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54章 关我鸟事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1-11 19:54:57  浏览次数:60
分享到:

话说

达达被摔成皮外伤

经钱大爷的麝香泡酒一番连涂抹带口服,真的是立竿见影,顿感轻松了许多。达达感激之余,脱口而出:“钱大爷,能认识你真是缘分,你今晚有空没有?”

老头儿笑:“我一个老单身,除了出去散散步,看看坝坝舞,莫说今晚,天天都有空哩。咋,小伙,需要我帮什么忙,但说不妨哩。”

“虽然是皮外伤,可我也知道,如果没有你这麝香泡酒,难免还得蹦个10天半月的。”

达达说的是真话

自己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倒霉也就罢啦,可又切切实实的影响了公司,具体的说,是让蒋总很难堪很尴尬很麻烦。

不管,不行!公司法和社保局在那儿摆着的。管,实在是个未知数,这家伙非但没产生效益,反而一再赔进去。二辆电动车过五千块,加上住院就砸进去了二万三,再休息几天,虽然没送达就没提成,可这影响和晦气,却是少不了的。

作生意

就讲个天时地理人合

三者都齐了,还得讲个运气,自己有运气吗?好容易当了个见义勇为,得了10万块奖金,却跟着就出了这一连串霉事儿。

奶奶的,都是给这见义勇为的10万块害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打死我达达小哥也不会搭理的啊!

所以

早日痊愈上班送达

是现在盘旋在达达小哥脑子里,最重要的念头。照现在自己的感觉看来,今晚上睡一觉,明天爬起来上班应该没有问题。

自己知恩图报,主动积极,这也多少让蒋总的心理能得到平衡,也让大家少看几天笑事儿。听到外卖小哥如是说,老头儿也毫不客气的点点头:“是的,皮外伤,也是伤,伤对了路,比骨断肉裂更熬神。那年我巡道,踩滑铁轨扭了脚脖子,皮外伤哩,结果,痛了整整20多天哩,那个滋味儿呀,”

“所以,今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达达赶忙打断他

“钱大爷,可以吗?”老头儿咧开了嘴巴:“嗬嗬,小伙儿,不是可不可以,我老头子巴心不得哩。”“那好,反正我还要再来涂抹一次的。我现在回楼上一趟,5点多钟我下来。”

达达高兴的说:“到什么地方,吃什么菜?你老人家安排,我买单。”钱大爷想想,就认真的答应了。

达达回到8—3时

组员们都在,见他进来,江小白就抢上一步来搀扶。

“达组,你老人家还活着啊?真让人吃惊哟。”达达就佯作愤怒的推开他:“少来,假惺惺的,本组长躺在病床上一夜一天,咋没见你?”

江小白知道他是玩笑,一面仍搀扶着他慢慢进了大卧,一面解释:“这没送达就没提成,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想来看你也不行呵,毕竟要找钱养活自己啊!”

三个组员

正围在一起斗地主

对他笑笑:“达组,出院啦?”就转过身热火朝天去了。叩叩,姜君站在门口:“达组,出院了?好点没有哩?”“还行”达达对她招呼:“进来坐,这二天忙坏了吧?”

姜君仍站在门口,不是她不想进来,而是正兴高采烈斗地主的哥仨个,基本上把小小的过道遮完了。可是,当她看到被蒋总事先拎进来的小包和药品,就终于挪了进来。

看到她进来了

坐在过道中间的老×

就故意把屁股撬得高高的,给她不轻不重一脚蹭去:“罗筐摆正”姜君倒来开水,找出药丸递到达达手上:“先吞下,再喝水。”

“刚服了,没多久。”达达靠在墙头上和江小白聊着,摇摇头:“还早,晚六点才服。”“不行,吞下。”姜君笑嘻嘻却坚决的看着他:“我们农村都这样服药,效果好得很。要真按医生所说的服,那得等多久哩?”

刚回来

达达不好拒绝

只好挺挺身接过,喂进自己嘴巴,打算把它暂时压到舌根下,待姜君离开就吐掉。没想到,姜君像个尽职尽责的护士,跟着又把半杯温开水递到他嘴上:“张开嘴巴”

达达只好乖乖的张开嘴巴,被姜君缓缓倒进嘴巴的温开水一泡一冲,压在他舌根下的药弹丸,就发出一种涩苦味儿,直冲他喉咙,达达干脆就把药弹丸吞了下去。

“那车,是怎么回事?”

自幼酷爱机械设备的江小白,有些疑惑。

“电动车原理和摩托车不太相同,一般不会因防抱系统出错而抱死前轴。”“你懂这玩意儿”达达很有兴趣的看着他:“对了,我记得,你老爸是老司机的,子承父业。”

“莫提我老爸”江小白垂垂眼皮儿:“小时不懂,看着他开车威风,跟着他跑车好玩儿。现在才明白,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杯具!他要是个当官儿的,我江小白还来跑外卖?妈的,想起这事儿,胸口就堵得慌。嗯,那车呢?”

“还在区交警队里”

江小白就扳着自己手指头

“一天,二天,嗯,根据区队处现场规定来看,顶多明天就能知道结果了。”抬头问到:“达组,说实话,你队里有人没?”

“什么意思”“那儿的水深得很”江小白说:“非机动车处理的弹性,历来很大,你不想为止背一个自己行车处理不当吧?”

达达有些发晕

“行车处理不当?怎么个不当?”

这方面,达达的确一片空白。可江小白这么一提醒,引起了他的警觉:“总不致于是我自己把自己,凌空摔了出去吧?”

江小白意味深长的笑笑:“不过没事儿,全地球人都知道,你有一个老婆一样的发小,还是双官家庭,没事儿的。”

达达睁大眼睛

有些迷惑不解

“老婆一样的发小?妈的,小白,你这话儿有些暧昧呀,怎么扯到那上面去啦?”“妒忌,明白不?妒忌”江小白毫不掩饰:“地球人都知道,没你那个老婆一样的发小,你早玩完啦。”

姜君端着削好的苹果片儿,快快乐乐的一路么喝着进来:“各人的罗筐摆正哩,要不,俺一脚一个准儿哩。”

可被当众蹭了一脚的老×

乖乖的收腹挺胸坐直时

二个熊孩子的屁股却又故意撬了出来,被副组长村姑一人一脚的蹭了进去:“大罗筐小罗筐摆正,整天骑着电驴子还没学会哩?”

莫看这三个家伙玩心挺大,对伤后回来的达组长不闻不理的,可吃起来香甜的苹果片儿来,却毫不手软,边接过村姑递过的牙签儿,还边斗地主边交流。

“香,甜,汁儿多。”

“这苹果,市场上要卖14、5块一斤哩。”“好吃,再来几片儿,怎么切得这样薄? ”

达达看得有些生气,便对姜君使眼色。姜君就把剩下的半盘,放在达达床头,自己回小卧休息去了。达达和江小白聊着说着,一人一片儿的,吃得津津有味……

下午5点

上班时间到了

除达达外,四男一女5个组员都到总厨房集合,领餐送达。可出门后的姜君,又一个转了回来:“达组,对不起,没来看你,俺这心里堵着哩。”

手一扬,一迭百元大钞递了过来:“这钱,你拿着买点营养品补补,对不起哩。”达达吓一跳,这村姑,哪来的这么多钱?

她自己平时都那么节约

直恨不得扎上自己嘴巴,我怎可能要她的钱?

达达不接:“姜君,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偷的抢的,还是中了五百万?”见达达不接,又忙着到总厨房报到,村姑干脆把钞票往达达身上一扔,转身就跑掉了。

达达捡起来理理,不多不少,一千块!达达脸色变得阴沉:一个每月拚死奔活玩命儿工作,自己却省吃俭用的农村姑娘,会一下拿出一千块来,无偿的送给别人,可能吗?

既或可能

也一定有其目的。

要说,我达达与她平时的关系,也就是一般同事,至于什么组长副组长的所谓上下级关系,算个毛哇?因此,达达敏感到,姜君一定是有什么相求于自己?

可自己又能帮她什么呢

接二连天出事儿,我自身都难保哇。

达达把钱细细的折好,起身到了小卧,放在她的枕下头。可想想,又重新拿了出来,揣在了自己身上。就这一掀一落枕头之际,一只黄澄澄的金项链,从枕头里面掉了出来。

达达拿起瞧瞧,从拴在项链上的小标牌得知,该链系24K金,重13克,销售方是“金窖”,达达知道这个“金窖”,是本市数得着的老字号金行。

按时下黄金231/克算

这项链值三千多块

真是奇怪了,村姑恋爱啦?是上次那个男友送的?还是江小白密报的老×送的?这么几千块钱的金项链,就这么随便藏在枕头里,不怕丢掉和被别人发现?

满腹狐疑的达达,掏出手机把它拍摄下来,然后,重新放进了村姑的枕头。达达再在屋里东走走西跳跳的,信心大振。

四大块伤处

除了有点痒苏苏的感觉伴着轻微的痛感,基本上就和平时一样了。

当然罗,为了保险,还得小心保养,经过今夜一夜的休息,明天投入工作没得问题。5点过20分,达达拎着一小包苹果,叩响了7—3的防盗门。

钱大爷打开门:“小伙儿,请进来。”达达把苹果递给老头儿:“钱大爷,住院别人送的,我给你老人家拎了点儿来,不成敬意。”

对达达的说实话

老头儿很是满意

“好好,我就喜欢你这性格,说真话,直来直去的,我就不客气哩,”达达边进来,边问:“钱大爷,联系好了吗,在哪儿?”

忽听得一侧的厨房里有动静,扭头瞧瞧,一个和钱大爷年龄相仿的老老头,正在里面忙忙碌碌。放好苹果的钱大爷,笑嘻嘻的出来说:“联系好了,就在这儿,我家里哩。”

那老头儿回身

对着达达笑笑

“小哥,就在这儿,如何呀?”“钱大爷,这是?”老头儿乐呵呵的介绍到:“我是我小学同学几十年的老朋友,孙子,桃花街道办事员,做得一手好菜,不过平时挺懒,只有贵客到来才亲自下厨,今天,让你尝尝孙子的厨艺哩。”

达达眨巴着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又不好追问。钱大爷明白了,就呵呵大笑:“没事儿没事儿,他就叫孙子,就取的个这名儿,好听哩?”

孙办事诙谐的挤挤眼睛

也笑容可掬的说到

“达达小哥,这名儿是挺怪的,听习惯了,也就顺其自然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更况乎姓名?你个大本生,是不是这样的啊?”

达达欣然点头,不提。达达坐下不久,又响起叩门声,钱大爷打开门,乐呵呵让叩门者进来:“达达小哥刚到,好好聊聊哩。”

来人高兴的欢叫

“达达小哥,神仙保估你,出院啦?”

达达一看,也高兴的迎上去:“房东小伙,是你呀?”二双年轻小伙子之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房东小伙认真的告诉到。

“得知你摔伤住院,钱大爷就整天心神不定的唠叨着,要到医院来看你呢。你们那个蒋总不同意,说是你没什么好严重的,几天就出院了,再看不迟。这不,才一夜一天就出院了嘛?”

“谢谢!谢谢!”

被对方一席话

说得心里暖呼呼的达达,感概的对房东小伙感叹到:“都道远亲不如近邻,方知近邻胜似亲人,谢谢你和钱大爷了。”

“小宝宝呢?挺乖巧的。”达达提起房东小伙的那只宠物猫,就感到有趣儿,特别是它跟着主人扯呼的乖巧模样,留在脑海里栩栩如生。

“被朋友借去避邪了”

房东小伙回答

“朋友遇到了点麻烦”“哦,能帮忙吧?”达达关心的问到:“你看,需不需要?”小伙摇头:“谢谢!不过这事儿,说来还真与你们有关。”

“哦”

达达睁大了眼睛

“与我们外卖有关”“对!二人就是因为叫外卖起的矛盾。”房东小伙认真的告诉到:“那天在我家,二人同时叫了外卖,却又因为味道不一样,发生了争吵。女友一气之下,扬长而去,好几天不理我朋友。朋友情急之下,就借了我的宠物猫,去给女友赔罪,还不知成功没有?”

“这样啊?怎么个味道不一样,还发生了争吵?”达达眯缝起了眼睛,似有所感:“是叫的我们公司吧”小伙点头:“按你给我的名片叫的嘛,可那女孩儿又拿出了手机,说是自己在路上遇到的外卖促销,价廉物美,也马上下了单。结果,四盒外卖几乎同时送到,这一下,就吵了起来。”

达达注意的听着

轻轻的问到

“餐盒还没扔吧”“扔了,可我拍了照,”房东小伙回答:“因为,我感到奇怪,你们什么时候改了名儿啊?这不是成了二家公司,有意引起客户的误会吗?是谁出的昏招啊?”

“我看看”房东小伙掏出手机磨蹭磨蹭,递过去。展现在达达眼前的,是二个赫然不同的餐盒,二个基本上一模一样的餐盒,自己都熟悉,一个饱了没,一个是饱了了。

达达不动声色的看着

“没说的,这个饱了没,是你下的单。”

“嗯”“ 这个饱了了,是你朋友的女友下的单。”“嗯”小伙略带惊奇的看看达达:“的确是这样”“那你朋友的女友讲没讲,她是怎么认识这饱了了的?”

房东小伙得意的笑了:“达达小哥,我早知道你会这样追问,所以,提前问了个清清楚楚。”达达有些意外的看看他:“早知道”

“当然,因为我断定,这个饱了了是个混水摸鱼的冒牌货。”

小伙自得而清晰的慢慢道来

听得达达暗自叫绝,这房东小伙看似憨厚粗糙,实在是个心细缜密的商业奇才。达达掏出自己手机,调出一直保存着的那张相片,让房东小伙辨认:“你在你朋友女友手机上看到的,是不是这人?”

小伙认真看看,认真的点头:“不错,就是这小子,高高的,瘦瘦的,有点吊儿郎当,身手敏捷,好像练过?”“那,你说的送饱了了上门的那个小妹,认识不?”

小伙摇摇头

这时,钱大爷在厨房里叫了。

“二小伙,进来端菜,摆碗筷。”二人就跑了进去。孙办事的手艺的确不错,三碟四盘的,色香味俱全,一时,馋得二小伙直吞口水。

二小伙不喝酒,就以茶代酒,四人一起举杯,听孙办事说祝酒词:“二老二小,臭味相投,新四人帮,纵横天下,今天有缘在碰怀,明儿共闯江湖,干怀!”

“干怀”

酒过三巡

四人开始了猜拳,热热闹闹,好不快意。正吃得高兴,钱大爷忽叫暂停:“江湖郎中看病了,这时间得掐准才行,达达小哥,”

“钱大爷”“坐好,脱下衣裤。”达达就乖乖的脱了等着,孙办事和房东小伙,则瞪大眼睛,津津有味的瞧着。

钱大爷上药完毕

一缕淡香丌自在室内环绕,孙办事房东小伙啧啧称奇。

钱大爷站起来,正待把磨砂瓶子重新拎进厨房,却被孙办事一把揪住:“哪里逃?你我小学同学,几十年的老朋友,怎么就一直瞒着我?不行,得给我说个明白。”

钱大爷笑:“这不是明摆着哩,你好胳膊好腿儿的,就早就盼着你能跌个鼻青脸肿,骨折筋裂,可你有后福菩萨保佑,没哩,怪得了谁?”

孙办事听得眉开眼笑

大喝一声

“怎么的,羡慕还是妒忌啊?你私藏宝贝还有理儿了?信不信,明天陪你见了那护士长姐妹,我坏了你的好事儿?”

老头儿却狡黠地冲着二小伙,挤挤眼睛:“自己甘当老单身,却对钱大爷相亲吃醋,天理不公哩,你们说,对哩?”

达达忽地眨巴起了眼睛

护士长姐妹?钱大爷相亲?

嗯,莫忙,我好像想起了点什么,好像与钱大爷有关联?莫忙,让我想想,是在哪儿呢?达达的手机忽然响起,达达掏出:“你好,我是达达,饱了没公司A005号,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请讲。”

“达组哩,我是姜君,你在哪儿?”“什么事儿呀”姜君讲了,达达想想,回答:“那,你马上到小区7—3来吧,我等你。”

姜君没听明白

“小区?哪个小区哩?”

“唉,哎,就是我们住的桃花小区,7—3老英雄家嘛!”原来,江小白急事儿临时请假,虽然说好由姜君代送,提成也归姜君,可公司管理严格,员工请假必须得写请假条,由自己和组长签字才能生效。

10几分钟后,姜君叩响了—3,达达出去签了字,姜君就忙忙碌碌的离开了。经她这么一搅,达达脑子反而亮堂了。

就问钱大爷说

“钱大爷啊,我刚才听孙老师说了,你明天要去相亲?”

老头儿就乐呵呵的点头:“相亲,能有一个老伴儿,平时说说话也有人听哩。对哩达达小哥,你怎么也是单身?没找到女朋友?要不要钱大爷帮你介绍介绍哩?”

孙办事白他一眼儿,啐到:“给别人介绍?先把自己弄清楚了,免得像昨天睡着了,叫也叫不醒。”“没事儿,不是有你哩?”

老头儿亲热的回啐

“你个老不死的老东西,我还怕哩?”

“钱大爷,女方是不是一对护士长姐妹?”达达紧追不舍,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那事儿告诉老头儿,既或不是钱大爷,也可以趁机给他提个醒儿。

“对哩”老头儿点头,忽又觉得有点不对,想想,纠正到:“不是一对姐妹,而是护士长姐姐,她妹妹是来帮忙的哩。”

孙办事就幸灾乐祸

挤着眼睛揶揄嘲弄

“达达小哥,钱大爷不是不想姐妹都要,而是养不起,再说,也顾不过来了。”老头儿笑眯眯的瞪瞪他:“少说,老子的养老金要是翻一倍,一准弄对姐妹让你开开眼界哩!小哥,”

又面向达达:“明白哩”达达就把那天,自己在路上看到听到的,仔仔细细的给钱大爷讲了,直听得老头儿目瞪口呆,作声不得。

好半天

老头儿一拍桌子,咣当!

“这样哩?老子成了第11的个?不是你达达小哥亲口告诉我,我根本不会相信哩。没想到,看起那么老实的护士长,居然如此狡猾,这世道,真乱哩。”

孙办事响亮的呷一口枸杞泡酒,对二小伙笑嘻嘻的说:“你们钱大爷,可是个情种,莫看脾气不好,可特有女人缘,没准儿,要不了多久,就会请你们喝喜酒哦。”

老头儿又一拍桌子

咣当

“算哩,我激流后退,不招惹那对姐妹哩,我是第11的个?哼,老子还没把她看上眼儿哩。”“那叫,激流勇退!”

孙办事不紧不慢的纠正:“浪子回头金不换,衣锦还乡做贤人!二小伙子,来,举怀,”达达和房东小伙举起了小茶杯,“为庆祝钱大爷的迷途知返,不再浪费钱财,干杯!”

三人一饮而尽

剩下老头儿,在那儿直眨巴着眼睛……

出了钱大爷房门,房东小伙才悄悄问达达:“刚才那个小妹,是你们公司的?”“嗯”达达敏感的看着他:“你认识”

房东小伙点点头:“上次送饱了了外卖的,就是她。”达达声色不动:“没认错吧”“笑话!咋会认错?”房东小伙笑到:“还有,昨天上午,我一口气给你下了三张单,好像,你没收到?”

“三张单?哪三张单?”

小伙搔搔自己手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正读网上连载小说呢,对里面的三对芳邻很感兴趣,突发奇想,我们同楼上去,7—3,8—3和9—3,不刚好三芳邻吗?所以,我就一口气下了三张单,可是,我没收到,刚才钱大爷也没提到,”

达达明白了

忍不住笑着

不轻不重的擂了他一拳:“出发点虽好,效果却不佳。我和钱大爷就别说啦,可你知道9—3的情况不?”小伙摇摇头。达达告诉他。

“9—3住的是一个年轻女高知,平时你们没往来,突然收到你的下单,还不被吓坏?凡事要三思而行哦,这世道,一小心,好心办了坏事,好事却惹火烧身,没必要嘛。对了,你看的什么连载小说?网上的那些东东,胡编乱造,我从没看过,浪费时间哦。”

房东小伙有些尴尬

呐呐而言

“也有写得好的,就像这本《情人看刀》,写的就和我们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一本小说,能让一个小伙得到顿悟,而且有所行动,虽然幼稚,却也难能可贵。

想到这儿

达达好奇的追问

“谁写的,写的是些什么,让你如此感兴趣?”“是一个叫‘奇书’的作者,写的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一幢大楼里同层三对芳邻小鬼头,六个欢喜冤家,从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变成互相帮助,相互携手,共渡难关的好邻里。我觉得,写出了时下流行的城市病状,值得一读。”

达达闻言而笑

他在房东小伙身上,看到了几年前自己的影子。

那时的自己,也常为读了某本小说,听了某段音乐和看了某部电影而感动,模仿。那时的天空在自己眼里,高远蔚蓝辽阔,那时的世界在自己心里,新奇沸腾多彩!

可是,唉哎生活啊!做梦,总要醒来!达达看看手机,7点多钟,想想这时回到8—3冷冷清清,便邀房东小伙:“到外走走,如何?”

小伙高兴的点头

“好的,打球吗?”

“打”达达想,伤口虽然没好彻底,可就这么躺着也不行,适当的活动活动,更能增强肌肉的咬合,这是源于他小时候一段惨痛的记忆。

大伯,也就是父亲的哥哥,是村里第一代到广东讨生活的打工崽。那时刚进入而立之年的大伯,每月都能寄回几百块钱。

那时的几百块

相当于时下几千块钱

让带着三个孩子守着四个老人的大伯母,成为了全村最受尊敬的人。可有一天,大伯突然拄着棍子,满面黝黑憔悴的回来了。

原来,上工时他的左脚不慎被脚手架卡住,自己惊慌盲目挣扎时,又被接二连三滚下来的铁扣砸伤。工友和老板,倒是及时把他送进了医院抢救。

可是

大伯根本就一点没有医学常识

止血上药甲板折除后,却对医生的叮嘱置若罔闻,整天躺在工棚里一动不动,说是需要静养疗伤,才有利于伤口痊愈。

其实,大伯的左腿骨虽然不幸骨折,经医生的正确医治,加上他自己的生命力顽强,自在基本痊愈。可由于他一连三个月都静躺在工棚里,除了必要的吃喝拉撒,基本不动,却不幸得了肉粘连。

所谓的肉粘连

也就是病人在治疗恢复过程中,没有得到有效锻炼的肌肉,和骨头粘连在了一起。

这可不是个小问题,比骨头折断还要严重得多。结果,大伯的左腿终于残废,老板也自然无情的解雇了他。从此,大伯一家从天堂掉入地狱,彻底进入了赤贫……

房东小伙换好短衣球裤,抱着个大篮球出来了,先在地上拍拍,然后抛给了达达。达达接过,在走廊里嘭嘭嘭拍打着,竟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哦,你好!

篮球,久违啦!

想当年,喜爱锻炼身体的达达小哥,是那么的风华正茂,豪情满怀。“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立志学问,欲干大事的大一学生达达

向第一目标——竞争学校学生会主席,发起了冲击前的冲击,让自己有一个健美的体魄。

于是,跑步之余,篮球成了他的最爱。那时候的达达小哥,宿舍床头上贴的是迈克尔·乔丹勒布朗·詹姆斯德文·韦德,言必阿伦·艾弗森凯文·加内特特雷西·麦克格雷迪……好像是NBA的编外啦啦队。

那时的达达小哥,一个篮球在手,顿感天地宽阔,前途灿烂……嘭嘭嘭!达达和小伙你一掌,我一掌的相互拍打着,进了电梯,下楼,出单元门。

一直拍出了小区门

直奔桃花广场而去

中秋的夕阳,把广场染得花花绿绿,也把屹立在广场东侧的体育健身器材,染得姹紫嫣红。供居民们平时锻炼用的健身器材,拉环,扭腰,健腿和网球架,篮球架,一应俱全。

自从街道办尽职尽责的建好安好,还为此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宣传鼓动会,没用上几天,兴致勃勃爱好健身的大伯和小伙子,就被坝坝舞的大妈们,给挤兑掉了。

可怜的大伯和小伙子们

一开始还据理力争

甚至联合街道办干部,多次反抗反扑,均被同仇敌忾的大妈们一一击退。眼看着,新安装的体育健身器材,起不到作用,政府为民办实事的举措,得不到理解。

吴主孙办事老史等一帮子街干,忧虑成疾,心急如焚,感到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和教育,便联合了区联办各级领导,来桃花广场现场办公,举行有奖民意测验活动。

凡能加活动在测验券上划勾的居民

凭此券和自己身份证,免费领价值3.5元人民币的精装泡菜盐一包。

据说这个高招,还是吴主和孙办事联合想出的,花钱不多,办事却大,以纯桃花小区业主大约5万计算,也不过区区17.5万人民币。

如果能一举击败大妈的进攻,那么,让花了更多财政拨款也不见效的,扰民的该死而可恶的坝坝舞休矣,也大约不远了。

然而

17.5万人民币花了出去

现场请公证验票公布的结果,却令各位领导大跌眼镜。发出的5万多张测验券,三分之二赞成体育健身器材场地,由坝坝舞大妈们想用就用……

就这样,可怜的街道办和各级领导,又一次败在了坝坝舞大妈们手下。然而,毕竟正不压邪,在红了眼的各级领导催逼下,吴主孙办事老史们倾巢而出。

分别找来三大领舞的丁老太,周老太和姚老太

正说反说加威胁利诱

最后,三老太各拎着一袋精装5000克泰国新米,在承诺书上签了字,大意是体育健身器材场地,白天由爱好锻炼身体的老头儿和小伙子使用,晚上统由坝坝舞大妈们用。

吴主等老街道也不傻,知道这样的承诺是多么经不起考验,可也只好暂且如此了。果然,锻炼身体的与跳坝坝舞的之间的磨擦,就从没停止过,直让本来就够烦恼的吴主,疲于奔命,疲惫不堪,不提。

再看

达达和小伙一路拍向球场

原以为离坝坝舞开跳的8点钟,还有段时间,足以让二小伙过过瘾,可拍到球场一看,二小伙傻了眼,几个老头儿刚好摆开架势,准备练嗓呢。

话说,这本是一介家庭妇女的大妈们,因为有了坝子坝舞而找到了组织,焕发了青春。大妈们每天的家庭工作,也称家务,主要是把孩子和老头儿弄顺后,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尽职尽责的全身心扑在了坝坝舞上,不提。

可老头儿们怎么办呢

总不能也去跳坝坝舞

更何况,那坝坝舞生来就是为大妈们所设计的,干笨手笨脚的老头儿鸟事儿?于是,老头儿们便自寻其乐,有的下棋,一边儿围上众老头儿瞎起哄。

有的斗地主,几个老头儿为几毛钱的输赢争的面红耳赤。有的独自溜达,孤魂野鬼般晃晃悠悠,钱锐气就属于这一类。

有音乐细胞的

便聚在一起练武练嗓

练武,大多是年轻时都真正喜欢音乐的道中人,每人基本上都会点民族乐器,有的技艺操练得甚至还很不错。

练嗓呢,大多是中年妇女,也基本上都是左嗓,难得有几个调准音好悦耳的。这些老头儿的自得其乐,倒也让政府和相关部门,都松了一大口气。

想想

这么多老头儿(统称,其中也有许多无所事事,好凑热闹的中年)

说老不老,大多也就在60开外。说小不小,都是花甲之年。真要因为无聊闹起事儿来,会给社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和震荡?

政策面上不鼓励,可也不禁止,甚至还时不时组织群众歌咏什么的。老头儿乐队挟着左嗓纵横天下,与坝坝舞成为中国国情的一部份。

所以

你在今天中国任何一个小区

看到一帮子老头儿有板有眼,威风凛凛的自娱自乐,切勿大惊小怪,让人喷笑。其实,老头儿们也挺可怜。

桃花广场上的坝坝舞,经多次协商调整,时间如下:早上9点—10点半,下午2点—4点半,晚上8点—10点。

这三个黄金时间段

是名义是小区人娱乐时间,实际上是大妈们垄断。

为此,全部男性都愤世嫉俗,想争回自己娱乐的权利,可惜,在家是一家之主,在外也是一地之主的大妈们,稍一叉腰,这些老公,儿女或老头子,莫不统统缴械投降,就此乖乖儿的承认现实。

于是,老头儿们就只好利用大妈们尽兴撤出后的丁点儿时间,涌到场内过过瘾儿。这几个老头正是这样,拎着各种民乐在一边候了好久。

等大妈们跳够回家弄饭吃后

这才哄一下涌进场内,摆开了架势。

正在这时,达达和房东小伙你拍一,我拍一,马兰花开二十一的来到。嘭嘭嘭!停停停!停停停!嘭嘭嘭!二年轻你拍我拍的,瞅着被一帮老头儿占着的篮球架,就是不好一扬臂投了进去。

老头儿们却视若无睹,一番“杀鸡”“ 杀鸡”“ 杀鸡”的校音对调后,突然弦乐大振,奏起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客观的说

乐声齐整,有节有奏。

无论笛子二胡扬琴,还是小号黑管小提琴,都能鸣鸣咽咽的发出自己的声部,听上去,也有板有眼,煞有介事。

一曲完毕,又是一曲《单身情歌》:抓不住 爱情的我/总是 眼睁睁 看它溜走/世界上 幸福的人/到处有 为何不能 算我一个……

嘭嘭—嘭!

房东小伙一把抓住了篮球

“好听,我最喜欢听林志炫了。”达达哭笑不得:“打球啊,这关林志炫鸟事儿?”“不忙,这首歌听完了来。”

达达万万没想到,这房东小伙居然是个歌迷?早知这样,何必跑来嘭嘭,不如自己回家躺在床上休息?

可这一路上的嘭嘭嘭

却己撩起了达达早己蛰伏的兴趣儿

达达发现现在的自己,仍然对篮球有着不小的兴趣,这让他感到高兴,运动不息,生命不止,这不正说明自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吗?

好兆头哇!可看看房东小伙,正鼓着嘴巴,津津有味地跟着老头儿们的旋律哼哼着,达达也只好暂且按捺,站在一边儿作认真聆听状。

要说这首《单身情歌》

本也是他原就爱听的流行曲之一

可整天忙忙碌碌顾着送达赚钱,慢慢也就淡漠了。现在这么一声情并茂,那嘴巴一张,也禁不住跟着哼哼起来:找一个 最爱的 深爱的/想爱的 亲爱的人 来告别单身/一个 多情的 痴情的/绝情的 无情的人 来给我伤痕……

低低的哼哼,忽然变成了高亢的女音:爱要 越挫越勇/爱要 肯定执着/每一个 单身的人 得看透/想爱 就别怕伤痛……

严重的左腔左调,惨不忍听。

二年轻愕然,,同时停下扭头,一个大约40好几,50挂零的大妈,身着大红舞服,软绸舞鞋,微佝身子,双手轻交,正满是深情的引吭高歌。

嘭嘭——嘭!房东小伙悻悻的把球在地上拍拍,对达达小哥说:“好冷哇,一身鸡皮子疙瘩,你呢?”达达也作了个上吊手势,讪讪到:“回吧回吧,神经病。”就领先转身。

可是

欲起步的达达小哥

却撞到一个软绵绵的身上:“慢点,你骂谁是神经病?”一个身着大白碎花衣衫的老太太,正迎面丌立,竖眉瞪眼。

达达楞楞,不经意皱皱眉:“这关你什么事儿?神经病。”本来就有气的大白碎花,更生气了,一跺脚啐到:“我是神经病?我看你才是神经病。我问你小伙,你知道她是谁?”

指指仍在引吭高歌的大妈

达达也没好气,一瞪眼。

“这重要吗?就是林志炫来了,也不关我鸟事儿。”“啊哈,好大的口气哩,没看出,你还真不是个东西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