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4章 醉风频吹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0-10 20:31:39  浏览次数:203
分享到:

接下来,欣然幽幽儿讲了自己最新弄到的相关情报。

莲花校现在的106名老师(含三个年轻女教师)中,竟然还有14个解放前就参加莲花校革命工作的退休老教师。

14个人中,至今为此,除3个男的生老病死外,还剩11个或丧失生活能力或健康活着的女退休老教师。

光这11个女退休老教师,就占去了新楼45套房的四分之一点一。

至于比三女老师教龄早,年龄大的众老师,足足有92人之多。

也就是说,这92人再加上11个退休老教师,就是拦在三女老师面前的103个拦路虎。欣然一说完,大家无语。

水刚就眨巴着眼睛,开始了嚷嚷。

“哎欣组长,解放前到底是指哪年啊?”

“好像23年—25年之间吧。”欣然瞧瞧二女老师,任悦和资琴就点头:“对!差不多。”“就折中从24年算吧,到现在也有59了;不可能一生下就教书吧?

再加上18年,也就是77挨边儿80岁啦。

他妈的,这女的怎么就活得这样长啊,活这样长有什么用啊?哎这些老婆子不是活生生故意憋气活着,好与咱们争房吗?”

三女老师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要按平时,莫说资琴,就是欣然和任悦,也早已经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可现在,唉唉,别说了,人家水刚说得有点儿道理呢。坐最外面的欣然,忽然紧张的摆摆手,竖起了一根指头,大伙儿赶紧噤若寒蝉。

“……意见大啊,这样的方案。”

“干革命工作,还怕人家提意见?”

是浦校长特有的大嗓门儿:“我说王主任,你今儿个是怎么的啦?”“还有老师提出如不答应,就走着瞧,我看,”

脚步猛然停住。

二条人影被新楼顶上的照明灯光,斜斜的倒映在窗帘上,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这话是谁说的,嗯,谁说的?”“不记得了,好像是,”“怠工,降低教学质量,误人子弟?哈,我倒要看看谁敢?”

矮胖身影动动,声音凌厉,透着浓浓的霸气和杀气。

“八十年代,没王法了?

王主任,中央《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决定》你不知道?治乱世,用重刑,这次分房中哪个敢捣乱,试试,莫敢我浦雄飞不客气。”

脚步声朝坡上响去了。

十三平方里鸦雀无声。

半晌,资琴问:“什么《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决定》,这么厉害?”

“就是严打啊,打击一切犯罪份子啊。听说,北京上海和沿海地区已开始了,枪毙前还游街示众呢。”吴刚的声音,在幽暗中听起来空洞洞,轻飘飘的。

“大家要注意哟,听说这次凶得很哟。”

又是半晌,水刚不以为然的嗓门儿响起。

“我没犯法得了吧,总不能放个屁也要挨枪子?”,吴刚阴阳怪气的笑二声:“哼哼,犯没犯罪自个儿心里明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水刚火了,一拍墙壁垒。

“吴大个,你什么意思,明说哟。”

“没意思,只是提个醒儿。”……所以,现在水刚提起仍然有气:“今晚上说话再不中听,真莫怪我水刚不客气了!”

“算了算了,吴大个你又不是不了解,一说话就阴阳怪气的,不理他得了。”

冷刚淡淡的劝道。

再浑身上下打量他一眼,忍不住问:“说真的,水刚,你碰到皇帝微服查访啦?”“这你就莫管了。”

水刚得意的看看芳邻。

“你们当得公事人,我就当不得?说实话,单干我早跑烦了,转行干干顺顺气。”

忽然笑笑:“走,回去回去,免得人家又说我们当众丢人现眼了。”,冷刚敏感的扭头一瞧,可不,资琴一手夹着一大迭课本,一手拎着大布袋子,气势汹汹的迎面而来。

四五个哭哭啼啼的小学生,跟在她后面一步步的挪着。

冷刚忙扭转身,佯装着只顾瞧着坡上的新楼。

资琴掠过了他身边,一面朝后面吼叫:“上课不安心听讲,搞小动作,现在知道了呀?晚了,都给我闭嘴。”

哭哭啼啼骤然停止,变成了抽抽泣泣。

瞅着资琴窕妙的背影,冷刚心里只想笑。

这三女老师呢,真像是三支各有韵味的小曲儿。自己老婆就不说啦,任悦,一般不留学生,即便留下来,也只是让小学生们站在院坝。

然后,软声细语的说着教育着。

还不时用书敲敲这个,拍拍那个。

而最精彩的,要数资琴。一般过程就是这样,资琴老师在前面气势汹汹的边走边训斥,后面跟着一串哭哭啼啼的男女小学生。

一路训,一路哭。

浩浩荡荡的越过大操场,朝院坝里的老师宿舍走去。

犹如一只护崽的老母鸡,领着一群受了委屈咯咯咯直叫的小鸡仔,前去找谁算帐一般,成为莲花校一大风景。

这还没完。

进了院坝,资琴让男女小学生分开站。

然后手一挥:“背诵今天的语文课××片断10遍,完了再说。”,于是,不太宽泛的小院坝里,便响起了天真无邪的幼稚童声:“山谷中,早先有过一个美丽的小村庄。山上的森林郁郁葱葱、村前河水清澈见底、天空湛蓝深远,空气清新甜润……”

10遍背完后,资琴老师便开始训斥。

声音虽然有些尖尖的,但格外悦耳动听,像在练习唱歌。

“你呀你呀你呀还有你呀,真淘气哇,没耳性没记性哇,为什么总是记不住呀?该挨打呀,该请家长呀!不请家长不得了呀!所以更要请呀!不听话还要请呀,看你改不改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