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10 12:16:16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达达见小头儿突然住嘴

愉快的大笑起来:“说哇,邵副书记早就想一枪崩了谁?”

小头儿悻悻的怒视着他,双手成拳,紧紧的握握又张开,张开又紧紧握上。左右二侧的副手,也被达达又激怒了,都欲上前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可被小头儿拦住了。

头儿虽小,毕竟这是场戏的配角甲,负有演艺成功的重任。现在,表面上看这个狗日的主角,如此嚣张猖狂,桀骜不驯,其实是色厉内荏,惧怕空虚和虚张声势。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是不是副职,早就想一枪崩了正职,取而代之呀?”

达达专往对方的痛处戮

“就想你一样,就想暗地里把中队长悄悄干掉,或者搜集罪名偷偷举报,让他狗日的不得安生呀?”

小头儿也鄙夷的笑了:“达达小哥,你要早把你的精明用在研究和钻营上,就不会每天可怜兮兮的到处乱跑了。好,听好了,我告诉你,”

可是

耳麦里

突然传来了恩师的命令:“二号方案,立即执行二号方案。”然后,嗒,关了手机。刹那间,小头儿周身一刺,顿感背心濡湿,不争气的汗珠竟然也渗出他额头,转身就走。

左右同伴一看,也跟着转身跟在了后面。何为二号方案?即,市局局座及其一帮子助手,在拟定内含三个用心的一号方案时,同时拟定的撤退方案。

全部方案

就只有一句话,执行二号方案!

一个动作,撤退。这个动作呢,自然远比那个一句话,内涵深得多,包括三条汉子撤出橡胶屋后,迅速换衣躲藏在规定地点,直到本案件结束。

所有参战人员迅速变脸,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而且只许干好不能干坏,正常表态拥护,主动积极揭批等一大堆具体应对措施。

也难怪一干人

如此殚精竭虑,深谋远虑。

中央巡视组所具有的智力和经验,远非一般人所能比拟,而其拥有上达天听的权力,更让许多人深为恐惧。

试想,在官场(战场)纵横驰骋,谨小慎微和艰辛耕耘奋斗多年,好容易才有了今天,还没享受够过足瘾就被一撸到底,甚至叮当入狱成为阶下囚,谁愿意?不提。

三条汉子不辞而别

达达也一时楞住了

接着,一拍自己的脑袋瓜子,坐在了小床上,自我感觉良好:没说的,对方是被我纠缠得没了办法,只得灰溜溜的跑回去请示汇报啦。

打赢了这一仗,达达小哥愉悦高兴,抱起了胳膊,蛮有弹力的橡胶托着他屁股一起一落,脚尖在地上垫一垫的。

我道是哪路高手

没想到如此不经缠

跑什么跑?有本事就别跑嘛,跟老子缠啊缠,看谁缠得过谁啊?嘴巴一张,哼了起来: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得看透/想爱就别怕伤痛/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

嗯,有点儿奇怪,一首《单身情歌》都哼了二遍啦,怎么三条汉子还没转来?怕啦还是跑啦?没完成任务,扣你娃工资奖金,让你媳妇儿整天闹离哦!

这个

嗯,也不知小芳姑娘现在如何了?

达达又想起那个小头儿的话,不禁莞尔一笑,我在追小芳姑娘?对,是在追的,可至今是单相思,我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哟,同不同意?

要有手机,这就给她发个短信,打个电话,联系联系。一天一夜过去了,也不知她现在到底怎样了?还有,警方找上门没有?

但愿没找上门

人家一个未婚姑娘,警察突然登门,多不好的影响啊!

为了爱孤军奋斗 /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不是最后一个/爱要越挫越勇 爱要肯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得看透/想爱就别怕伤痛/

哎唉,这是第三遍啦,警察再不回来,老子就不客,噫,怎么回事,门原来是开着的?达达一蹦而起,独狼一样窜向门口,刚好与正窜进来一颗脑袋,沉闷地撞在了一起,嘭!二人各后退几步站稳,伸手捂捂嗡嗡作响的脑袋,然后抬头。

“我操,是你?”

“我也操,你怎么在这里?”

赵小发一拳打在达达小哥胸口:“原来,我们就关在二隔壁啊?”达达也一掌推去:“这不正应了,不是同年同月生,也要同年同月死嘛!”

赵小发哈哈大笑:“妈的,听起来这样亲热,外人不了解的,还以为我俩是同志。别暧昧罗,说说,怎么进来的?”

达达也跺跺脚

哭笑不得

“还同志哩?我看同房算啦。你先说,不是书记老爸主任老妈吗?怎么也给揪小鸡崽一样逮了进来?”“举起手来”“不准动”随着炸雷般的吼声,三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冲了进来。

正规的警服钢盔,最新式的折叠式冲锋枪和钢盔上闪闪的红星,迫使二发小举起了双手。但见三特警虎目圆睁,屹然不动,保持着趴,半蹲和直立三种姿势,三枝黑洞洞的枪口,分别瞄向二发小的脑袋,胸膛和双脚,宛若一组黑色雕像。

哒哒哒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又是三个警官模样的特警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虎背熊腰,精神抖擞,拎着把佩着枪绳的手枪,直冲到了二发小面前。

赵小发一楞,发出了热烈的欢叫:“×叔,是你呀?我是赵小发。”×叔,区局刑警大队长不为所动,警惕的枪口瞪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

小发搔搔自个儿脑门

“我,我也不知道,坐在车上玩手机呢,就给抓了进来。”“胡说!警方是乱抓人的吗?”枪口指向达达:“他是什么人。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我朋友,一起给抓进来的。”枪口又是严厉的一晃:“举起手来,不准动!”“正举着哩”赵小发委屈的咕嘟到:“还敢动吗”

×叔将手往腰间的枪盒里一揣

腾腾上前,双手一举,先仔仔细细的搜赵小发。

尔后,把在赵小发身上搜到的手机呀钥匙呀信用卡什么的一大串儿,交给跟在后面的警官:“登记查证”“是”嗓门儿脆脆的,原来是个女警官。

然后,再认认真真的搜达达。搜寻完毕,×叔威严的瞪着外卖小哥:“挺狡猾呢,有准备呢。”达达只好低声分辩:“早被搜光了”

“诡辩”

一直站在门口沉默不语的中年警官,突然喝到。

“犯罪份子历来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流了泪还要狡辩。”缓缓走上来,×叔恭敬的让到一边:“我亲眼看到,你俩关在一起,你说被搜光了,为什么他的原封不动?”

达达张口结舌,的确,自己可是亲眼看到的,发小的东西该有的都有都在,哎,这是怎么回事?达达的脑袋搭拉下去了,不敢正视中年警官刺人的双眼。

如果说

和自己纠缠了大半天

那三个不伦不类的家伙,是自己一眼就看穿,压根儿没放在心的假冒伪劣,这冲进来的警侦察,可个个是训练有素,货真价实。

别的不说,光看这正义凛然的气势,炯炯有神的双目和夺目的红星警徽,就足以震憾人心,闪亮眼球。

“带下去”

中年警官

区局局座威风凛凛的一点下颌,大队长嗖的拔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一扬,威风地命令到:“走”搭拉着脑袋的达达小哥,第一个走向了门口。

赵小发却有些犹豫不决,他抬眼看看平时自己爱喊的×叔,嘴巴动动,想打招呼或解释什么,可给另一个×叔的枪口一晃:“走”无奈只得跟在后面。

可他不像外卖小哥那么沮丧

而是昂着脑袋眨巴着眼睛,一个劲儿的在思忖着什么……

二发小被×叔带进了警车,一直开进了区分局大门。老实说,进了这扇熟悉的嵌着神圣警徽的砖柱大门,赵小发和达达的心情,都顿感轻松了许多。

这,还需得着说吗?打能记事起,赵小发就在这大门里外跑来跑去的玩儿。按照那时都还是区府小干事的爸妈吩咐,喊男的为哥哥,伯伯和×叔,叫女的为姐姐,伯母和×嫂。

独自疯玩到6岁读小学一年级时,又认识了同班同学达达,二少年更成了这扇大门的常客。常常是二人一边一个,单手单脚地吊着一扇大铁门,随着门岗真真假假的呵斥和铁门嘎嘎嘎的开来关去,晃晃悠悠,嘻嘻哈哈,好不快乐!

当然罗

赵小发为此没少挨老爸胖揍

达达爸妈在乡下,独自寄宿在姑妈家里上学,皮肉之苦比他少吃了好多。算是他童年一大幸事儿,可也不知这事儿进入他的记忆没有?

现在,下午3点45分,二发小一前一后,一搭拉着脑袋,一高昂着头颅,在×叔眼睛和枪口的虎视眈眈下,走进了审讯室。

赵小发一走进门里

就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巴掌

“瞧你那鬼样,真是气死我了!”是老爸。随即,赵小发被早守候在此的老妈,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儿啊,你跑到哪儿去了哇?鸣!”

立时,×叔,×叔还有多个男女警官,纷纷上前劝慰:“×主,小发回来就好啦。别哭了!”“×主,我就说自小看到小发长大的,他怎么会做坏事啊?一定是个误会。”“对呀对呀,×主,为了革命工作,你要多保重哟!”

此地此暗此情

赵小发的眼睛

也有些湿润,他无言的抱着母亲,瞧瞧老爸,再瞅瞅站在人群中抹泪花的女科长兼女朋友。区委书记的眼睛也红红的,可毕竟是男人,还是领导,盯盯儿子,又看看一边的达达,无言的走到另一边。

神情落幕,孤魂野鬼般的外卖小哥,无人理睬,看着被众星捧月簇拥着的发小,颇具感概。不过,这种鲜明对比和不同待遇,他早习惯了。

所以

只是无言的站着

逐一看着纷至沓来的人们,忽发奇想,要是发小的老爸老妈,和我乡下的农民爹妈一样,人们还会这样关怀备至,簇拥不散吗?

也许不会,也许会,几十年的老同事老邻居啦,没有深情也有感情,嘘寒问暖呢。达达扫来看去的眼光,忽然凝固了。

在人群之外的审讯席后面

坐着一老一少,区委书记正陪着笑在说什么。

审讯台被几张雪白的桌布蒙上,上面放着一大盆鲜花,白瓷茶杯……这时,一老一少的眼光也扫了过来,达达大喜。

原来,是昨晚中央巡视组那个老者和送自己上的士的年轻人。二人都对达达微笑示意,达达热血沸腾,大吼一声,什么都明白了。

仍在劝慰着关怀着的人们

都被这一声大吼震住,抬起头,转过了身。

趁此机会,区局局座高声讲话了:“请大家安静,小发和他朋友能安全归来,全靠了他们。”众人眼光都集中在了老少身上。“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中央巡视组的到来。”

哗!掌声雷动,除×叔,×叔和几个区局领导,事先大家都不知情。所以,尽管掌声如潮,心里却都有点发虚。

无需多言

中央巡视组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人人都明白。

不过,最初的惊讶和不安,很快就过去了。白云苍狗,时光流逝,日子还得慢慢的过。反正,天塌下来,自有高子顶着,俺怕什么?

掌声中

老者站起一挥手,掌声嘎然而止。

“同志们,鼓掌就不必了,作为巡视组一员,我想谈谈……”私下,众人悄悄传着,这老头,昔日京城九爷中的八爷,九常委中分管党纪的中纪委书记。

铁腕治腐,本事超群,至少把百多个国字号和省部级送进了秦城,是个两袖清风,油盐不进,让人即讨厌又敬畏的老纪委,人称“活闯王”,大家要小心又小心才是。

年轻人呢

不认识

看模样,眼眉似剑,不怒自威,好似个初出茅庐的小煞星,兄弟姐妹要注意了云云。“……鉴于此,巡视组将向中央提议,对本市的相关情况密切关注。必要时,采取多种形式,以保证本市在法制治国的康庄大道上,快马加鞭,直至胜利到达终点。谢谢!”

老者对大家点点头,结束了自己的讲话。掌声又起……赵小发和达达相互使使眼色,分别往外就走。可是,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不认识的女警官微笑拦住,示意二人回去。

欢迎会终于结束

巡视组的一老一少离开

二人都握着赵小发和达达的手,语重心长的叮嘱:“好好生活,经过这一次的严峻考验,想必二位对党法制治国的宏伟战略决策,更有信心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人民,中国是大有希望的。再见!”

“再见”二发小也紧握着对方的双手,心潮起伏,不能自己。送走一老一少后,区委赵书记做总结,号召大家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吸取教训,转变作风,主动积极认真的工作,为落实中央巡视组同志的指示在,为全市人民贡献力量。

赵书记并责成区局全体干警

铭记中央巡视组同志的指示

为消除扭转此次诬告事件,给工作带来的干扰破坏而努力奋斗。区局×叔和×叔,分别代表区局全体干警和大队全体干警表态,一定云云云云。

最后,区局×叔代表区局党委宣布,为了表彰达达同志的见义勇为,以及在此次诬告事件中,不惧威胁利诱的英勇献身精神,立即为他申报市区二级见义勇为奖。

大家都高兴点头

给予热烈的掌声

待众人陆续散去后,赵小发和达达小哥击掌而庆,连呼“痛快痛快,端的个痛快!”二发小还举起纸杯,以茶代酒,一饮而尽,以示庆贺。

高兴一歇,赵书记和区局×叔二人重新进来,示意二发小坐下,喁喁倾谈起来。倾谈中,达达绘声绘色地讲了自己传奇性的历险。

并提出一定要查清

那三条汉子和这个大骗局,到底何许人也?

神情凝重的赵书记和区局×叔听了,慎重点头,并一一记在自己手机的记事簿上。赵书记和区局×叔离开后,审讯室中就只剩下了二发小。

这时,赵小发神情肃穆的问到:“那个小头儿,的确说的是邵副书记?”“没听错”达达肯定的点头:“的确说的是邵副书记,我还调侃的追问,不就是像你一样,副职想把正职一枪崩掉,自己顶上去吗?”

“他怎么回答”

“没吭声,但脸色惶恐,所以我当时就认定,他是一时漏嘴吐真言——后悔不迭呢。”

赵小发没接话,而是喃喃的自言自语:“邵叔是爸一手提拔的,对我也不错,这可能吗?说别人我相信,可说是他,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啊。如果真是这样,这世界还有什么人可以信得过?这社会还有什么友谊感情,不全剩下了尔虞我诈,争权夺利,当面说好话,背后捅刀子?唉,彻头彻尾完完全全地颠覆了我的三观啊!”

正咕嘟咕噜的呢

有人在嘭嘭嘭的叩门

阴阳怪气和嗲声嗲气:“哟!像个真正的大英雄,在思考人生和地球大事啦?知不知道把人家害得多惨啊?哼,顶顶顶顶讨厌的啦!”

二发小一回头,赵小发立即满面堆笑的迎上去:“嗨,正说你呢,宝贝,想我了没?”女科长兼女朋友狠狠啐他一口:“作梦吧,你啦,想你?呸,我正恨着你呢。”转身就走。发小对达达挤挤眼睛:“回见,回见!”追了上去。

环顾空无一人的审讯室

达达恍如隔世,一个劲儿的摇头。

“这,算哪回事儿?梦里转悠转悠,我还是我啊,自己摸到起哟。”抓起自己失而复得的手机,正要拨打,手机却先响了:“达哥吗?我是达斡尔啊!”

达达高兴极了:“嗨兄弟,你在哪儿?”“你真是达哥?那我问问你,我叫什么?”“达斡尔嘛”“我兄弟呢”“达尔文嘛”

“我舅呢”

“你舅”

达达卡了壳,眨巴眨巴眼睛:“你旧(舅),还你新哩,你只说是你舅,没给我讲过他姓什名谁啊!”“行了,证明你的确是达哥。达哥呀,”

达斡尔的声音有些哽咽:“不是我不相信你,你跑到哪儿去啦?你知道这二天有多少人冒充你给我打电话?你知道那个副队在找你吗?你知道那个小芳姑娘,还有那个大妈也在找你吗?”

达达小哥

惊奇的瞪大眼睛

哟,不就一夜一天没见面嘛,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说不清楚,兄弟,”达达亲热的叫到:“你现在哪儿”“还能在哪儿?上班哩。”

达达更惊奇了:“上班?你说你正在上班?”“嗯哪”“可副队”“刚抓走,小区都轰动啦。”咣!达达一拍桌子,脱口而出:“好家伙,这么快?真是执行中央巡视组指示不过夜啊!”

“什么大片?是不是美国的?”

达斡尔立即追问

“我现在感到郁闷,工作没劲儿,队长说我没了精气神儿。所以,我就想看看美国大片,哒哒哒!嘟嘟嘟!美国海军陆战队的M16A1自动步枪,口径5.56mm,全长990mm,重量3100g,弹匣容量20,30发。一扫一大片,好痛快啊!”

达达明白了,这一夜一天呢,不止自己深受创伤,终生难忘,与自己相连的朋友们,诸如达斡尔,赵小发,也没逃过一劫。

他伸伸舌头

不禁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愧疚

“好兄弟,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刚才说的不是什么美国大片,可我答应你,一有美国大片上演,我就在第一时间请你观看。对了,你刚才说的队长是谁呀?”

“哎,这有什么奇怪的?就是原来那个保安队长嘛!”达斡尔高兴了,大约一定正在那边手舞足蹈,要不,手机里咋传来呼呼呼的异响。

“10分钟前,副队正在给我们训话,三辆警车驶来,区局副局下来后,副队还让我们列队热烈鼓掌欢迎。可紧跟着我们都欢迎起来,原来,多日不见的队长也从警车上下来了。下来后,副队就给二个特警抓了起来。副队不服反抗,达哥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莫看副队平时一向文质彬彬雅兮兮的,居然还会散打,二个特警还差点儿抓不了他……”

这又让达达大出意外

的确,莫说达斡尔。

自己也没太把这个所谓的营级复转军人放在眼里,文职军人嘛,不外乎就是卖嘴巴,耍笔杆子和出鬼主意。

也幸亏这一夜一天没和他继续打交道,要不,自己非吃亏不可。岂止是吃亏?达斡尔妙手盗出他的全部材料,任谁看也是我达达小哥在背后的唆使。

副队真找着了我

那还不当场把我放倒吸血剥皮

“好了,达哥,暂时说到这儿吧,你现在哪儿?”达达四下瞅瞅,空无一人,就扮个鬼脸,吐吐舌头,模棱两可的回答:“还能在哪儿?外卖呗!”

忽然周身一机灵,急问到:“哎兄弟,你上次叫的外卖还叫吗?”“当然,什么意思?”“你帮我再叫三份,送到,”略一思忖:“送到这个地址,我手机发给你。”

“好”

发完,达达打算离开。

可发小还没回来。达达只得又抓起手机:“小发,你在哪儿?”“我在,”赵小发嗡声嗡气的,好像被什么严严的捂着:“嗯,你还没走?”

“等你呢,你多久回啊?”“哎,我在,”“给我”脆脆的女音,达达一楞,将手机离离耳朵,又凑近。“达达小哥,你先走吧,小发今晚住我家啦。”

“手机给我,搞什么名堂?你这不是故意损坏我的清白?”

“清白?哼哼!”

女孩儿得意的冷笑声:“吃着碗里,还瞅着锅里?没那么多好,”嗒!达达苦笑着掐断了通话。这发小哪儿都挺哥们,就这滥情不好!

哎,算罗算罗,纵然是发小和好朋友,你也不能让对方和自己一模一样,对吧?这就叫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走!

达达刚要走出区局大门

被传达室老头儿喊住了

“小伙,进来坐坐。”老头儿貌不惊人,清清瘦瘦,腰不弯,背不驼,常眯缝着眼睛,笑嘻嘻的开门关门,分发报纸和快件,普通慈祥,默默无闻,就像一个因生活困难而坚持工作的退休老人。

然而

达达知道

老人是这区局的前任局座,获得过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范奖章,至今仍令犯罪份子谈虎色变,望风披靡。

达达不敢怠慢,走了过去:“大爷好,有事儿啊?”大爷先端一杯凉白开给他:“渴吧,大热天多喝白开水,清署降火。”

达达也真是有点渴了

正想着出去先买瓶旷泉水呢

“谢谢大爷”接过,一饮而尽。大爷接过他手里的空纸杯,关切的看着他:“没变嘛,这次可是个大教训,要记住罗。”

达达点点头,又问:“大爷,您?”“我没事儿,只是提提,今天这事儿呢,到了外面不要再提,明白不?”“好的,谢谢大爷的凉白开。”达达真心实意的感谢到

“谢谢您的提醒,再见!”

“再见!过马路注意些哦。”

老头儿立起身眯缝着眼睛。笑眯眯地瞧着门外的车水马龙,啧啧到:“好多的车哟,好多的人哟,盛世华年啊。过马路,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也要等一等,一辈子安安全全,白发到老,儿孙满堂哦!”

过了天桥走远了,达达还不时回头瞧瞧老头儿,心里充满了温暖。

看到达达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蒋总瞪眼叫起来:“呃,可你回来啦?这一夜一天的,你跑到哪儿去啦?”小女文员也吃惊的看着他,就那么捏着小红旗侧着身。

听到蒋总的叫声,己忙过一歇,正和徒弟们边唠唠叨叨,边准备着晚餐的胖厨师也闻声跑出,大伙儿全挤到不宽的办公室门前,办公室顿时变得幽暗。

小文员打开了全部电灯

灯火通明中,蒋总和达达相对而站。

一个笑嘻嘻,一个眨巴着眼睛张着嘴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了点儿急事儿,来不及请假和告诉你,对不起。”

“你倒是潇洒走一回,我这儿可全乱了套。”达达忽然意识到自己完全不必保密,至少这事儿的前一半不用,就明知故问:“怎可能?有你领导,什么风险没经过啊?”

蒋总还没搭话

胖厨房嚷了起来

“小哥,还说呢,人家打上门来了,要不是大家团结一致,办公室和总厨房都给人砸烂了哩。”虽然在预料之中,达达听了仍有些吃惊:“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冲到单位上来闹事儿,不怕报警吗?”

小文员也忍不住了,瘪瘪嘴巴:“报了等于没报,平时跑得飞快的110,派出所和警察特警,没一个来,我们都感到奇怪呢。”

达达只能保持着淡笑

不便搭腔

一直认真观察着达达的蒋总,似乎从对方的淡然中琢磨到了什么,点点头:“是这样,行了,大家回去工作吧。秀慧,你到‘陈米线’看看吧,有没有改进提高?”

胖厨师带着众徒弟出去了,小文员也放下小红旗,对达达嫣然一笑,忙去了。蒋总关上门,先给达达倒杯热茶,放在他面前,自己在办公桌后面坐下,不说话的看着对方。

达达就简略谈了个大概

基本上省略了后半部

其实,蒋总想听的,也正是后半部。前面,他甚至知道得比达达还清楚。下午6点钟左右,小哥小妹们在外面东奔西走,办公室和总厨房也没闲着,保持着紧张而有条不紊的临战状态。

这时,三个便衣中年人不声不响的进来了。一人守在门口,一人在排队领餐盒的小哥小妹中巡行,一人到总厨房窗口往里探看。

然后

三人又在门口会合,凑在一块儿低声说着什么。

四下来回巡视的地区经理,立即发现了这一异常,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趁三人不注意,给胖厨师和几个身强力壮外卖小哥递递眼色,自己回到了办公室。

蒋总刚边锁抽屉文件柜,边给小文员吩咐:“有什么不对,立即拨,”叩叩叩!三个中年人正站在门,为首的一个彬彬有礼的问到:“请问,谁是蒋总?”

地区经理沉着的点点头

“你好,有事吗?”

来人也不隐瞒,做了自我介绍,直截了当的要求:“请达达出来,或者请你告诉他现在哪儿?作为你手下的员工,擅自唆使小保安偷盗物业文件,我怀疑是受你支使在进行不正当的竞争。作为具有法律意识的中国公民,利用工作之便,唆使别人撬锁偷盗物业机密,是严重的犯罪行为。所以,你有责任和义务配合我们。”

蒋总摇摇头,据理力争,对方气极,将地区经理的桌子用力一掀,动起手来。于是,严阵以待的胖厨师徒和几个外卖小哥,闻风而至,双方比划起来了。

按理

公司这方人多势众

并且占理儿,要不多久就会将对方撵走,恢复工作秩序。可是,双方一交手,公司却差点儿吃了大亏。貌不惊人且人到中年的三人,训练有素,经验丰富,一顿拳打脚踢,轻易就将对方击退。

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始终保持着一定冷静,将对方打退后也没乘胜痛打落水狗,而是三人背靠背的收拢,保持着步兵战斗队形,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蒋总知道遇上了强劲的对手

更何况这是分公司首脑机关

这样打打闹闹的,损害损失的是自己的形象与信誓,据理力争之余,无奈答应了对方的要求;达达只要在公司一露面,就立即告诉他们,并保证把达达拖在公司,一直等到他们赶到。

交换条件是,蒋总这样做了并收到效果,领头的中年人答应芳华小区,今后只由饱了没公司送餐,其他的餐饮外卖公司一律拒绝,如自己暗自允许进入,饱了没公司可以随时抽查,抓到一次,罚款其外卖总额的10倍,以此类推云云。

对方是高手

这最后一条

是对准了外卖市场激烈竞争的软肋,一下就将蒋总击中了。结果,这场意外以打开场却戏剧性的收场,三人离开时还和蒋总胖厨师众小徒等人握手。

三人一消失,办公室就乱了套。蒋总破天荒的冲着小女文员,拍了桌子:“搞什么名堂?不是让你,”“打了的打了的,我真的打了的呀。”

一向尊重顶头上司的小文员

又怕又气急白了脸还差点哭

居然也破天荒地打断了地区经理的话:“你们还没打架,我就拨了110,派出所和区域联防办,可等我报完警,他们都不开腔就放下了电话,结果我重拨,可对方居然不接了。”

蒋总和众人都不相信,从来没听说过110,警察接了报警电话,不说话就放下和不再接的?一准是小女文员被吓怕了,自己把报警电话拨错啦。

这时

四徒中的大徒弟

又开始吹嘘:“要不是师傅拦着给我递眼色,想走?没门!”没想到,一向在这种场合均是长自己威风,灭别人志气的胖厨师,竟然大喝到。

“放屁!我多久给你递眼色啦?真是嘎小子,凡事不长脑子。你没见三人是地道的军人,没准儿还是特种兵,用的完全是战场上的格杀勿论术,一招制敌。拦着你,就是怕你报销了,非死即伤,呃,硬是有师傅管你吃喝拉撒,还得管你头痛感冒哩?”

达达听罢

微微点头

看来,正和自己设想的一样,蒋总只知其然,这就够了。守门老人的叮嘱,是及时正确的。这后面发生的事儿,牵涉面太广也太敏感,自己得千万要注意守口如瓶,否则,很可能祸从口出,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蒋总,你真相信他们的话?”达达偏着脑袋:“我完全可负责任的告诉你,这纯属胡扯。”“不可能吧?这么大个阵仗,”蒋总摇头:“我也想过,对方可能是事出有因,比如误会,认错人什么的,可是,好像又都不可能。三个便衣军人啊,知书识理,彬彬有礼的,如果不是事实,有必要跑到人家单位闹事?有损自己的面子形象嘛,这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达达脑子一转

计上心来

“其实,要弄清楚真假,你只要一拎话筒就行。”“怎么讲”达达往椅背一靠,摊摊自己双手:“全部原因,不就是我唆使谁谁谁,偷了他们物业的机密文件,对吧?”

“是这样”“既然这样,对方物业失窃,必定闹得人人皆知,”蒋总明白了,低头想想,抓起了电话筒。

10多分钟后

咣!蒋总颓然的扔了话筒,直瞪瞪的看着达达。

事情完全如达达所判断,因为这事儿太机密,后果可怕和涉及面太广,发现失窃后的副队,虽然领着几个心腹保安狂追不舍,差一点儿将达达和达斡尔生擒,却不敢透露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以,直到现在,芳华小区除了物业副主任和财务主任,没人知道副队为什么狂追那二个小子,即或是物业副主任和财务主任,也仅仅知道个大概,副队丢了东西,可具体是丢了什么东西,不得而之。

因此

蒋总的电话打过去

接听者自然都回答不清楚,不知道或者反问,你听谁说的,谁说的问谁,反正我就知道,哪有这事儿?当然罗,如果蒋总安了心一定要问个清楚,或许以后可能知道个大概。

但那己经不重要了,这事儿今天就划上了句号!达达站起探过身,把电话筒放在电话上,坐下,搓搓自己双手:“蒋总”“达达”

地区经理的眼睛动动

好像有点恼羞成怒了

“这事儿存疑,可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一夜一天的不联系,不打招呼,总与公司规定相违吧?你是组长,手下还有五男一女组员呢。更别忘记了,昨中午,你就违了规。”

达达压抑着内心的欢喜,他就等着对方问这话哩。达达清清喉咙,努力让自己平静从容,甚至于有点委屈巴巴的:“当然,这不可否认,的确是违了规,我认罚。可是,记得我给你汇报过,”

“什么,你说什么?”

蒋总骤然眉开眼笑为自己终于抓住了对方的大漏洞,高兴得号叫起来:“明明错了,还强词夺理?你给谁汇报过?违规还有事先汇报的吗?”

达达苦苦脸孔,放低嗓音,更显委曲求全啦:“不是,我是说,蒋总你不但不会处罚我,反而还要重奖我,你忘啦?”

地区经理怔怔

眼珠子骨碌碌一歇转动“嗯,你是这样说过的。”停停,补充到:“这我记得。说实话达组长,要从资历,年龄和感情上讲,我的确不想处罚你,当然也不至于重奖,那不完全没了规章制度?你是公司年龄最大最聪明能干也最能吃苦的,按理说,”

达达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差几分钟5点啦,他估计自己让达斡尔叫的外卖,就要送到了,就不客气的插话:“我要说了真话,你相信吗?”

“真话?这么说,这之前你说的全是假话?”

地区经理也鬼精,将话搭话,一嘴就反击过来

“好汉子,敢说敢做,敢作敢为。好,我洗耳恭听。”待达达慢条斯理的讲完,蒋总失态的蹦了起来:“李鬼?饱了了公司?你是在编网络小说吧?”

“我是想编,如今胡编乱造也卖得了钱,可我没那个天赋呀。”达达面无表情:“如果你真不敢相信,来之前我己叫了外卖,一会儿人家就会送来的。”

地区经理脸色发白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一时无语。

他凭直觉,达达说的是实话,因为他没必要假报,这可不是玩笑随口说说,而且还需要证据的。外卖市场,方兴未艾,竞争越来越激烈。

餐饮外卖,含金量本来不高,只要你有胆量,肯吃苦耐劳,当然罗,还得有必须的启动资金和法律意识,就能付之行动,来分切这块甜蜜而巨大的蛋糕。

自己绞尽脑汁,费尽心血好容易才打出了这一片天地,眼看正朝着规范化,公司化和利润化,良性循环,发展壮大,却陡然冒出一个李鬼饱了了,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听听,饱了了,我们是“饱了没”,几乎连我们的名字全盘抄袭,吃骨头完全不吐渣,一听就是个地道的假冒伪劣。

想当初为创业我们取“饿了么”的反义词,为公司正式名字,还有点靠谱,有点良心和职业道德,要不,为什么“饿了么”扭着我们打官司,打来打去他们反倒输了?这就叫正气盎然,师出有名!可如今这个李鬼饱了了,下三烂啊!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