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39)朋友一见如故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0-07-23 19:09:45  浏览次数:48
分享到:

地院的学生们很快就要各奔东西了!我被分配到河北五二二地质队,我们队部在唐山市开平区西郊,可我们的工作地点确远在河北省承德地区青龙县三道河子三家金矿区。中队长叫李再录,这人是个小家子气,为人处事象根头。

 这个李再录官儿不大,僚不小,不知从什么地方我惹了他,总之,总是有点不对劲儿!偏僻的小山村里,地质工作者们各自租着自己喜欢的房子。位于燕山山脉深处的青龙县,我们除了每天爬七、八座山头儿,连着出几身臭汗,然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自己的栖身之所。我来到地质队的的第一天,队上的老队员们董师傅告诉我说:“进入地质队五年八年出不了队,想要调走更是沒门!”

所以,从进入地质队的第一天起,我就从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调离地质队!你懂的,我和她暗指我的另一半芙蓉。在三道河一屋住的刘久合,他的年龄比我大两岁,但老刘非常哥们儿,“老许,有啥事招呼一声儿,咱哥们儿跟你干去!”说着话,把黑色上衣一脱,大膀子一光,走!我们一起干去!”野外生活的地质队员们,就三道河的人员分布分几个圈子!

我们这帮朋友有赵宇、李志广、胡井祥,刘久合、齐振东。赵宇和我,还有李志广是玩文的,赵宇这小子是读书狂,一晚上几百页的大厚书一字不差的读完。从哲学到文学,从大逻辑到小逻辑,从费尔巴哈到法国的卢梭,从大仲马到维克多.雨果;从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到“安娜卡列尼娜”,从文艺复兴到二十世纪拉美文学掘起,一切文学作品都没有逃过赵宇的眼睛。我和赵宇见面那天,在青龙县深山之中的租的老乡房子里,他干干瘦瘦的弱弱的身子,俊秀的脸上架着一副小眼镜,两片薄薄的的嘴唇“啪啪啪”没完没了的讲着书本上的大道理。

“我还以为你小子一定是个文气充天的大文豪气质呢?!” 我和赵宇一见如故。他青瘦的脸上一种狡狭的感觉闪过,透着精明,干练,和饱经文学熏陶出来的一个:孔夫子放屁一一文气冲天!

“我一看你就是个唐吉克德式的人物!” 刚一见面赵宇就这样称呼我。我们就这样见了面,就这样成了一见如故的好朋友。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共同探讨文学艺术作品,共学习写诗、写小说。他最喜欢法国哲学家卢梭和及作品 《忏悔录》、《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一》。

赵宇这小子你别看又瘦又干巴,有点儿事儿更敢玩命!八九年写过几首垃圾诗,还跑到西单民主墙上去贴!按他的当时感觉,一时间成为了英雄一般。和他一起奋斗文学的小哥们儿张玺,一天到晚的拉着架子写中长篇小说!我跟赵宇的交情先是从三道河子开始的。当时我刚到地质队,对这里的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开始吃饭买饭我都是吃赵宇的,时间一长他对我己经有点不耐烦了!我也知趣,我就和老刘一起包了房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