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二章 天下霉事·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1 18:01:01  浏览次数:1223
分享到:

天下单位,一般都是一早甚或提前安排工作任务。

除了临时和特殊需要,这已成习惯和定律。

所以,局业务科也是如此。难怪张罗这么一吼,凡科要问了。“刚才接到副食电话啦,说这个月报表的统计,遇到了点问题啦。”

阿兵插嘴道:“所以,我叫吴刚去看看啦,没事儿的啦。”

凡科有些怀疑的盯盯阿兵,毕竟是副科长,他不好当面再问,低下头忙自已的去了。

阿兵朝吴刚呶呶嘴,吴刚推开张罗就出了门。他在心里很是感激阿兵,。以阿兵的为人和工作态度,能这样替自已圆场,是冒了点风险的。

因为很简单,凡科只要抓起电话一问,什么就清楚了。

出了商业局,站到天高云淡之下,吴刚越想越觉得自已窝囊。

平时天天在外窜时不觉得,现一真有事儿,却受制于人。这看不见摸不着的规规矩矩,把自已束缚得够呛,寸步难移。

犹如一头大象,被困在野地沾腻至命的泥潭,竭力挣扎,狂怒吼叫,可回答它的,却只有自已越来越虚弱的回音。

进了沙百货,吴刚先到一楼“自行车专卖”处看看。

啊哈,专买场里的车子倒是不少,可细细瞅去,却全是本地产的杂牌,驰名全国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一个也没有。

想想自已推走的那辆“飞鸽”,当时傲立其中,真是一凤入林,百鸟禁声。可现在呢?

“这不是局业务科的吴大个吗?”

吴刚回身,碰上一双欣喜的眼睛。专卖场组长,一个端庄的老姑娘正看着他,高兴地绞着自已的双手,问:“吴科,车送回了吗?”

“蓝天在吗?”

吴刚躲避着她的眼睛,支支吾吾的:“车,在外呢。”

“那我跟你去推。”“不用不用,蓝天在哪儿?有急事呢。”“头儿在楼上呗!我帮你喊。”“我自已去,你忙吧。”吴刚说完,拔腿就走。

二楼业务科里的蓝天,正和几个外地模样的人谈兴正浓。

突见吴刚出现在门口,便礼貌的对客人说:“对不起,你们先聊着,我有事儿出去一刻。”

“嗨,吴大个,车送回来了,没损坏损伤吧?影响了售出,罪加一等。”蓝天将他拉到走廊里侧,笑道:“你们那个小科长呢,这次没让你捎话?”

“捎呢。”

吴刚突然恶作剧的笑了,拉拉自已的挎包带:“想不想听?”

蓝天就擂他一拳:“看起蛮憨厚,人坏呢。”,吴刚失口而笑:“哈,憨厚?我这是第一次当面听到别人对我的评价。好,为了这个第一次,我就告诉你吧,凡科说”

他故意停住,搔着自已的胳膊肘儿。

“哎呀,好痒好痒,你们这儿培养跳蚤哟?”

“你坏!”粉叛又擂来。“好好,我招我招,我招还不行吗?凡科说,他爱你!”“呀!”蓝天轻轻惊叫一声,捂住自已脸蛋:“我不听我不听,你坏!”……

玩笑后,蓝天就伸出了手。

“车呢?快还给专卖场,凌组长追问着呢。”

吴刚就掏出那二迭还没开封的“大团结”,往业务科长手中一递:“给款,留车,行了吧,开张发票。”

蓝天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有些吃惊的瞅着他。

“你要了?继承了一笔遗产还是抢了人?吴大个,看不出,你有钱啊。”

说罢,瞧瞧那二迭“大团结”,叹口气:“唉,早说我还不借给你呢。这是我们到上海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回来的几辆。车还没运回,就被各领导电话要了。就剩这一辆摆在卖场摆显,是非卖品啊。”

吴刚摊摊双手。

“怪只怪国家怎么不多生产名车?造成有市无车,拿车买不到心仪的商品。好吧好吧,怎么着也是卖,摆久了还要折旧。凌组长那儿我做做工作,钱呢?”

吴刚又摇摇捧着的“大团结”:“这不是?”

蓝天捂住了自已嘴巴:“你道‘飞鸽’多少钱?这才一半啊,吴大傻。”

“什么?”吴刚像被谁猛敲了一闷棒:“才一半,这么说是400块钱一辆?”“不,准确无误的说,应该是480块一辆。”

蓝天有些纳闷:“你开什么玩笑?”

又看看他:“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有些头晕。”吴刚缩回了捧钱的双手,有些晕头转向:他妈的,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可能是这样?

才一半,另一半怎么办,我自已贴?

累死累活一个月才121块大洋,拿什么贴?

那边撞了人,拎水果上门的事情还没了,这边的赔钱事儿又沾了上来。唉唉,谁能告诉我,老子怎么这样倒霉啊?

“天热,跑基层不容易。吴刚,快进去坐坐,休息休息,我给端杯水来。”

说罢,蓝天轻轻推推吴刚,指指正对面的大会议室,吴刚不由得挪动脚步。

二杯凉白开下肚,吴刚清醒多了。隔壁的客人在连声唤:“蓝科蓝科。”“哎,来了来啦”蓝天忙不迭及的答应着,跑了出去。

吴刚拉拉挎包带,环顾四周。

庞大的会议室里,幽凉宁静。有些泛黄的墙壁上,贴着“会议室使用须知”“签·报到注意事顶”和“请随时关灯关窗关门,节约光荣,浪费可耻!”……

他咬着嘴唇皮儿,欲哭无泪。

闪在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打电话,马上找樊股补上。”

可又马上推翻。水产那一帮杂皮,特别是樊股,都不是省油的灯;并且自已当面答应的就是这个数,现在变褂,我吴刚丢不起这个面子。

那么,剩下的280块钱从何而来?

吴刚狠狠儿揪着自已头发,脑袋瓜子里十分清楚。

老婆的工资比自已还低,每个月满加满算也就60块上下。记得有个月,老婆看中了一款风衣,也不商量就借钱买下。结果月底领工资时,工资条上只有41.3毛钱,连她自已吃饭都不够。

虽然年轻,来日方长,小俩口相约共同奋斗,可现在的家里,确实没有多余的存款啊。

找双方父母借?

不行,都是一般的平民家庭,普通工人,日子过得紧巴巴,每个月的钱都是掰着分儿计算,不好开口。

找同事借?

可找谁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