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2章 大会小会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20 14:20:05  浏览次数:58
分享到:

话说

物业一帮子人离开

钱锐气和房东小伙有一句无一句的聊天,聊得房东小伙和波斯猫呵欠连天,他自己也终于站了起来,呵——欠:“睡吧睡吧,明儿一早还要上班呢。”一夜无话,不提。

第二天上午,老头儿接到了芳菲婚介的电话:“钱大爷,联系好了,可是,按规定你还得,”“150块”钱锐气打断了芳菲。

“我缴,告诉我时间地点。”“时间还是二小时,地点,老地方,下午1点半,你自己去,我不陪你老人家啦。”

老头儿正在熬小米稀饭

捏着锑锅盖提高嗓门儿

“老地方,是什么地方哩?芳菲,你得提醒提醒。”“怡心茶楼”钱锐气手一抖,筷子在锑锅上敲得当当作响:“我不去,这不是活活欺负人?上次白敲了我几百块,我是大老板哩?”

芳菲笑了:“钱大爷,在我眼里你就是大老板耶!我悄悄的给你透露透露,护士长可不是你一个的,3号5号你也认识,人家排着队想去呢。如果你真不愿意去,也行,我就按排他们了。”

嗒,压了话筒。

钱锐气也一下扔了筷子

狗日的芳菲老板也太不像话,明知老子相了近10年亲,从中年相到了老年一直都没成功,要挟我哩。

我那天晚上把所有的帐本翻出来算了算,近10年的费用不多快10多万哩,平均每年万多块,我容易哩我?要挟我哩。

老头儿跑到厕所

撒了一大泡尿

弯腰从水盆里舀水冲洗,脑子却一阵晕眩,要不是一把扶住了墙壁,就扑通一下跌坐在了便坑。还在十多年前,女儿携子带婿轰轰烈烈的回来那次,钱锐气趁此机会把多年凋零的洗手间,认认真真的进行了维修。

根据爸妈的意见,女儿女婿不辞辛苦监工全过程,号称“这一辈子再不用修理”的洗手间,终于在短短的大半个月维修完毕。

其他设备设施呢

只是换了更安全更结实的最新材料

原样基本没动,就是在淋水管下端,离地约50公分新接出了一个水龙头,这样,老俩口在下放一个大塑桶,把水龙头关到刚好不快不慢的滴水程度。

自来水便慢悠悠轻悠悠地滴答!滴答!滴答!即节约(因压力太小,水表的字不转)又方便,老俩口心里都乐滋滋的。

可是

滴答!滴答!滴答!

不久就滴出了毛病,老伴儿方便后弯腰舀水冲洗,脑子一晕眩差点儿跌倒,把钱锐气吓得不轻。滴答!滴答!滴答!

又隔不久,钱锐气也同样脑子一晕眩差点儿跌倒,把老伴儿吓得不轻。虽然如此,但紧跟而来的事实,却有力地说服了老俩口。

以前每月35块钱的水费

陡然降到了15块,把老俩口乐得合不上嘴。

一致认为,虽然舀水冲洗厕所,拖地板和做清洁有点麻烦,可滴答滴答滴出效益,看得见,摸得着。想想吧,每月20块啊!

天上不落,地下不长,偷不来抢不来也捡不来,是老俩口一个礼拜整七天的菜钱啊!所以,生活不停,滴答不止。

至于意外

自己注意点就是了

可注意点,仍阻止不了老俩口各奔东西,就在前妻搬走那天晚上,老头儿方便后舀水冲洗,就差点儿摔了一跤。这引起了他充分的注意。

好歹近10年过去了,没再出现意外。可是今天?嗯,这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哩?前铁路巡道工无私无畏,是个朴素的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什么鬼神,轮回和报应的什么玩意儿。

可随着年龄的越来越老迈

虽然仍不相信,却不知不觉地对此产生了莫名的不安。

那么,就在芳菲老板要挟自己之时,自己突感晕眩,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那个护士长之间,并没有姻缘哩?

据芳菲说,上次见面后护士长对自己印象不错,自己呢,对护士长也似乎有好感,可这重要吗?老年人不像小年轻,双方看得顺眼,能凑合过日子就行。百年之后,有个人为自己送终就行。

所以

哎,这个芳菲老板人不大。

可聪明着哩,会看透我的心思哩。那么,就还是在怡心茶楼,不过这次得换个小包。上次那个什么桥,一杯特花就收了我差点儿50块,宰人哩!

左思右想,钱锐气抓起了手机,不待他打开,外面响起了叩门声。本来这桃花小区的防盗门是,都统一配有电铃铛。

只要往门后的小盒子里

装上三节七号电池

来人轻轻一按门上的小红钮,防盗门便会发出轻盈动听的音乐,“祝您生日快乐!祝您生日快乐!祝您生日快乐!”

主人不论在屋里何处都听得清清楚楚,从容不迫前去一拉锁扣,房门就会敝开迎客。可不久,老俩口就发现,除了物业催缴物管费,有事无事来按门铃的朋友基本没有。

三节七号电池一次装上

可以用上全年甚至更久,却仍是一笔格外的开支。

更重要的,完全没必要嘛,老俩口天天都在家里,真有人来叩门不就行哩?因此,电池自然用完后就没再装上。这一叩,就是10多年。

也因此,老俩口都锻炼成了顺风耳,只要防盗门轻轻一响,不管在做什么,听起来都似响彻云霄,老头儿就会扯起喉咙喊:“有人,开门!”

老伴儿就会小跑着去开门

从没漏过或听错。

当然罗,老俩口散落后,就是老头儿自己小跑着去开门了。“钱大爷,您老还在呵?”是昨晚那个陪着自己说了许多话的女助理。

女助理不大不小,三十出头四十挨边儿,浑身散发着一种让老头儿感到舒适愉快,还有一点点心跳加速的味道儿。

“昨晚休息得好不”

“还行”

钱锐气客气的点点头,把门又拉开了一点儿:“进来坐坐,有事儿哩?”女助理微笑着摇摇头:“不啦,小谢说让我来看看,你还在不在?如果还在,请参加一下表彰会。”

这让老头儿皱皱眉,什么话,什么还在不在?咋,我昨晚才为小区立了大功,今天就问我在不在?想我不在早点归天是不哩?

过河折桥

没安好心

“表彰会,表彰谁?”钱锐气的语气,有点硬邦邦的。可女助理不知是没注意还是有意,仍大咧咧的:“还能有谁?你猜!”

老头儿沉下了脸:“我猜不出,只是麻烦你告诉小谢,我还喘着气儿哩。”“喘着气儿好哩,就怕不喘气儿了,”

女助理依然没心没肺

显然

因昨晚的出色表现,今天一早上班,就受到了小谢主任的当众表扬,她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呢:“我爷爷就是这样,昨晚临睡前还喘着气儿,第二天早上就全身就冰,”

可怜的女助理,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漏嘴,停了下来。可领导的指示还没传达,想想,只得鼓起勇气:“钱大爷,对不起,我说话没恶意的,就是有点离题和罗嗦,对不起。”

钱锐气眯缝起了眼睛

别说,这姑娘脸红红的挺好看哩。

“没什么,娘儿们,不,女人们都这样,你说。”“10点正,在广场开表彰会,表彰你和房东小伙,还要当众戴大红花,照相,上专栏,”

女助理一口气说完,又加重了语气:“中午,我们还在食堂办了一桌,为你俩庆祝呢。”老头儿咧开了嘴巴:“谢谢,这样啊?通知房东小伙没哩?”

“通知了,小伙说,记得告诉你老人家,莫忘记了。这不,我正告诉你呢。”

“谢谢”

钱锐气高兴了,一高兴,就把刚才的不已快和烦恼,全忘记啦:“会上,我发不发言?”女助理一楞,这,好像小谢没提起。

不过,按照国际惯例,这会那会的,参加者都要说二句的:“发吧,可以说二句。”老头儿点头:“我就说二句,同志们好!谢谢啦!你看,可以哩?”

扑嗤

女助理想笑,可强忍住了,刚才就差点儿惹钱大爷生气呢。

“还有,食堂是新开的哩?高不高档,在什么地方?”钱锐气倒没注意对方的表情,脑子里在想着更重要的问题。

昨晚和孙办事对饮良久,刚好把饭菜一扫而光。熬了点小米粥,正想着弄点儿什么菜,这不,正好哩:“可以打包哩?节约归己哩。”

女助理忍不住了

眨着眼咧咧嘴巴

这老头儿,为人和做事都挺老爷们儿的,心眼儿可真像女人,还没开吃,就想到打包,也太抠了点哦,可嘴巴上仍回答:“我想,可以的。也不叫什么食堂,就是我们平时为了工作,平时中午就轮流买菜做饭,AA制嘛。天天从家里带太麻烦,外卖不好吃没营养也吃不起,所以哩,”

老头儿就大气的一挥胳膊:“就在你们物业嘛,明白了,方便节约又干净卫生。”女助理刚离开,钱锐气就去按芳邻的门铃。

叮当

房东小伙抱着波斯猫开了门

“钱大爷”“表彰会,知道不?”小伙点头,望望不远处的广场:“我晨跑回来时看到的,不是仙鹤保健品推广会么,或是会后?”

老头儿摇头,又说:“会后在食堂聚餐,你准备讲几句哩?”小伙子有些惊奇:“食堂哇,多久开的在哪儿?有创意,这名儿远比那些什么楼什么店,好听多了。”

“要讲话,你准备讲几句哩?”

“二句,一句同志好,一句谢谢!”

钱锐气满意的点点头:“和我一样,好!讲话就要简短,意思到了就行。记得我年轻时,听领导讲话,”小伙子一松手。

波斯猫轻盈的跳到地上,嘭地扑向老头儿,喜得钱锐气欢叫一声:“这家伙,还重情哩。”抱起,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他哪知道

这是人家房东小伙怕听他痛说革命家史,故意所致。

九点过,二隔壁,好芳邻,一老一少一起下了楼。其实在这之前,钱锐气与房东小伙虽然时有点头,还达成了默契,相互之间却并不熟。

在他印象中,小伙好像才搬来没几年,除了几个朋友经常来往,平时就一个人进出。这样,反倒越来越引起老头儿的不安和警惕。

想想

隔壁邻居

低头抬头,再怎么着也令双方暗自嘀咕。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为邻,紧急时也有个帮手当然好。

可是,有一个孤独的不明不白的年轻小伙为邻,对自己也是一个明显实在的威胁。如果他有女朋友和爸妈,如果他行为端正作风正派。

如果他

总之,如果他是自己想像和认同中的邻里,就好了。

昨晚,钱锐气往日的疑惑和不安,基本上一扫而光。事实说明一切,我们巡道工就讲究实际。可是,这毕竟只是表面,小伙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这让老头儿就想弄个明白。

“钱大爷,请。”

电梯到了一楼

小伙按住电梯门,请钱锐气先出去。老头儿也不客气的一步跨出,小伙子跟在后面:“钱大爷,我们不用先到物业了吧?”“不用,直接到广场。”老头儿大步流星:“哎小伙,怎么没看到你爸妈,你还有兄弟姐妹不?”

“爸妈在乡下,家里就我一个人。”“你挺能干哩,一个人买这二居室,总价多少?”“贷款呗,首付3成,加上中介一共好像65万吧?”

一问一答

没费多大力,钱锐气就基本弄清了对方的情况

原来,房东小伙和楼上8—3的达达小哥情况,基本相同。不同的是,达达小哥是送外卖的,而身为计算机程序员的房东小伙,则是叫外卖的。

这让老头儿有些不满了:“你平时叫的什么外卖,哦不,我是说什么公司的外卖?”“不是公司,就是广场边上的小店子。”

小伙子笑嘻嘻

扬扬自己手机

“拍下电话号码和菜品菜价就行,比外卖便宜。”“可没有外卖卫生干净,对吧?”钱锐气忽然站下,东摸摸西捏捏的:“等等,我得回去一趟。”

小伙关切的问:“没带手机”“不是,水杯和折扇。”小伙子笑了:“钱大爷,开会呢,主席台上坐着,还怕没水喝天气热?”

老头儿点头

“这倒是”

“外卖虽然多几块送餐费,可保险哩,人家记着食品卫生法哩。”这让房东小伙似有所悟,喃喃到:“我倒不是付不起那点送餐费,主要是习惯了。”

钱锐气趁机鼓捣到:“楼上8—3那个达达小哥的外卖就不错,一个人有时懒得弄饭,我就让他送,真是不错,干净卫生又迅速。你试试哩。”

“好的”

小伙一口答应

看到钱锐气走过来,正和几个年轻人在临时搭的主席台上,忙忙碌碌的孙办事么喝到:“老头儿,快一点,来搭个帮手。”

钱锐气不愿意:“越帮越忙,你不是快完了哩?”“怎么说话的,你才快完了呢。”孙办事乐呵呵的骂到:“不,你个鬼老头儿,早就玩完了哩。”

房东小伙就准备跳上去帮忙

孙办事急忙摇头

“不用不用,越知越忙,快弄完啦。你准备准备,等会儿,还要讲话呢。”钱锐气大笑:“瞧,自己说的快完了哩,还嘴硬?”

一个姑娘走过来:“孙老师,这老人家是?”“钱大爷,我的小学同学和老朋友”孙办事趁机为老头儿大刷浆糊:“自小聪明能干,年年工段劳模,现在是越来越老当益壮,返老还童了。”

姑娘高兴的看着钱锐气

二只眼睛闪闪发光

“大爷好,老人家高寿哇?”“60有8”老头儿故意多说了几岁,他觉得姑娘十分可爱,高高挑挑的,一笑,脸颊上显二个小酒涡,模样儿有点像自己女儿:“老罗”

姑娘佯装出吃惊,可爱的瞪大眼睛:“60有8?不像不像,大爷你开玩笑,至少多说了10岁。孙老师,”可爱的看看孙办事:“你说,是不是啊?”

孙办事点头

正色的瞅着老朋友

“真是,你与苏总监开什么玩笑?是多大,就多大,实话实说嘛!”苏总监就上前一步,手里变戏法一样,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

正中有几只正在扑腾的仙鹤,鹤身上印着凹凸的艺术体大字,仙鹤:“钱大爷,我建议你试试我们公司的最新产品,仙鹤牌长寿丸,包你今年58,明年50,健康更年轻,老伴爱不赢!”

啪啪啪

孙办事鼓掌大笑

“苏总监,钱大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找个年轻伴儿,让你爱不赢。”苏总监不动声色的顺口倒过来,抑扬顿挫,琅琅上口。

“我们仙鹤长寿丸呢,就是针对单身人群,集中国内几十位顶尖科学家,用了上百种药材制作的,无味无毒无后遗症……”

房东小伙显然对此不感兴趣

自己踱到一边玩手机

钱锐气呢,要说对此更不感兴趣。自持身体强壮的他,从来对什么药物都远远的。前妻在时,家里倒到处都放着各种各样的药盒和药瓶,白天在阳光里闪闪发光,夜晚在幽暗中鬼影幢幢,成了老俩品拗架吵嘴的原因之一。

前妻一走,钱锐气半小时内将其一扫而光,全部倒进了楼梯间的拉圾桶。可是,面对苏总监的滔滔不绝,老头儿却假笑着频频点头。

因为

他觉得苏姑娘很吸引人

至少和姑娘面对面的这样站着说着,比那房东小伙和孙子都有味道。不过,虽然听着药品销售员的不断携销,老头子心里却一直在嘀咕。

不是表彰会哩,怎么那台上挂起了药品的大标语,××医药集团201×年秋季仙鹤保健品宣讲会?再瞟瞟睃睃。

平时一开会

就忙得晕头转向的孙办事

此时气闲神定的站在一大堆音乐器材前,看着一帮年轻人忙忙碌碌,时不时的指点指点,说着笑话。

那边,街道办的大门涌出了一大帮子人,领头的吴主正和一个穿白大褂的老者,热烈的说着什么过来了……

“综上所述,钱大爷,您带头认购一盒,可不可以呀?”

老头儿一楞

“什么”“认购认购”苏姑娘笑得灿烂,嘴唇樱红,闪着波光:“碰到坏蛋,你是见义勇为的英雄。我们有困难,你也一定能伸出援助大手,对吗?”

钱锐气眨巴眨巴眼睛,觉得姑娘说得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可仍点头:“行,我认购一盒哩,起个带头作用,这我懂。想当年,在工段,”

苏姑娘同样没耐心

听他痛说革命家史

纤手一扬,一张表格和签字笔,塞进了老头儿的双手:“谢谢,钱大爷,您老就签个字吧。”钱锐气点点头,转来转去的找地方垫着好签字,苏姑娘早把自己的小拎包举举:“垫这儿吧”

“苏总监,准备好了吗?”吴主和白大褂走拢了,白大褂关切的问:“按时开始,没问题吧?”苏总监忙着回答,小拎包缩了回去:“10点钟准时”

大家一起朝主席台看去

基本布置好了

音响师正在调音,喂——喂!嗯——嗯!不算太宽敞的主席台正中,无数盒仙鹤牌保健品,被精心搭成了一个大鸟状,喻意仙鹤正在蹁蹁起舞,在太阳光里红彤彤的,映得整个主席台都像浸在鲜红中了。

台前立着二根长长的话筒,一个姑娘正半蹲着调试高度,一头黑发瀑布般泻下她腰际,最长的还扫着了红塑地毯。

透过主席台

雕花白石柱

可以看到后面三队老太太,正在抓紧时间排练着,花花绿绿,满头白发,时隐时现……一手攥着表格一手抓着签字笔的钱锐气,有些惊讶,这些老太太是多久来的?自己咋没注意到哩?

“都教授,就是这观众,”苏总监扭过身,一干人包括钱锐气也都扭过了身。可不,虽然有拉拉稀稀的大伯大妈不断相约而来,可还是显得人太少了点。

被苏姑娘称为都教授的白大褂

面向吴主

吴主又面向孙办事,有意提高嗓门儿:“都通知了吧”“三天前就通知了”孙办事配合着:“要不,我再去催催?”街道办主任点点头,孙办事就朝小区走去。

走二步,对钱锐气招手:“钱大爷,一起一起,你说话比我更中用哩。”大家的眼光都落在了老头儿身上,这让老头儿很是受受用。

于是

三步并做二步跟了上去

其实,哪用得着人专门去催?熟知小区居民生活习惯的孙办事和老朋友,走到广场外的小树林后,对方己看不到自己后就站下了。

孙办事捋捋自己手腕:“有些酸呢,搞得个神神秘秘的,我看有屁大个作用。”钱锐气半真半假的啐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谨防我大义灭亲,揭发你哩。”

孙办事一伸手

“你拿的啥玩意儿,公务员啊?”

“认购表”孙办事嚓的抓过,看看,顺手揉成一团,扔进了一边儿拉圾箱:“我说你老糊涂了,幸亏还没签字,要不你就摊上了。”

老头儿不高兴了:“人家苏总监特地给我的,怎么说揉就揉哩?再说,就一盒嘛,多大个事儿?”“老孙”“好,请朝前走。”

“孙大爷”

“真乖,跟着奶奶一直走。”

“孙办事员”“大伯,您也来啦,咳嗽好点了没有哇?”“托你福,好点啦好点啦,哎,听说又是保健品推销,有没有赠品可拿呀?”

“有有,有的,大伯,别急,慢慢走呵。”孙办事扭过了脑袋,冷笑着:“钱大爷有养老金,有医保,所以好大的口气,你知道一盒是多少?”

“一盒,就一盒哩。”

钱锐气有点口吃了,他的确不知道一盒是多少。

“瞧到台上那一盒盒的了吧”“嗯,那,那么大哩?”“那就叫一盒,一盒内装50小盒,一小盒289块,自己算算,50乘以289是多少?”

老头儿鼓起了眼睛,他如果能算清,也就不会干了一辈子的巡道工啦。“14450”孙办事倒是迅速就心算了出来:“你每月养老金2890块,再算算,你得多少个月不吃不喝,靠吃仙鹤长寿丸活着?还有,签了字就是签了合同,不掏腰包不行,而且还是违约行为,人家上告你输官司,还得赔偿违约金。”

老头儿明白了

搭拉下脑袋

其实,钱锐气对此并不是没有警惕。因为这桃花广场自修好那天起,就没有过空着。最开始是雨后春笋的小商小贩,霸占着白天晚上,广场上24小时都弥漫着烤肉串,大排档的香味,嚷嚷声漫骂声和随地小便发出的腥臊味。

不久,小贩们和跳坝坝舞的老太太们起了冲突,有道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小商小贩终被老太太老头儿彻底撵了出去。

于是

各种推销接踵而至

不过,居民们容忍不下小商小贩,对推销倒是颇具欢迎。因为,不管哪种推销和推销什么,总是免费赠品开路,试测试穿试用试尝和试带同行,因而受到勤勤苦苦居家过日子的居民们,热烈欢迎和踊跃而至。

从此以后,桃花广场二分天下,白天(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是各种推销商的舞台。夜晚,是老太太坝坝舞的天下。

中间最大的得利者

则是管理者——桃花街道办事处。

这己不是什么秘密,小区的老太太老头儿心里都有数。就连守口如瓶的孙办事,不用小学同学兼老朋友费力,老头儿稍一追问就点头承认了,不提。

正是应了那二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推销商的赠品和五试,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本算在居民头上的。

现在的人都省事儿

心里都明白举办方

哪可能真正白给的,所以,赠品和五试之后,面对销售姑娘和小伙各种热情的推销(逼单),迫于情面多少也得掏点腰包,更何况,有些药品自己也的确需要。

面对这种双赢的时尚潮流,有一群人却始终对其敬而远之,冷眼相对,即不要什么赠品,也不会以身去五试,对么喝声声锣鼓喧天基本上是绕道走,正眼儿也不信一眼。

这群人

就是桃花小区由大学教授,老板和自由撰稿人等组成的所谓精英阶层。

而钱锐气,也自诩是这群人中的一分子。所以,二老朋友在一起对坐小饮时,孙办事经常嘲弄老头儿是边缘精英分子。

应该说,钱锐气的警惕,给自己带来安静顺心,减少了不必要的烦恼。有时看着小区老俩口为此吵吵闹闹,老头儿也颇为自己的精明自鸣得意。

可是看看

就是因为

顾着表彰佩大红花上专栏,一不注意,就差点儿着了推销部的套路。“哎,那个苏姑娘挺漂亮的嘛,没想到,”老头儿抠抠自己脑门:“真没想到,现在这人啦,这人啦!”

“别感概了,别人没问题”孙办事没好气的抢白到:“有问题的是你自己,嗯,看到别个漂亮年轻,就昏了脑袋?真是人老心不老,心不老必撞鬼!”

老头儿瞅瞅他

有些悻悻儿的

“对了,我刚才看到姚老太在练舞,你一定是忘了自己说的话吧?”“我自己说的话?我自己说的什么话哩?”

钱锐气远远儿的看到,芳菲姐妹居然也来了,一左一右的陪着二个老太太,四人亲亲热热的说着,一起坐在了一排排的长凳上。

老头儿顿时不屑的瘪嘴巴

为了赠品和五试,连店子也不守啦?真是娘儿们。

“好,我问你,那姚老太为什么还穿着那蓝布衫?”“孙老师好”“好好,姑娘,今天休息呀,打扮得这么漂亮?”“调休,顺便来看看。”

“好好,请去请去,回见。”“回见”“你不是承诺了的,这事儿包在你身上?”老朋友的冷嘲热讽和不依不饶,让钱锐气有点火啦:“我是说了这话的,可才多久哩?我连面都还没来及看到人家哩。”

铃……

二老头一起掏手机

孙办事动儿快得多,早按到了自己耳朵:“吴主,哦,好的好的。”嗒,关掉手机一转身:“走吧走吧,记得到就行了,领导在催呢,走吧。”

二老头在路上就看到,原先稀稀拉拉的长凳上,现在基本上坐满了居民。小区居民的早上都是忙忙碌碌的,晨练,送孙儿进幼苗园,买菜,准备中饭和清洁云云。

一直忙到近10点钟左右

才有机会和兴趣参加社交活动

因此,推销商报送上的促销协议,吴主毫不犹豫改了二点,一是提成,从原来的五个点,增加到8个点。二是时间,从原来的9点,改成现在的10点10分。而街道办的今天的重头戏——表彰会,则放在了最后的11点45分。

为此,都教授找到吴主协商,要求把时间提前到9点半,并直截了当的申明,若以吴主审定的时间论,不过一个半小时,街道就收费8个点子,我们药商承受不起。

吴主的回答是

就这样定了,你们看着办。

刚才,老头儿和房东小伙来时,看到吴主和都教授一起从街道办走出,就是彼此相互协商了来。现在看来,药商委曲求全了。

坐在长登凳边儿的房东小伙,看到老头儿走过来,便招招手:“钱大爷,这边儿。”“去吧,二受奖者坐在一起,不要乱跑了,等上台又找不倒人。”

孙办事叮嘱叮嘱

便被吴主用眼色招了过去

随着一阵激烈高亢的音乐,苏总监满面含笑走上了主席台,原来,她还是促销会主持人。苏姑娘宣布促销活动开始。

随后,药商代表都教授,街道办吴主,副主任,科长和办事员等,浩浩荡荡10多人,在主席台的仙鹤前站在一排,由苏姑娘一一介绍,并冠以各种时髦称号。

每介绍一个

场下都响起热烈的掌声

对孙办事的称号是“药商的知心人,业主的贴心人!”这或许是完美得有点过分?场下的掌声里夹带着善意的哄笑,这让孙办事居然泛红了脸孔。

介绍完毕,便是惯例的重头戏——发放赠品和五试。按照以前的做法,一般是几个年轻人坐在几张桌后,一张桌上是表格和签字笔。

任何大伯大妈

只要上去写个电话

或者手机号码,地址和签字后,就可以免费得到赠品,然后乐滋滋的拿着赠品,移过去排队五试,场面火爆,吸引眼球。

这次呢,却有了创新。按照苏姑娘宣布的办法,大伯大妈们坐在长凳上,由几个斜挎着大红绸带,带子上缀着 “仙鹤牌保健品走进千家万户大酬宾风暴”的金色大字,一一赠予。

推销会完后

再进行五试活动

如果大家同意就请鼓掌,结果,掌声雷动,喜笑颜开。伴着小伙姑娘们骄健美丽的身影,特别是抱在其怀间的赠品,被事先安排的拍摄师尽情的摄了下来。

第一步推销策划成功,这让都教授。苏总监和吴主孙办事等松了一大口气。然而,紧跟着就出了问题。赠品毕竟不是人人必备,发到一半时,计划内的赠品都发完了。

苏姑娘宣布赠送活动结束

下面,由桃花小区老年舞蹈队献舞。

可没拿到赠品的大伯大妈们起哄了,乱七八糟的站起来,愤怒的嚷嚷着指责,药商和街道办联手骗人,要向媒体报料揭露云云。

药商和管理者紧急商量后,吴主沉着脸孔答应其提成下降二个点子,赠品才继续进行。然后,一帮老太太扭上了主席台。

顿时

满眼花花绿绿,满场哄闹欢笑,大家的情绪都被尽情的点燃了。

但见,平时恨不得你吃我,我吃你,然后一起吃了他的三大舞派,各选出了10人,由平时的领舞带队,混合表演,以表示团结和谐共建文明社区。

要说这个创意的确不错,至少暂时抚平了大家的成见,令人感到由衷的高兴。再说这些老太太也的确不简单。

据说只是昨晚上

才临时进行了混合排练

可现在表演起来却是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穿插自如,迭变多姿,引得台下的大伯大妈们,拍红了巴巴掌。

这个创意的始作俑者孙办事,更是高兴得合不上嘴巴。都教授苏总监和街道办的大多数人,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要知道,这可是孙办事公务员年终总结中的“业绩”啊。

然而

孙办事的同桌对坐老史,沉下了脸孔。

老史还没发难,孙办事也突然沉下了脸孔,急切挤到人群边,对坐在正中津津有味瞅着的钱锐气招招手。老头儿低头弯腰的挤了出来。

“正瞅着哩,什么事儿?”

“那姚老太的蓝布衫,好看不?”

“早看到了,谈不上好不好看哩,”钱锐气认真回答:“也不难看,不过,即然我答应过你,待会儿我找找她就是哩。”

孙办事的脸孔,缓和了些:“嗯,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坝坝舞吗?”“没事儿,解困哩!”老头儿扭过脑袋,不是看台下,而是在自己刚才坐的地方,寻花着什么。

“只要音乐声不要太扰民,锻炼身体哩。”

“一心不能二用”

看到老朋友鬼鬼祟祟的眼光,孙办事又有些冒火了:“一仆不奉二主,难怪办事不力?你就不怕我戮穿你的鬼把戏?”“什么意思”

正在人群中寻找得起劲儿的钱锐气,有些愕然:“好好儿的,又冒什么火?老年痴呆哩。”孙办事将老朋友一拉:“这边来”挤到外面人少边缘。

几个老头儿正站成一排

一面瞅着台上,一面过着嘴瘾。

“瞧丁老太那屁股瘪瘪的,没肉没劲儿,穷扭哩。”“周老太吃的是猪食哩,那么胖乎乎的,看着就让人累,咋不减减肥?”“姚老太不错,个儿不高不矮,眼儿不大不小,我就喜欢她哩。”

钱锐气还想听听,孙办事又拉拉他:“才说过,一心不能二用,一仆不奉二主,你真是没救的了。”“哎哎,真罗嗦,说吧,到底怎么哩?”

钱锐气有点不耐烦了

他现在更想听那几个老头儿在说什么

因为他认出来了,就是上次为姚老太吵嘴斗殴的那几个老光棍儿。“即然对姚老太有意,就不该移情别恋,又去芳菲那儿征什么婚。”

孙办事很有些义愤:“你说,那个护士长姐妹俩,是你打电话叫来的吗?”老头儿摊开双手,号叫起来:“这关我什么事哩?要开会时,才看到她俩由芳菲姐妹陪着来的,我还感到莫名其妙哩。”

“那老太真是她妹妹?一点不像嘛。”

孙办事扭扭脑袋,颇不高兴的数落。

“我可是一直注意在看着,人家坐在你背后没开腔对不?就你扭头和人家套亲乎,这总不是我编造的吧?”

其实,孙办事只看到事情的一个侧面,难怪老头儿感到冤枉。钱锐气挤过去和房东小伙坐在一起,一老一少运气好,分到了第一批赠品,一小盒标着明码实价的仙鹤保健品。

老头儿看看上面的价格

笑着递给了芳邻

“给你爸妈捎回去,我从不吃这些玩意儿。”小伙不客气的收下了:“我爸妈也不吃,不过,”停停,凑近老头儿:“钱大爷,后面俩老太太就看着你笑呢。”

老头儿回头,原来是护士长和一个陌生老太太。“你好”老头儿礼貌的点点头,斜瞟到芳菲姐妹:“是你们告诉的”“是的”

芳菲老板笑容可掬

“看见义勇为老英雄被表彰,戴大红花呢。”

护士长以一种钦佩的眼光,看着钱锐气,轻轻的说:“真看不出来,脾气还那么火爆?”“姐,这就是典型的胆汁质性格。”

一边的老太太告诉护士长:“与你们常说的老年性更年期不同,更与老年痴呆挂不上号的。”护士长轻轻点点头:“明白了,你姐夫走的时候患的是老年性更年期,与这不同。”

芳菲笑笑向前凑凑“钱大爷,这是护士长妹妹,今天是特地来看看你的,记得表现好一点哦。”老头儿颇感意外,不是我还没答应到怡心茶楼,你扔了话筒哩?

咋!不是还有几个相亲的候着?钱锐气的心思,从来都是大咧咧的写在自己脸上,芳菲一笑:“别胡猜了,人家姐妹俩主动来看我,我想拦也拦不住,钱大爷,你人缘好着哦。不过记着,那150块下午自己送过来。”

这话准确地搔在了老头儿的痒处

他矜持而自得的微微点头。“当然,如果你身上带着,也可以马上给我,微信支付也行。”钱锐气装没听清楚,坐正身子面露微笑。

因为,他睃到护士长妹妹,正在悄悄打量着自己。


上一篇:单身情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