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津沽遗梦 第一部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6)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8-28 11:39:01  浏览次数:379
分享到:

洪家大院坐落在老城里东门内大街70号,占地2000平方米,三进四合套的砖木结构建筑,坐北朝南。坎宅巽门,东西箭道,倒座东南辟门楼,迎面是砖墙影壁。青砖垒墙,磨砖对缝,檐廊相连。中院后院均有五间正房,三间厢房,宽敞明亮。宅子历经三代的扩建,才有了现今的规模。大爷洪廷森身为一家之主,顺理成章占据了老宅。

二爷洪廷玉在海关道为官十年,遵守朝廷官员不许经商的规矩,所有家产都记挂在大哥名下。每日迎来送往,其间鱼龙混杂,多有不便,于是在老城外东南的英租界,英国驻津总领馆临近的咪哆士道置办了一栋小洋楼。砖木结构庭院式的楼房,主体两层,红瓦坡顶。大门口有拱圈廊柱,内里装饰考究。大厅内精致的马赛克地砖,大理石墙裙,壁炉,尽显奢华高贵。楼前有三棵法国梧桐和半圆形的喷泉。

宝元和宝亨恭恭敬敬到大门口,目送宝榕和二婶上了骡车,二叔上了轿,家人们前呼后拥地去了。

北风呼啸,尘土夹杂着石头颗粒,“呼呼”抽打在脸上。街上漆黑,空无一人。大门口光秃秃的古银杏树,在凄惨的月光中投下条条晃动的鬼影。听父亲说,祖上当初买下这块地,就因为这里有棵铺天盖地的银杏。也许自打明朝永乐二年(1404年)天津建卫,就有了这棵吉祥树。

穹窿高远,星际空洞,黯然无光。

刚才的家宴上,宝元在下首陪坐,听父亲和二叔聊起时事,深感担忧。家中的买卖字号遍布老城里、英、法租界和周边武清县、静海县、宝坻县。如真像二叔洪廷玉所说,时局动荡,家中的生意怎么办?宝元跟随父亲和管家赵朴,常年奔走于买卖铺户之间,深知民生多艰。只有政局安定,百姓才能够安居乐业。若狼烟四起,内有义和团,外有九国联军,朝廷首尾不能相顾,必定百业凋零,生灵涂炭。想至此,不由得一声哀叹。

宝亨听二叔说起租界里洋人的跋扈和异动,早已激愤填膺,七窍生烟。和小伙伴们每每谈及时事,都会不自觉地吟诵谭嗣同的《题江建霞东邻巧笑图诗》。“世间无物抵春秋,合向沧溟一哭休。四万万人齐落泪,天涯何处是神州?”甲午战败,民族危亡,光绪帝日夜忧愤,将士们知耻而后勇,必一血甲午惨败的国耻。两年前,谭大人慷慨神气,从容就戮,狱中所书“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所表现的英雄气概不时在脑海回荡。如果战争再次降临,吾定将誓死报国!他不由得攥紧拳头,把儿女私情抛到脑后。

宝元见宝亨低头不语,以为他忧心和晓翠的前途茫茫,不好在下人面前多说,拍了拍他的肩头。二人转身回后院去了。

“娘,您看宝亨是不是又长高了?配上那身军服,神气得不能再神气。过几天得闲,让他到家里来,给咱们好好讲讲在武备学堂的日子,肯定有趣!”宝榕见了宝亨,心花怒放,忍不住在娘面前夸耀二哥。

“这孩子比你大两岁,愈发出类拔萃,可惜是你堂哥。娘知道打小你们俩脾气最相合,可别忘了咱《大清律例》:娶同宗五服亲者,杖一百。你父亲是朝廷命官,咱可不能由着性子来……”

宝榕热情澎湃的心绪,被娘一桶冷水从上至下浇了个透心凉。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