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手机》里的话
作者:翎翅  发布日期:2010-06-29 02:00:00  浏览次数:1764
分享到:

一部三十六集的《手机》,陆续看完了。它让人发笑,有的地方挺沉重,不是绝望窒息的沉重,是五味杂陈的沉重。戏的现实感很强,有对过去感性的回忆,对生活哲理的思考,幽默和调侃中的思考,文人气很浓。剧中除去奶奶一个理想化人物,没有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或者坏人,自然发生的事件的脉络,有意无意地,自然轻松地由北京到河南严家庄,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和两群不同的人,如穿彩珠般地被串在一条绳上,到链子完成时的一刹那放出动人的光彩,瞬间又线断珠落,各自滚去自己的位置,落了个戏散人去的收场。
 
用手机做为故事的象征性的线索,串连了太多的话题,有时我担心手机这条线索难以维系,好在剧情不失时机地又把手机这个道具放在焦点上,虽有人工的痕迹,也还不失为巧妙。
 
手机是通话的工具,原本的功用在于人之间的沟通,手机的前身是电话,电话的前身可以说是喊话。当年牛三斤的媳妇跑上几十里路,到镇上只为打一个电话,矿区的高音喇叭就响了起来:“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吕桂花让问一问,最近你还回来吗?——”浓重的乡音,沟通得简单明了,也毫无隐私可言。而手机就不这么简单了,不管千里之外还是近在咫尺,它可以说话,也可以发短信、还能上网、录音、看电视节目。它传达的信息可以是复杂、隐晦还可以是欺骗的。手机时代的人们,在沟通上比前手机时代的时候反而更困难了。虽然不能说是技术改变了人,但划时代的技术,标志着人和人沟通划时代地不同。
 
还没有手机的严守礼因为聚赌被居留,被他“喂猪的娘们儿”挠得满脸血印子,但在他使了一“计”之后,两个人就会晚上早早上床。而对于城市中节目主持人严守一和他的总策划费墨教授来说,他们和自己的女人之间就隔了很厚的一堵墙。两个男人结成“攻守同盟”,用手机做为抵御女人们侦查的武器。而对于女人们,手机是她们对男人们的监视器。严守一的妻子于文娟用换手机卡的办法试探出丈夫的说谎。后来又是因为手机走漏了幽会的情形,造成了他们的离婚。
 
故事中最突出的主题,就是“有一说一”。人在现实中,做到有一说一其实是不可能的。但是,总把“一”说成“二”却是痛苦的。故事中的人物,如《手机》作者刘震云所说的,总是“拧巴”着。主人公严守一很会说话、善于应酬,从违心地取悦领导到厚颜地感情出轨,他从善意的圆滑变成了说谎者。西方一个谚语说:一个谎言往往要用十个谎言来掩盖。他变得自己也不喜欢自己,凭着农民血缘给他的最后的坚韧和忍耐,在收视率下滑、朋友背叛、妻子离异的逆境中支持自己,希望最后的那个谎言可以挽救他,而奶奶死了,他心中的靠山倒了,使他重新面对自己和思考。面对世界,他说了实话,也得到了心灵上平静,退出了娱乐界的名利场,远走他乡。
 
世界充斥着谎言,人们发现相信真话比相信谎言要难。正如费墨在剧的结尾说的:为什么就不能相信一句真话呢?如果媒体不相信被采访的人,大众不相信媒体,这个世界谁还能相信谁?
 
费墨似乎是一种反向的拧巴。他开始时傲世清高,自命不凡,甚至不把严守一看成自己一个层次,而众人因为严守一的成功而对其趋之若鹜,相对对他的冷落和无视,他又难以克制地愤怒。他自以为尊重学问、具有高尚的操守,并没有意识自己骨子里也是一个俗人。当他自己也背叛了朋友得到了成功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沦落。善于对他人和自己的反思,使他最终超脱于名利,也体验到真正的友谊。
 
一个《手机》,让编剧塞进去了很多东西,每一次彩铃响起,都可以带出一个现实中的话题。这正是《手机》对当今观众的魅力所在。
 
婚姻危机和感情出轨是普遍的社会问题。越是物质化的社会,越是咨询发达的社会,人们的心里越是孤独。严守一移情伍月,费墨宠爱学生刘丹。费墨的妻子李燕上网和陌生男人聊天,都是现代人情感饥渴的体现。正是有很多被冷落的妻子,用各种方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保卫自己的家庭。内敛的于文娟独自一边熬药一边唱儿歌,一心想给丈夫生一个儿子。泼辣的李燕自称“守了五年的活寡”,为了“保家卫国”,拉着文娟到丈夫去过的酒吧去体验,以提高见识和魅力,结果被做为老女人要票,争辩之下,灰心地落泪。最后还是拿出和“喂猪的娘们儿”一样的“挠人”的本事,把丈夫给拢住了。
 
做狼还是做羊?是现代人面对的一个道德两难。严守一为自己找了一条折中的路,就是做一只牧羊犬。既像狼,又跟羊友好。他从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成了一个妙语连珠的主持人,学会了跟着领导歌颂“在太空中翱翔”的鹰,但最终是失败了的。狼还是羊,是本性决定,装不来的。
 
剧中加进去一些很有指向性的社会现象,比如毒奶粉事件、选秀潜规则等等。
 
幽默讽刺背后的现实让人压抑,但是,当“牛三斤,牛三斤……”的歌声响起,当严守一的矿灯在天幕上写字的时候,当“起丧……”和“奶奶”的哭喊声响成一片的时候,当年夕爆竹声里独坐的费墨把“想念守一”的短讯发出去的时候,一股热流还是会在心中涌动,一种黑夜里就要见到曙光的希望油然生起。
 
王志文和陈道明都是演员中的大腕,他们的表演自然舒服,很有看头。王志文很有风度,在我看来,于这个角色有点斯文有余,油滑不足。严守一的哥哥严守礼,则是另一个极端,这个人物太出彩了,抢了很多风头。用喜剧手法对严守礼、路一信一伙农村人的描写,表现了他们的简单、善良、朴拙,带有原汁原味的乡村色彩,是城市生活的反差。虽然滑稽剧的味道有些过浓,但做为严肃凝重主题的调剂,还是成功的。有点真人秀味道的牛彩云,也很活宝。只是动不动就说村里人“囤”的于文海喜欢上了特别“二”的牛彩云,也够“二”的。还有一点美中不足,剧中男演员都太素面出镜,看得有点令人不忍。即便是写实的戏,也大可以把形象弄得好看一些。
 
2010-6-29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