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49章 意料之外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15 13:34:10  浏览次数:50
分享到:

一个男人趴在病床上

抖着四肢扯着嗓门直叫唤,是幅什么样的情景,大约不到医院没法想像。

达达这么一叫,反倒把小护士吓一大跳,小姑娘红着脸蛋,被白大褂衬着越显清秀美丽:“哎呀,是不是真的疼呀?如果真疼,就还得住院观察观察。”

蒋总也吓一跳,他暗地里粗略算了算,120急救车的车,医院紧急抢救,输血,给药,输液加上一夜一天的住院,自己和秀慧,达达的发小和女同事的吃喝,临铺和午休等等,大约用掉了一万多块。

老天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纯利润啊

当然,莫说一万,就是十万自己也得照付。公司与员工的聘用合同上白纸黑字的写着,社保局可是大张着眼睛紧紧盯着的。

饱了没餐饮有限公司,是按工商管理部门的严格要求,遵照国家公司法注册创办的正规股份制企业,不像那个该死的饱了了是假打,出了事儿老板和股东都可以一跑了之的。

说起来

虽然不过才一万多块

可地球人都知道,现在的医院就和装修一样,就是个可深可浅的无底洞。只要一线可能,就要迅速离开。

否则,听了很多版本的现代传奇,就还没听到过有人敢和医院装修较劲儿的。再说了,这达达小哥可真不是个善辈。

平时和自己暗中比试

就不说了

好容易当一次见义勇为英雄,却又惹火烧身,霉事不断,无端失踪24小时,刚显身,又是被客户投诉,又是丢掉电动车,又是车前轮被抱死出机械事故。

一跤摔掉了公司一万多块,接下来,还不知道这厮还会发生些什么霉事儿?真想马上一脚踢了他。尽管有合同这条那款的制约,可自己作为大股东和总经理(老板),要找个借口开销他小子,不过就是动动小指头而己。

没料到

这时那个该死的饱了了,忽然冒了出来。

腑下之疮,腹中之瘤,这是当务之急,必须铲除的。莫看我整天就与他商量如何如何,其实,这达达小哥自己也并不清楚,我蒋总真正怀疑这个饱了了的后台老板,就是他达达小哥。

因为,我认认真真的做过分析和了解,就这一区域性面而言,能这么清晰明了迅速就组建一个假冒伪劣,并惟妙惟肖模仿本公司的,就只有达达。

我不客气的说

我不低估也不高准

年龄不大不小,人脉不多不少,资金和经验也不少不多的达达小哥,正具备这个能力。当然罗,他不会得逞的,我己对此做了必要的准备和布置。

当然罗,暂时还得假装若无其事和痛苦不堪,与其联手,探其内里,以便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可眼前

这小子是不是发现了我的意图

居然还想借小小护士查房,继续赖在医院不走,搞错了吧,我的哥?想到这儿,蒋总干脆用力将达达一掀,痛得满头大汗的外卖小哥,在床上翻个滚儿,仰躺着不动了。

小姑娘一见,更吓怕了,职业性的扑上去,从兜里取出棉签,轻轻擦着病人的额头,一面温柔的慰藉到:“别怕,没事儿,怪我力度大了一点。如果还是疼痛,就暂时不急着出院,好好休养休养。”

急眼了的蒋总还没开口

邻床大叔却摇摇头

“我看问题不大,不就皮外伤?刚才你们都没在时,我看他自个儿上床下床,进厕所,倒开水喝的,还行嘛。”

其实,达达也并不想赖在医院,刚才不过是借小姑娘查房,恶作剧心顿起玩笑而己。说实在,这小护士女儿就和她那个该死的护士长老妈,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

护士长老妈是那个粗鄙可恶的老巫婆,小护士女儿就是那个温柔善良的白雪公主。

如果说,算了算了,不如果啦,总之,小白雪公主真可爱呀,我要娶了她,那可真是掉到了福窝窝。想想她那纤巧修长嫩白的小手指,就那么按在自己的屁股上,啧啧,简直不提啦。

要不是给蒋总的一巴掌真打痛了,我还要伸着颈脖子直叫唤,听着她银亮清脆的嗓音才开怀。可是,哎哟,这该的蒋总啊,真打呢。

还有这邻床中年

我得罪过你吗,这时来赶什么凑,装什么内行?你不该啊!

达达忍不住睁开眼睛,恨恨邻床。不想给邻床中年看见了,指指他:“瞧,好好的,眼睛还瞪人哩,说明精气神足得很。”

蒋总简直是想扑上去,给他一个熊抱:“谢谢,谢谢,感谢你对我们公司职工的关心。师傅,喜欢外卖吗?喜欢就请留下联系电话,我们一定竭诚为您服务。”

不想

邻床中年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外卖?我听到这二字儿就讨厌。下单送达不准时,送的和自己要的差别太大,还要收送餐费?护士长训斥得对,前几天,你们派那小子跑来联系外卖业务,分明就是扰民嘛。而且一听那公司名儿就诡异,叫什么不好,偏叫个饱了了?鸟(了),不就是哥儿们的那话儿吗?可见,”

“师傅师傅”

可怜的蒋总,实在听不下去了,客气的打断了他。

“那不是我们,我们公司叫饱了没。”邻床中年也就和护士长一样,嘴巴一瘪:“偷换概念,玩弄词句!告诉你蒋总,我知道你是姓蒋的总经理,我可曾是代课老师,这饱了没和饱了了有什么区别?就像天下医院,不都叫医院,”

“哇”一直攥着一大迭结帐单据,站在顶头上司身后的小女文员,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听到痛哭声,正在巡房的护士长哒哒哒的抢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气咻咻的小护士。

问明情况

中年女沉着脸看看邻床中年

“你的药费,多久才能缴齐?”“快,快了,”刚才还义愤填膺的他,可怜兮兮的回答,就想重新缩回被子里去:“我老婆,己找了社保局,”

中年女眼梢一挑,也不再看他,转身对众小护士们吩咐:“这月底再缴不齐,撤床停药。”“是”一片清脆银亮的回答。

“你在忙什么”

中年女又朝向自己女儿

“不是结帐出院吗”小姑娘胆怯的起身回头:“病人还痛得很,是不是,”中年女冷笑笑,上来拉开女儿,俯身仔细看看,突然双手一抄,达达小哥就又给翻了过去。

然后,护士长熟练地按按他的肘拐,膝盖和屁股,立起身:“结帐,开出院条!”昂首阔步,威风凛凛的离开,后面跟着小鸡崽一样的小护士们。

身强力壮

肌肉发达的外卖小哥

就是身高达1米8的蒋总拉起来,也颇具吃力。谁也没想到,中年女护士长的力气居然这样大。这场面有些令人震憾

那个邻床中年早就嗖的梭进了被子,连头带脚一蒙到底,病房里一时乌鸦无声。乌鸦无声中,可怜的达达小哥,一直面朝下的躺着。

刚才

正幸福地享受着小姑娘温柔的擦洗

一听到护士长的声音,达达就知道坏事了,就盼望着中年女早点滚蛋。可没想到,老巫婆不但不滚,而且上来双手一掀,自己就乖乖儿的像枕头一样,给齐齐翻了个身。

这一折腾,那本来己不太疼了的各部位,又剧烈起来。不过,达达不敢再直着嗓子叫唤,也不敢再鬼鬼祟祟的恶作剧了。

蒋总回身劝劝秀慧

小文员就跟着小姑娘出去结帐,开出院条了。

趁这空闲,蒋总把达达病床边的小抽屉拉开,收拾着可带走的东西。二大妈来时带的水果,老大二堆怕有20多斤,供病人吃的特级黑色燕麦片,老干妈,抽纸和一大纸带的面包,点心和几种不同颜色的小药袋,药瓶儿和药盒……

蒋总知道,这达达小哥其实就是外孤魂野鬼,除了他的发小,自己与小文员,就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

为了发扬团结合作

共渡难关的企业文化精神

当然也为了显示自己以人为本,爱员工如兄弟姐妹的好老板风范,蒋总一得到达达小哥出事儿的紧急电话,就让小文员贴出了启事,向全体员工通报了达达因工受伤的消息,并希望大家发扬优良传统,伸出援助的双手云云。

蒋总不傻,因为达达小哥是在工作时出现的意外机械事故,虽然到目前为至,市交警大队还没对此作出最后的定断,可前提却是铁板上钉钉,无法改变的,这让蒋总只能打起精神,带着小文员和银联卡,乖乖儿的到医院缴费并看望与守护伤者。

企业呢

虽为员工买有五金一险

可其因工受伤,事发突然,身上不可能带有千元以上的现金,作为企业老板和大股东,自己只能暂时垫付。可这垫付有没有底和收不收得回?自己心中无数。

不管事后这事儿如何处理?公司出血是肯定免不了的。公司出血实际上也就是自己出血,好不容易赚进的钱,又得拿出去,任谁也会心疼。

因此

员工们看到启事后

能真正“伸出援助之手”,主动为伤者捐款,不管捐多少对自己也是个安慰和弥补。毕竟,公司员工彼此之间能团结合作,同舟共济,也证明自己这个当老板的,人品,品质和凝聚力都不错,百利无一害。

可是,从贴出启事到现在,没一个小哥小妹前来探视,也没一笔捐款送到办公室。减掉小哥小妹们的工作性质等客观因素,蒋总只能摇头叹息世态炎凉,人情淡薄。

达达吃力的翻过了身

“谢了,蒋总,这单身就是麻烦啊。”

“这不能怪你”蒋总忙忙碌碌的:“天下单身都这样,事发突然,谁也没准备呵。”回回头,一脸的沧桑:“去年我半夜肚子绞痛住院,不也一样?没一个人在身边,吃喝拉撒都没得法,对了,那时,你还没来。”

达达呻吟般的叹息:“单身是潮流,可也是病源。平时一个人不觉得,可一躺医院孤苦伶仃的,连上吊的心都有啦。”

“秀慧办出院手续去了,我想,你是不是给你那个发小通知一下?人家对你不错哦。这样的发小和老朋友,只要有一个,此生跳矣!”

这提醒了达达

他还真的没想到

不过,问题又来了,通知了发小,通不通知二大妈呢?发小就不说了,二大妈对于自己多好!不管她俩各怀有什么目的,以花甲高龄能跑这么远来看我,也难能可贵了。

达达心里可明白,自己平时在公司的同事关系,也还马马虎虎,特别是自己那个小组的五男一女,朝夕相处,耳鬓厮磨,没深情也有感情。

可看看

个个都顾着自己的提成

人人都奔着自己的小康,借宿在我的屋里,插科打诨,吃喝拉撒,居然没一个人抽空来看看本组长,真那么忙?哄鬼啊!

达达掏出了手机,也拿定了主意,一一拨过去通知并感谢。赵小发好像正在开会,嗓门儿有点鬼鬼祟祟的:“伤筋动骨一百天,真好完了?”

“好完啦”

“不会是,因为钱吧?”

达达偷偷瞟瞟地区经理,嘿,这家伙正竖起耳朵哩:“哪能呢?你也知道,人家蒋总为我跑上跑下的,感谢都还来不及哩。真是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

这话儿,是故意说过地区经理听的。可这鬼家伙,竟然连一丁点感动的表现都没有,嘿,别说啦。“那好,出吧,区队那里,等会儿我再催催。”“谢谢”

二大妈分别接了达达打过去的电话

也都替他感到高兴

可那芳大妈有些怀疑:“达达小哥哩,你说怪不怪?”“怎么了”达达明知故问,一面对蒋总把水果分包成几个小包,点头同意。

“不是说,我家嘎小子被人贩子拐走了哩?没有的事儿。是哪个缺德鬼哄老娘哩?害得我打的回的家,被无良司机敲诈了一百多块。”

达达不信:“从医院回芳华小区,平时也不过20多块嘛。”“绕圈子找人呀,绕了圈子要收里程费的哩。”大妈有些气紧:“他说不绕,我说绕……”

听得晕头转向的达达

好容易才结束了和她的通话

可冉大妈却更喜:“真好啦,没这么快哟?听说你当时趴在一大滩血里,像大青蛙一样蹬着腿儿,这么快就好啦?”“真好了”

“你不会是为了钱哩?不怕,工伤受的伤,该老板出血的。老板不出或出少了,给大妈说,我到市政府告他去。市长书记和五大班子领导,我们常在一起开会唠叨的……”

“谢谢,谢谢大妈,”

看看好不容易结束了

达达瞟瞟早结帐回来,正和坐在凳上的蒋总,头挨头的查对着收帐单据的小女文员:“请您多保重,也请代小芳姑娘问好。我挂啦。”

“不忙”冉大妈一声高叫,震荡得达达的耳朵里嗡嗡嗡直响:“我家小芳还提醒了我,嗯,你感觉那儿,怎么样哩?”

“哪儿”

达达眨巴着眼睛

数着放在床沿上的小包,1、2、3……住一天院,就这么多袋子?要是住上10天半月乃至更长时间,怕要用车装罗:“大妈,你是指嘴巴?没事儿,吃喝骂人都行。”

“唉,傻孩子,关嘴巴什么事儿?”冉大妈恨铁不成钢,一定在那边儿皱紧了眉头:“我是指那儿,那儿,明白吗?以后,以后要是你和我家,明白不呀?”

达达小哥的脑袋

又被一根可恶的木棍,狠狠闷了一棒,他再是不省事儿,也明白了冉大妈所指。达达小哥可怜兮兮求救似的四下瞧瞧,幽幽儿的叹口气:“大妈呀,放心吧,离那儿还远着呢,谢谢您老人家,挂啦!”说罢,不待对方说话,嗒的关了手机。

达达通话完毕,主仆二人的“查看”也结束了,蒋总讪讪然的,把长长的单据扔给他:“你这一摔,就是五位数以上。唉,以后可真得注意罗。好达达,算我求你啦。”

达达脸上滚烫

他当然明白蒋总所指

想想自也实在不咋的,不吭声的拿着单据,默默查看起来。达达先看总收费,17.980元,也不太吃惊,然后,细细逐一查看下去。

此时的达达,可真是在认认真真和仔仔细细的查看着。他是想从其中找出多收或重收的证据,从而证实医院的“无良”和“可恶”,以便要求院方减少收费,从而减少公司(蒋总)的支出,自己心里也好受一些。

然而

达达很快就被那一长串莫名其妙的代号,药名和费用名。

弄得昏昏欲睡,暗自叫苦不迭,干脆就默默的卷起了收据,把它还给了小文员。一直注意他脸色的地区经理,拍拍手:“还好,你身体素质好,底子在,能安然无恙,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达达默默的听着,总觉得蒋总的话里,有着另一层意思。不过,现在自己处于劣势,医疗费是个大问题。自己虽然有五金一险,可公司都替员工缴得不高,估计医保比例报销下来,自己还得掏出更多的腰包。

现在想来呢

这事儿也不能怪蒋总

毕竟蒋总原是按国家医保政策,为员工缴费的。可包括自己在内(对不起,在此还得悄悄告诉一句,自己当初可是最反对)的所有员工,包括那胖厨房和四小徒都强烈反对。

说什么与其缴给国家,不如照比例发给大家,理由都是惊人的一致:我还年轻,生不生病是几十年后的事儿,而且,现在国家正在进行延迟退休,到那时,我七老八十的,既便生病住院,这点医保费也不够,自己吃几颗安眠药了结算啦。

再说

我又不在一个公司呆一辈子,缴什么医保更是冤枉。

现在,现世现报,因果轮回,该来的,还是来了!“你看这样行不”蒋总像在公司安排工作:“药,自然你自己拎回去,这黑色燕麦很贵,我知道的,你一并拿回去。这些水果呢,”

他指指床沿上一字儿排开的小包:“好歹在这儿住了24小时,病友们一人一小包,你看呢?”达达点点头,说得有理儿,行!

小文员就拎着一小包

大约有二三斤重的水果,逐一分送给眼巴巴看着的病友们。

大家接了,都表示感谢。邻床中年的老婆,一个脸色晦暗的瘦削女,甚至连连对蒋总合掌:“谢谢,谢谢,现在市场上这样的好苹果,要15块钱一斤,”

这让达达和蒋总都有点面面相觑,苹果都这么贵啦?“我家老周住这么久的院,我也没舍得给他卖,唉,这日子过得,”

瘦削女叹息着

眼眶发红

“谢谢你们了,你们都是好人啊!”小文员皱皱眉:“你们没工作,也没医保吗?”一直守在父亲床头的女初中生,低声回答:“俺们是农民工,俺爸妈本都有工作,一个月加起来,也有四五千块钱。”

小文员又说:“那你们该买医保呀,国家现在不是准许一次性趸买?”女初中生摇摇头:“最低也要几万块钱,我看了网易新闻,上面有国家刚公布的一次性趸买,需要6万多块钱,我家拿不出哩。”

瘦弱女苦着脸

接话慢吞吞到

“本来好好靠流汗水,挣点辛苦苦钱,还想着供闺女读完初中,一直读到大学毕业,在城里找个好人家,好歹也了了俺们心愿。俺家闺女读书刻苦,还行,从小学就是班级前10名,可没想到,没想到哇,”

似乎难过得说不下去了。听到这儿,达达仔细打量那个女初中生,高挑个,模样儿也行,就是太瘦削,脸色不太正常,呈现出一种营养不良者常有的浅棕红。

达达有些气颓

自己本来就够倒霉的了

没想到,邻床比自己更倒霉。达达又看看邻床的中年俩口子,看起来也不过就四十吧,正身强力壮嘛,靠力气挣点小钱,养活自己和闺女,应该是没有问题嘛。

可听瘦弱女的话,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才导致接了苹果这么伤心。达达忍不住问:“出了什么事情吗?什么没想到?”

女初中生带着一种习惯了痛苦的冷静

又慢吞吞回答

“国家强制实行节能减耗哩,和俺爸妈一起的,大伯二伯和么叔几家,30多口人都失业了。俺村出去几千人,几乎全回来了哩。”

这时,达达才明白了,邻床中年虽然那么讨厌,而且看起来有点牛皮哄哄的,为什么护士长一呵斥,就乖乖住嘴,缩回了被子连头带脚一起盖得严严的?

真是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蒋总站起来:“换衣服吧,走,出院。”达达就在小文员的帮助下,套上外衣外裤,再坐在床沿上穿鞋子。

蒋总呢,也没和达达商量,把剩下的几包苹果,全部送给了邻床夫妇。在农民工夫妻俩的连声感谢中,在众病友友好的祝福下,拎起药包和最后二小包水果,燕麦片和麦乳精,和小文员左右搀扶着达达,出了病房。

护士长正给一帮小护士,在护士站里演示着什么,看到达达一行出来,停止演示,并例行公事的笑笑:“饱了了,慢走哦!”

蒋总就摇摇头

慢悠悠的笑笑

“护士长,我们是饱了没,你可记着了,以后你要外卖,记得下饱了没的送餐单,包你及时,满意。谢谢你们的服务,再见!”

护士长楞楞,大约没想到对方这么理智礼貌,刚咕嘟了二句的:“还不是,”换成了自言自语:“还想到,还挺有礼貌的,是有点不一样哦。”

这最后的自言自语

刚巧被三人听见,三人彼此对对眼,会心一笑。

在电梯徐徐升上来时,达达回头瞟瞟,正好看到那护士长女儿,也正往自己身上瞟,可给老妈发现了,护士长老妈严厉的瞪瞪眼,护士长女儿就胆怯地低下了可爱的小脑袋。

咣,电梯门打开,三人进去,咣,视线断了。电梯一关,蒋总就挤挤达达:“幸亏走了,再住下去哇,我看你的二大妈,就该变成三大妈了。”

达达很得意的笑笑

“三大妈就三大妈,反正,兵来将堵,水来土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呗。”

“别太自得,爬得高,跌得痛。”本是二男人心领神会的调侃,可当着小女文员,二人也只尽量收敛着:“你以为你,真是开豪车的迪拜帅哥?”

“那倒不敢,可对这呢,还很少失败过。”也真是皮外伤,达达几经卧床休息,又按时吃药,感到好了许多,就试着摔掉了左右,自己慢慢而行。

还边像大王八

叉手叉脚,小心翼翼的走着。

边和蒋总调侃吹嘘,一不注意,绊在出门的门柱上,又差点儿摔倒。二人笑着追上来,又扶住了他……达达被蒋总和小文员,直接送回了家。

进桃花小区时,达达示意二人松手自己慢慢走,以免被业主们发现,又成为新闻。鉴于上次余音未了,达达可不愿意自己又被人在背后议论。

可是

刚进小区门

就看到左手摇扇,右手拎着大水杯的钱大爷,迎面慢悠悠的走来。达达就对蒋总和小文员说:“谢谢了,我自己走,你们请回吧。”

蒋总举举手里的小包:“这些你拎得起吗?要不,我给你拎上去。”达达接过试试,有些吃力,这时,钱大爷走拢了:“达达小哥,才回来哩?”

达达急忙扭身招呼

“你好,钱大爷,散步哇?”

一面把从裤带上解下钥匙,递补给蒋总:“那就麻烦了”蒋总对钱大爷笑笑,就和小文员绕过二人进了单元门。钱锐气瞧瞧二人背影:“你同事”

“是的,钱大爷呀,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啊!”达达拉着老头儿的手:“那晚你帮我的事儿,我全知道啦,是房东小伙告诉我的,我真感动啊!”

“哎,这算个啥哩?”

老头儿豪气的一呶嘴巴

“莫说是我,就是别人遇到,也会挺身而出的。”他上下打量着小兄弟:“小哥,好像你气色不太好哦,嗯,二个脏拐怎么捆着白绷带?怎么哩?是不是上班摔了跟斗哩?”达达只好点点头。

这屁股和膝盖上的伤,穿着裤子一遮就行,可这二个肘拐,是不是我得笼上长袖衣了哇?10月中旬了,傍晚一到就开始有些凉爽,钱大爷己经穿上了。

听到达达小哥

的确是上班不注意跌了跟斗

老头儿就一拍胸口:“上次你帮了我大忙,这次我就帮帮你哩,小兄弟,走。”“到哪”“到我家”钱锐气对外卖小哥挤挤眼睛:“到了,你就知道哩。”达达哪里想去?

虽然一路上自己犟着不用二人扶,可上车下车却仍免不了。再加上的士广场边停下,这几十百把米又欲扶欲走的,达达感到有些疲倦,想进屋躺着休息了。

然而

达达觉得自己不好拒绝

据说钱大爷生性孤傲,就是隔壁邻里和物业,也是非请莫入,基本上不欢迎外人到他家闲坐的。可他却邀请了自己,不去,怕他面子上下不来而多心。

而且,那晚上老头儿勇敢的举止,的确令人敬重,就冲着这点,不去也说不过去。于是,达达就慢慢跟在钱大爷身后,进了单元门。正好碰着蒋总和小文员下来,达达就给双方做了介绍。

关于这个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古道热肠的钱大爷,蒋总上次就听达达讲了。

也很高兴的和钱大爷热烈握手致谢,然后,大家挥手而别。临走时,蒋总叮嘱达达:“药和那些东西,都放在你床头上了,记得按时服药擦药,明天你先休息一天,后天再看身体如何?”达达点头致谢。

电梯上升时,老头儿认真的瞧着达达:“你们那个蒋总不错!小哥哩,一个领导能这样细心和关心下属,再差也有几分。”达达笑而不答。

电梯在7楼停下

钱大爷在前达达在后,一老一少慢吞吞沿着走廊,进了7—3。

达达先在钱大爷的招呼下,参观了各个房间,然后坐在沙发上。他感到外面对钱大爷的描述,完全是臆测。比如说他脾气暴烈古怪,不是嘛。

比如说他邋遢不爱整洁,也不是嘛。钱大爷跑到厕所,呼啦啦的洒了一大泡尿后,一面扣着裤门出来,一面对小茶几上大号塑水杯,呶呶嘴:“才泡的,渴了就喝,喝干了又冲。自己人,不客气,我就不专门给你泡茶哩。”

达达其实不渴

可仍抓起那塑水杯,仰起就是一大口。

现在年轻人喝茶的不多,喝炭酸饮料的多。因此,达达平时极少喝茶,这一大口喝下去,差点儿没让他给一口重新喷出来。

茶水浓且苦涩,更兼那水杯口处的茶垢积得发黑,带着一股老年人特有的口臭。钱大爷注意的看着他:“怎么哩”“喝得极了点,呛着啦。”

老头儿就叉叉腰

得意的大笑起来

“这说明,我的茶好喝。不瞒你说,小哥呀。这萝卜白菜,各人所爱。我不赌不嫖不吸,就好这一口茶。”指指大号水杯。

“看见了哩,这一杯水,至少半斤沱茶。先把茶叶和水,倒在锑锅里煮沸几分钟,放着冷至50多度才倒进水杯,边喝边冲,可以管上三四天浓度和茶味不减。这一手,还是当年从我岳父那儿学来的哩。”

“钱大爷呀,这就叫翁婿情深,感情比沱茶更浓……”

达达口是心非的打着哈哈

脑子里的事情排着队等着,哪有闲心来听老头儿的鬼吹神侃?达达不知道,他是钱大爷近10年来,主动邀请到家里喝茶聊天的第一个年轻人。

既便是老头儿一直想接好关系,以便自己需要时有人帮忙的隔壁房东小伙,也没受过到这种殊荣。因此,钱大爷没有聊一会儿就冷场,而是兴致勃勃,东南西北,越聊越兴奋。

让达达在心里

一直暗暗叫苦

现在是上午11点左右,也正是小哥小妹们最为忙忙碌碌之际。按达达原来的想法,回到8—3好好擦个身子,然后躺在小床把脑子里的事情,好好梳理梳理,再给组员分别打电话,追踪和了解一下各自的工作进展。

休息到组员们陆陆续续回来,召集大家随便聊聊。出这么大的工作事故,造成了这么大的经济损失,总得先和组员们通通气,介绍介绍情况……

可现在

哎,钱大爷是好客。

可是我自己忘了,人老了,话就多,话一多,就浪费时间……想着听着,达达脑袋向后仰仰,手拐下意识的跟着曲起,不慎撞在沙发布里面的木架上,疼得哎哟一声又急忙放下。

这一声,反倒提醒了正聊得眉飞色舞的老头,他一拍自己的额头:“瞧我,完全忘了要你来做什么了哩?”蹬蹬蹬的几步跨进厨房。

窸窸窣窣弄一歇

拎着个小磨沙玻璃瓶儿出来

先嗖嗖嗖的抓几大张抽纸,小心翼翼地将其擦得干干净净,再轻手轻脚地拔掉长长的木塞,往达达鼻子上一凑:“闻闻”

一股带着苦味的香气,扑面而来,呛得达达连连怂着鼻孔:“好香,又苦,什么东西啊?”钱大爷珍惜的收回瓶子,重新塞上木塞,但没塞得太紧。

然后问

“说实话,摔得重不重哩,伤筋动骨没有哩?”

达达回答:“没事儿,照了CT,不过都是些皮外伤。”“医生开药多不多”“反正不少,口服和外用。”“全部扔掉”“嗯,好的,全部,”

达达忽然回过了神:“钱大爷,为什么要全部扔掉?光药就是300多块钱哟。”老头儿哼一声:“屁钱不值,全部扔掉,听我的。”

达达不吭声了

钱大爷真是个奇人,说话和他行动一样牛气。

可300多块钱的药呢,哪能说扔就扔?“站起来”老头儿自己先站起来,手里一直攥紧着那个磨沙玻璃瓶,命令到:“站起来,脱掉长裤。”

达达站了起来,却只是惶惶的看着老头儿,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干什么?钱大爷就举举手里的磨沙瓶:“这才是真正的药,擦了你就知道哩,脱掉长裤。”

达达有些明白了

老头儿的磨沙瓶里,一定泡的是药酒。

对了,说不定这酒就是专治跌失损伤。一般这些老人家里,都藏得有古怪药方,也就是时下很少见的土偏方,据说对一些顽固症挺有效。

达达脱掉了长裤,在身体强壮的老头儿面前,有一种自信自豪感。果然,钱大爷啧啧称赞:“一看,就知道是常锻炼到的,显眼儿哩。好,趴在沙发上,肘拐朝上,对,就是这样哩。嗯,我得撕掉这些绷带和莎布,你忍耐着点儿哩。”

达达点点头

看来,一个人生活的老单身,在这方面很点动手能力。

他倒了点温开水,用棉签蘸着把绷带莎布边缘打得够湿,等个分把钟,按着边缘轻轻撒开。虽然仍有点疼痛,以、却不致于完全让人忍受不了。

空气一浸,达达顿时感到肘拐屁股一阵清凉。“小心,我上药哩。”超老头儿这才重新拔开木塞,合起三根棉签,往瓶里蘸蘸,迅速涂抹在达达的受伤处。

达达感到一股火焰灼舔着伤处

一股巨痛风似的掠过

然后,是一阵清凉和舒适感,从受伤处向整个身子弥漫开来……10分钟后,又涂抹一次。第三个10分钟后,钱大爷吩咐一直趴在沙发上的达达:“坐起来”

达达有些迟疑不决,就这样露着伤口,坐在肯定没有消过毒的家用沙发上?“嗨,你这小伙,让你坐,你就会哩。”老头儿跺跺脚:“还怕感染了不成哩?坐起来。”

外卖小哥这才坐了起来

钱大爷攥紧手中的磨沙玻璃瓶

小心翼翼地倒了大约三分的药酒,举在达达嘴前:“外擦内用,喝!”不善饮酒的外卖小哥,就紧张的闭着眼睛,由老头儿小心地往自己嘴巴里倒。

又是一股火焰带着巨痛风似的飘下喉咙,随既,又是一阵清凉舒适感,从自胸口向整个身子弥漫。看到达达小哥忍着,一滴酒也浪费,老头儿满意的边塞紧木塞,边称赞到。

“小哥不错,有毅力,有韧劲,穿好穿好,穿好哩,稍歇歇,你就可以重新骑上电动车,忙自己的哩。”

坐在沙发上的达达,双脚蹬穿长裤时,不小心翼翼的生怕磨蹭到了伤处。

老头儿却不以为然:“干嘛像老娘儿们一样缩手缩肢的?平时怎么穿,现在也怎么穿就是哩。”达达经此一激,闭上眼睛就双脚蹬进了长裤,然后,双手拎着腰带站了起来。

哈,虽然仍有点刺痒痒的,却不疼痛。达达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几下系好皮带,把二个肘拐使劲儿的扭翻过来查看,但见呈放射状的伤口,由原来娇嫩的红肉色,变成了略显浅棕的正常肤色。

穿好裤子

又走到客厅与阳台的宽阔处

达达踢踢脚挥挥手,除了还有点小不适,无明显的痛感。“行了,尽管无大痛,可还是养养为上哩。”钱大爷笑到:“尽管不要粘水,最好是晚上临睡前,再到我这儿来涂抹一次,效果更好。”

达达又轻轻捶捶二膝盖,威激到。

“钱大爷,谢谢了。请问,这是什么药酒,有如此神效?”

“那年,我到深山猪场养猪,杀年猪时,我们每人分了一点内脏,我拎在路上回家时,遇到了个老大爷,说是他老伴几年没吃到过新鲜猪肉了,问我是否可以卖给他?”

钱大爷放好宝贝从厨房出来,站在达达小哥面前,眯缝着眼睛,像在眺望消失的岁月:“我当然不干,当时正追我老伴儿哩,这几斤汤汤水水的宝贝,说不定能助我成功哩。老头儿就转口说拿东西换,那时,人年轻,好奇,就问他拿什么东西?结果他从棉衣里,掏出一小点用破布紧紧包着的东西,打开,一股香气夹带着苦味,扑面而来。老头儿告诉我,这叫麝香。”

达达明白了

“钱大爷,那时您多大啊?”

“比你还小”老头儿露出了缺了一块的门牙,笑嘻嘻的:“你说你今年33,我那时17,你说比你小不小哩?”

“这么说,您那磨沙里泡的是麝香?泡了16年,这么久啊,就那么一点点,难道一直没用过?”钱大爷摇头:“用过,那年我老伴儿生女儿,用过一次哩。小哥,你想想,谁闹一点小常病,就舍得用那么好的东西?真正的麝香哩,现在到哪里还找得着哩?”

冷不防

上前一脚踢向达达的左膝盖

达达下意识的哎哟一声蹲下,可随即站起来,晃晃左脚:“哈,不疼,一点不疼啊!钱大爷,谢谢啦。”老头儿得意地捋捋自个儿光秃秃的下颌:“真正的麝香哩,现在到哪里还找得着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