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四十一章 跟踪追击 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5-14 15:10:47  浏览次数:763
分享到:

是有点重呢,怕还不只三十斤吧?

唉,拎吧拎吧,好在出了局大门,走上几十米就是车站,跳上去就是。吴刚背上大挎包,给阿兵打声招呼,就出了门。

不想张罗跟在后面。

“吴大个,拎的什么?”

“不知道,凡科让顺路拎到水产去。”“重吗?”“怕有三四十斤哟。”“这样重?他说,不理又则个?”,吴刚看看她:“科头儿说话不听?你敢,我不敢。唉张罗,我说饶了我可以不?”

“瞧你那可怜样,什么慢性子不敢的?好啊,只要你停止助纣为虐,我就饶了你。”

张罗得意的冲他眯眯眼睛。

“你不笨,你应该知道我为了什么?”,吴刚放下包裹,双手叉腰,有些无可奈何:“可这是你和阿兵之间的事儿,阿兵喜不喜欢你,我怎么知道啊?”

“这你管不着,只要你不帮他拉皮条儿,自愿当电灯泡,打酱油就行。”

“这是什么话?大姐,你讲的这是什么话?”

吴刚也眯缝着眼睛,叫起屈来:“请你注意,你使用了可憎而讨厌的语言,对我进行无耻的诽谤和中伤,我要亲自找到李书记和奶奶伸冤,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心中却十分得意。

这是张罗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承认和阿兵有染。

啊哈,好极啦!张罗张罗,咱抠住你的命门了。新潮阿兵,是有点出众和引人注目。可在吴刚的记忆中,业务科的女孩子偿,好像并没有哪个主动向阿兵发起进攻?

一来阿兵年龄已三十出头,这在年轻人居多的科里,并无多大优势。

二来呢,业务科的女孩儿本来就不多,二个内勤加上张罗也就三人。

而且因为张罗身份特殊,二人对她敬而远之;三人很少像别科的女孩儿一样,成天叽叽喳喳亲亲热热的聚在一块儿,而是各自为阵,忙忙碌碌。

可没想到,划归副科长支嘴的张罗,居然对满嘴啦啦啦的顶头上司,暗自产生了爱慕。

这对迫切想改变自己目前处境的吴刚而言,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以往的各种猜测立时化为乌有,打定主意的吴刚微笑着瞧瞧张罗:“如果你真想知道阿兵业余时间在干些什么,其实并不难。”

“你不就是想转正吗?吴大个,我可听我姨父说了,组织上正在考虑你的事情呢。”

“真的?多久说的,结果怎样?”

“这个你就别管了。”张罗见自己信口开河的唬住了对方,轻轻一笑:“我呢,时适帮你说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啦,可要看本小姐心情如何,愿意不愿意,明白了吗?”

吴刚笑呵呵的点点头。

在关系到自己的大事面前,他可从不糊涂。

要说这下基层路上顺便拎送的事儿,也时常有过。不过,那些都是些报表啦资料啦信件啦什么的,揣在大挎包里就走,一点不碍事儿。

可像这么重个包裹顺路拎送,却绝无仅有。

哎也许是水产要得急,或者对方又恰好抽不出车?

不管怎样,送就送吧,好歹坐车半个时辰就到,往它传达室里一放一签字,扭头就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上了车后的吴刚,就这样安慰着自己,随着电车的微微抖动,惬意的望着窗外。

送了包裹就去存钱?

记得水产出来不远有一家银行,这150张大团结有点吊挎包呢。还有,这钱上不上交给老婆?要不要给王贞买点东西送?

你别说,这女人大些就是要成熟得多。

王贞那颠狂,嗨,够劲儿!绝啦!我就从来没在任悦身上享受到过。

嘎,电车停下;嘎,重新开动;嘎嘎嘎!的的,的!快到了,过了五个站啦。有人轻轻碰碰他,吴刚回眸,一个漂亮姑娘擦身而过:“对不起,请让让。”

吴刚侧侧身。

嘎,电车停下,哗啦啦,车门大开。

吴刚忽然觉得不对,顺手一捏,挎包里是空的。他浑身一机录,大喊一声:“站住!”,拎起包裹跳下车门就追。

跳下了电车的吴刚,瞧见那个漂亮姑娘正在前面,不慌不忙的走着,便跑了上去。

奇怪,手中的包裹竟然变得轻飘飘的?

“站住!”,姑娘回过身,惊讶的看着气喘吁吁,拎着个大包裹的吴刚:“你是喊我吗,什么事情?”“钱,我的钱,拿出来!”

姑娘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

“你说什么,谁拿了你的钱?你耍流氓啊?”

一跺脚,反揪住了吴刚:“我们上派出所去,你诬陷我还耍流氓,鸣,我跟你没完。”,路人围了上来,一个漂亮姑娘揪住了一个傻大个,又哭又闹的,特刺激,新鲜呢。

在众人的交头接耳和姑娘的哭闹声中,吴刚有些晕头转向了。

也许,是个误会。

钱上车时就被扒了?姑娘路过时碰碰,只是个巧合?这可是1500块钱啊,老子都还没捂热过够眼瘾,就不翼而飞了?

有人在说:“大个子不松手不放心,美女,你就把自己的包包打开让人家看嘛。”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姑娘打开了自己的小拎包,哗啦啦往地上一倒。

“看清楚,有没有?”紧跟着,又当众旋旋,掏出衣裤所有兜包,抖抖捏捏的:“看清楚,有没有?”,看热闹的人便发出了整齐的回答:“没有!”

吴刚确实也看清楚了,是没有!

他一下真是蒙了。

“瞧人家漂亮,找借口耍流氓不是?”“拎着这么大个包裹,是进城走亲戚的乡下人吧,怎么看起就傻乎乎的?”“别说,大个子可能是真不见了钱,但我看不像是这姑娘拿的。姑娘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扒手?”

听着众人的议论,看着杏眼圆睁,梨花带泪的姑娘,吴刚真是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这时,一个老者走上来凑近他,悄悄说。

“小伙子,没用,自己走吧,不要吃眼前亏。你的钱,早被她的同伙转走了,我当时就站在你后面。”

吴刚气不打一处来。

猛一转身,冲着老者嘶叫。

“即然看见了,怎么不提醒我,你老糊涂了啊?”,老者吓得后退几步,先是惧怕的瞟瞟姑娘,再气极败坏的嚷嚷。

“我是老糊涂啦,关我什么事儿?我可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说啊!呔,这世道,真是好心没好报哇!”……就这样,1500块钱的赏金没啦!

像做梦一样。

不过,虽然钱没了,这包裹却还是要送的,不能和自己过不去啊。

二十多分钟后,拎着包裹的吴刚,气吁吁的走进了区水产公司大门。“老杨头,给!”吴刚把包裹往传达室的小窗口一塞:“签收吧。”

一扭身,脑袋瓜子转向马路。

顺着传达室直走或直看,前面就是水产业务股。

可吴刚一直不愿意再看樊股那副脸嘴,那个狗日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讨厌呢。老杨头就放下报纸,眯缝着眼把包裹看了,再摸摸,然后取出一个旧旧的本子签了字撕下,抖抖动动的伸出来。

“不坐坐,就走?”

吴刚也不答话,接了回执转身就走。

老杨头在后面叫:“樊股,王局长等的包裹到啦;你派个人来提,好重哟。”,吴刚霍然回身:“王局长在这儿?”“里面坐着呢。”,吴刚一伸手,重新拎起包裹,大踏步朝业务股走去。

走到半路,和二个小年轻碰了头。

“哎吴大个,是你送来的?”

“嗯!”“辛苦了,让我们拎吧。”“不用,多的路都拎过去了,还怕这一载?”“王局长!”“哎,吴刚嘛,是你送来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