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中国当代诗魂金奖获得者雷抒雁散记
作者:刘虹  发布日期:2010-06-19 02:00:00  浏览次数:2746
分享到:
用诗歌张扬人大写的灵魂
——“中国当代诗魂金奖”获得者雷抒雁散记
  
        2010529日,第13届国际诗人笔会在安庆市天柱山脚下的七仙女国际大酒店隆重开幕。而开幕式上最隆重的日程,便是颁发中国当代诗魂金奖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奖。笔会奖此届中国当代诗魂金奖颁发给了中国当代著名诗人雷抒雁。与会者纷纷向他表示祝贺:这是名至实归
         雷抒雁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健步登台,发表了情真意切的获奖感言:
知道得奖,心里跳着两个词:一是感谢。感谢国际诗人笔会执行主席犁青先生,他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出席大会,我遥祝他健康;还要感谢笔会的创会主席野曼先生,他以行近九十之高龄,孜孜不倦地为诗歌繁荣作出贡献;还要感谢大家、各位诗人,老老少少与我并肩创作,鼓励着我,提携着我。
       诗歌不应如马拉松赛跑,越跑越稀,越跑越少。而应如长江大河,不同流域都有支流汇入,渐行渐大。我感谢诗友和一切诗歌爱好者。
二是惭愧。诗魂奖颁给了那么多大诗人,我后续其间,深感有愧。
奖名诗魂。诗有魂吗?有!
      人无魂,叫行尸走肉;草木无魂,叫枯枝败叶;诗无魂,只会是废品或垃圾。诗魂,其实就是人魂,是诗人灵魂的展示,是我们民族之魂的张扬。
     我们都是一些信仰诗神的善男信女,是一些吃诗歌之乳的诗歌之子。一切荣誉归于诗!让我们感谢诗,敬畏诗,以履、临之姿写诗。
     雷抒雁强调诗歌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人的灵魂,中华民族之魂。这正是他自己一以贯之、坚持了数十年的严肃创作理念;也是他的诗歌一次次强烈震撼人心的最根本原因所在。他紧扣诗魂的这番获奖感言,赢得了全场诗人真诚的认同;也引发了我这个诗坛后学对雷老师的亲切回忆。 
     知道雷抒雁的大名,当然是1979年。当时,国人刚刚从文革梦魇中走出;百废待兴的国家,在思想领域还遗留着不少禁区与观念的混乱。这一年,雷老师为悼念文革中惨死的烈士张志新而写的一首长诗《小草在歌唱》,如一颗惊雷响彻天地,振聋发聩!我那时是大二的学生,热血沸腾地参加了大学诗社组织的此诗朗诵会,且至今还能背诵其中的一些句子:
我敢说,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也会失去分量!
      闻名遐迩的《小草在歌唱》,最早以诗歌的形式,清算文革罪恶、打破思想禁锢、呼唤民主法治,也因此被人民传诵了30余年,至今仍在各地的舞台上被朗诵表演,仍能激起观众强烈的共鸣和持久的掌声。
 记得雷老师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曾说:草以花的名义站在原野,树以果的名义站在山冈……我是以文字的名义站在纸上。也许正是出于一个真正的诗人对自身使命的深刻自觉,所以,雷老师曾多次谈到对于文字的敬畏:当诗不再将生活的尊严、庄重揭示出来的时候,它就立不住了。一个人当他为诗的时候,他就必须对人生思考,而不是把诗变成下酒菜。”“我们这代人总是把文学、把文字看得很神圣、很高贵。”“我始终对文字心怀敬畏,我的诗是从我的血管里流出来的……”在当下这个物欲膨胀、信仰缺失,甚至不少人把写作当作文字游戏的转型期,雷老师在写作中所秉持并倡导的站立之姿、敬畏之姿、履、临之姿(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显得多么的重要!
       我第一次见到雷抒雁老师,是1984年在合肥的一次青年作家会议上。记得那天午餐他喝了点酒,面红微醺中没有多讲话,但能感觉出他是那种具有率真性情的人。此后不久,我南下漂泊暌违诗坛多年,再次见到雷老师,已是19年之后的2003年,在广州的一次诗歌座谈会上。只见坐在贵宾席上的他面容苍白、体型消瘦(后来才知他那时已身患重病)。我请他为我们深圳新诗研究会刚创刊的《深圳诗人》报题词,他很快写好让人传递给我。隔着数排座位,我用手势向他遥致了谢意,却无机缘交谈。
       真正与雷老师深入对话,是20099月,在北京举行的我的新书《虹的独唱》研讨会。会前,我在深圳筹划时,为能不能邀请到他出席颇无把握。一是他属于诗坛大腕、又身患重病,婉拒我实属常理;二是由于研讨会基本是自费筹办,经费所限取消了惯常该付的出场劳务费,自觉很对不起拨冗远道赶来的老师们,所以踟蹰再三才忐忑不安地拨通雷老师的电话,并预先说明没有出场费。没关系,我一定会参加的。没想到雷老师是我邀请的专家中最先、最爽快答应出席的人,这令我深为感动,且对他如此厚道没有架子,不禁有些刮目相看。让我感动的,还有研讨会上他的发言,不但事先做了认真的书面准备,而且赞扬与批评都切中肯綮;并对我的写作环境、体质状况、作诗与做人,都有着感同身受的真心体谅与爱惜,使我这个外地业余作者在受益匪浅的同时,更感到心灵的温暖。本来在会前他已跟我约定:因为身体原因需提前退场,不能跟大家一起聚餐;可研讨会结束后,他却迟迟没有离开,让我有机会送走大部分来宾后,得空抓住他深入请教诗歌问题。他的诲人不倦和对基层作者的耐心与尊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给了我艰难中坚持的业余写作以莫大的激励。
     我不止一次地听人提到:雷抒雁老师对业余作者、包括儿童小作者的关心爱护和大力提携,是一贯的,没有功利之心的。这一点,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些前辈非常爱惜自己的时间(这当然无可非议);另外,如今文坛上心照不宣的红包评论交换发稿,乃至荷尔蒙关怀等等,使得文坛像商品市场一样,到处充斥着交易的气息,对他人的无私提携几成奇迹。在此届国际诗人笔会上,我曾就此话题与雷老师闲聊,其间提及他去年在重庆作协的内部刊物《银河系》上为傅天琳写的一个长篇评论,我阅后颇为感佩——这篇既没有稿费、又没有多少发行量的文章,竟写得如此情绪饱满又理性深邃,一看就是认真下了功夫的。这使得我对雷老师的为人又一次刮目相看”…… 
     2003年对于雷抒雁来说,是个不祥的年头——他不幸遭遇癌魔的沉重打击!重病之中,他仍以一颗真正的诗人之心,超越个人生死度量,抱病继续关注国家的改革开放大业,关注民生疾苦。患病数年,他却不断地有令人赞叹的新作问世。那些写在病房的诗是他写作生涯的又一次突破和超越,呈现了对生命的深入理解与悟觉。 2004年底,他的这组病房吟《明明灭灭的灯》,获得了人民文学奖。
     雷抒雁之所以成为雷抒雁,在越来越轻飘飘的诗坛站成一座沉甸甸的路标,我想借用评论界的一个共识:雷抒雁是这个变革时代的抒情诗人。而雷老师自己也不无骄傲地自称:我的写作与改革开放同步”——对!正是这一重要特点,玉成了雷抒雁成为傲立诗坛的一面标志性的旗帜。针对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不少口水诗人小我诗人与社会隔绝、只一味自我抚摸的现象,他强调:严格来说诗歌传递的是时代的声音,时代脉搏的跳动。诗人不能脱离这个。
      2008年,在纪念改革开放30年之际,雷老师以编年的方式编选了从1979年到2008年的诗歌作品,名之曰《激情编年》出版,表明他的创作与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紧密相连,并以此方式来纪念这激荡人心的30年。一年后,他在接受中国人民大学牛宏宝教授的访谈时进一步表示:我认为,一个好的诗人,除了关注自己,还应该关注大家,关注千百万的人民。这里边涉及到我提出的一个概念,即人类的情感疆界……情感疆界的大小及远近,正是一个人心胸和精神境界宽窄的证明。现在我们的诗人,能写情歌的很多,能写国歌的找不到。我们现在就缺少大胸怀的大诗人。
      的确,雷老师从1979年的长诗《小草在歌唱》,在改革开放初期先人一步地表达了对文革的深刻反思和批判,以及民众对变革的普遍渴望;1982年,他的长诗《父母之河》,又将改革开放的伟大激情与黄河所滋育的中华文化长河衔接起来,揭示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意义与中华文化复兴的历史必然性;到2008年面对巨大的冰雪灾害和5·12汶川大地震劫难,雷老师又及时写下了《冰雪之劫:战歌与颂歌》(此诗同一天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文艺报》上发表,如当年的《小草在歌唱》一样再次唱响中华大地),以及《悲回风:哀悼日》、《生命之花:毁灭与新生》等等,这一系列重要历史关头的重要作品,突出表现了作者对国家命运的深切思考与担当、以及对大地苍生的殷殷深情。 
     正是由于雷老师在数十年的文学创作中,始终与时代同呼吸,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心相通,他的作品因而赢得了广大读者的真诚喜爱,并被赞誉为人民诗人”——这在中国当代诗坛,实属罕见的殊荣!
       我曾读到:20081231光明日报《雷抒雁:为时代倾情放歌,用诗歌沟通人民》的长篇通讯,它报道了激情三十年——纪念改革开放30年人民诗人雷抒雁诗歌朗诵会在山西省长治市举办的盛况。报道称:朗诵会展现了人民诗人为改革开放呼唤呐喊的责任与忧思、奋进与不屈……他的诗歌以中国30年来广阔的社会变革、政治进步、文化繁荣为创作背景,以饱满的激情,以诗的方式应和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以刚健、清新的诗风,写出了许多具有强烈时代性和人民性的优秀诗篇。
      我曾听说:在2009年雷抒雁的母校西北大学举办的雷抒雁诗歌创作学术研讨会上,多位作家、评论家给予他这位时代歌手以高度的评价。著名作家周明说:雷抒雁的诗反映了他对人生的深刻思索,他的诗是时代的强音,而他是时代的歌者。学者肖云儒称他的诗歌是变革时代的桥梁”,“他把个人的生命体验和诗人的生命体悟相结合,在生命觉醒的过程中以诗的方式觉醒。
     我还看到:不止一地的雷抒雁诗歌朗诵会的横幅上打有人民诗人雷抒雁的字样。对这个民间颁予的至高无上的荣誉,雷老师既欣慰又诚惶诚恐:有人说我是人民诗人,我觉得自己担当不起,但我希望自己能为人民多写点东西。”“‘人民诗人是对我的鞭策,希望我的每一句诗都是为了人民,希望我永远是人民的代言人、永远为自己的祖国写诗。
       中国的传统诗学,从来都要求人品与诗品的统一。优秀的诗作,一定来自优秀的灵魂。
      为人民奉献出大量佳作的雷抒雁,正是把诗写的历程当作灵魂熔铸的历程。正如他所说:一个人写诗写成什么样子,往往是他自己的修养、情感和理念所决定的。我觉得一个大的诗人,他的胸怀和志向也应该是大的。有爱心,有同情心,以之来抚慰全人类,献给大自然,这是一个诗人应该具备的素质。雷老师硕果累累的写作实践,无疑给了自己的创作理念以成功且生动的诠释;他的诗歌,全方位地张扬了一个诗人大写的灵魂!
 
201061013届国际诗人笔会闭幕

上一篇:黄昏夕阳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