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腊梅
作者:李涵  发布日期:2017-10-11 16:03:39  浏览次数:324
分享到:

最爱隆冬的腊梅,几经寒风彻骨,不起眼的枝上开出大大小小的花卉,有的疏疏落落、有的拥拥挤挤;打扮出一树万花的景致。半透明的花瓣,尽显黄灿灿的剔透晶莹,在寒风中顽皮的微笑,你小小的金盅玉盏盛满冰雪。那一片片、一丛丛的奇花,绽开满园的美丽。

走向腊梅,一股淡淡的幽香入鼻。驻脚树旁,清香扑面而来,顿时心醉神迷。漫步在梅林中,梅香笼罩,感受它的脱俗和矜持。买两枝回家,深夜,静听腊梅花开的声音,满屋都是浓郁的芬芳和诗情画意。

循着腊梅的奇香找寻,原来它的叶从春天开始,就在收取阳光的营养,搜集各种花儿的清香,将一整年所有的清丽汇聚。把辛勤积累的香和奇注入树的血管,叶,悄然离去。寒风吹开梅的梦,树把叶的奉献输入花蕾;冰雪滋润了梅花,腊梅便拥有冰清玉洁的清纯,散发醉人香气。

梅是冬天盛开的花卉,也是春天最早的花魂,花儿拥着寒冷一直开到春,把香和美交给来年的璀璨、娇艳,凋落在春风来临之际。明年严冬,她再美遍花园、大地,香遍原野山川,飘洒生命的魅力。

腊梅花谢可以入药,青绿色的果实是梅的儿子,除了药用,还可以用酒泡泡,制作成醉梅。它又香又甜微带酒味,美食“醉倒”大人孩子;到此,腊梅把一切都奉献无遗。看,树上已长出绿叶,为冬日腊梅的盛开,默默准备。

小时候吃过醉梅,年年冬天,家里总插着长满花蕾的梅枝。在远离家园的异乡,还用试管沾上黄蜡,做过腊梅,总想看到它的身影。如今突发奇想,希望把腊梅移到南半球,或许它会在我家后院安居,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对它的思念却总在心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