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3章 小陶姑娘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7-20 10:20:05  浏览次数:235
分享到:

点头到:“也行!这好比买房,哪能一二次就能决定的?”想想,有些气不过,一面走,一面往后看着,沮丧的骂骂咧咧。

“这人哪这人哪!

他妈的!

想当初,老子是怎么照顾他小子的?

现在可好,敢公开抢劫。呸,我春钱这一辈子,怎么尽和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打交道哟?”

“春师傅!”二亲家回头,还是第一家那个年轻的销售总经理,带着漂亮女秘笑嘻嘻的站在面前:“我奉我们老板的命令,邀请你二老再回去坐坐,一切都好商量。”

春钱摸摸自己的脑袋瓜子。

“你们老板?”

看看邱候。

眨巴着眼睛。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非得回去吗?”总经理笑着点头:“非得!不回头就会后悔,回头有惊喜啊!邱处,您老说是不?”

邱候忍不住笑到。

“年轻人,你认识我?

为业绩真是费尽心思。

这碗饭不好吃吧?”

“是的。”年轻人苦笑:“所以,才请二位老人家回去再坐坐。”春钱摇头:“小×,问题是你没有我需要的车,再商量有何用?态度再好不是车好哟。”

“卖场是没有。

可以马上调配呀。”

漂亮女秘书先温柔敦厚的笑笑,展示着自己的魄力。

再甜甜的回答。

“干这行都这样!春师傅,您是老驾驶员,应该懂的。”拗不过二人的热情邀请,再加上那个所谓的“回头有惊喜!”,二亲家便又穿过那些纷纭林立的4S5S,重新进了第一家店铺。

这次,销售总经理没让二人在大厅坐下。

而是直接带到了后厅。

沿着一条踩得有些变色的红地毯,在最后一间办公室前停下。

销售总经理在嵌套的镜片前,先整整自己的衣服,捋捋头发。

然后才轻轻叩叩门。“请进!”总经理一拧门,桃色门打开:“陶总,邱处和春师傅,到了!”“哦,那好!”一个人影从桌后站起,笑盈盈的迎上来。

门口的二老头儿,都睁大了眼睛。

是市交通局本部卫生室小陶姑娘!

“邱处,春师傅,请进!”

小陶姑娘笑呵呵的,眼梢弯成了月芽儿。

“大众迈腾各种型号都有,我马上调配,可以吗?”二老头进了她的办公室。办公室不大,布置得犹如一间闺房,一股女性特有的芳菲,扑面而来。

“陶总,我先出去了。”

销售总经理恭恭敬敬的说,欲转身。

小陶姑娘轻声吩咐到。

“请端二碗银耳汤来,少放糖。”

回过头,笑靥如花,直截了当:“春师傅,请说,您需要什么价位的?”“标配,26万左右吧。”春钱也不客气,然后四下张望。

“我没搞错吧?

你不是市交通局的卫生员吗?

多久成了老板?

还开了这么一大间店铺?”

“卫生员是我!老板也是我!”小陶姑娘看看邱候,回答到:“卫生员是正业,做老板是副业!正业副业互不影响,相互弥补,应该不奇怪吧?”

叩叩!

“请进!”

销售总经理端着个托盘进来了。

款款走到二老头面前,先对邱候弯弯腰。

“邱处,请!”邱候就端下了一碗;又对春钱弯弯腰:“春师傅,请!”春钱一伸手,也端起了银耳汤。“请慢用!”销售总经理轻声告辞退出。

许是真有些口渴。

春钱舀一勺银耳汤,先凑近自己嘴巴吹吹,看看不热不冷,一下倒进了自己嘴巴。

邱候则欣赏着手里的青花瓷碗。

但见薄薄的胎片在明亮的灯光下,透视度良好,发出青翠色的光泽,与乳黄的银耳汤,一青一黄,热热腾腾,相映成趣。

行了一程,现在真是感到口涩舌燥呢。

邱候不慌不忙的舀一勺品品。

嗯,不烫不冰稍有甜味儿。

正好解渴稳心。

二勺子银耳汤下肚,邱候抬起了头,小陶姑娘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邱处,上次怎么也不医治,就走了哦?你那腑下,还疼吗?”

“早好了!”

邱候淡淡回答。

想,当着春钱问我,也不怕人家追问?

不想小陶姑娘恻恻头。

“春师傅,你当着大家的面,捅自己亲家一刀,不对哟!一家人,有什么矛盾不可以解决的?”春钱涨红着脸,吭吭吭的回答。

“和好了。

早和好啦!

不信你问邱处。”

邱候释然。

原来小陶姑娘你什么都知道了呵?逐点头:“和好啦!一起出来买车呢。”正喝着银汤的春钱,也就趁热打铁:“小陶老板,大众迈腾标配,你拿什么价给我啊?”

“比市场价少二万吧!

还赠送二年维护。”

小陶姑娘伸出二根指头。

“春师傅,这样可以了吧?”

春钱点头:“谢了!行情我们都知道。不过,”他扬扬眉梢,似笑非笑:“小陶老板,你这样慷慨,是看在我春钱面子上,还是看在人家邱处面子上啊?”

“一人一半!”

小陶姑娘认真的回答。

“谁让我们都是交通局的呀?

你们一个是我的领导,一个是我的同事,想不慷慨都难啊!”

三人高高兴兴玩笑一歇,小陶姑娘就拎起电话,做了布置:“后天提车交款吧!春师傅,你直接来这儿找肖总就是。”

“肖总?”

春钱张张嘴。

“哪个肖总?哎肖总陶总的,我都被你给弄糊涂了。”

小陶姑娘笑。

“就是领你们来的那个销售总经理。”“明白了!小陶老板,我就直接找你嘛。”春钱舔舔自己嘴巴:“这银耳汤怪好喝的,解渴稳心呢。”

小陶就又一拎话筒。

“请再给送二碗来!”

放下话筒,迅速在小本本上写写什么,抬头到。

“春师傅,我要上班呀!二三月份,正是春季最容易发病期,得给大家发放药包,宣传防病知识,忙呢。你找不到我的。”

然后,看着邱候微笑。

“你也找不到邱处的。

邱处也正忙呢。

这几天,听说邱候要重掌处印,局里都沸腾了。”

邱候眼睛一扬:“小陶,你也知道了?”“怎么会不知道?人家小曾处长在我面前,哭了好几次鼻子。一肩挑在局本部干部大会上公开讲了,只要你能回来,大家的包包就有希望。

所以,兄弟姐妹们都盼望着你啊!”

邱候矜持的抿抿嘴巴。

微微皱皱眉。

他感到在小陶姑娘的语气里,有一种自己从没听到过的玩世不恭。

“明天一早,你就得报到。”小陶继续说:“姚局下了最后通谍,说你明天上午九点正,必到。想想也是,要是我,也不想放过这个宝贵机会。”

邱候忽然感到自己脸上有些发烫。

自己就是这样的不值钱?

说到必到?

“我看不得姚局暗地对你的,态度。”

小陶姑娘放低了声音:“物是人非两休休,唯有风景仍旧。只要来了,就好办。”邱候点头,他知道小陶姑娘的意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