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原乡与我的文化记忆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5-12-10 17:29:15  浏览次数:1615
分享到:

生命,从来都是以一条河流的方式,不息地奔波,好像走在路上的行者义无反顾地赶着长路。一个人选择自己的路,如同选择做一条河,流浪的命运从此难以抛开,更不能轻言放弃。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乡,那是生命的源头或摇篮,故又称为原乡。原乡,即最初的,原本的那个乡。每当夜深人静时,如果你能听得见周身的血液在奔突,就会发现其中带着故乡清亮的水声或湿润的风声……

故乡到底是什么?故乡是一个空间,可是故乡同时是一个需要用时间来培养的空间。在许多海外华侨华裔那里,“故乡”是一个抽象而模糊的概念(词)。对于他们来说,他乡已成故乡。比如,在我儿子这一代,即在海外生长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华人华裔,是来不及给自己准备一个故乡的。作为海外新移民,我庆幸自己还有一个曾经生养于斯的故乡。

然而,长年的浪迹、漂泊,可能因为在外的时间太久太长的缘由,故乡给我的感觉是:今天故乡已不再是过去的故乡,今天的故乡依然是原来的故乡。我常常徘徊于一种深刻的“悖论”之中。

当我面对着“乡愁”这个命题时,思绪尽管飞扬了,但整个大脑沟回和信息储存中心似乎被热流蒸发着,继而呈出一片困顿的空白,一种带有紧迫感的窘境。实话实说,作为置身边缘、经年浪迹他乡的游子,要让我用文字来告诉世人有关原乡的模样,或者倾诉自己积蕴已久的一份原乡情结,的确是一个带有挑战性的命题,有点捉襟见肘。更不知该从何处着手、从何种角度切入,方能把握住故乡的文化命脉,勾勒出故乡的精神风貌。

岁月斑驳得一如老照片,尽管泛着黄,却总在舞动着曾经拥有或尚未拥有的那些亮色。无论生活多么精彩或无奈,无论走出去的路多么平坦或多么曲折,有些东西总是一直停留在记忆深处,甚而始终伴随着自己走在远行的路上,构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且泛着诱人的光彩。而这些往往与自己生长的故乡密切相关。譬如,故乡泉州的安溪铁观音茗茶、惠安石雕、德化陶瓷这三样宝贝东西,总是如影随形在我的生活中,让我无论走到哪里,如同相遇文化原乡,都能找到乡音、乡愁、乡思的最佳注脚,随时洋溢出一种开心而坦然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文化记忆之一:铁观音茶

说不清从何时开始,弥漫的茶香已然浸透我的每一段日子每一节时光,让我无法拒绝诱惑。在众多的茶类中,我唯独钟爱铁观音茶内蕴的味道,尽管我也偶尔品尝过上等的普洱、龙井茶等各种绿茶或红茶。是因为铁观音茶的色、香、味、韵更适合于我的口感,抑或它是产自于故乡大地的一种特产?是因为个人的品性倾向于散淡闲人般那种处于江湖之远,需要有一种能交感呼应的茶韵来滋润心境,还是从闽南功夫茶中能感悟到人生之况味、宇宙之禅机?一壶茶香,几许清雅,惟一的最爱乃是沏开铁观音茶细细地品之读之,甚至在享受孤独中与之对话和交流。这份情结看来已无法解开,也无须解开。

纯粹。雅逸。本色。夹杂着故乡山水的气息和原生态的性情,在山泉的冲泡中甚至闪烁着激动人心的色彩,让我在一片氤氲的茶水中保持安静,或者禅然入定。这就是故乡的铁观音茶带来的妙处。

暗香浮动。月亮升了,或者星光亮了,在静守与沉思的午夜,是谁,用芬芳的体温唤醒我,或翻响光阴,让灵魂起舞的回声无处不在?又是谁,用萦绕的香气或澄澈,让盈满的沧桑与欲望,滴落成时间的碎片,记忆的涟漪?或者,让山泉的音乐、茶山里的梦,在洁净的空间铺开一页页携带乡音的诗篇?那就是故乡的铁观音茶灵馈赠的福音。

来无所从,去无所至。随遇而安,因其所宜。情不随境变,心不被物迷。毁誉在所不计,荣辱尽可忘却,名利风轻云淡,信念八风不动。常让自己畅饮得天荒地老乾坤转,更使自己坐忘于神清气爽逍遥游。当这种心情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中渐渐凝成,面对这故乡的宝贝,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或许,以上云云有点玄乎其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尽可以泡一壶茶,哪怕是比较平常的茶叶,但总会有茶香飘溢而出。如果在茶香中打开自己喜欢的书籍或报刊,要么放一曲自己喜欢的歌曲,让自己在彻底放松中营造一种氛围,回归自己,回到内心,养蓄精神。一旦领略到这种真实的感觉,相信都能获取到属于自己的生活哲学。

水土养人。真的,走在路上,我十分庆幸故乡泉州的安溪能盛产出如此奇妙的特产——铁观音茶,这是天地造化的使然,是人与自然缔结的因缘,是洞天福地为有梦的人特别供应的珍品或宝物?我说不出所以然来。而作为一名游子,唯有时常让灵魂在茶香与书香的馥郁互动中醒悟——

故土的山川/天然的胎记  烙上一种颜色/很中国  那是乌龙茶汁/内涵缕缕的纯情色素/驱使我  每天花功夫浸泡/悠悠然  泡出/自然人生  浸出道家气味/涌流  不同的知觉/非常慧根的佛性/把我的东方  迷住(摘自拙诗《游子吟》)

文化记忆之二:惠安石雕

说起故乡惠安的石雕艺术,脑海里禁不住跳出一句经典的民间俗语: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惠安石雕,弹唱的歌,早已开成争妍斗艳的各色奇葩,摇曳风光于天南地北、五洲四海。或以舒展的纹理和形体,跳荡构筑生命的元素;或以吉祥的图腾,舒卷风流,让畅然的歌声铺泻出艺术的光芒。

从小就喜欢坐看石头雕塑的风景。认真说来,在我涉世未深、刚刚迈向成长的台阶时,因为三舅父是当时惠安石雕厂的工艺美术师,让我比起许多同龄者有更多的机会徜徉于布满石雕艺术的走廊。那些用石头雕镌的造像,附着灵动的线条或图案,无论是影雕或浮雕、还是沉雕与线雕,都散逸一种如歌的气息。在亦真亦幻之间,我仿佛看见大地裸露或呈现着抑扬顿挫的源于石音的旋律,在荡开中倾泻出一种激情和智慧,吻合时间的光谱。尽管有些抽象的雕塑可能是虚幻的,而一旦矗立眼前或者停栖在公园里在大街两旁,它所承载的话语和生命,或庄严或凝重,或透彻或静美,或古典或现代,都让我的目光获得一种意外的满足。

坚硬。沉默。安然。那些用各种石头雕塑的影像,发着幽光,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令人心驰神越。在我的老家,那些用石头构筑的房屋楼宇,用文字和花纹雕凿的石柱、门楣和屋檐,时常驱使我站成眺望的姿态。在我的居室,那副用青花石雕成的精致茶具,不管是茶壶、茶杯和茶座,只要有空静下心来,我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或欣赏一番;那面友人赠送的山水影雕,精巧的工艺好像能滑落成清音独远的富有情调的曲子,令人从中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情趣。

可能跟自己喜欢石头以及钟情于用石头雕刻的艺术品有关,我发现自己的生命里有很多元素在石头中能找到最好的注释,无论是遍体鳞伤,还是满怀幸福。当灵魂一次次从肉体中分离出来,我会用石头唱出的歌来寻求一种慰怀和寄托,让石头可以在身体与灵魂之间,自由挪动。于是,我把自己的书斋命名为“泉石堂”。它内涵故乡泉州和石头这两个意象符号;它源自于大诗人王维的诗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像一幅空灵的画,又隐喻石头的生命与清泉的流动在动静和谐中永不停息地延展,或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或悠然自在、镇定自若,无论深浅,无论曲折,总会慢慢地融化在快乐的大自然深处……

惠安石雕,极富诗意的朴素称呼。当我说出这个“宝贝”的名字时,犹如在心灵中呼唤着故乡泉州;当我信手写下这四个字时,我的眼中分明舒展着一部用石头雕塑垒叠的经卷。而在漂泊的星光下,一旦解读石头弹唱出歌声流淌的经卷,似乎就能触摸到故乡之魂。

感谢会唱歌的石头,感谢经过能工巧匠打造出来的惠安石雕艺术,让我的胸臆在诗意盎然的石音中敞开,让我的思想在山鸣水韵的呼应中律动,让我的灵感在晶莹剔透的雕塑中迸发。当石头制作的工艺品质朴光洁的胴体充盈激荡着天籁之音,成为故乡最为经典的绝唱,我的文字在石雕中禁不住插上了振翮的翅膀——

各种不同的石头  雕刻的群像/宛若我们沉重的肉身  默默站着∥站着  就是一种表达  一种话语/石头所能创造的形象  可以感觉∥生命存在  它在感动我们的同时/也用自身的坚硬  塑造自己∥一尊石雕便是一个风景  有灵有性/它有意味地站立着  却沉静不语∥雕像诞生之前  承受多少利器反复敲打/但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沉默的力量∥用自己的话语温暖自身  见证生命/当我们的手触摸到它深沉的呼吸(拙作《石雕》)

文化记忆之三:德化陶瓷

请允许我用“洁白”两字来喻指故乡泉州的另一宝——德化瓷器。除了堪称为中国三大瓷都之一的德化(陶瓷)以白瓷最为闻名外,尚有几个理由:一是本人素来对透亮洁白得如同明镜可以照出人影物形的德化白瓷特别青睐。二是“洁白”这个词包孕诸多的能指功能,可为我们提供丰富的想象空间,甚至可以赋予它人格化的意味。三是从小到大直至移居异国他乡,我们家里所用的餐具如碗、碟、盘、汤匙,乃至茶具等一应俱全皆是德化出产的(白瓷),它给人一种洁净清爽的感觉,令人赏心悦目。当然,再深入进去,这可能与本人素有洁癖有关或无关。有趣的是,远销海外的德化瓷,在澳洲的华洋百货商店里,总能遇见她洁白的倩影,庶几已成为独特的“中国记忆”的代名词。难怪乎陶瓷的英文字母是china,可见它早已活络于异域的日常生活中,并定格在西方文化的印象里。

报载,引起全球瞩目的“南海一号”沉船,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远洋贸易商船,在出水的200多种珍贵文物中,瓷器大部分产自德化窑,其造型之独特、工艺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许许多多往事和记忆,都在风中飘散。一路走来的时间,依然承载着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德化瓷,在一路风雨中托运起“中国记忆”走向世界各地。风与雨、时与光已经明了,并且充分证明。加之陶瓷与人类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德化瓷的远销不仅改变了外国人的生活习惯,充实和美化当地人的生活情趣,而且推动了世界陶瓷业的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每每用手端着或捧起故乡制造的德化瓷器,我仿佛触摸到一片光滑雪白的纯净,闪耀着圣洁的柔光,映射出迷人的华彩。当我面对着那些千姿百态的德化陶瓷工艺品,像静观婀娜多姿、玉立婷婷的金童玉女,在瞬间幻化为原始的活力和纯洁。我收藏已久的那尊“千手观音”坐像,所有张开的手势,都是一种吉祥的言说,都是在祈福,那种宁馨、素洁和端庄,让乳白的语言空无尘埃,像皓月的光辉在朗照,像神灵的气息在散逸,又如丝绸的柔美,流溢光与色的乐音,沁人心境,泽披时空……

瓷是泥土烧制打造而成的,德化白瓷亦然;瓷是中国记忆的象征,她代表着一种精神。

在涅槃中再生的陶瓷,只要升腾为不灭的日月光华,就能凝聚成不朽的文化精髓。于是,在《陶瓷:崛起的泥土》一文中,我说出了自己别样的感觉——

读着陶瓷的家族们那古朴的锈迹里掩饰不住的慈祥和光彩,抵达眼前的那些生命,令人想起母亲那张横竖饱经沧桑的脸庞,想起母性那份内敛素朴的情韵。

无论在何时何地,总是深感到她们的无处不在,并且成为燃醒人生行程的亮点。

——本文荣获中国散文学会、江苏省作家协会等主办的“思鲈杯”全国“乡愁”主题散文大赛三等奖(2015年10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