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二章 天下霉事·四、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1 18:02:57  浏览次数:1415
分享到:

二人出了春花文化馆,上了公交电车。一路上,嘎小子都闷闷不乐,好像一直在为自已没有战胜对方而耿耿于怀。

下了车,吴刚跟着嘎小子左行右拐,进了一幢浅砖墙围着的大院。

吴刚注意到,院子很大,大门侧挂着块不起眼的木牌。

走近细读,原来这儿就是“市商委家属住宅区”。进了院内,右侧是传达室兼做门卫亭,一个眼镜滑到鼻尖上的老头儿,正从报纸般大的门洞内,警惕的打量着自已。

迎面居然还有一溜五间小卖部。

后面呢,成扇型散开的二层楼房,丌立眼帘。

吴刚买了10斤梨,二厅奶粉,花去了4块5毛,拎着跟在嘎小子后面上了楼。嘎小子开了门,进屋脱鞋,吴刚跟着效仿。

屋子不算太宽,三室一厅,大约也就90多个平方;小小的阳台上铺满阳光,阳台上晾着衣服,一大丛鲜艳可人的六角梅,从衣服堆中探头探脑……

这让吴刚心跳眼红,羡慕不已。

听见外面的响动,里面传出老太太嘶哑的声音:“柱子,回来啦?”

“回来了!奶奶,有人看你来了,领进来吗?”“谁呀?请进来吧。”,吴刚拎起礼品,跟着嘎小子进了靠右的一间。

老太太见是昨天闯祸的年轻人,一抬身,竟然半坐起来。

她笑眯眯的连连摇手:“哎哎,年轻人,你是怎么找到地方的?快坐下,坐下,瞧你一脸汗的。柱子,倒茶。”

“嗯哪”

“老人家,实在对不起,我当时,我当时,”

吴刚把礼品放在地上,难堪的搔着自已头发。“哎,说什么呢?你也不愿得,对么?坐下坐下。”,柱子端水进来。碰碰他:“给!”

渴坏了的吴刚接过,一仰头正想一饮而尽,茶杯到了嘴边,却变成一小口一小口的呷品。

然后,端着半杯凉茶,在靠墙的藤椅上轻轻坐下。

老太太一直笑嘻嘻兹祥的看着他,倒弄得吴刚手足无措。“年轻人,我都知道了,我们李渊那次全靠了你呢。外人都不知道,我怀着这孩子时,正碰上日本鬼子的五.一大扫荡。

我们几个女兵整天跟着司令部跑啊跑的,餐风宿露,日晒雨淋,营养严重不良。

唉,小鬼子枪杀了我们多少人啊,可我们也打死了不少小鬼子。

所以,李渊的身体一直不好,有严重的风湿心脏病。那次如果不是你垫了垫,怕心脏病诱发,早已不在人世了,谢谢你啊!”

老太太不紧不慢的唠唠叨叨,一头白发在明亮的光照中,宛若一面凌风的旗帜。

吴刚不禁肃然起,李书记原来有这么一位老革命妈妈。

难怪每每在全局大会上,李书记一谈起母亲,就那么忘情深沉。“奶奶,您还是躺下吧,躺下舒服些。”平时叽叽喳喳,谈笑自如的吴刚,此时,紧张笨拙得手心出汗。

路上编好想好的词儿,此时怎么也想不起来,说不出口。

老实说,一路上吴刚都在忐忑不安,胡思乱想。

要是老太太怒目而视直喊滚蛋,怎么办?要是老太太装聋作哑,不理不睬,怎么办?要是老太太索要营养费,损失费,怎么办?

许许多多的怎么办,搅得吴刚六神无主,双脚无力。

不错,这是一个因祸得福,可以借机接近李书记的绝好机会。

可毕竟李书记是李书记,老太太是老太太,二代人的想法和为人,从来就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和我爸妈,就总是想不到一块儿去。

又比如……

唉,丑媳妇总得要见公婆,硬着头皮去吧。

可现在,吴刚暗自庆幸自已上了门。这样知情达理的老太太,也许一辈子都碰不上啊。老太太大约唠叨累了,闭闭眼,又重新睁开:“年轻人,住哪儿呢?”

“沙河镇莲花校”

“哦,住在学校?好地方呀,你是老师?”

“我爱人是。”“哦,好啊,你爱人是老师,教书育人,善达世代,好啊。那些年,毛主席就说过:‘老九不能走’,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结果,厅里的那些造反派还以此围攻我,贴我的大字报,叫嚣要砸烂我的狗头,再踏上一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听到这儿,吴刚脱口而出:“厅里,什么厅里?”

老太太笑呵呵的瞅瞅他:“省公安厅呗,我就是厅长!”

吴刚吓了一大跳:什么,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太太,竟然是省公安厅长?哎呀,我居然撞了省公安厅长?有眼不识泰山,真是该死该死。

“现在退了下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么。所以,看到你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心里就感到特高兴。柱子,哎柱子。”

穿着短衣短裤的嘎小子进来了,露出一身鼓突的肌腱:“奶奶!”

“快六点啦,罗罗也要下班啦,山花买菜还没回来?”

“没呢!”“奶奶,我回来了。”一个小保姆模样的农村姑娘,拎着一篮菜进来。见有外人,先朝吴刚笑笑,然后蹲下地,把菜一样样拿给老太太过目。

老太太高兴的点点头,吩咐道:“弄饭吧,你叔叔今晚不回来吃,这儿有客人,多煮点米。”

“好!”

吴刚忙站了起来。

“奶奶,我得走了,我不能留在这儿,爱人等着我呢。”,老太太倒也爽快,频频点头:“那好,回吧回吧,顾家的孩子是好孩子。只是把这东西带回去,年轻人,拖儿带女的,不容易啊,带回去。”

“奶奶,这?”

“年轻人,心意我领了,带回去吧,啊?”

不知怎的,吴刚感到自已的眼睛有些湿润,喉咙有些发热。他听话地拎起礼品:“奶奶,我,”“如果有时间,就请常来陪我聊聊天,罗罗到底是女孩儿,柱子呢,住几天要回省队。”

老太太眼光何其锐利?一眼就猜到了吴刚想说什么,微微一笑。

“平时就我和山花,寂寞呢。”

吴刚喜出望外,乐不可支:“有时间有时间,我一定来,一定。那我走啦,奶奶再见!”,老太太就摸索着要下床相送。

慌得吴刚连忙拦住她。

“奶奶,哪能让你送啊?您睡好睡好,睡好我才走。”

老太太就重新躺下,却伸出一只手:“年轻人,再见!”,吴刚忙放下袋子,双手握住她右手:“奶奶,保重,再见”

山花送他出门,山花把门一拉,一个女孩儿正巧伸手敲门。

吴刚又吓一跳:“张罗,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我回我奶奶家呢。哎吴刚,你来这儿干什么?”张罗若无其事的进了门,把小挎包递给山花,一面扶着墙头换鞋,随口问:“就走,怕我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