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7章 那芬那芬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7-15 12:35:53  浏览次数:100
分享到:

达达从7—4回到8—3

己是凌晨4点半

进大卧时瞟瞟小卧,正好瞟到睡梦中的姜君那朦胧的身影,心里不禁一跳。这时,一阵类似打雷的声音突然响起,嘭嘭嘭!

达达惊愕地听着居然来自天花板上面的9—3,这让他机敏的一抖,瞪起了眼睛。达达迅速往大卧里一窜,站在正中仰头竖起耳朵。

果然

又是嘭嘭嘭

刹那间,达达将梦中的江小白使劲一拉:“小白小白”江小白惊醒了,楞楞的看着达达:“什么事儿”达达指指天花板:“出事了,有人在跺脚,一次跺三下,一连跺了二次。”

江小白翻身坐起,揉着自己发涩的眼睛:“为什么跺脚?几点啦?”“差一刻5点”“上面不是住着个老姑娘吗?难道是犯病了?”

江小白老大不愿意的挪着身子,双层铁床发出吱嘎吱嘎,达达急忙按按他,指指其他三个酣睡的组员,示意别惊醒了他们。

然后,又将江小白一拉,自己先窜到了厨房,右手抓起一把大菜刀,左手拎起一根铁叉棍,等江小白出来,把铁棍递给他:“走,上去看看。”

江小白极不愿意的接了

咕嘟咕噜的

“你真听清楚了,是有人跺脚?如果是老鼠呢?夜半三更,现在的老鼠吃得胖,跑起来就像人跺脚的。”

达达又把他一推:“行了,人命关天,见死不救是有罪的,走。”出门时,江小白在门槛上绊了一下,手里的铁棍当的声碰在防盗门上,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炸了个惊雷。

这下

江小白彻底清醒了

一竖铁棍:“上,人命关天,我们顺消防通道摸上去。”达达点头,二人迅速隐入了走廊的通道口。顺着幽黑的消防通道,达达在前,江小白在后,机智迅速无声的往上跨。

为了工作,常走各种消防通道的小哥们,轻车熟路,闻着略带潮湿微腥的气味。达达居然还想到房东小伙讲的,那副队领着三个同伙偷袭的事儿。

跨过通向9楼的拐弯处时

幽暗变成了漆黑

达达不禁有点毛骨悚然,扭头看看黑暗中,有没一双绿苎苎的猫眼儿,在死死的盯着?凌晨时分,九楼也和七楼一样,灯火通明,空无一人。

二人和那副队一样,隐身在消防通道门口,鬼鬼祟祟地朝斜对面的9—3窥视。枣红色的防盗门,安安静静地矗立在柔和的灯辉里,一点不像是有丁点儿情况发生。

达达对江小白示意留在原地

自己提着菜刀弯腰摸了过去

因为基本上没用,早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大菜刀,虽然还没生锈,却布满了尘晦,锋利的刀刃也早迟钝,事实上就是一块废铁。

可厨房里,实在没有可用以威慑自卫的家伙,也就是它了,提在手里,好歹也有一种安全感。大约十几米长的走廊不宽,刚好容得二人对行。

原来雪白的墙壁

早变成了暗褐色

灯光照在上面反射回来,映得达达和他手中的菜马,腊黄腊黄。外卖小哥鬼鬼祟祟的摸拢了,枣红色的防盗门,在灯光里静寂,安然,仿佛正在甜蜜沉睡。

达达轻轻蹲下,耳朵贴上门面凝神听听,又眯缝着眼睛,在门上的猫眼儿和四下瞅瞅,又失望地蹲在腊黄色的灯辉里。

看来

小区虽老,可防盗门的质量却还行。

不但隔音效果显著,听不到里面一点声响,而且根本莫想透过什么门缝儿,窥见门里丁儿情景。达达皱眉,迟疑不决。

嘭嘭嘭的声音,自己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而且怎么形容呢,嗯,有点像温软的脚后跟,跺在地板上发出来的。

达达记得上次送单后

应花蕊姑娘的邀请

进屋“坐坐”时,有意扫一眼屋内的情景。大凡天下的外卖小哥小妹,因为工作性质,基本上都练就了扫一眼的功夫。

可别小看了这简简单单的扫一眼,对方家里的基本情况,可都会随着这一眼而铭记在小哥小妹脑海。

布置优雅的

一定是有品味的知识份子

装修豪华的,一准是官员或大小老板。家俱陈旧的,基本上是没多少文化的打工崽和退休老人。家俱新潮简单,健身器材和电脑平板显目,到处是网线,插头和游戏机遥控器,厨房零乱且有灰尘的,必定是年轻玩客和夜猫子。

而这最后一类人,才是自己真正的衣食父母,重点工作对象。其他三类,只能是自己的潜在客户,甚至与自己毫无关系。

因此

达达由此明白

花蕊姑娘的客厅铺着强化地板,也就一层纸而己。跺脚声来自大卧,大卧的地板上。铺的是小块竹地板

自己去的时候,一张女用花锦大浴巾正铺在其上。从边缘上看,这大浴巾很厚实,上面缀满小柱式的绒线。

那么

凌晨4点多

一个单身姑娘的租赁屋里,除了会是双脚,还有什么东西在嘭嘭嘭呢?江小白说是老鼠,可能吗?假设一下,单身姑娘睡得正香甜,一双罪恶的手,突然蒙住了她嘴巴。

被惊醒的姑娘拚命挣扎,歹徒毕竟心虚,一不注意被姑娘挣脱滑到了地上,趁歹徒还没回过神来,姑娘嘴巴一张欲大喊救命,歹徒慌乱捂住了她的嘴巴,姑娘就用双脚用力在地上跺着。

如果没有那张大浴巾

跺脚声必定很响,而且必定是帮帮帮,决不会是嘭嘭嘭……

想到这儿,达达脑子一热,就想举手叩门,可给人一把拉住了。扭头,是江小白。江小白也像达达一样,紧贴着防盗门听听瞅瞅的。

未了,拉着达达悄无声息的溜回了消防通道口:“我看没事儿”“可是,我亲眼听到的嘭嘭嘭。”“我说了,是老鼠。”

江小白打个无声的呵欠

颇具自负的强调

“小区保险,我们住了这么久,没丢过东西出过什么危险嘛,呵欠!”达达扭过了头,他不责怪江小白,毕竟和人家没任何关系,何况几个三个钟头后就要早会。

“算了小白”达达推推睡意迷糊的他:“你回屋睡吧,走电梯。”拉着他出来一按电梯键,平时慢点出奇的电梯,迅速来到。

电梯门打开,江小白进去了。

其实,达达不是没睡意,而是经过那一夜一天,再加上现在的一折腾,所有的睡意,全变成了晦涩,就沉重地挂在眼皮儿上,脑子里,却清清醒醒,纤毫无遗。

达达很清楚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没说的,即或屋里没事而造成误会,也得前去叩开9—3。这小区真安全吗?楼下的钱大爷家里不就钻进了小偷?

保不定还是那个小偷

钻进了花蕊姑娘的屋里,结果……

达达提提手中的菜刀,正要转身,忽然看到电梯的楼层键盘在闪着8,然后,听到电梯迅速上行的响声。

奇怪,这么早就有人到8楼?是晨练忘了拿道具的吧?思忖间,看看电梯快升到了8楼,达达机敏的往消防通道里一闪,整个身子隐在幽暗里,蹲下悄悄看去。

三个身影一闪,达达差点儿跳起来。

三个着装警察跨出,匆匆折向了通往右侧的走廊。整幢楼的结构都一样,右则共三户,右则是花蕊姑娘的9—3,平行着9—4,9—5二户。

如此,凌晨而至的警察,很可能是奔9—3去的。果然,随着警察脚步响向右侧里的右侧,铃咚!响彻云霄,防盗门拉开,灯光如水泻出,正是9—3方向……

达达懊恼地敲敲自己脑袋

瞧,迟疑不决多害人!

就这么短短二分钟,自己从人人称赞的报警者和解救者,变成了旁观者,弄不好让人知道了,还有偷窥的嫌疑。唉回吧睡吧,是个教训啊!

达达灰溜溜的顺着消防通道回了8楼。除了江小白,没人知道他今天凌晨的壮举。达达在和衣倒在小床上,闭上眼睛时想到,空了见了花蕊姑娘得给她提提。

不为别的

而是提醒她

以后睡觉大浴巾最好不在铺在地板上。这样,如果她有什么不测发出暗号,自己就决不会再迟疑不决……

早会时,地区经理照例在各组长安排工作后讲话。达达发现他眼睛通红,神色憔悴,想来,那饱了了一定让他没睡,在床上翻腾了一个晚上。

其实

关于如何对付这个饱了了

根据自己掌握的蛛丝马迹,达达心里己有打算。不过,好像这事儿与自己没太大的厉害冲突,特别是面对颇具自负,自以为是的蒋总,更没必要自作聪明,冲锋在前,待时机到了再说吧。

蒋总讲完后,各小组便是自由活动。江小白等立马骑上电动车就往小区跑,只有××和姜君留下了。××是排队,争取尽快领到餐盒,如果顺利,就可以抽时间多送一张单。

姜君是因为自己手机里的下单

有几张送达地点不清楚,打算问问达达。

作为各小组的组长,除了特殊原因,一般都在早会后留在总厨房,相互沟通交流,或者找地区经理商谈相关事宜。

事实上,无论小哥小妹,组长,总厨房和办公室,也只有在早会(早上七点)至正式开始工作的10点钟这三个钟头里,才有空余时间。

其余的

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忙碌碌

达达回答了姜君的置疑,看到××正朝这边打望,想起江小白的告之,说:“××挺能干的,我看和你有得一比。”姜君笑:“他呀,人倒是好人,就是有点死板,认准一个死理儿,九头牛都拉不回哩。”

“姜姑娘,姜姑娘。”胖厨师从领餐口,探出小半个脑袋叫到:“有空没有哩”姜君扭扭头:“有空也不帮,帮了白帮哩。”

“这次帮了有奖,我请你吃铁板烧,真的,哪个狗才哄你哩。”

姜君就对达达说

“达组长,我就去帮帮厨,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回到睡个回笼觉,胜过吃仙鹤长寿丸。”走进了厨房。

有人碰碰达达:“睡得如何”“还行”达达回身,地区经理正毫不掩饰的打着呵欠:“算,算你狠,熬一夜一天还闭得上眼睛。我就不行,生物钟早打乱了,越来越兴奋。”

对他使个眼色

自己前行几步,达达慢慢跟上。

今天是国庆节,天公作美,阳光明媚,到处一片鲜红,那是街道办在小区和支马路二侧,连夜挂起的国旗。

才七点多钟,就不断有私家车从各小区内开出,在眼前的支马路上,摆成了弯弯曲曲的长龙。“几时才有自己的劳斯莱斯”蒋总喃喃自语:“那辆破宝马,早想换啦。”

“就是啊”

达达耸耸肩膀

“我早想换飞机了”“唔,针锋相对,还是你狠!”地区经理侧侧脑袋:“有人露出了蛛丝马迹”“有人”“是有人”蒋总慢吞吞的。

“秀慧真是懂事儿,昨下午我们聊天后,她就到外面说了饱了了,结果,今早上我一到办公室,胖厨师就凑了过来。”

“是他,胖厨师?”

达达似笑非笑

这正和自己设想的一样,嘴上诧异到:“也许是巧合,胖厨师,可能吗?”蒋总转了身子,面对着自己最引为对手的下属。

“胖厨师问,蒋总,听说出了个饱了了?我反问,你怎么知道出了个饱了了?他说,听秀慧昨下午讲的,还说,他早知道这个饱了了,是姜君给他讲的。”

达达睁大了眼睛

“姜君,不是你的副组长吗?”

这出乎达达的意外,胖厨师在他意料之里,姜君,却在他意料之外,可这能说明什么呢?也许在这之前,姜君碰巧叫过饱了了,女孩儿没有这么敏感罢了。

而胖厨师可就不同了,这家伙滑得流油,只要对自己有丁点好处,没有什么他不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既然早知道饱了了

按理,告之了蒋总只对自己有利,为什么守口如瓶?

只有一个解释,既或他没别的鬼主意,也体现了对公司的不满,也就是对蒋总的不满,而正是蒋总,让他带着四个小徒弟,承包了自己的总厨师,让他师徒五人结束了到处应聘的流浪生涯,过上稳定的承包生活。

“这事儿,抽空问问。”达达仍不太相信,搔搔自个儿手背:“还有事吗”蒋总侧过了脑袋,脸上浮起莫名其妙的微笑:“事情倒是挺多的,达达,人缘好呵,自己好自为之吧。二女一夫?现在我国婚姻法可明文规定,一夫一妻的。”

达达听得莫名其妙

想想,再仔细问问,地区经理扭头离开了。

达达领餐盒时,胖厨师态度好极了,不但屁颠颠的催促着徒弟们快一点,而且还亲手帮着往达达的餐箱里装。

分配和加上点餐,达达今上午一共是23盒,根据订单上的地址,跑快一点,12点之前送完没有难度。

装完箱

胖厨师挥挥手

大徒弟又拎来三盒交给师傅,胖厨师一面往达达的餐箱里装,一面有意无意的说:“我大徒弟可懂事哩,那年在辉煌酒店承包时……”

达达笑嘻嘻的听着,并不急于骑车离开。三盒格外的外卖,有二个意思,自己吃或送人。自己吃,中午节约一顿,下午也不必非要在固定时间赶回来用员工餐,节约时间好干别的事儿。

送亲朋好友

赚了人情,自己没花一分钱,一举二得。

可这种好事儿,基本上一年碰不到几次。总厨房每天早会后发出的饭菜,是按前晚上的下单总量准备的。

可每天,总是会多出那么几盒乃至上十盒,这与总厨房的装盒和供应商的配送有关。哪有那么斤两准确无误一丝不差的?

每天多出来的

就成了胖厨师的手里的王牌

不是自己和徒弟们加了餐,就是送给和自己关系好又有用的小哥小妹。比如姜君,就收到过好几次。只是,憨厚又有点小狡黠的村姑,并不遵循“吃了人家嘴软,拿了人家手短”的古训,津津有味的吃了喝了却不领情。

以致于胖厨师恼羞成怒,当着领导和同事儿就苦大仇深,和姜君横竖过不去,并冠以追求无果恼羞成怒的表面现象。

以外卖中间价12元/盒计算

胖厨师天天就有近四十元的格外收入

这事儿,胖厨师没嚷嚷也没避人,大家和地区经理都知道。可知道了又如何?以前的四舍五入,分斤舍两,今天早己变样,你不可能总数也不钱足秤够吧?

得,只要总秤够足,厨师分零就有节余,那全在厨师和徒弟的手上功夫了。你也不可能每一个餐盒都秤重吧,那得需要多大的人力?

能保证百分之九十九

就不错了

所以,最后达达淡淡一笑:“谢谢!我们也懂事儿,不利于团结的话儿不听,不利于团结的事儿不做。”转身,扬长而去。

离12点差一刻钟,达达远远的看见了芳华小区大门。这二单的客户挨得很近,芳华小区特3栋9—3,特5栋17—5。

特3栋9—3

是小芳姑娘

可这特5栋17—5那芳,又是谁,好像从没接过她的单子?自前下午和达斡尔“畏罪潜逃”后,达达这是第一次到芳华小区,心里且喜且忧。

喜的是,副队既除,也就没了“明天内回答”,感到一身轻松。忧的是,知道了保安里有化名的便衣警察,自己会不会受到他的监视,或者是报复?

就是报复

这短短的一夜一天,本市本区经历了怎样的翻天地复,自己虽不甚明了,可也知道,这一惊一诈的,定让许多人怀恨在心,弄不好,自己早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几欲赶尽杀绝呢。

所以,真是应了那句名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成败都是因了这芳华小区啊!“达哥”是一个点头交的保安,笑容可掬的立正,敬礼:“你好,请进!”

“你好”

达达停停,也客气的微笑点头。

点头交右手朝门里一挥,示意达达进去,可达达习惯性的瞟瞟保安亭,却迈不开步子,副队正在亭子里,看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呢。

达达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进门后特地走过去又瞧瞧,的确是那个该死的副队。副队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站起来招呼到:“达达同志,你好,今天天气,嗬嗬,国庆节好开端,风调雨顺啊。”

达达一垂眼皮儿

转身离开了

走了很远,仍感到身后有眼睛像刀子死死盯着,达达在心里连连啐到,我呸,呸呸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整个儿颠过来了,这家伙怎么还坐在这儿?

赵小发的手机打了过来:“在干嘛”“工作”“没事儿吧”“有事,副队怎么回事儿?”“什么怎么回事儿?”达达有些气紧:“妈的,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不是整个儿颠过来了,这家伙怎么还坐在这儿?”

“哦,这呀?”

发小居然有点幸灾乐祸似的,嘎嘎嘎的笑起来。

“怎么给你说呢?四个字,少见多怪!忙自个儿的吧,对了,”“说”达达有些悻悻然,发小点醒了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潮涨潮落,成王败寇,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副队虽然仍坐在这儿,可气势模样却没了以前的嚣张逼人,甚至于讨好巴结,就是证明。“能否赶过来”“正工作呢”达达放缓了语气。

发小对自己不薄

虽然是彼此之间吵惯了,仍得适可而止。

“小发,哪像你哇?”“像我好吗?哥们,像我你就完蛋啦。”听上去,发小有些蔫蔫的:“昨下午我们分手了对不”“嗯”“分手后我就上班坚持革命工作下单位去了对不”

达达吊起眉梢,莫忙,暗号,要小心啦:“当然,你给我事先说过的,干部子弟嘛,要注意影响。这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说完

达达忍不住跺跺脚,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连连叫好。

他相信发小定是遇到了难题,比如被他那个女科长兼小三缠着。自己这样的回答,正好替他排忧解难,堪称自然,完美和练达。

说不定,那女科长兼小三,正紧巴巴的捏着手机的另一端,仔仔细细的听着呢?“我是这样告诉你的吗,一点不谦虚谨慎?”

赵小发在那边仍蔫蔫的

似乎并没受到什么感动

“可怎么总有人不,”嗒!手机明显被人抢走的轻响,嗒!又是一声,关了机。达达怔怔的看着手机,打算拨打过去,可想想,揣进了衣兜。

先送达那芳客户,因为,特3栋在前,特5栋在后,按达达工作习惯,总是喜欢从后向前,至上而下,这样,工作中才有一种成就感和完成感。

特别是

最后一个送达后

回首看看那一溜儿,那一片或者那一大幢,总有一种欣慰和喜悦,为自己又顺利地赚了多少单钱而高兴。

叮咚!17—5的防盗门拉开了,随既就是幼儿含混的哭叫:“外——婆!外——婆!”一张老脸惊喜的看着达达:“小伙,来啦?快进来坐。”

达达差点儿转身就逃

原来是那个穷追不舍的大妈

“进来坐,东西给我哩。”达达只得强颜微笑:“你好,大妈,这是你下单的餐盒,请签收。”递过手里的餐盒,心里咕嘟咕噜。

我就奇怪,就一碗8块钱的素汤米线,还得搭上三块钱的送餐费,一定是哪个夜猫子小妹,饥不择食,实在是熬不住了哩。

再说这名儿那芳

听起来悦耳又神秘,让人暇想不己。

一般而言,中国姓那的可都与满清的那个那拉氏,有点儿牵连。地球人都知道,那拉氏可谓显赫无比,满清王室嘛。虽然被历史的洪流冲刷掉了,可痕迹还在,足以让人闻知心动,心跳和心驰神往。

嗨,说不定,这个那芳,就是那拉氏在本市唯一的格格,年轻漂亮,端庄淑静,仪态万方,王室公主嘛。可是,怎么会是这个大妈?

“小伙,我不是收了?”

大妈笑眯眯的看着达达,抖抖手里的餐盒。

“你进来嘛,老站在门口咋啦?”“不啦,大妈,还要送呢。”达达婉言谢绝,也抖抖手里的另一个餐盒,右手掏出手机,熟练的磨磨蹭蹭。

然后递到大妈眼前:“请您在这上面点一下,只点一下就行。”大妈眯缝起眼睛瞅瞅,狡黠的摇摇头:“看不清楚,你不进来在灯下,我看不清楚哩。”达达只得跨进了门里。

大妈顺手关上防盗门,打开了大灯。

达达也就习惯性的站着扫了一眼,屋里情况,尽收眼底。和小芳姑娘的二居室一样,宽大,明亮,透气,可与小芳姑娘比起来,装饰一般,甚至有点寒酸,哪像达斡尔介绍的,是芳华小区数得上的有钱人家?

不过呢,所谓有钱无钱,对许多注重内涵的人,比如我达达就只是个概念而己。有钱,不一定就得体现在装饰,家俱和衣着诸方面。

没钱

也不一定就得表现在行为,举止或语言诸方面。

“外——婆!外——婆!”那个嘎小子还在小卧室里哭叫,大妈却不急不燥,先揭开睁开餐盒看看,盖上放进冰箱,顺手从冰箱里取出一个五彩玻璃果盘,递过来:“小伙,天热,消消署。”

仿佛这才发现,外卖小哥还站着,连忙招呼:“坐下坐下,你坐下哩。”可达达四下瞧瞧,实在无法坐下。

沙发上摆着儿童玩具

椅子上放着婴儿衣服

纸飞机,小坦克,一个电动钓鱼盘,正在桌上骨碌碌的转动,那花花绿绿仰着嘴巴的玩具鱼儿,嗒嗒嗒的张着小嘴巴,又嘎嘎嘎的闭上,张开,闭上……

大妈自己也笑了:“有孩子,就是这样。”一手端着果盘,一手清理沙发上的玩具。达达习惯性的伸才帮忙:“大妈,我来。”

大妈也不客气

端着果盘,欣赏般的站着看着。

唠唠叨叨:“达达小伙,挺能干挺麻利哩。以后是有了小家庭和孩子,还不知有多能干麻利哩。哎,我就想问你,见了大妈你跑什么?大妈就那么让你害怕讨厌?大妈就那么老了丑了哩?大妈就那样,”

“外——婆!外——婆!”嘎小子仍在哭叫,大妈忍不住了,扭头叫到:“那芬,你个死丫头,就知道玩手机,没听到叫哩?”

大卧里

就传出了哄嘎小子的年轻女音。

“嘎嘎乖,外婆有客呢,你跟姑姑玩儿吧。”达达眨巴着眼睛,屋里有人呀?我还以为就大妈一个在家。

收好玩具,达达并没坐下,他顾着还要送达,人家小芳姑娘正等着呢:“大妈,谢谢,我还要送餐,”达达又扬扬一直捏在右手的手机:“请您老签收吧。”

大妈把果盘放在沙发上

“好好,我看看,你先尝尝,消消署,这个国庆有点热。”

大妈说得抑扬顿挫,拖声拖气,达达不由得笑了,他想起组员们这几天,正在网上看得起劲的悬疑小说,那名儿多和大妈的唠叨相似《这个杀手有点白》,不信,你自己念念。

“我看看,你莫客气,自己拈着呢哩。”一面接过达达的手机。达达也趁机瞟瞟果盘和盘里的水果,只觉得果盘很奇特很好看。

似玻璃

又不像玻璃

在灯光和阳光下,反射着诡异又耀眼的光芒,颜色缤纷,可偏艳红,因而感到眼前一片夹金挟银的艳红。

水果呢,用一张张真空小薄膜包着,每包大约四五块,绿苎苎的,乍一看,有点像手工切分的芦笋。

达达自然没有

自己拈着吃

良好的工作素养和良好的自制能力,使他不可能乱吃乱喝客户的东西。达达表面上镇静,实则有些焦急,看到大妈光打雷不下雨,拿着手机就那么瞅哇瞅的,怕她又借故拖延时间。

禁不住又提醒:“大妈,你就在屏幕上点一下就行了,只点一下。”很简单,公司设制的客户签收软件,必须对方伸手点击,系统才会发出“送达”指令。

指令瞬间到达总部的签收中心系统

至此,客户订单到收货的全过程,才算顺利完成。

同时,你的提成计数上,才会自动添上个阿拉伯数字“7”,无数个这样的“7”相加相乘,在公司发薪日前一天,自动生成其总计额,那就是你辛辛苦苦和忙忙碌碌30天后,应该得到的报酬。

同样很简单,除了你自己的手指头,任何人的手指头往上一点,都行。可如果不是客户或客户家人,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小哥小妹,会这样孟浪愚蠢。

现代电子网络科技

超人性设计,无所不在,由浅入深,还是老老实实面对它好。

可是,大妈眯缝着眼睛瞅着就是不点,嘴上却说:“点哪儿哩?我看不清哩,要不,再等等。”达达急了,明白大妈是故意挽留自己呢。

从而也恍然大悟,是说是哪个那芳下的单?还没死心呵,还是让我二选一?这不像拦路抢劫吗,这哪行啊?

再有

大妈你不是说过

看到你,就是看到了你二个姑娘?拜托,大妈,我现在看到了你,可真的不想再看到你的二个姑娘哇!

一急,达达小哥就上前,拈住大妈的一根手指头,就像黄世仁吩咐穆仁智逮住扬白劳的手指头,用力按在卖身契上一样,就那么有力的一点,叮!随着悦耳的音乐,手机界面一转,出现了二个大字“送达”。

达达抿着嘴巴笑笑

捏着手机就准备溜之大吉

可大妈不干了,举着那根被外卖小哥强迫攥住的手指头,一把抓住达达衣角:“这算什么?没经我同意哩,这是强迫,强行,不,是强奸,不,是是,”

达达吓一跳,急忙停下,大妈这是怎么啦?“外——婆!外——婆”嘎小子仍在拖声拖气的哭叫,大妈也大叫:“那芬那芬,快出来,可不得了哩。”

于是

身影一晃,一个姑娘跑了出来。

可笑的是一面跑,一面还在玩手机:“妈,怎么了?”大卧到客厅能有几步?跑步说话间,姑娘几乎撞在了母亲身上,一抬头,达达心里一喜,啊哟!漂亮呀!这么高是模特呀!

“妈,怎么了?”姑娘闪着亮晶晶的双眼,仿佛现在才发现家里有外人,楞楞:“你是谁”大妈还没回答,达达先开了口:“我是送外卖的,对不起,破坏你玩手游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手游”

姑娘毫不怯生

“你有特异功能哇?告诉你吧,我就没玩手游,而是在看小说。”达达一时没回过神:“小说,小说是什么玩意儿?才出的游戏吗?”

“哈,搞笑哦。”姑娘笑着转个圈子,一袭长发随着微风飘散,达达眼前仿佛飞起一片黑色的羽翼:“现在居然还有连小说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人?我无语了。”

的确

姑娘太漂亮了

白中带浅油黑皮肤,高鼻梁,高挑个,瓜子脸,那二只眼睛又大又圆,并且微微凹陷,这让达达睁大了眼睛,真是一个可爱的混血美女啊!

“好吧,现在让我告诉你,什么是小说?”“外——婆!外——婆”姑娘一吐舌头,返身跑了回去,哒……随着骨碌碌的车轮滚动,一辆深红色的电动儿童轿车开了出来。

嘎小子一脸的鼻涕眼泪

却咧着嘴巴笑着,双手抓着方向盘胡乱的东摇西晃。

姑娘在后面弯腰扶着车背掌握方向,嘴里还模仿着车轮滚动的沙沙声:“开车罗,我们嘎嘎开车看外婆罗,看妈妈罗,看爷爷罗!”

大妈打开了防盗门,姑娘就直接推了出去,听得见走廊里小轿车轻微的滚动声。达达还从没看到过这么精美逼真的儿童电动轿车。

仅从其样式

做工和钢琴般闪亮的烤漆上看,价格一定不菲。

因为,达达同楼的8——6,住着一对小夫妻。小夫妻貌似都是高知白领,也有着这么一个嘎小子和一辆这样的儿童轿车。

可是,小俩口上班去后,小保姆推着嘎小子和小轿车到走廊上玩儿,那种吱嘎吱嘎的滚动声,真令人惨不忍听。

达达记得

有一次正巧碰到小夫妻休息

推着儿子从家里吱嘎吱嘎来到走廊转圈子。自己忍不住与其聊了几句。小夫妻无奈的摇摇头:“网上买的,说是德国进口的‘爱婴牌’八千多块,就这滚动问题解决不了,吱嘎吱嘎的老扰民,上油也不行。”

可瞧瞧听听,大妈这辆儿童轿车完全静音嘛!“我看,达达小哥,”大妈笑嘻嘻的说话了:“这手指头呢,也给你攥着按了卖身契,这事儿先不论,我看你还拎着餐盒,给人家送去吧,免得人家投诉你哩。是小芳家的哩?”

达达眨巴着眼睛

有些乐了

这大妈趣儿足,现在撵我走啦,逗我呢,索性顺话搭话:“大妈,您老就叫那芳啊?这名儿真好听。”“那芳是我大姑娘,我呢,嘿嘿,你猜哩?”

大妈知道小伙子上勾了,得意的一笑:“莫忙,你是不是还要送人家小芳姑娘哩?”“你怎么知道的”达达听着外面走廊里车轮滚动的沙沙沙,有点心神恍惚。

他在想着那芬姑娘的一袭长发

好像比小芳姑娘的披肩长发更飘逸

“不是她的”“我猜,肯定是小芳姑娘,”大妈居然伸手来拿:“如果不是”达达知道她想说什么,也想留下,可毕竟是在工作,单子还没送达完呢,急忙打断她。

“大妈你不用猜了,你可真聪明,是小芳的,我得送去了,再见。”转身跨出了门。大约大妈正为自己的策划自鸣得意,没想到达达小伙居然扬长而去,呆在那儿还没回过神。

达达几步跑到了电梯前

点点楼层键盘

那姑娘推着嘎小子过来了,远远的,姑娘就对他微笑:“小哥哥,走了哇?辛苦了哟!”达达就对她挥挥手:“那芳姑娘,你真漂亮,读大几啦?”

沙沙沙,小轿车推拢了,姑娘立起身,反手捋捋自己的长发:“你叫错了,那芳是我姐姐,我叫那芬,谢谢夸奖,正在第三次考研,哪像你达达小哥,又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又外卖状元的,生活丰富多彩啊!”

嗒!该死的电梯。

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候到来开了门。

“那芬姑娘,再见。”达达讪讪儿的跨进去,转身回身,对呆呆望着自己的嘎小子,扮个鬼脸:“哇!灰太狼来啦。”

电梯门徐徐关上,嘎小子却吓得哇的一声哭起来……电梯里,达达懊悔得直跺脚,自己说什么不好,偏偏说什么灰太狼来了?神经病啊!

事实上

作为外卖小哥

达达在工作中要碰到和看到多少漂亮姑娘,自不待言。可是,像那芬这样让他一见钟情的,似乎还没有过?

即便是小芳姑娘,也不过是好感和憧憬,还真没有让自己有触电的感觉。然而,达达很清醒也很现实,知道自己和那芬姑娘,严重的不匹配,不对等。

第一,  这么漂亮的姑娘,自己留不住也养不起。

第二,  考了二次研仍不甘心,正在准备第三次考研?

这说明什么?说明了姑娘意志坚强,精神坚韧,志存高远,又哪可能看上我一个送外卖的大本生?奶奶的,这是考研啊!

大本生都知道,这是闷了头往地狱里钻,不死也要脱层皮。想当初,自己从大三下期就雄心勃勃,为考研做好了准备。

可是天啊

还是不说了吧

反正我以后有了儿子,我得事先给他讲清楚,考不考研是你的自由,考不考得上是天意,我不反对你折腾蹦达,可我更钟意你活在当下。

享受生活,享受自由,平常普通愉快烦恼过一生,是老爸我对你由衷的祝福……还好,由于事先留出了时间,达达送到小芳家时,才刚刚过了二分钟。

按照外卖不成文的惯例

似芳华小区这偏远区域

外卖送达时间一般都较闹市区灵活。比如,客户要求12点钟送达,既便12点过一刻送达,客户基本上都能接受。但你得态度要好再加上解释,有道是话明其散,毕竟大多数客户是讲道理和善待送达者的。

当然罗,如果你不幸遇到了那少数客户,就只有天知道到啦。叮咚!达达小哥按响了特3栋9—3的防盗门。

达达小哥有些激动

还有些忐忑不安

那一夜一天犹如穿越虫洞的二个空间,黑云翻腾,精彩纷呈,也不知道小芳姑娘听说没有?听说了又是何种态度?还有傍晚自己和达斡尔舍命逃亡时,她又在做什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