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千里去旅游 2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7-30 12:27:03  浏览次数:32
分享到:

我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

却能看到她站在二层楼房某个窗口的影子,还能分清她那略带沙哑的嗓音。

“谢谢大妈,不啦,再见!”我边走边扭头,挥手吼道:“有空到重庆来玩哈,住我家里哈!”“啥?小姑娘,你在说啥?”可我顾不上了,这一问一答之间,又耽搁了几分钟。

我心里一着急。

干脆跑了起来。

于是,在通江王坪海拔800米的高山公路上,在满目苍翠和灼热阳光之中,一个高挑漂亮背着双肩包的重庆姑娘,杏眼圆睁,气喘嘘嘘,香汗淋淋,花容失色的拚命朝山下奔跑。

那时节。

那情景。

若是有私车或行人路过,一定豪气顿生,挺身护花,或嘎的声停下,破窗倾巢而出,或怒吼着几步扑将过来:“小姑娘别怕,有我哩!”可偏偏眼前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发生。

也不知跑了多远。

一脚绊在块石头上,我差点儿跌倒。

踉踉跄跄地歪着身子向前冲出好几步,幸好随手抓住了路边的铝合金护栏,才停了下来。顿时,感到抓住护栏的右手腕疼痛不己,泪花立即绽出。

要是此时闺密在身旁。

我会立即扑到她身上撒娇,尖着嗓门儿大声痛哭。

可眼下,四处无人,寂静无声,撒娇给谁看,哭给谁听?而且,时间时间时间啊!只有一咬牙,忍着右手腕的疼痛,我又跑了起来。也不知跑了多久,反正看手机也没用,只是咬紧牙关硬挺着,跑吧跑吧跑吧,抢时间啊!

终于支持不住。

我放慢了脚步。

定睛一看,那公路口却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眼前。过了公路,我在那候车站里停下,先掏出抽纸,擦掉脸上手上的汗珠,再准备坐下休息休息,的的!王师傅的中巴欢快的叫着,无声地停在了我身边……

事后回想,好险好险!

多亏我下意识的奔跑。

才刚好在王师傅的中巴车开来前三分钟内(我在候车站里擦汗了二分钟,我看了手机的),跑到了那候车站。如果错过,后面的事情就难说了……

一路欢歌!

中巴车把我送到一条大路口。

按王师傅的介绍,我下车上了一辆公交。公交车又把我送到了通江西门(韵音)客运站。进站就排队买票,一面听着站外面司机的大声吼叫:“巴中,还有没有到巴中的?走啦走啦。”

看看有些缓慢移动的购票队伍。

我焦急的冲那司机,挥手尖叫。

“哎,师傅,开车的师傅,莫忙莫忙,我要到巴中,等等我。”司机听到了,点点头。几分钟后,我如意买到车票,跑出去上了大巴车。一个钟零十三分钟后,大巴车在巴中某个车站停下上下客。瞅着窗外满街流动的繁华,我正眨巴着眼睛寻思着呢。

身边一直无话的胖大妈。

意外地碰碰我胳膊。

“小姑娘,你不是到巴中火车站哩?在这儿下车,到对面坐九路车最近。”我闻风而动,抓起双肩包就跟在下车乘客后面。果然,过马路就是车站,站牌时髦潮流,有大城市味道。


上一篇:派河那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