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澳华文坛惊雷响 陕军万里跨南洋
作者:严彤  发布日期:2016-09-25 17:33:32  浏览次数:1449
分享到:

因为主编陕西日报-星期天(增刊)和欧洲时报、(美国)侨报以及(加拿大)今日中国+文汇报 -陕西版二十余年的经历,有幸采写过神州大地上众多的卓越人物。其中有刘志丹、王若飞、彭真、胡耀邦;马文瑞、范 明、张勃兴、贾治邦;吴天明、张艺谋、芦苇、张小可;杜鹏程、陈忠实、路遥、贾平凹……加之已是解甲归田的报坛老兵了,因此,波澜不惊当属自己今后的人生长态。

不料,2016年8月27、28日那几天,跟随第八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陕西 代表团赴墨尔本,连续参加了著名文化学者、作家雷涛关于当今世界格局下的中国当代文学的三场讲座,我的心又年轻地剧烈跳动起来,因为我又发现了一位厚重的黄土文化哺育出来的卓越学者-雷涛,以下是我凭记忆回想起来的讲座实况,也许读者会理解我为什么会聊发少年狂了?

妙语连珠  先声夺人

 8月27日下午,第八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在墨尔本市政联邦广场ACMI大楼会议厅隆重开幕。雷涛做了他的第一场讲座。

他的致辞:我雷涛是插上文学的翅膀,从中国的古都长安飞到墨尔本来的。这翅膀是今天在座的潘华会长、胡玫主席和所有在座的朋友给我的。最近一个时期,我的家乡很炎热,到了我们中国南方的广州依然很炎热。而我飞到墨尔本以后的感觉却很清爽。这种清爽是文学带给我的。本来我这次来有想抱一只鲓拉回国,或者带一只企鹅甚至带一只袋鼠回去。可惜这是国家法令所不允许的。但是我可以把澳大利亚当下作家的作品抱回去,把所有我热爱的文学作品抱回去。

我今天坐在这里见到所有来到这里的朋友,我有一个期待,就是希望在我们的古都西安能再度见到你们。希望我的翻译还有胡玫主席留下你们的住址和电话,包括你们的朋友,我都希望在西安接待你们。我是一个说话很负责的人,只要你提起在墨尔本作家节听过我的演讲,我保证全身心地真心热情地把你们接待好-(笑声)……

他的第二场讲座是本届作家节的主旨论坛,是8月28日上午在墨尔本雅拉图书馆举行的。他的开幕词是:女士们先生们,这次我有幸参加澳大利亚墨尔本华人作家节感到十分荣幸。实际上我这次就是一个参加高考的考生。因为作家节给我出了一个题目,让我来回答。这个题目就是,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作家的角色和定位。我觉得这个题目很难回答,我有些思虑。但是,我突然想起了圣经上有这么一句话,-上帝说,前进一步有死亡的可能,但是后退一步必然死亡。上帝说,子民们,你们前进吧!-(笑声)……

当晚他又在墨尔本唐人街西湖大酒店与华人作家聚餐会上,做了第三次演讲。他的开场白:我做今晚的报告前先讲几点感受:一个游子在外面能始终记着他的娘家,虽然嫁出去了,但是娘家、故乡没有忘掉,而且情意越来越深,这是我此次感觉到最深刻的地方;我感受的第二点,就是作为我们华人在澳大利亚,在墨尔本的文学创作,已经形成和当地民风,当地地域、历史、文化融合在一起但又别具风格的风格。虽然我还没有读到更多的当地作家的作品,通过这三天的交流,我已经有些认识,有些体味了;我的第三个体会是我们今后的合作渠道、合作方式将是多样的,多渠道的。今天下午我们已经签订了一个意向性的协议,达成了四项共识。我们今后的任务就是把这四项意向书落实好,让它在尽短的时间里开出花来。

我要特别感谢我们潘华会长和胡玫主席!潘华会长是当地华人作家协会会长,也是一位猛男。猛男不在个子高低。我个子这么高,我不是猛男。(笑声)而胡玫女士是当地华人女性的佼佼者。她不仅以自己的美,长得这种美妙,她的这种气质,还有她的文化,能够成为这里的主播,成为当地作协的领头人,实属不易,这与她个人的修为,多年的奋斗是分不开的。有这样的知识女性在这里领头,我也感到一种自豪。-(掌声)……

高瞻远瞩  妙趣横生

雷涛真不愧是久经文化文学讲座的大师了,我们一路相跟,并不见他伏案疾书提纲或是誊抄草稿。只是他有时会沉思,有时会要笔来在纸上写几个字。然而,如同久经沙场的猛将,一旦走上讲堂,他的火力凶猛锐不可挡,言辞或幽默机智,或深刻犀利,或逻辑缜密,或真切感人,总之让人听了心悦诚服,经久难忘。

下面是他的几段演讲:

关于西北文学

雷涛说,中国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也给中国文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机,中国西北地区文学与南方文学的创作有共同特点,也有不同风格。西北文学的特点主要有三点,一是文学作品的厚重感、强度和历史的纵深感。他说,我喜欢澳洲作家写的   《荆棘鸟》,也读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而我们西北不少作家的作品都像《百年孤独》。比如陈忠实的名著《白鹿原》,它描写了陕西关中从清朝末年到当代近百年的历史变迁。这部作品不仅写了中国百年历史嬗变,写出了政治、社会文化形态,更写出了中国人骨子里的精气神。二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西北作家创作能贴近大地,贴近人民,贴近生活,作品大部分是写中国西部乡村人民的生活。我认为中国作家关注中国农村、农民生活是个好传统。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正在走向现代化,为农民写作,是作家的荣耀。从政治经济角度看,中国农民人口占的比例很大,农村稳定、农民的稳定是社会的基本问题。三是西北作家多数都是在用生命写作,终身用生命写作,矢志不移。比如路遥,他说:写作就像耕牛耕田一样,不计名利,不计得失。他有一句名言,中国人人皆知,就是“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有人嘲笑我们西北作家“土气”,相当一部分至今还在用笔写作,可西北作家说:只有用笔才能找到灵感,就像从小吃惯了母亲做的馒头,吃不惯披萨一样。(欢笑和掌声)

关于全球化格局下作家的定位

雷涛说,全球化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我个人理解,全球化首先表现在经济全球化,在十多年前,中国加入WTO,成为世界经济体的一个重要成员。经过这些年,经济体也在发生悄然的变化。不久前,英国脱离欧盟共同体,给世界带来了影响。香港商人李嘉诚认为英国脱欧给世界造成了几千亿的损失。说明世界经济体正在松动,下一步将发生什么变化,还须认真对待。其次,我们生存的星球正在发生不同文明和宗教的冲突,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正在发生战火,许多儿童的生命受到威胁,因此,我们的世界还存在着不稳定因素。再次,恐怖主义也成为世界安全隐患,直接威胁到和平平民的生命。恐怖主义滋生的根源在哪里,这引起了我们深深的思考。当然,不同政体、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族群对恐怖主义认识存在差异,尽管我们居住的星球存在着平民、穷人、富人的差别,但是消灭穷人富人之间的差距,让社会更加公平正义,却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还有地球的气候逐渐变暖,南极冰川正在消融,一些生物、动物每天都在消失。以上种种问题,政治家、哲学家、科学家在思考,我们作家也在思考。公平正义永远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作家手中的笔应当是维护公平正义最有力的武器。

世界不同文明、不同地域的宗教冲突,给我们地球带来了如此深重的灾难。所有宗教归纳起来,主旨都是向善向上。我们要用笔、要用文学的方式拯救正在受苦受难的人民,救赎迷途犯罪的羔羊。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公民,生态文明正在成为全球的话题。我们的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中国新的生态文明,而且作为国策,来改善中国的民生,提升我们国家的软实力。我所讲的以上种种,都是为了说明作家处在新的时代,应选择新的定位和角色。正因为是时代课题,作家都应该在这个宏阔的主旨下进行文学创作。当然,作家自身的修为、个人修养、思想认识提升也是很重要的。作家面对人类存在的问题,应悲悯而不悲观,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拯救意识,拯救那些犯罪的灵魂和受苦受难的人民。作家应该是思想家、哲学家、社会学家,最后才是作家,作家应把睿智的思考注入作品,像蜡烛一样,既照亮自己,也照亮人类。

中国有一位哲人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时刻,在墨尔本雅拉图书馆这样一个重大的集会上,我突然想起我崇敬的几位作家。我首先想起了《诗经》的作者,我认为,在人类的创作中,首先是有了诗歌,而后才有神话、寓言、散文、小说等等。在我们中国,正是因为有了《诗经》,之后才有了《汉乐赋》、唐诗,之后才有了宋词、元曲,有了《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我还想起了司马迁和他的《史记》,他为后世创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正因为他坚持真理,他受到了宫刑,这是古代非常严酷的刑罚。至今,司马迁的精神依然照耀着文学。还有一位作家鲁迅有句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还想起了一位俄罗斯的伟大作家托尔斯泰和他的名著《战争与和平》。托翁希望地球永远不再有战争。在他80岁时,他思想突变,要直接与上帝对话。在哪里找上帝呢?他一人孤零零地来到偏僻的小火车站,依然没能找到上帝,他在悲喜交加中死去。我还想起了普希金,为了尊严与正义,他与法国军队的一位小队长决斗。有一年我去俄罗斯,专门找到了决斗现场。决战前夜,那位小队长提出可以放弃,遗憾的是普希金为了捍卫尊严,毅然坚持决斗,就这样一位伟大的诗人倒在了这个小队长的长枪下。但是,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我还想起了印度伟大的诗人泰戈尔,我赴印度参观了他的故居。他虽然身为贵族,却依然同情中下层人民,这就是作家的悲悯情怀。澳大利亚作家考伦·麦克写的《奇斯里家族》也非常棒,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经畅销全球,可与《教父》媲美。

以上讲这么多故事,就是说明,无论世界上发生战争、瘟疫、恐怖主义,作为作家心灵应该永远是明亮的,思想永远是超前的。此刻,我想起了一位哲人的话,我们和别人一样,都有一个大脑,但是应比别人更明亮些;我们同样有一双手,应比别人更多创造些。作家应该永远是思想家,应当为社会多创造一些,为不同地域、不同肤色的人民多做些应有的贡献。

关于陕西作家

雷涛说,我认为陈忠实、贾平凹、高建群还有红柯等等陕西作家,从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以致改革开放三十八年以来,从来都是不随波逐流的。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思考。这是我们来自黄土地的陕西作家的特点。比如我们的陈忠实用了七年时间创作-白鹿原-。他先后查阅了长安县、蓝田县县志,同时用大量时间在他的家乡以及乡村周边,深入了解了自清朝以来所有发生在乡村的故事,包括族与族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发生的那些明争暗斗,从而把自清末到民初,到共产党执政近百年的历史做了全方位的描述,通过以白、鹿两个家族生存、发展的故事为主线,深刻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骨子里的精神、人们的心灵变化和历史的变迁与发展。

在这里我冒昧地讲一句,如果把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十七年和文革十年除去不算,那么,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八年看,如果要在全中国评出十部优秀长篇小说,-白鹿原-会在其中;如果要评出三部,-白鹿原-还会在其中;如果要评出一部,那还是会有-白鹿原-。(掌声 笑声)

在陈忠实之前,我们的路遥是整个中国西北地区第一个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他的前期作品-人生-是铺垫。他的不朽作品是-平凡的世界-。他还有一部作品是-早晨从中午开始-,这个主要是写了他的创作经验。我建议在座的各位,在读-人生-和-平凡的世界-时,也一定要读这篇著作。我个人认为,从文笔到心灵的倾诉来讲,-早晨从中午开始-可能写得更深刻。

路遥英年早逝已经二十四年了,为什么他的著作仍然受到当代大学生以及更多青年人的青睐,主要是他写了从文革到改革开放交替的年代,从乡村到城市里一大群年轻人面对社会变革所发生的思想变化,他们的追求,他们的理想,他们想往美好生活的愿望。

路遥笔下的年轻人在迷茫中似乎看到自己人生的希望。而这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又使读者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精神追求。

现在来讲讲贾平凹。贾平凹和我是校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的关系一直都不断。这次他没有能来墨尔本。中国有句老话,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这次就扮演了大王的角色。(笑声)

截止目前,贾平凹已经创作出版了十七部长篇小说。书名我就不一一介绍了。我个人认为,贾平凹平均每两年出一部长篇小说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是追记补录了我们民族近百年的历史,那么贾平凹的这十七部著作则真实生动地留下了改革开放三十八年的现实。过若干年以后,过三十年、五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人们要研究在邓小平领导下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然可以从教科书上去领略。但是最能有直接感受、最有意义的还是文学作品,也就是长篇小说。

贾平凹的历史贡献就在于他三十八年来,一刻也没有放弃文学创作,而且他的创作成果是丰富多彩的,是光辉灿烂的。

如果说陈忠实的作品,贾平凹的作品,在世界上在有些地方还得不到认可或者了解不够的话,我说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国西北人有自己深厚的历史,这个历史也可以表现为沉重的历史负担。他们很自尊。用陕西人自己的话来说,陕西人的优点是老实,缺点是太老实。(笑声)陕西人从来都是只做不说的。(笑声 掌声)

继往开来  源远流长

当我们结束了参加本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的活动,打出租直奔飞机场的时候,几个人都愉快地唱起歌来。那位黑人出租车司机朋友都被感动了,竟然用左手不时地为我们打起了拍子。

我不由得想起了二十三年前即1993年的7月里,我曾跟随陕西作协的代表团进京,参加了史诗性巨著-白鹿原-的大型研讨会。那是我终生难忘的。后来有了文坛陕军东征之说。我想,这次越洋万里的文化文学交流,也应该是一次能够载入史册的文坛远征,而且是越洋万里的远征吧!

长江后浪推前浪,陕西文学源流长。




评论专区

进生2016-09-26发表
老先生引用雷涛讲演,是自己的理解文字还是雷的原话?这二者对读者来说,意义不同。可否澳华网刊载其原文?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