,外卖小哥就跌在了地上。

不过不要紧,地上也是橡胶一点不疼,反而有种跳蹦蹦床的感觉。达达翻身爬起来,喘息着抹抹自己嘴巴,嗯,粘乎乎的口水,还类似血一样腊黄腊黄的可疑液体。

说时迟那时快

达达小哥闪电般一挥手

正面对他站着的汉子脸上,竟然挨了清脆的一耳光,啪!声音被四壁的特种橡胶反弹回来,嗡嗡嗡直响。

三条汉子都被激怒了,一拥而上,可怜的达达小哥便飞到了床上。可紧接着,一个看不见的人发出了“嗯”。三人像接到了命令,立即退下,恶狠狠的瞪着达达小哥。

说来也奇怪

好像这橡胶屋设计者的初衷,就是为了日后让人挨打而特制的。

达达虽然被巨大的冲力扔到了床上,除了愤怒和拳脚,接触到自己肉体一刹那间的疼痛,基本上没别的感觉。

特制橡胶犹如强力弹簧,稳稳的把他托住,如果一动,还有一种被人轻轻按摩的感觉。这次,达达小哥实行了退却,四肢大伸一动不动的躺着,看着天花板。

这当然不行

对方岂容他就这么舒舒服服的躺着

一只大手拎起了他:“不硬撑吗,装死狗罗?”达达浮起微笑:“我敢保证,要不了半天,你第一个倒霉。”对方冷冷一笑,嗤之以鼻。

“行了,招吧。”“招什么”左侧的汉子一脚蹬来:“你自己干的好事儿,不知道?”达达躲避不及,被蹬在左腿骨上,疼得差点儿摔倒。

达达一口唾沫吐去

那汉子同样躲避不及

被吐个正着,挂在了鼻梁上悬抖抖的,令人发笑。那汉子随手一抹,气得咬牙切齿,又欲起脚蹬来,却给中间的汉子伸手拦住:“招吧”

达达看准中间的汉子是个小头儿

便冲他冷笑笑

“要我招可以,你得说明招什么?”“就是招你昨晚到,”嘎然而止,可这样中止,太煞自己威风,又瞪眼到:“到,招待所去干什么?”

达达眼珠子一转,惊讶的睁大眼睛:“原来是为了这小屁事儿抓我?你们还不知道哇?”“招吧”“噫,这么说你们还不知道哇?”

“招吧”

“看来,你们的确还不知道哇?”

“知道什么”小头儿终于按捺不住了:“你一个跑外卖的,又能知道个什么?”达达笑了:“中央巡视组住在招待所二楼,中央巡视组哦!”

三人没料到对方会公开说出来,顿时,都成了哑巴。达达一招制胜,得意的挤挤眼睛:“见官大一级,你们不怕可有人怕,怕的人,比你们官儿大得多。”

三人紧绷着脸孔

紧闭着嘴巴,像三块石头。

达达双手往自己身后一背,挺胸昂头:“省府秘书长,大不大?市委书记和市长,大不大?市公安局长和政委,怕不怕?”

要说这时的达达,完全是破釜沉舟。他心里透亮,说与不说都是这么回事儿。硬与软效果基本上差不离。

巡视组如能迅速行动

自己还有救

如果按即定程序办,自己必死无异。唯一的办法,只有硬拖。能拖一个钟头,自己就多增加一个钟头活命的机会。

当然罗,如果二三天都过去了,巡视组还没行动,就只能怪自己看错了形势。农家汉子骨子里天生的倔强拗犟和求生的欲望,就这样支配着他的大脑。

事实上

正是由于达达采取硬拖策略,才挽救了自己。这点,后面还要提到。

一直紧紧盯着对手的达达,这时发现,三人眼里均闪过一丝明显的惶恐。他冷笑一声,指着正中的小头儿:“你打了我五拳,还用力勒我的脖子。”

指指左面的汉子:“你踢得好,我要你踢得家破人亡,走着瞧。”看看右边的汉子:“你表现最好,执行头儿的指令最得力,是个充满正能量的好警官,放心,到时我会为你说话的。”

“可是,你的态度的确不端正。”

右侧的汉子,顺势充起了理智。

“如果你能配合,把自己的事情彻底说清楚,我的队友也不会乱动手的。”达达双手一摊:“很简单,我说不清楚。我当不了中央巡视组的家。巡视组告诉我,最迟今中午,他们就会给我答复,到时,我可以保证给你说清楚。”

三人面面相觑,虽然仍不说话,可感觉得到内心的惊慌。右侧的汉子想想,又问:“达达小哥,那么,也等于你就是清楚的回答了,你昨晚进了招待所,还上二楼找到了,他们?”

“他们是谁”

达达故意反问

“招待所里住宿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你问的他们,是谁?”嘴巴张张,这小子又卡住了。看来,的确是被中央巡组吓得不轻,以致于连个称呼都不敢用。

其实,达达知道他们想问什么?在副队看来,达斡尔达达能偷自己精心保存的材料,肯定后面有人支使。向上汇报时,必定也是按这思路。

这就涉及到了现在的官场

谁是背后支使者

“同案犯”赵小发的爸妈就不说了,可除了这夫妇俩,还有没有同谋者和更高层的参与?官场本是盘根错节,一团乱麻,这样一来,谁都有嫌疑。

谁都要同谋告密者,而谁的屁股都不干净,自己以为“就那么点小屁事儿”,拿党纪国法来对照衡量,谁也脱不了干系。

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难怪三条汉子要紧追不舍了

可这“狗日的达达小哥”倒是轻易就抓到了,问了半天,除了证明这小子的确是到招待所,找到了中央巡视组,大家伸起耳朵想知道的,却什么也没得到。

达达当然不知道,这橡胶屋朝南一大壁是单向的,自己看不到外面,外面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屋里一切。

此时

那面审讯室里,坐满了大小官员。

有的是职责所致,比如区局局座,刑警队长等。有的是挟权而至,比如市局局座,书记和政委。有的是预感大难临头,不顾级别,工作职责和江湖规则,硬挤进来的,比如各局局座,部长或什么什么的。

按党纪国法,工作分工及指挥层级,这种只可能在小说电影电视中发生的虚构,居然在此时真的发生了。

面对高悬在头上的达漠克利斯剑

基本上每个人都感到了恐惧

中央巡视组这根定海神针,犹如孙大圣的金箍棒,打得多少人心惊胆战,灰飞烟灭啊!此时,现代科技的精密仪器,把隔壁的审讯情况,纤毫毕露地坦露在大家眼前,让一干人看得脸色越来越阴霾,心情越来越压抑。

当听到达达反问:“他们是谁”时,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大声的追问:“这三人是谁派去的?查一查,审讯水平这样低?这简直是小骂帮大忙,粗鄙低俗,有意配合达达的嘛。”

此话一出

顿时群情激愤,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勃然燃烧。

庄严的审讯室,成了人们泄愤的喷火口。看看局势难以控制,一直无语披着件单衣,坐在市局局座身后的小老头儿,痛心疾首的拍了桌子。

“干什么干什么?敌人还没打进来,自己就乱了阵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作为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合格吗?”

大家安静了

不管怎样,至少在目前。

这个花白头发,瘦削精干的小老头儿,仍具有巨大的威慑力。“这样的装束和这样的场面,进行这样的审讯,是谁的发明呀?”

无人回答,静得只听得见大家发出的沉重呼吸。其实,始作俑者正是端坐在桌前市局局座。鉴于此事牵动的面之广,人之多和情况之复杂,经验丰富的局座和助手们商议良久,最终决断的。

其用意有三:装扮成类似黑社会又不太像黑社会,可以给对方错觉,让他产生畏惧心理。民间所谓的不怕官,就怕缠,就是基于此。

装扮成类似特勤又不太像特勤

同样给对方造成错觉

认为是那个副队重金雇用的杀手,以个人私怨掩盖真正的目的。此事顺利,自不待言。不成功,一推了之,坚不承认,为自己的推脱留下了伏笔。

一句话,对此案的解决缺乏信心,敷衍了事,甚至怀疑,还没开始,就想到了如何金蝉脱壳开溜。局座和其助手们精明的小算盘,既在于此。

混迹官场多年的小×书记

明察秋毫,如何不知,自然阴阳怪气了。

但×书记是心理大师,官场高手,凡事点到为止,不到万不得己,不会撕破脸皮的。静一会儿,“××”小老头儿头也不回,威风凛凛的问到。

“那A现在怎么样?”“×书记”一个戴眼镜肤色白净的中年人,在他身后恭恭敬敬的回答:“暂无动静”“唔”

小老头儿皱皱眉

指示到

“继续监视,一有动静就报告。×局,”“×书记”面色严峻目不转睛,注视着屏幕的市局局座,恭恭敬敬的回答:“请指示”

“那个,唔,什么营级复转军人,可靠吧?”“单从其简历看。政治上还行”局座毫不犹豫,可语气随既有些迟疑不决了:“可是,到地方上,就难说了。”

“唔”

“怎么解释”

“至少从桃花区域联防的紧急汇报看来,很不成熟,且有挟私报复因素。”“唔”“相关材料既然如此重要,为什么不进保险柜,就那么随意放在抽屉里,而且不上锁?事情出了后,据他自己报告是在第一时间进行的追捕,并且就差一步逮住了二人,可反而给二人逃得无影无踪,这可能吗?”

局座训练有素

边汇报边注视着屏幕上的一举一动

从容不迫,显示了很好的专业素养:“特别是,晚上邀请了自己的三个旧部,赶到桃花小区达达的住家追捕,居然给一只波斯猫弄得乱了阵脚,不但无功而返,而且还差点儿当场出丑,这可能吗?”

小老头额上的“川”字,更明显了:“唔,这个,人呢?”“管起来了,×书记,您是不是要?”“唔”听语气,小老头儿在思忖,大家都憋住了呼吸。

×书记可不优柔寡断之人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目前还没有可以让他决断了不执行的力量。

而他的每一次决断,事后都证明是极其正确和必要的。正因为这样,小老头儿治理本市10多年来,业绩辉煌,口牌卓然。

当然,住在招待所里的那几个人除外。提起那几个人,一屋官员没人不愤世嫉俗,入骨痛恨的。什么中央巡视组?就一个拉大旗,作虎皮,偏听偏信,无中生有,借“为了人民”之名,行“打击报复,排除异己”之事的整人团伙。

没来之前

本市在×书记的领导下

团结一致,各负其责,意气风发,呈现出一派蓬勃向上的正能量景象。当然,不足也是有的。要工作要奋斗,就会有缺点有牺牲,人不是神仙对吧?

有了不足和缺点,改正就是对不?何况党的政策历来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哪能把人盯住不放,以一棍子打死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为最终目的呢?

这是××××应该具有的胸怀吗?然而,这几个人潜来本市后却正是这样做的。昼伏夜行,鬼鬼祟祟,大街小巷,茶楼酒肆,贩夫走卒,专以收集我等所谓的“罪行”为乐。

从中随意摘取

肆意发挥,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彻底破坏了本市安定团结,深化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妈的,兄弟姐妹们都恨得牙痒痒的,早就想将这几个坏家伙绳之以法哩。

当然罗,谁都明白这几个家伙为什么这样猖獗嚣张?因此,如果代表组织的×书记出面采取措施,嘿嘿,这几个家伙的死期就到啦。

所以

大家都竖起耳朵听着,睁大眼睛盯着,看看小老头儿到底如何决断?

这边儿的橡胶屋里,三个汉子知道隔壁的眼睛和耳朵,正紧巴巴的盯着,不出声的听着,审讯己久却毫无建树,心里正急得上火。

又见小头儿被达达问了个大张口,左侧扮演恶人的汉子,实在按捺不住,来了个直截了当:“还有谁?不就是你嘴里的巡视组吗?”

没想到

达达哈哈大笑

“你早明说是指巡视组得啦,像娘儿们样绕这么大个圈子干嘛?”“这么说,你昨晚到二楼,找到了他们?”

正中的小头儿抓住时机,又逼问上来:“他们,怎么回答?你交给了他们什么材料?”右侧扮演有同情心的汉子,也不失机宜的开导。

“达达小哥,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如果你能协助我们,这无疑对你我双方,都是一种最好的后果。党的政策历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协从不问,”

达达扮个鬼脸

“我是协从,也是首恶,这么说,死定罗?”

小头儿摇摇头:“你是协从不假,可首恶不是你,你我心里都有数。所以,”“不,协从首恶都是我。”达达笑嘻嘻的,有点吊儿郎当:“承认这个现实,我才与你们合作。”

三个汉子相互看看,小头儿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一歇,捂住了自己的下颌。在达达看来,自己是急中生智,把对方将住了,为自己的硬拖赢得了时间。

在小头儿看来

这个外卖小哥天真得可爱,这也是交换条件?

要知道,天地都在咱手里捏着,要区分协从或首恶有意义吗?可是,毕竟这是个问题,自己也不敢贸然作主,只好发出暗号,让那边儿的领导们商议决断了。

这边的领导们自然都看见了,小头儿的顶头上司,区局刑警大队长不禁脱口而出:“这点小事儿都不敢作主,我白提拔你了。”

副大队长推波助澜

助纣为虐

“我早说过,以他一个中队副的经验和素养,根本不能胜任的。”大队长没接上,只是没好气儿的斜他一眼。

“唔”一直紧紧盯着屏幕的小老头儿,发出了不吉详的唔声,也捂住了自己下颌。谁也不知道手握重权的书记大人,会做出什么决断。

正副队长都一凛

绷紧了神经

正在这时,一个手机铃声突然响彻云霄,众人皆惊。这种场面这种事态且当着×书记,凡进入者莫不都自觉把自个儿的手机,调成了静音震动模式。

可这位

哈,该挨评了不是?

官场上皆知,凡被×书记当众批评之人,不管书记当时的态度,语言和语气如何,其人下来必受到组织处分,轻则书面检讨,重则撤职查办。

大家的眼光都唰的扫了过去。众目睽睽之中,但见一直站在书记后的秘书长,掏出手机仔细看看,脸色大变,立即将手机屏幕递到书记眼前。

书记倒是从容自如

临危不乱

公事公办的当众指示:“请告诉巡视组的同志,我正在某某工地视察,马上赶回。”轰!原子弹从天而降。

原以为,最迟也要一二天才有所行动的中央巡视组,竟然这么快就出动了,并且亮明身分,直接找到了×书记。

这意味着什么

不言而喻

刹时,满屋的官员谈虎色变,夺门而出,顿作鸟兽散……×书记离走之前,深望了市局局座一眼,上车前还又一次与他握手,面露微笑,登车而去。

对书记大人颇具了解的局座和其助手们,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击掌相庆。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的的局座,立即下达了命令:“将诬陷达达同志的副队立即隔离,由市区局共同组成专案组,进行严厉审查。对他重金雇用非法绑架拘捕达达同志的杀手,立即追捕,务必迅速逮捕归案,以安民心。”

“是”

市局和区局的侦查员和刑警,都立正聆听,发出了洪亮高吭的声音。

再说这边的橡胶屋里,为达达提出的问题为难的小头儿,虽然捂着下颌发出了请示的暗号,那心里却是鬼火直冒的。

他知道,那面的顶头上司或许正鄙夷的瞅着自己,在心里嘲笑自己胆小怕事,连这种小事儿也作不了主。

当然

他并不责怪自己的恩师

如果不是他的副手,那个可恶的副大队长对自己有成见的话,自己早提升成了恩师的主要助手。在小头儿眼里,副大队长就是个屁事儿也不懂的小痦子。

沐着他副书记岳父大人的雨露,一年前还是区区一个派出所小民警,一年后就蹦成了现在的区局刑警队副大队长,难怪队里的几十号兄弟姐妹没谁服气。

所以

小头儿这样做,也是故意搁担子让副大队为难。

确切的说,队长抓全面工作,副队长则在其领导下分管重大刑事案件。昨下午差10分6点钟时,队里几十号兄弟姐妹齐聚队部。

就连常年在外风餐露宿,倍尝艰辛的“补鞋匠”“乞丐”和“小混混”们,也换了新警服,剃掉有意留蓄的胡子,填平脸孔额头的假皱褶,喜气洋洋的早早来到。

大家

还有正端坐在办公桌后的一干头儿

全都鸦鹊无声,全神贯注,撅首望着墙头上的大挂钟,几个年轻的女刑警,还相互紧张的搂抱在一起,个个捂着自己的嘴巴……那情景,有点像春节联欢晚会上的群众演员们,等待着新年到来的最后一声钟声敲响。

终于,分针时针重叠在了一起,队部爆发出胜利的欢呼,兄弟姐妹们,大小头儿和闻风而至的区各级领导,相互握手,紧紧拥抱,庆贺区局跨年打响的“××区分局为改革保驾护航,为人民披肝沥胆,300天无重大刑案”的阶段性战斗,获得圆满成功。

本区呢

原是一个工业老区

所以,这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取得这样成绩的直接后果,是替市领导真正排忧解难,创造了宽松安全的和平环境,四大班子当然高兴。

区局所有参战干警,工资上调二级,财政拨款奖励。当然,工资上调是在本人原工资水平的基础上,不可能扯平。而奖金却是事先公布了的,不论职务大小一视同仁,充分体现了以法治警,以法治国的新涵义。

可是

正当大家高兴得一塌糊涂之时

小头儿偶然瞟到队部的红线电话筒在一拱一拱的,走过去拎了起来。原来,以保安之名渗在芳华小区的侦查员紧急报告,出大事儿了!

队部这架红线电话,是对外公布的报警电话,各方面都是最新高科技,无可挑剔。可因为大家高兴欢呼的声浪太大太久,却无人听见。

鉴于情况紧急

侦查员只好契而不舍,坚忍不拔的继续拨打。

持续的报警铃声,冲着红色的话筒不断向上拱动。这种特意设置的高科技功能,就是把今天诸类的意外因素考虑了进去,果然起到了巨大作用。

小头儿接了电话,略略几问几答,心往下一沉,不敢怠慢,急忙递给了正和部下纵情欢呼的大队长……

不到半小时

市区二局侦破专案组便成立

还没欢呼高兴够本的兄弟姐妹们,又绷紧了神经,闻风而动,雄纠纠气昂昂的奔向各自的岗位。

大家事后了解到,幸亏那个当保安的侦查员经验丰富,紧巴巴的捏准了时间,在6点过5分后,才拨响了队部的红机子。

换个楞小子譬如小头儿(恩师原话)

人倒是好人

对党,政府,国家和人民的忠诚是没说的,可一遇到重大敌情就紧张,弄不好马上就屁颠颠的报警,区局千把号人的工资奖金,就全泡了汤。

因此,专案组一成立,大队长就指明要小头儿担纲重头戏,以进一步锺炼其业务素质。可现在看来,自己的业务素质还是不太成熟。

想到这儿

小头儿仿佛看到

那面灯火通明审讯室里,恩师失望的脸孔和副大队长一脸的幸灾乐祸的。其实呢,小头儿心里透亮,自己这样故意搁担子,虽然也让直接分管专案组的副大队长难堪,可真正不利的却是恩师和自己。

现在,瞅瞅一脸坏笑的达达,听听塞在自己耳朵中的超微型耳麦还没响动,小头儿毅然一扬头:“好吧,协从首恶都是你。现在,说吧,你不是政府公务员,为什么对案情的组成这么专业?是什么人唆使你这样干的?”

达达楞楞

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将话回话

自己可是有言在先,如果回答,不等于自己打了自己耳光?当然,这个己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觉得对方有意在把自己的矛头,往发小身上引,这可绝对对不行!

小头儿也不笨

早把对方的犹豫窥视在眼里,立功受奖心切的进一步挑唆到。

“其实,协从也好首恶也好,那不过是一种宣传。你不过是受人利用,代人受过,做了他想做的事情而己。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发小,是最好的朋友,可这些,能代替国法刑律吗?我还要告诉你,你达达小哥上当受骗了。所谓的省府秘书长老婆的秘书,和芳华物业那个副队共同策划干预,完全是人家事先周密的策划,重金买通了那个叫达斡尔的小保安,对你一番游说,没想到你居然就深信不疑,做出这么一番大蠢事儿?想想,我都替你感到惋惜啊!”

达达不动声色的听着

当然知道对方是一番鬼话,意在挑拨离间。

可是,为什么要把矛头指向赵小发呢?不,当然是指向他的书记老爸和主任老妈。达达虽然不懂官场,可想想这也大约与职场差不多。

即,领导与被领导,正和副,人才与庸人,基层,中层和高层,以此类推,一样每时每刻在智力博弈,拚力阻杀和生死暗斗。

所以

如果这时因时制宜,能导出对方的实话,也无愧于发小老朋友了。

“还有,我们也知道,你至今单身,一天只知道为了赚钱,骑着电驴子外卖十分辛苦,因而放松了自己思想上进。爱讽刺人,爱发牢骚,与领导同事关系恶劣,爱评议时事,爱病态看社会,爱歪曲事实,充满了负能量。”

不愧是恩师的高徒,小头儿这么一连串砸过去,倒真的把达达砸楞了。的确,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外卖工作上的自己,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

可没想到

这些人人皆有的大小毛病

居然能“荣幸”地引起警方的注意,就匪夷所思了。首先,我不是神仙!其次,不是神仙就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奇怪吗?

我看一点不奇怪,正常得很。对方之所以这么事无巨细,津津乐道,一一数来,不过是想借此要挟我就范。

少来这一套

达哥不反党反社会,不杀人放火吸毒贩毒,你把老子奈何?

小头儿又高兴的看在眼里,认为是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于是,加大了力度:“我们还知道,你正在追求芳华小区特3栋9—3的小芳姑娘,据我们所调查,那是个充满正能量的好姑娘。还有,那有着二个姑娘的大妈看上了你,让你选择自己的二个姑娘,”

“行了,兄弟,”达达打断了他,鄙夷的瞅着说:“谢谢!为我达达想得如此周到,别太累着哦!”“兄弟”

小头儿一楞

露出了温怒

妈的,老子堂堂正正区刑警大队中队副,受党教育培养多年,岂是你一个跑烂摊子的替死鬼兄弟?“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别上当受骗,这很有意义。”达达又笑嘻嘻的:“我想知道,你说的我背后的那个他,是他得罪了什么人?”

“他算啥玩意儿”小头儿真正冒火了,眼前这小子死纠烂缠,还抬出他来显赫,他算个屁啊,脱口而出:“我指是他老爸,耀武扬威,欺小凌弱,横行霸道,大家早烦了他。邵副书记早就想一枪崩,”徒然感到自己说漏了嘴,嘎然而止。


下一篇:单身情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