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四十章 潜影无声 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5-09 12:44:15  浏览次数:766
分享到:

第四十章 潜影无声

见老爸不听自己的招呼,依然和那个中年干部踱到一边鬼吹,水刚很不高兴。

可不高兴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老爸?

再说,老爸早已证明,许多方面看似不解,实际上远比自己聪明,那就随他去聊吧。但是,老爸这一松劲儿分心,水刚自然更紧张了。

庞大一个水家货摊,围满了选货看货的顾客,二个人尚且看不过来,现在独留水刚一人,可想而知。

果然,忙忙碌碌间,水刚瞟到一位中年人选了一件圆口套衫,紧巴巴捏在自己手上,磨磨蹭蹭的不想付钱。

其实,水刚早就注意到他了。

真正的顾客,虽然急吼吼的挤来挤去挑选,唠唠叨叨的里里外外找茬儿,看中了货品一捏在手上,就马上掏腰包付钱。

可这位老兄,凑上来已有好一段时间了。

挑选好了货品,捏在手上却不付钱。这样,水刚断定他是想趁机揩油。

“小伙子,这单衣少不少点啊?”“不能少了,老太太,已是成本价了。广东最新的样式,看看这里衬,边儿绞得多扎实。”

“喂,卖衣服的,这毛线裤怎么卖?”

“27块一条!广东新产品,海马毛的哟!海马毛,你知道吗?”

“不知道,讲讲呗!”“海马毛产于土耳其的安哥拉省,纤维长度为120-150毫米,细度范围在10-90微米,洗净率一般为75-85%。表面鳞片少,约为细羊毛的一半,重叠程度低,表面光滑平直,截面呈圆形。马海毛强度高,耐磨性好,富有弹性,光泽强,不易毡缩,洗涤容,站住!”

啊哈!那家伙果然趁水刚讲解时,捏着货品偷偷在往外溜呢。

“这位大叔,你还没付钱哟。”

“哦,里面人多看不清,我到外面细细看看,要就付款。”“放下!再敢溜一步,莫怪我不客气。”水刚拧起了眉头,直视着对方:“要就付钱,捏在手上好半天了,想干什么?”

“这样说话?算了,我不要了,全部是假货。”

中年人嚷嚷着,借机下台,一扬手,将货品扔进了货柜。

货品落下,几双手也跟着伸进来,捺住了柜盖:“谁让你卖的?走,上镇办。”,选货的顾客见状,纷纷把手中选择好的货品扔下,掉头离开。

水刚一怒,拉开了架势。

“你们是哪儿的?国家都不管,关你们屁事儿?”

“我们就是国家!小子,要撒野找准地方,否则吃不了兜着走。”几个陌生干部模样的年轻人,冷冷的盯住水刚。

“要敢抗法,你今天死定了。真以为现在是你们跑单干的天下,想怎么卖就怎么卖?”

“别跟他罗嗦,弄他走!”

“同志同志,慢一点,慢一点哟。”老爸赶了过来,朝几个人盯了又盯,看了又看:“哎,你们是哪儿的,怎么面生得很哟?”

“跟着走不就知道了,要敢抗法,明天就让你们在沙河镇彻底消失。”

嚷着,就去推货柜。

老爸双手一拦:“慢点慢点,总得有个证明,有个理由吧?”“行啊,你要证明有和理由,都有。”指指坡上的镇办公室:“进去就知道了。走!”

一行人簇拥着父子俩,连推带挤的,进了镇办。

进了熟悉的沙河镇办公室,父子俩反倒松了口气。

这儿太熟啦,大老刘的办公室在走廊左边,小阿刘的办公室在走廊右边;紧挨着小阿刘的,是镇巡查队办公室;靠拐弯的地方是存放收缴东西的库房。

刚开始那时候,老爸曾在库房被关过。

以后的水刚也曾进去呆过几次。

随着岁月的流失,追方和逃方逐渐相识相熟进行润滑,最终相依相靠,谁也离不开谁了,这就是生活的辩证法。

货柜被很响的推了进去。

水刚听见背后有人说:“老人家,你在这儿等等。你呢,到这边来一下。”

有人推推自己,水刚就随着向前走,到拐弯处的库房,后面的人推开房门,不待水刚回过神,几双手同时用力,狠狠的将他推了进去。

被推进库房的水刚还没站稳,几条皮带就猛抽在了他身上。

水刚激烈反抗,可对方四五人死死压住了他,皮带在空中发出凌厉的风响。

老爸大约是听见了库房的燥动声,忙不迭及的跑来一看,立时大喊起来:“住手,你们怎么打人?”“没见过也听过,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背后传来熟悉的嗓门儿。

“你们这是咎由自取。”

老爸霍然传身:“大老刘,我抗议,我要上告,告你们。”,沙河镇镇长冷若冰霜瞧着他:“抗议?上告?请啊,水平,你如果有这个胆量的时间,我们一定奉陪。”

库房的门,砰的拉开,水刚被推了出来。

奇怪,除了身上有些皱纹污垢,丝毫看不出才被人围打的痕迹。

“大无畏英雄,今天做得可不对,我要狠狠批评你了。”大老刘严肃的看着他:“镇巡查队执法,是党和国家赋予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可你却要拉开架势打架,你也太目无法纪了。”

水刚咬着嘴巴皮儿,愤怒的瞅着他。

“大,大老刘,你无耻!”

“好啦好啦,同志们心里的气,你感到委屈,双方各做自我批评行啦。”大老刘淡漠的的说:“镇里新近组织的巡查队,认事不认人。即便是我做错了什么,一样毫不留情,该怎样就怎样。不过,”

他又转向老爸。

“我知趣,我知道对政府的劝阻和教育,决不能对着干。”

老爸鼻子里哼哼:“是吗?那也要看怎样的劝阻和教育?似这样的五六人围着一个人用皮带抽,脚尖踢?大老刘哇大老刘,我倒想问问你,”

说着,老爸迎上一步,悲愤之极。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难道我们为了活下去而自食其力有罪?”

“不听招呼,破坏社会秩序,恶意抗法,我代表镇办宣布,扣下货柜,禁止你们再在街头兜售。如敢违反,决不饶恕!去吧。”

大老刘拉长着脸,说完扭身就走。

出了镇办,水刚说:“爸,我们告他,不信没有讲理的地方。送了好多的东西给这帮家伙,没想到到头来如此吃人不吐骨头。

老爸却轻轻摇头。

“唉,没用!儿啊,你受伤没有?”

“没,都是些皮外伤,忍忍就过去了。”水刚咬着牙,满腔怒火:“大老刘,我记得到你,走着瞧。”“都怪我,如果今天不弄货柜,也就没这场祸事儿;不过,水刚啊,以后你也要注意一些,脾气不要那么一点就着。”

老爸看着远方,叹口气。

“普天气之下莫非王土,我们斗不过他们,只有忍字为上。自古忍字头上一把刀,退一步天地宽啊。”

“爸,货柜被没收,那么多的衣服多可惜。”

毕竟是年轻人,怒气一过,自然天高云淡。

现在,水刚反怕老爸想不开了:“您没什么吧?”“想不开也得想,都是血汗钱,一分一厘存起来的。”老爸吃力而缓慢的回答,看看儿子。

“可人就得这样,面对无常和困难,得咬牙活下去。放心,这点小事压不垮我。”

又低头想想,慢慢说:“不让我们站街头啦,好,我也不想站啦,我们换个法子活活看?”

“换个法子?”

水刚苦笑笑:“爸,能换个什么法子?”……

父子俩分散后,水刚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朝邮政局赶去。这段时间,地下舞会没开了,少了一笔收入。好在在魏组长的帮助下,邮政所对他的代写还一直满意和支持。

今天这么一折腾,水刚更感到自己有必要,把代写当做一件真正的工作来做。

进了邮政所,又是满屋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