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心思♀裸语(散文诗组四章)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16-08-30 01:20:09  浏览次数:957
分享到:

        (一)

    把那一张粉红色的纸张帖在墙壁上,让我听到了他和她的叙说。

    用那一把长锯锯开了母性的笑容,纯真着天地的情怀。

    用一把尖利的刀剑,一片片地割开心缘,疼痛已经不重要了。
    心灵的沦陷,坠入了大海、眼泪、灰尘叠痕时光。

    那些风最喜欢一个人午休的夏日渡口,疯跑的小孩子领着母亲的禅语流浪。

    真的,还有那一个洁净的地方吗?到处都是游戏机的对杀过程。

        (二)
    点亮灯光,是否变成昏黄或乳白,你会不会把它藏在纸盒里?

    用牙齿去切割那些真和假,切割成向日葵,几百年的命题还没有过期。

    伟大的发现,就在每一个生灵的形态上,留下许多斑痕。
    可怜的盐粒,就在我的舌尖闪着灵光,谢谢被饥寒所孤立的欲望。

    最终的裸语,已经被把一群疯子热烈地包装起来,到处出售。
    你把手深深地扎进土地,像一株喜欢生长的狗尾草。

        (三)
    向下与向上叙说心思真的是同等的吗?就像无经意的选择全被贬斥。

    是你说,我前世的朋友伙同我的敌人,陷害了我的前世。

    在一个个只好中搜集故去的眼泪,不会在让今生的眼窝跌落眼泪。

    笑容、花蕊,夜晚、白纸,让白鸽捎去,藏在家猫的抽屉里。

    一个早已忘记捕鼠的猫,等待着主人的圈养,最终还学会上网到处举报。

    真心都被现象所蒙骗,像一个无力辩说的同案犯,法律酒醉了。

        (四)
    我在漆黑的夜晚发出,腐烂的光芒,飘荡着许多罪孽飘荡的腐臭。

    把为什么全都编制成一道道栅栏,被间隔的是真挚的情感。

    于是,我拿出了铅笔,描绘着扭曲的世界形态和沙发独坐的敌人。

    矿泉水里面的物质,被一群小丑张狂利用,让文字疯狂跳舞的家伙很丑。

    就这样在你我的面前,脱掉了那些衣服,裸露心语。

    听,一句句都镀上一层层让人缺氧窒息的色彩,狰狞着梦景……


下一篇:食物与武器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