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42章 居然不见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8-10 12:45:52  浏览次数:125
分享到:

叮咚

达达按响门铃,防盗门拉开了,是冉大妈。

“是你呀,达达小伙,正等你呢,请进请进。”小区业委会主任和联保委员,微笑着侧开身子,达达小哥跨了进去。

家里只有冉大妈一个人,达达把餐盒递过去,大妈就轻车熟路的在他手机上点点,然后,微笑不语的看着达达。

达达四下瞧瞧

有点吞吞吐吐

“大妈,家里就你一个人?”“小芳一早和同学出去了,这是她帮我要的。”冉大妈点点头:“我呢,帮她收拾收拾没时间弄饭,所以,也开回洋荤。哎小伙站着干什么?坐下坐下,坐下聊聊。”

“不啦大妈,还要送餐呢。”达达有些犹豫不决。自己是冲着小芳姑娘来的,她不在她妈在,这算怎么回事?

听达斡尔讲过

这老太太既是主任又是委员

恐怕有些厉害难缠,说话稍不注意,被她在小芳姑娘面前一唠叨?算啦,还是溜之大吉小心为妙:“这段时间,有点忙。”

冉大妈没吭声,却一把将达达拉在沙发上:“再忙,也得喝杯水吧?21世纪,人性化管理嘛。”进厨房,一歇叮当盘碟响,端着张大盘子出来,一样样的放在桌上:“小伙,不瞒你说,小芳走时特地打了招呼,说你们外卖不容易,又被坏人追杀,差点儿连命都丢掉了,因此,特地叫了外卖,要我招待招待你。你看,我家姑娘多关心人。”

达达连忙站起来

双手直摇

“大妈,这可使不得,公司有规定,不能乱吃乱喝乱用客户的,”“打住”冉大妈右手指顶在左手掌上,打断了他。

“你那公司的规章制度,我听我姑娘说过。那是指有的人不自觉,可像我们这样客户愿意的招待,你不同意就是违规,更要受到你们公司的惩罚。不信,我马上打手机给你们经理问问。”

说着

真的掏出了手机

达达只好笑到:“大妈,手机就别打了,我可以陪你坐坐聊一会儿,其他的不同意,这是我为人的原则。”大妈就点头:“行啊,你这话我听得进。那你坐下,我就不客气了。”

从盘中端出一碟铁板烧,一盒鱼香肉丝盖饭,看着达达重新坐下,一一揭开,再把盘中的一杯牛奶,放在达达面前:“不吃饭,喝茶总可以吧?我家姑娘就爱喝这茶。”

达达只好苦笑着

点头端起来,小呷一口,含在嘴里品品,再慢慢让它滑下喉咙。

达达的胆汁质体格,并不太适喝牛奶。达达在大学时试过好几次,是按照网上介绍如何帮助自己迅速入睡的八卦做的。

结果,喝了越发兴奋且周身燥热,小便焦黄大便干燥,算是聪明人上了一次当。现在呢,大妈话说到这个份儿,达达为了小芳姑娘,拚命也要喝下去。

可第一口滑下喉咙后

他发现了不对

这牛奶浓稠并且甜,有点像胖厨师熬的小米粥。第二口进嘴再品品,的确和纯牛奶不同。边吃饭边看着他的大妈笑了:“品出来了吧?这茶味道如何呀?”

“大妈,这不是牛奶,”“对,不是牛奶,是炼乳。”大妈津津有味的吃着,边说:“我家小芳说,你不能喝牛奶,喝了周身发热睡不着觉。所以,姑娘早上特地给你准备的炼乳。你知道什么是炼乳?”

“不知道”

“ 炼乳是一种牛奶制品,用鲜牛奶或羊奶经过消毒浓缩制成的饮料,它的特点是可贮存较长时间……”

到底是个小负责,冉大妈慢条斯理的边吃边介绍,这让达达想起了那个那大妈。不过,那大妈暂时又放在了一边,因为,半尺之隔的饭菜香,扑鼻而来,让达达感到一歇歇饿得心慌。

达达想想,暗自叫苦不迭,自己又是忘了吃早饭。好在半杯炼乳下肚,达达立即感到肚中有了热能和食物,心里高兴,小芳姑娘真是个有心人,连自己不喝牛奶都知道,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

一个姑娘能记住你的生活细节,说明什么呢?

说明她在注意你,注意你的前提,是她对你有了好感。好感保持发扬光大下去,一准是,哎这是什么?达达的眼光凝固了,他妈的,原来是饱了了啊?

达达一仰脖喝完了炼乳,把铁板烧的塑餐盒往自个儿方向移移,这让冉大妈高兴得笑起来:“达达小哥,饿了么?铁板烧是特地为你要的哇。我知道,你们送外卖的,不一定吃外卖,所以呢,”

“大妈,这二盒外卖,是你还是小芳下的单?”

“是我”

冉大妈说着,将铁板烧向他面前推推:“边吃边听”达达爽快的抓起方便筷,双手轻轻一掰,扑:“好,边吃边听。”

刨一大口嚼嚼品品,嗯,和昨下午那味道差不多,内行一吃就明白。饱了了,工作做到了家。“上前天下午,一个小伙子在小区业委门外找到了我……”

达达边吃边嘀咕

看来,这饱了了有高人。

居然也仿着饱了没一杆插到底,直接跑到小区拉客户?这样发展下去,只怕对饱了没会有真正的大冲击了。

虽说,对此只有蒋总如丧考妣,关自己鸟事儿,可是,毕竟感到有些愤世嫉俗,这样跟在别人屁股捡漏就会发财?老子也会。

“作为业委会主任和联防常委,我当然得对小区业主负责,”

冉大妈炫耀般说,一面咀嚼着边点评。

“铁板烧呢,感到差点火候,因为你以前送来的,就是我吃的,小芳才不吃这类‘拉圾’食品呢。鱼香肉丝呢,我感到比你送的,味道儿还正宗,”

达达问:“大妈,你说的那个小伙儿长什么样儿呀?”他心里一直嘀咕,觉得大妈的描述,和自己认识的某个人相似。

“什么样儿?精精瘦瘦小个儿,一说话,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看起来就精明得很,呶,”

大妈抓起了自己手机

几翻翻,递过来:“瞧,就是他嘛。”达达一看,乐了,乐得直想大笑,可抿嘴忍住,迅速的把图片转移到了自己手机上。

炼乳喝完,还意外收获了图文并茂,达达觉得自己该走了,得赶回去吃员工餐,顺便候着午后的订单。午后12点—4点,经常有散单进来。

那一夜一天

不光是惊险加险惊

自己还至少损失了上千块,不抓紧撵回来,这个月的业绩就落到了小组最后,名誉经济双损失,实在划不算。

看看外卖小哥又站起来,冉大妈不好再阻挡,毕竟人家是靠送达挣钱吃饭,那可能就陪着你个没事儿的老太太边吃边聊?

她也站起

出人意料的问

“你来时拎的二盒餐,哪一盒送到芬芬家去了?”“对呀”达达没在意,解释到:“大妈,我真得走了,代问小芳好,多谢支持。”

“她妈在家不”“有个老太太,还有个嘎小子。”达达慢慢走到了门口:“大妈,前天在假山空坝子上,你们不是在一起?”“是在一起”

冉大妈跺跺脚

有些生气似的

“那是个落后分子,一天就知道帮自家的二丫头找对象,毫不关心业主们和国家大事,就一自私自利的老太太呢。”

达达笑笑,不便说话,礼貌的跨出了门外,再回头打算靠辞。冉大妈像没看见,又一把拉住了他:“父子父子,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姑娘呢,也天生随妈。你看到了那个落后分子,也就看到她二丫头,看起都挺漂亮,可我给你说呀,全是整了容的,而且思想落后,这人呀,”

达达急忙对她合合双手

“谢谢大妈,我真得走了,下次再陪你老人家聊聊。”

说话间,人己窜到了电梯前。冉大妈只好追着他叮嘱:“达达小哥同志,说好的哟,下次一定陪我聊哟,不然的,”嗒!电梯门轻轻一响,关掉了她的唠叨。

出了电梯,达达直奔小区大门,电动车就在门外的指定停车地统一放着。热情的二大妈,现在把可怜的外卖小哥彻底吓坏了。

没说的

二大妈为了自己女儿,开始了生死竞争,这可不是达达所希望的。

达达毕竟是大本生,深知二大妈这么互掐起来,自己占不到任何便宜。原来还窃喜自己运气好,不过就送送外卖,就认识了二个美女。

那芳不清楚,那芬漂亮,小芳知性,虽然对那芬只是一厢情愿,和小芳渐趋渐进,自己眼前却露出了胜利的曙光。

天下小伙都知道

婚姻中最难搞定的不是姑娘本人,而是姑娘她妈。

你道那《单身情歌》中,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这几句唱的是谁?就是姑娘她妈呀!

要爱我女儿?好,家有厅局级,土豪爸,自己是否第二梯队?要娶我女儿,行,二室一厅,宝马一辆,记有六位数字的银联关卡一张,加上欧洲共同体半年豪华游团费,拿来!

还要生子?赞!

体制内幼儿园,市重点大中小学!

算啦算啦,不能再类举啦,就这样,也足够让你小子“吃够了爱情的苦”。这二大妈却不约而同看上了我达达,你说,我是不是成功了一大半?

可是,要照现在这么互掐下去,莫说什么单相思,渐趋渐进,只怕到最后连这二个客户,也要白白丢掉……“立正”嗒!“敬礼”唰!

达达小哥停停

左右看看

二排三十个保安,一律簇新白手套,胳肘齐抬,右手抵在右脑门稍上,着装整齐,军容肃穆,对自己行着注目礼。

达达急忙一低腰,人家拍电影呢,自己不注意钻到中间来干嘛?是不是前几次在支马跑口的那一帮子?怎么跑到这儿来取景?补镜头哇?

随既上来一人

将他亲妮地一拍

低声到:“搞啥名堂?腰挺起,大步走,灿烂笑!”是赵小发。达达一看是他,正要笑骂调侃,忽见发小直递眼色,再放眼瞧瞧,陡然一震。

区委赵书记(发小之爹,达达认识,其他都认不到)和几个显然是领导的中年人,笑眯眯的站在大门左面,个个西装革服,精神焕发,儒雅礼貌,双手轻按在自己腹部。

小区前物业主任保安队长及副队一帮人,腰杆笔直,神情庄严地站在大门右面,迎面是十几支长枪短炮,对着自己嚓嚓嚓……

一股温软的气息

欣欣而至

“观众同志们,大家请看,这就是荣获我市区本年度见义勇为奖的达达同志!”握着话筒的女播音员,笑容可掬的介绍:“义举来自寻常,英雄不忘初衷!我们达达同志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见义勇为者的成长绝非偶然。”

一股凛然的正气,迎面扑来“同时,这也说明了市区领导,把颁奖大会移到现场举行,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气宇轩昂的男播音员,充满正能量声情并茂:“这对我市坚持和中央保持一致,坚定不移走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着极端重要划时代的作用。”

这时

达达小哥方才回过神,原来是落实自己的政策。

当然好极啦,悄悄儿不客气的说,正盼望着呢,可他不习惯。面对如此隆重的仪式,这么多充满敬重,羡慕的目光,真的不习惯。

这种场合,达达在小说电视电影中读到看到过。在大二时,自己竞争校学生会主席时看到过。没想到,这第三次的主角,却是自己。

“哎,笑哇,灿烂笑。”

发小低声的提示着

“这可开不得玩笑,10大万块哟。”这提醒了达达,市区二级的见义勇为奖,最低10万块。钱是好东西,钱是醒目剂,达达面对无数个镜头,开始灿烂笑了。

好一阵嚓嚓嚓后,记者们一拥而上,林立的话筒,包围了达达小哥:“请问,你是灵机一动还是早有准备?”“请问,有人说你是投机,冲着10万块见义勇为奖金来的,你怎么解释?”“请问,这事以后,你还外卖吗?想没想过转干其他工作?比如,自己创业当老板。”

对此

达达胸有成竹

一言遮之:“我达达现在怎样,以后也怎样。至于将来,看发展速度吧,相信会越来越好!”达达疲惫不堪一一回答完后,瞧到赵小发在人群外,对自己举起手指作V字状。

记者退下后,就是本场的重头戏——颁奖。在激越的音乐声中,区委赵书记来到了达达面前。达达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观察看清发小的书记老爹。

区委赵书记

也就是赵小发30年后的翻版

睿智,瘦削,小狡黠中又有点大憨厚,一双眼睛就那么骨碌碌的转呀转。照例的问候和鼓励完后,赵书记把一个大红包,双手递给了达达小哥:“根据本市政府今年关于见义勇为奖励的补充条例,我代表市区领导,奖励你见义勇为奖金人民币十万元。希望你再接再励,发扬光大……”

达达接过,并做了致词,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发小拉着一个人来到达达面前:“达达,你看看他是谁?”

达达看看

大出意料之外。

蒋总对自己笑盈盈的:“达组长,你可是为公司挣了脸面。中午赵小发告诉我时,我还不相信。要知道,这功劳不是你一个人的,是饱了没公司全体干部员工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代表公司全体干部员工,向你表示祝贺。”

伸出右手。达达抓住他右手摇呀摇的:“别说了,这算是什么功劳?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做的,我不过是运气好一点而己。”

一边的记者们又围上来

嚓声不断

嚓声中,发小又拉着另一个人来了:“达达,看看,认识吗?”达达眼睛都绿了,怎么可能不认识,副队呢。

营级复转满面笑容,先对达达啪一个立正敬礼,然后双手一伸,拉着达达双手,热情洋溢:“达达同志,我代表芳华小区物业和保安全体同志,向你表示致敬学习……”

副队说话时

眼睛炯炯有神,语气坚定不移。

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是发自于自己内心……随着又是一歇的嚓嚓嚓,颁奖活动进了高潮。达达脑子里晕呼呼的,眼前闪动着无数红光,快要撑不住了。

赵小发发现了,几步窜上去牢牢的扶住他,低声到:“坚持住,笑,灿烂笑,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明白吗?笑,灿烂笑。看在大十万块的份上。”

达达咕嘟咕噜的

赵小发侧耳听听

再抬头在人群中找找,然后告诉发小:“你说的那二个大妈都在呢,相互亲亲热热的交头接耳,瞅着我俩呢。笑,灿烂笑。”

又有几个人来到达达面前,竞相和他握手致谢。达达看看,是小区的前物业主任和保安队长。二人兴奋得满面红光,胖呼呼的物业主任眼里,甚至噙着泪花……

终于

大伙儿都一一散去

只剩下了发小,蒋总和二个大妈。二大妈一左一右,笑眯眯的簇拥着外卖小哥,替他拉衣捋襟,为他揩汗递水。

达达对她们笑容可掬:“谢谢,真的谢谢。”说罢,抬头东张西望的。那大妈笑着告之:“别看啦,那芬没来,姑娘复习考研呢,说会与你联系的。”

冉大妈也一句话似的宣告

“我己给小芳打了电话,她很高兴。”

达达则反复唠叨:“谢谢,真的谢谢!”好容易待到二大妈离去,蒋总早急不可待:“那个李鬼,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回头我们再商量商量。”

达达点头:“事不延迟,真有好办法就抓紧实施,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蒋总楞楞:“达达,你的意思是先不忙?”

停停

点头

“行,按你说的办。今下午的工作,我安排人顶替,账算在你头上,你和赵科,”看看赵小发:“好好聊聊,晚上如果有空,你和赵科到公司来,我们一起喝杯小酒聊聊,如何?”

达达还没开口,发小替他回了话:“谢谢蒋总,晚上就不必啦,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据我看,达达做你的小组长,是不是?”

蒋总何其聪明

急忙笑到

“屈才屈才了,我们呢,是股份制企业,完全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放心,只要达达还愿意在我们公司工作,我不会让你和赵书记失望的。”

达达听听话不对,就对蒋总挥挥手:“你可以走了,莫忙,下午派谁顶替?”“姜君”达达摇头。“江小白吧”仍摇头。“那,你的意见是?”

“大徒弟,跑得快,精力足,又不会感到吃亏。”

蒋总意外的眨眨眼睛,点头,离去。

这样,现场就只剩下了俩发小。赵小发对他歪歪嘴:“上车”自己转身走向门外小树林傍的停车场。达达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停放的电动车。

着急间,达斡尔跑了过来:“达哥,怎么哩?”“车不见了,上午停在这儿的呢。”达斡尔四下看看,不相信的摇头:“达哥,你真是停放在这儿的哩?我来这儿快二年哩,还没有过一辆车丢掉。”

“那就更奇怪了”

达达告诉到

“我的确是停在这儿的,你们不是有监控吧吗?查查监视器,不就一目了然?”“好的”达斡尔一口答应,转身又站住:“查没查到,我都会尽快与你联系哩,你先和赵哥聊着。”跑掉了。

从事外卖二年多来,这还是达达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电动车不见了,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达达也没多想,或许真是某某人骑错了,会自觉还回来的。

正好

上发小的路虎聊聊去

发小独自靠在驾椅上玩手机,看到达达钻进来,一手拿着手机不放,一手去拎车钥匙:“车呢”“不见了”嘎,路虎轰动了,轻轻抖动着,慢慢朝左前方滑出:“不见了?什么意思?”

“就是被别人骑错了,达斡尔正在查监视器。”嘎!路虎一抖,停了下来,赵小发熟练的一拉手刹:“等等吧,说说,意外不?”“当然意外”达达舔舔自己嘴唇:“这么多人,这么记者和领导,要突然全部召集在一起,你不会是事先预知吧?”

当然不是

今早九点,赵小发刚走进科室,手机就响彻云霄。

“小发,那个奖励会,今天开,你看在哪儿更合适?”赵小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老爸的秘书,有些犹豫不决:“这嘛”

没出事儿前,老爸和其助手邵副书记等,四人共用一个秘书。听老爸和老妈的聊天,赵小发知道,这个姓张的秘书有点儿左右摇摆,实质上更倾向于邵副书记。

老爸老妈正咕嘟咕噜商量着

如何借口让他下去锻炼锻炼

赵小发本来就和这个张秘不太熟,只知道他是某某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少年得志,恃才自傲,平时颇具点任谁也不太放在眼里的名士风范,当然也更没把自己这个衙内,奉为尊神,敬而远之。

可是,现在却打来了电话,还以商量请示口吻?赵小发觉得自己要稳重一点,谨防上当受骗,因此有些吞吞吐吐:“看领导如何决定?执行好了。”

“我请示过,赵书记的意思是问问你。”

“问我?哈,区委书记问一个小副科,礼贤下士呵?”

小发幽了一默,其实是探对方口气,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果说,以前的赵小发依仗着书记老爸,插科打浑,调侃玩笑,在一亩三分地里高视阔步,喜笑怒骂皆文章,颇似个现代版高衙内。

事发后,世事无常,冷暖人间,天威凛冽,翻手为云,复手为雨,赵小发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有所收敛,有所警觉。

“邵副书记还特地指示,因为你和达达小哥是发小,老朋友加同龄人,在哪举行更能贴近人民大众的审美习惯,也更能密切干群关系,所以,我想听听你的建议。”

这也正好问到赵小发心上

尽管他是衙门,还是体制内的副科。

可天生和达达小哥一样,喜欢自由自在,奔放豪爽,如果按规定举行,说不定俩发小还真心神不定,忐忑不安。

按规定,凡市区二级的见义勇为颁奖大会,应该在市人民大礼堂隆重举行,公开表彰,佩戴大红花,并在第一时间在市级大报第一版配评论员文章,见报昭示与广大民众,以宏扬正气,打击邪恶,起到网络时代新媒体宣传教育的正能量作用。

无需多言

这么个庄重规范场合

对于二发小特别是达达小哥,是多么的漫长而痛苦,还没开始就盼望结束。如果连被表扬者都成了这么个冷笑话,这个正式场合的表彰,就是真的应该考虑,是否繁文缛礼,流于形式,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了?

因此,赵小发没和达达商量,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就在事发现场举行,减少会议成本,提高宣传效益。

这一建议

迅速得到了市区领导的一致同意。

天天都被会议压着的市相关领导,还趁此机会名正言顺溜号,让区领导代表自己云云。就这样,在专门班子的协调下,一架庞大的社会机器迅速转动起来。

在不到半天的时间,把各方面组织到了一起,滴水不漏,恰到好处的准备就绪,通过赵小发牢牢锁定获奖人的信息,只待送餐的外卖小哥送完回转一露面,就简朴简洁。庄严隆重的举行。

结果

如事半功倍,如愿以偿,皆大欢喜。

“达哥,这是牵涉到各主管局各单位的事儿,我有那么大的能耐,还小发?”发小继续玩着手游,一面回答:“早大发啦!行了,事情总算恢复啦,不查查?”

达达掏出红包撕开,拈出那张天蓝色的银联卡翻翻:“当然要,如果是空的,我找谁扯皮去?”发小停停,对他翻翻白眼皮儿:“就凭这话,你就活该被追杀。这么大个阵仗,市区四大班子领导都来了,居然还不相信?那,这个世界你还相信什么?”

达达笑嘻嘻的

“除了相信我和你,其他都不过是水份多少而己。”

一面拨开手机银行查证,听到悦耳的语音“您的信用卡余额为10万元!”把手机凑到发小耳朵。赵小发面无表情,略带烦躁:“行了,收好,这可你用小命儿换来的。”

达达收了手机,眨着眼睛:“哎,小发,不是市区二级吗?”发小没理他,而是抓起了手机:“是我,哎,真是我,我找谁顶替?不信,你问问。”递给达达,挤挤眼睛。

“你好,我是达达。”

“我听出来了,你就是那个我帮你送过餐的外卖小哥,”

是赵小发的女科长兼女朋友:“你好”“你好”达达客气的回答,一面瞟瞟发小,赵小发一只脚撬在方向盘上,没穿袜子的光脚丫晃晃悠悠,低头玩自己的,根本不瞟他一眼。

一向对这事很慎重的达达,无奈只好边想边回答:“工作忙吧”话刚出口,立马后悔,妈的,这不是把话递到对方嘴巴?果然,“是呀,工作忙中,本想来参加你的颁奖大会,可实在走不开,只好委托小发代我祝贺,他说了吗?”

“说了说了”

达达急忙连说带频频点头

好像对方正在自己面前:“他特别说了,这是他女朋友委托的,谢谢了。”“他女朋友挺多,第几个呀?”“第”达达猛然回过了神,急切刹住。

可那边,在冷笑了:“见义勇为英雄哦,哼哼!你知道不,昨下午你的发小跑到酒店开房,我知道后赶去捉奸,他居然让他的一个哥们,在几里路外尖着嗓门儿冒允他,说是在某某单位谈工作,”

“不,不可能吧,小发向来敢作敢为,”

他瞟瞟发小

可这家伙泰然自若,仍是晃悠着臭脚丫,玩自己的手游。“是敢作敢为,那是对你们哥们儿。可对我,一向遮遮蔽蔽的。好了,不跟你说了,让他接电话。”

大约10多分钟后,赵小发才嗒的关了手机,皱眉到:“讨厌!这娘们儿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哎拜托,你不是代人家祝贺?”达达也皱眉,发小老这样,早晚要出事的。

“小发,我觉得你也老大不小了,看上了就找一个,老这样,早晚要出事的。”

“没事儿,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赵小发打着哈哈:“就算这方面精力旺盛吧,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拴住?不行!”“冒充是怎么回事”达达忍不住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在自己眼里那么有尊严和法道的发小,会像那女孩儿控诉那样?一个大男人,侠肝义胆,热血豪爽,那方面怎么能像个小说电影中的猥琐角色?

“没事儿,临时遇到了个前女友,”

发小仍打着哈哈

“不过,我向你保证,这种愚蠢事儿再没有了。”达达只能摇摇头,纵是发小老朋友,人家也有自己的爱好和权利,自己还能怎样?

“你呀,达达小哥呀,什么都好,就这方面沉不住气,”赵小发盯盯他:“你那个字儿一蹦出口,我起码浪费一大碗口水!当然罗,这也不能怪你,毕竟没经验。”

达达没好气的瞪瞪他

“你拉倒吧,我要那经验干什么?你自己经验就行了。”

达达一生气,赵小发就堆起了笑脸:“好好,算我没说。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要按规定呢,这见义勇为奖是市区二级都要奖的,不管多少,都得表示表示。可你也知道,这事儿还没完,大家的心都还提在嗓子眼上,所以,有点儿是点儿行了。”

赵小发说的是实话。事情虽然在中央巡视组的强力干涉下,得到戏剧性的转换。可对整个官场的冲击和震荡,却是余波激荡,久未平息。

平时在水面下的一切波平浪静

就在那短短的半天内,被迅速搅得浊涛翻滚,泥沙泛滥。

各个权力结构,各种窥测鬼祟,各种虚幻假象,都被打破了,每个人都在重新寻找自己的落脚点,隐蔽处和可以避实就虚,躲雨藏风的屋梁……

那个“恨不得一枪崩了他个狗日的”正职的邵副书记,还在巡视组直接亮明身份,进行强力干涉纠偏那一刻,一得到内线通报就迅速转向,凌晨给正职打电话慰藉。

然后

又亲自赶到现场专案组

隔着橡胶审讯室,看着这面的达达和赵小发,提议:“立即解除非法拘束,重在施以党的宽大政策,攻心为上。”

对于这个区委副书记莫名其妙的提议,除了己得内线急报的几个市领导,报以会心的微笑和微微叩首外,大多数参与者都露出了不解和愤怒神色……

所以

尽管事情表面上得到了扭转

对见义勇为者的也颁了奖,可按照工作维稳惯例,该动的都还没动,就连大家都望眼欲穿,盼着早点把他关进大牢,给这件大事儿划上个句号的始作俑者——芳华小区物业的保安副队,都还顶着“保安副队长”的衔儿,坐在办公室里办公呢,。

大家心里都七零八落,乱七八糟的,谁还有精力活力来关心,什么市区二级都要奖励这小屁破事儿?达达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就换了话题:“小发,我记得上次你说过,你们在搞内部集资?”

发小立即猜到对方的用意

立即摇头

“月息6分,还行,虽然限人限额,可真要办,也不难。但我劝你不要做这种选择。”“为什么”达达眯缝着眼,瞧着远方。

金秋十月,风和日暖,天蓝得醉人。在那片辽阔蓝天下,住着自己年老的父母。父母都没有文化,和城里儿子的唯一联系方式,就是打电话。

打电话时

母亲总是啁喃的哭着

“儿哩!儿哩!你几时回哩?”父亲总是唠唠叨叨:“老大不小哩,老大不小哩。”每当此时,表面上大咧咧,自以为是的外卖小哥,总是默默的听着,劝上和解释几句,噙着泪花不让绽开……

醒来眼睛/还有点微光/差点忘记在哪间房/梦里还有/儿时的向往/却想不起是哪段时光/(原子邦妮《旅人》)父母的关心,自己的担心,未来的无心,全部基于没有钱!

在钱的城市

无钱的人们

坎坷崎岖,行路艰难。现在,陡然有了大十万块钱,达达自然心潮起伏,浮想联翩。其实,不仅是现在,还在刚被告之那刻起,可怜的外卖小哥就没停止过对它的想象。

大十万块钱啊,听起挺多,想想也不少,琢磨之下却只有摇头。未了,达达作了决定,如果真能拿到手,不炒股不买理财产品更不存银行,进行集资,因为,自己有一个值得信任,有点儿小背景的发小。

他算过

按照发小所说,区里自搞的内部集资。

月息6分,10万块每月就赚六千块,存上一年连本带利就是十七万二千块,几乎翻了一倍,暴利安全又保险。

当然罗,达达也想到,以发小的性格,不会同意自己这样投资。这不,果然如此。“为什么”达达补充到:“这样不好吗”

赵小发抬起头

神情有些凝重

“这样虽然表面上看来得快,安全又保险,实际上风险太大。你不了解内幕,不怪你,可我得替你着想。”“谢谢,我明白你的意思,”达达感激的点点头。

又看着远方:“我的情况你最清楚,起起伏伏好几年,不是你我连小命儿也丢了,所赚的钱,全部变成了水泥板材。”发小插话:“那还全得靠我,要不,你现在还租房住。”

这是事实

那时,达达靠着几年自己血汗,赚了大约近10万块钱。

当时的10万块人民币,算得上一笔可观的款子了,这让达达踌躇满,主意多多,昂首阔步,指点江山。

关键时刻,还是赵小发的力劝下,达达倾其所有,首付了现在这套二居室总额的一半,这才有了安居之处。

五年过去了

当时达达买下的这套二居室

也从当年21万人民币的总款额,就成了现在的65万人民币的总市值,足足涨了二倍。“所以,我不主张你集资。”赵小发冷静的告诉到:“你解决了住房,现在正年轻力壮,如果没有意外,还有30年的黄金时间,应该利用这笔资金,进行别的投资钱生钱。或者现在就利用这笔钱,将你那二居室稍稍装修装修,娶一个自己心仪的姑娘,告别单身,了结你自己和父母的心愿。”

达达摇头

笑眯眯的

“如果这样,这大十万块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你算算,稍为装修自己跑材料捏紧点,二居室71平方米,至少也得二三万块吧。恋爱,结婚,剩下的几万块恐怕还不够……与其这样谨小慎微,窝窝囊囊,不如我自己暂时还光棍着,奋斗几年后等钱够了,再说。”

“大哥,钱,永远不够,我最有体会。”发小还想说服他:“内部集资这潭水,看起很美实际凶险,我不便多说。帮你就一句话,大十万块喂进去安全倒罢,真出了事儿?”

达达一挥手

斩钉截铁

“行了,我达达几时后悔过?真出了事儿,我不会找你赔。大势如此,怪得着你吗?”赵小发只好默认。

达斡尔跑了过来:“达哥,监控都看了三遍啦,没人骑错,怎么办?”达达讶然:“不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那停车场全天候无死角监控吗?你没看错吧?”

达斡尔搓着自己双手

比他还着急

“看了三遍哩,不可能看错,可的确没有骑错的镜头,甚至连你那车都没有。”赵小发一掀车门:“走,一同再去看看。”

非机动车停车场在小区大门左侧,坝子较大也平坦,划着一条条白色斜线,电动车自行车和摩托车,一辆辆的在斜线标出的长方型车位里,停得整齐划一,给人美感。

站在前面望去

停车场的左右中

大约150米的直径线顶上,有三个红外线监视镜头。这种全天候无死角的全球鹰监控器,一个的监视区域可以达到200米内外。

芳华小区名声在外,财大气粗,一来就是三个,图的就是安全保险。因此,若真有人想在此搞相关手脚,除非机器故障,否则再努力也是白费功夫。

当然,不至赵小发想到这个问题,达达也想到了,二发小嘀咕嘀咕,决定出面去找保安队长,要求查看监控录像。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