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千里去旅游 14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25 15:24:05  浏览次数:37
分享到:

“快到了,王坪是这地方的最高点,红四方面把总医院设在这儿,是一定道理的。”我眼睛亮亮:“你们当地人,对此怎么看?也常去吗?”无语,继续开车。然后答:“谁要去?不过就是一座大尸坑,有什么看头,吹得凶哩。”

这次轮到我无语了。

抱抱怀中的双肩包,定定的瞧外面风景。

路越来越高,但经过精心规划建成的公路却不显太陡。高山,大江,苍翠,牢牢地印入了我脑海。我的眼前浮起各路形象和情景:惶恐不安的逃命,追杀,伏击,群众大会,残酷斗争地主老财,无情杀戮土豪劣绅,分光粮食和浮财,那血一样猩红的五角星……

我有些不服气。

“王师傅,看样子,你不过四十出头吧?”

正值壮年的司机一听就懂,笑笑:“我是没看到过,红四方面军到通江时,还没有我嘛。可我父亲母亲还有仍活着的老人们,都看到和知道哇。”当然,这还需要他直白么?口口相传,正是生产力低下落后时代,人们日常生活中聊天解惑的不二法器。

所谓“口碑载道”“谣言杀人”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皆出于此。

但口口相传就一定真实?当然不是。

然而,可是,唉……半点钟后,大巴在一个明显的公路口,停了下来。司机朝右上面的公路呶呶嘴巴:“直上。”我一面下车,一面问:“大概走多久?”“十几分钟吧,记着打我的手机。”的的!大巴一溜烟儿顺着直路开走了。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四下无人。

公路左侧修有一个简朴的候车站,虽然无站牌车次,却也让我稍稍放心。

看来,司机的话不假,这儿的确是候车站,问题是时间啊,如何准确把握?我想,我下山后,如果王师傅的车,或者他承诺叫的别个过路车没到,我就坐在这儿守着,总有路过大巴,至少也有私车路过吧?

可要命的是。

王师傅他们这类由通江客运站发出的载客中巴车,都是一人一坐,多一个都不行。

准确把握时间之外,还得想到过路车就是停了,如果刚好一人一坐,自己还得重新等着。人家不可能为你一个人,特别还是外地人破坏规矩,砸自己饭碗的。

想来想去。

还是狠狠一跺脚:想那么多干嘛?走,先上山!

上山的路,宽敞平坦弯弯曲曲,好似是用沥青铺成,踏上去软而实,十分舒适。路二旁,树木葱郁,枝繁叶茂。右侧,千峰万仞,连绵起伏,随着我上山的脚步和高度,越来越辽阔,风光无限。

左侧,峰峦雄伟,怪石嶙峋。

各种树木藤萝壁草野花,纠缠交错。

俨如刀枪剑戟,壁垒森严,彰显“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山路无人,阳光灼热,只有我独自前进的脚步声,间或有私车或公司(单位)的小车中巴及高背大巴驶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