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2章 闹起来啦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22 12:58:46  浏览次数:157
分享到:

一号大院一号楼。

上下二层。

宽泛又宁静。”

她偷偷打量女儿,青黛吃着自己的,没有异样:“嗯,那好呢。”“一号大院一号楼!青黛,你听清楚没有哦?”

老头子帮腔到。

“是一号大院一号楼哟。”

青黛住了手。

“那不是市委市府领导干部住的吗?怎么会到哪儿去啦?”

青话不相信女儿毫不知情,以青黛的敏感和精明,哈韩即或有意隐晦,也不可能不露一点痕迹吧?她把遇到扒手的事,也给女儿讲了。

未了。

轻描淡写的有意点到。

“那女组织部长姓哈。

怪了,怎么和哈韩一个姓?”

“那是他妈妈,才从北京调来,刚下飞机,就遇到了你和老爸的壮举。”青黛吃着自己的饭,平静的回答到:“妈,爸,不用拐弯抹角了,哈韩的爸爸,就是新调来的牛书记!

他妈妈你们也知道了。

还有什么要问的?”

这倒让老俩口大吃一惊。

原来女儿什么都知道,可为什么晦着我们啦?

三人沉默不语的低头吃饭,气氛有些尴尬。青黛吃完饭,把自己的桌前收拾干净,再把自己的碗筷拿到厨房放好,就回了小卧室,可没关门。

这是个好信号!

老俩口喜上眉梢。

忙忙碌碌的刨完饭。

也来不及收拾放在桌上。就一齐进了女儿的小卧室。

原来,哈韩早把自己的家庭给青黛讲了,这曾让青黛即喜且忧。作为恨嫁的女孩子,谁不想未来的夫婿和婆家,事业有成,显赫昌盛?

没想到哈韩十年不飞。

一飞冲天!

十年不鸣。

一鸣惊人!

记得还在读大学一时,大家就把彼此之间的秘密,打听了一个清二楚。比如,那个长得颇像比尔·盖茨的邱浩,老爸是本市交通局运管处处座。

属于官不大却灸手可热的实权派。

比如,那个眼睛很大,却早己不是处女了的李思雅。

老妈是专给上市公司写股评的资深股托,年收入六位数。

又比如,那个高挑漂亮,一头如瀑黑发,酷似某某绯闻明星的舒适。

老爸居然是天涯读书中文网上著名的鬼才写手“奇书”……可是,唯独对这个叫哈韩的家庭,大家都没弄清楚。

青黛记得。

自己还有好几次不屑地,当着全班同学对他喝问。

“拼爹时代,人无秘密!

快快坦白,你老爸老妈是干什么的?”

可怜的好同学哈韩,不敢面对漂亮女同桌的眼睛,只是嚅嚅的回答:“我说过,做点小生意嘛。”从来就没把他看在眼里的青黛,放声大笑。

 “听到没有?

我同桌的爹妈是做小生意的。

我怎么这样倒霉呀?

××,还有××,××,”

青黛欢叫着自己的好朋友和闺密:“把你们的董事长,老板和局座的儿子,换给我做同桌,不然,我们绝交哦!”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

而今。

面对卓然闪现的哈韩。

青黛感到自己有些气颓。

毕竟,青春正在流落,事业更是八字没有一撇,她开始感到自己有些配不上哈韩了。可女孩儿的自尊和本能,却又让青黛对哈韩表现出冷淡和漠然。

以致于老俩口听了和见了。

都着急的与她论理争吵。

好在大智若愚的哈韩,视而不见。

继续按着自己的思路追求心仪的女孩儿。这让青黛感动不己,才有了那晚噙着泪花,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双亲……

其实。

哈韩对换房事先征求了青黛的意见。

不过。

也只是到这时。

青黛也才知道市委市府还有个一号大院,因此,按哈韩老爸的职务推论,那就该是一号大院一号楼了。对于换房住到淮公公宅楼,青黛并不是没有考虑。

以自己和父母的身份和修养。

与市委市府的领导干部及其家属朝夕相处,会是怎么副情景?

不言而喻!

不过,在感谢哈韩的同时,青黛并不想放弃。不说真挚的爱情是没有界线的,即便就这看似若无,实则存在的地位、尊卑,也值得一试。

有着和老妈骨子里,天生不服输基因的大龄美女。

自审自身和父母。

除了职务和视野。

没有哪一样比这些所谓的“领导”们差?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换,怎么不换?本姑娘倒真是要做过他们看看,平民姑娘如何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待人接物,自强不息?

从而彻底打掉潜伏在他们内心的自得,清高与矜持。

青黛答应了。

并一直关注着父母到了一号大院一号楼里的表现。

还好。

从哈韩的同步通话中得知,老妈不卑不亢,恰到好处;老爸呢,除了揪着人家富贵鱼的鱼翅,提溜出了水池,傻乎乎的玩乐一番,其他倒还没什么过激动作。

可就这。

也差点让青黛拎起了话筒。

600块钱一条啊!

拜托,亲爱的老爸,你知道不知道,三条半鱼就抵得上你一个月的养老金?

下午,又接到哈韩的手机,知道老妈巧遇未来的准亲家母,青黛笑逐颜开。亲爱的老妈,你的表现棒极啦!

即展示了你的个性风采。

赢得了我未来婆婆的好感。

又为我婚后的生活。

埋下了浓浓一笔。

即:谁要欺负我的女儿,那可不行!本老太太丈八蛇矛在手,四个字儿,绝不答应!当然,这一伏笔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说破了传出去。

那还不让哈韩笑掉大牙?

二人情意绵绵的通了一个多钟头的话。

这让同办公室的娜娜,嘟起了嘴唇。

娜娜是新招聘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漂亮得一塌糊涂,其具体职务,是帮助青黛处理办公室的相关事务,名称叫内勤。

自从脚手架垮坍事件以后。

确切的说。

是青黛和哈韩的关系,迅速升温定格。

思前想后的青黛,决定在公司认真干下去后。老板出于对青黛受惊吓的内疚和她现在的工作表现。宣布将青黛提为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提职提薪提待遇。

原来的简易办公桌,推在了一边。

成了堆放打印机,复印机,电话和装帧档案,文书及各种资料的工作台。

包皮的长且宽的中干桌和靠背皮椅,抬了进来。

放上新买的17寸平板大液晶电脑和一套高级办公文具用品,就成了新办公室主任青黛的工作桌。旧的14寸平板液晶电脑呢,就给了新来的娜娜使用。

这样。

青黛便历史性的有了第一个部下。

从娜娜工作大半个月来看,二女孩儿还算和睦相处。

相敬如宾。

不管怎样,上司的资历学历和姿色,都摆在那里,除了年龄大一点,其他的,令同是大本生的娜娜,眨巴着可爱的双眼皮儿,望尘莫及。

不过。

娜娜终于嘟起了可爱的小嘴巴。

原因很简单。

她与男朋友约定的通话时间,被上司莫明其妙的占用了。

可性格粗拉马虎的青黛,却并没发觉,这为二女孩儿不久后的暗斗,埋下了伏笔。临下班时,老板叩门进来了。

这段时间。

老板一反常态。

经常进来视察工作。

青黛照例没多在意。

娜娜却暗自警惕在心:“×总,视察啊?又有什么最高指示?”“没事儿,没事儿,随便看看。”老板笑嘻嘻,真是在娜娜桌边站站,歪起脑袋瓜子看看,瞧瞧。

又到青黛桌边停停。

偏着小脑袋瓜子瞧瞧,看看。

瞟瞟墙上的大挂钟。

青黛也笑到。

“×总,你可真是准时,每每要下班时来关心,安的什么心眼儿啊?”老板笑着摇手:“词不达意,词不达意!都说女孩儿无端生祸,这话当真呢。

我就到处瞟瞟瞅瞅。

看引起你俩不高兴的。

没那么紧张严重吧?

色狼没来啊!”

这话不妥,二女孩儿就嗷的声,一齐对准了他:“生什么祸?话说清楚!”“你倒不如直接说红颜祸水罢啦。×总,你这么怕女人,有老婆没啊?”

“曾经拥有过!

何必长相思?”

“离家出走啦!”

“跳槽啦!”

二女孩儿干脆停下手头的工作,笑着打断他,乐不可支。毕竟,能和老板亲密接触,搞好关系,对打工崽来说,不是件坏事儿,也没有谁会拒绝。

铃!

下班铃响了!

那座脚手架倒坍的大楼工程,己整体转包出去。

目前公司没有可持续新工程,正是大家准时上下班的幸福时期。

然而,老板仍没出去的模样,这让各怀心事儿的二女孩儿,暗自咕嘟咕噜。青黛看看娜娜,娜娜也正看着她。

青黛就问。

“×总。

有什么事明说吧。

家里都有事儿呢。”

老板这才仿佛惊醒般点点头:“没事儿,该下班就下班。哎娜娜,你走吧。这段时间还习惯吗?”娜娜拎着早准备的小包站起来。

一面锁抽屉。

一面回答到。

“习惯!感觉好极啦。

×总,拜!青姐,拜!”一甩黑瀑布,跑了出去。

青黛和老板,都羡慕瞧着她年轻的背影。老板叹:“还是年轻好呵!老天要再让我回到二十岁,我宁愿抛弃这一切。”

青黛舒口长气。

“年轻就是美!

老板。

你也不过才三十出头,怎么就叹老啦?要这样,我们还不都该上吊了?”

“我叹了吗?”老板故作惊奇:“而立之年,正该努力拼搏,何来老态龙钟,悲人悯己样?”青黛叩叩桌子:“好了好了,说正经事儿吧,真有事儿呢。”

老板这才停止玩笑。

正色到。

“那次一起受伤的邱浩。

是你的老同学吧?”

“嗯。”“我到市急救中心看你时,随便也和他聊了聊。一聊之下,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个难得的人才。”“哦!”

青黛心不在焉的听着。

一面把抽屉拉开。

往小包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人家是名校培养出来的计算机编程硕士,当然是人才。”

“能否请他再来谈谈?”青黛抬抬眼帘:“怎么,这么快就猎上啦?人家可是在外企拿高薪啊。”老板有些激动了,上前一步。

“外企又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什么工资高一点?

福利待遇好一点?

视野开阔一点?我这个小公司一样做得到。”

青黛古怪的呶呶嘴巴,没吭声。莫看在这儿混了好几个月,自己对这个小公司其实还一点不了解。只知道大本学历的年轻老板,创业艰难,待人不错。

公司呢?

在同行中不大不小。

属于那种搞到一笔,吃上半年的主儿。

怎么就突然豪情壮志起来?

“还有那个一直站在你床头的哈韩,我看也不错,能不能也一并请来谈谈?”青黛笑出声:“他?哈韩,你就算了吧。”

“是你男朋友?”

“算是吧。”

青黛愉快的承认。

“算是?到底是不是?我好往下说。”

“是!”青黛点头,同时,脑海里划了个问号:这×总今天是怎么啦?求爱或是求婚来啦?“那就更好。”老板高兴的一拍双手:“你都在我这儿,他来,不是更好吗?”

青黛的脸色暗暗。

这话是说,即然你都在我手下打工,你那个哈韩家庭也不会哪样,这不是小看人吗?

想想。

笑到。

“老板,人家可是外企副总,年薪五十万,配的是保时捷。真来,你养得起?”没想到小老板一口咬定:“这算什么?我一样。”

“还有。

人家爹妈可是大官儿哦。”

“多大的官儿?”

老板似笑非笑。

“如果大过省委书记,就免谈。”“那,你是说你老爹是省委书记?”青黛轻蔑的砸他一句,还补上一句:“前任的,还是第二梯队?”

老板得意的盯盯她。

正色的点头。

“答对了。

100分。”

回家路上,青黛一直在暗笑老板的狂妄。这时,接到哈韩的手机,说是晚上和邱浩来家看她,顺便催催伯母伯父,青黛答应了。

所以,吃了饭进卧室后,才没关门。

现在,瞧着爸妈一齐进来。

知道老俩口误会了。

忙摇手到。

“没事儿,没事儿!妈,你们快去收拾收拾。等会儿有客人来。”“哦,是哈韩要来?”青话喜上眉梢,忙扭头吩咐老头子到。

“快去收拾收拾。

泡二杯茶。”

老头子就忙忙碌碌去了。

这边呢,青话坐在女儿床沿。

抓紧时间把下午街道办的情况讲了。因为,她想先和女儿通个气,免得等会儿当着哈韩不好再说。“弄不好,大家这一闹,把人家开发商就闹跑了。”

青话忧心忡忡。

“我看呀。

我们得给哈韩说说。

打打预防针。”

青黛斜她一眼:“说什么?”是啊,说什么?青话呆呆,胡乱到:“让开发商不要跑啊!来多少跑多少,这一片旧厂区怎么办?十万之众哟!”

青黛脸蛋冷若冰霜。

“妈!

你可真是菩萨心肠!

可你倒霉时,谁理了你?

我们住在这儿几十年,谁又来顾及我们的人生安全?咸菜萝卜淡操心,自找累。”青话楞楞:“孩子,话不能这样说。都是几十年的老姐妹,我不关心谁关心?

就因为穷。

住不起新房,”

“这也是理由?”

青话没注意,女儿的脸,又开始了乌云密布。

“穷,是自己无能;住不起新房,也是因为自己无能。这是个物质时代,你不奋斗不努力,当然穷!莫说住不起新房?就是住这危房,你也会住不起,只配睡马路。”

青话呛住了。

仿佛有些陌生的瞧着自己的女儿。

她知道。

如果自己再说话反驳,一定会像前几次母女俩那样,又吵闹冷战。作为母亲,她扪心自问,实在不愿意这样。

可是。

可是。

我的女儿,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你这样的无情和冷酷,深深地刺伤着我的心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