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二章 天下霉事·三、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1 18:02:23  浏览次数:1342
分享到:

并且,自已是惹祸在前,至今还没有实际意义上的赔礼道歉,也难怪嘎小子无理了。这样想着,吴刚吁吁气,暗然转身离去。

可摔跤手比他动作更快,一闪身,又拦在了他面前。

照例是双手哈哈气,上场比赛似的弯弯腰,再在吴刚面前来回兜圈子。

这时,陆续有人好奇的围了过来。放眼瞅瞅,还有人越过马路,兴致勃勃的朝这边奔来。吴刚明白,如不马上脱身,要不了几分钟,自已就会像昨天撞人现场一样,陷入围观的人群之中。

吴刚就有意瞪起眼,拍拍胸胸。

然后对小摔跤手说:“你以为你是很不得了啦?行,咱们就到没人的地方,好好较量较量。”

“到就到,我还怕你?”

嘎小子果然上了当,双手一抱:“引路!”

二人紧走慢行的,来到了春花文化馆。春花文化馆是本市唯一的一个,多次获得的“全国区级优秀文化馆”,座落在区政府对面,也就是距离区商业局约一千米的闹市区中。

嘎小子倒也痛快,吴刚在售票的小门洞停住时,快步上前掏腰包购了门票。

然后双手一抱:“引路!”

下午三点多钟,馆内游人稀少,门可罗雀。

铺成棱型的甬道上,青草萋萋,朵花摇曳,令人不忍举足。右面一溜圆型石桌上,有一二群人正在下棋。对弈的双方,拧眉捂腮,皱眉不语,倒是观棋者议论纷纷,抓耳挠腮。

左面一大片绿茵茵草坪,芳碧连天,如梦似烟,令人不忍践踩。

中间一幢很少见的三层楼房,便是名闻全国的区级优秀文化馆---本市本区的春花文化馆了。

二人按个儿看过去,又依次瞧过来,最后选定一处孤零零无人的石桌站下。一边走一边想的吴刚早想好了,躲脱不是祸,是祸躲不脱,嘎小子扭到闹,说明二人必有一战。

他想:不管比什么,比自已矮一大头的嘎小子,未必能赢得了自已。

那天的挨拳,不过是自已当时不注意,心有旁骛,被他偷袭而已。

“好,就这儿吧。”吴刚点头,取下挎包,放在一边。起身,嘎小子就自已双手哈哈气,上场比赛似的弯弯腰,再在吴刚面前来回兜圈子。

瞅着嘎小子训练有素,粗壮黑幽的胳膊和大腿。

吴刚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你是省队的专业摔跤手,我只是一个普通工人,专业对平民,这公平吗?赢了也不光彩。”嘎小子楞楞,直起腰:“那你说怎么办?”

”咱们比掰手腕”

吴刚咧咧嘴巴:“摔跤手的手劲不是很大么,不然怎么抓得住对方?”

“随你!掰就掰。”嘎小子嗡声嗡气的,双拳一碰,扑!“一次定输赢,输家要给赢家下跪。” “随你!跪就跪。”

扑!又是一下双拳相擂迟钝响声。

于是,某年某月某日下午的春花文馆,出现了这么一幕。

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二个小伙儿,各在一边抡着胳膊猛甩。然后,相对扭腰,摇颈,屈腿下蹲,深呼吸起立……

比赛前的各项准备活动做尽了后,吴刚就领先坐在了石桌上。

嘎小子呢,先威风凛凛的双拳相互擂擂,扑扑扑!再仰天嗨嗨嗨大吼三声,一收腹,坐在了对方的对面。

其时、吴刚敢于应战提出掰手腕,完全是猜测对方虽然是专业摔跤手,可劲儿全在腿部和腰间,手上未必有力。

实在是输了,自已就给他跪跪,借以消化嘎小子心中的怒气。

再则,这儿反正没人看见,嘎小子休假完后还得回省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的。

再则,就凭自已的膀大腰圆,胳膊长,再怎样也输不到哪里去。扑!双臂搭在了一起。略一用力,吴刚暗喜,果然不出所料,嘎小子的手力并不乍样。

“嗨!”

一大一小,一胖一瘦两只右手开始发力。

一分钟后,嘎小子的脸憋闷成了猪肝,而吴刚还自感还没使上全部力气。半分钟过去,嘎小子身体倾斜了九十度,依然没能把对方掰倒。

而吴刚也还留着最后一丝力气,只要他一加上,嘎小子必输无疑。

可是,吴刚纹丝不动,他有意保持平局,这利于自已计划的实行。

又是一分钟过去了,嘎小子终于松开了自已右手,站起来恼怒的朝青石桌狠狠一脚蹭去。吴刚也站起,扭扭自个儿的右手,抓起背包说:“真是省队摔跤手,名不虚传呀。好,不胜不负,扯平了,走吧。”

嘎小子,露出“愿赌服输”无可奈何的神色,不服气的咕嘟咕噜:“走就走!”

“引路,到你家。”

吴刚也露出了轻松的微笑:哎,只要自已镇静和克制,就能想出好主意,倒霉事儿也不会找上自已,这,不正是这样的吗?

嘿嘿,我还是很聪明能干的哟:“引路!”

“到我家干什么?”嘎小子依然咕嘟咕噜的:“谁欢迎呀?”

吴刚暗笑,不要你引路,我怎么找得到你家,难道让我去问你老爸?白痴!二人动步,这才发现有个戴红笼笼的中年人,站在一边牢牢的盯着哩。

见二小伙开步,红笼笼便喝道:“慢一点,你们是干什么的?”

二人站住。

吴刚不解的看看他,反问:“购票进馆,天经地义,怎么,有问题?”“是有问题!这里是文化馆,休闲养性,陶冶情操的地方,谁让你们到这儿打架斗殴的?”

 红笼笼走了上来。

他严肃的盯住吴刚。

“我看你比人家大很多,怎么,闹市区就敢勒索抢劫?”,吴刚身子扭了扭,脱口而出:“哎呀,你怎么血口喷人?我们是比着掰手腕,纯属闹着玩儿,关你什么事儿啊?”看看嘎小子,手一指:“不信,问他。”

红笼笼就转向他,放缓口气问:“是这样吗?不怕,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敢把你怎样的。”

可没想到嘎小子斜他一眼:“管你屁事儿,吃饱了饭撑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