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0章 二只苍蝇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2 11:56:11  浏览次数:63
分享到:

话说那血气方刚的小司机。

忍不住对约翰·迈克饭庄的保安部长,挑衅性的竖起了中指。

“耶!我日你佬佬,美国佬。

你到底放不放人?”

身材高大的外国保安,虽然听不大懂对方的骂语,可那很欧化的竖中指,却看了个明明白白。保安部长不干了,义愤填膺,义正词严,非要小司机给自己赔礼道歉。

否则!

决不放人。

这让邱候着了急。

不放人,事情事必越闹越僵。

自己昨下午的事儿,就越来越面临着曝光的危险。如果真闹到由公安局出面,一肩挑和全局职工,对自己的威望和办事能力,都会大打折扣,

这可不是邱候希望得到的。

于是。

他先对菇主使使眼色。

然后,二人一起劝导小司机,并暗示他的指头竖起,是因为开车受伤僵硬化一直没恢复,并不是故意侮辱外国人。

其实。

小司机出车前。

一肩挑就亲自交待过。

“快去快回,协助邱处和菇主,把小曾领出来,不得乱来。”

现在一看外国佬较了真,也暗叫麻烦。于是,便顺阶而下,举起中指,故意半僵屈着,憋闷着嗓门儿解释。

“我的,开车坏坏了的,一直僵硬的。

我的,没别的意思的有。

良心大大的好!

我是大大的良民。”

奇怪就奇怪在,小司机愤恨的用中国话骂人说话时,对方听得似懂非懂,糊里糊涂,可当他吞吞吐吐的学着日本人解释后,那个外国保安部长,居然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只见他骨碌碌的转动着眼珠子想想。

马上笑逐颜开。

连连点头。

“OK!亲爱的小朋友,我听明白了你的话,我很认同你的解释。我只有个小小的希望,请先填写这张表格,然后就放了你们的朋友。”

一大张表格连同一支粗大的记号笔。

递了过来。

邱候接过看看。

哑然失笑,递给菇主。

菇主略一观看,也捂住了嘴巴,原来是一张工作调查表。上面分序号分内容,井然有条的排列着以下诸如答题。

你对接待你的人满意吗?

你认为他(她)英俊,漂亮,有教养,有风度吗?

你认为本饭庄的饭菜好吃吗?

你走在本饭庄入厕,卫生间有异味,卫生纸和干净的清水洗手吗……

邱候笑到:“菇主,全部划勾。划粗一点,明一点,大一点。”菇主就一边笑:“遵命,邱大处。”一边用力的打勾,不一会儿,一大张对折足足120道调查题,都给菇主划上又粗又大又明的红勾。

外国保安接了。

细细看过。

伸伸大指姆。

“0K!好极啦!请等一下啦。”

拎起了话筒,咕嘟咕噜的说一歇,然后恭恭敬敬的伸伸右手:“请会,稍安勿躁,你们公司的人,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几分钟后。

二个全副武装的外国保安。

神气活现的领着小曾从后面出来。

走到保安部长面前停下,一个上前立正敬礼,咕嘟咕噜的。

大约是在说,报告,犯人带上来了。保安部长还个军礼,也咕嘟咕噜的说一番,大概是在表扬,知道了,谢谢,辛苦了,把人交给我吧。

二个外保就把小曾向前一推。

表示交给了对方。

自己转身迈着正步走掉。

保安部长就表情严肃的,居高临下地对着小曾咕嘟咕噜一番,然后将他朝邱候面前推推,表示交给了对方,一屁股坐下,看他打满红勾的调查表去啦。

这一大圈子折腾下来。

足足耽搁了不下十分钟。

瞅瞧得邱候,菇主和小司机,大眼瞪小眼,想笑又不好笑,只能偷着乐。

再看那小曾,受惊似的抱着自己的黑皮包,一脸的愤世嫉俗,神情疲惫,脸色略显发白,感动地看着三个同事,似有千言万语。

邱候向前一步。

握住他双手。

“小曾,你受苦啦。

走,我们先回去,回头再和这帮美国佬算帐。”

茹主温柔的问:“小曾,他们没把你怎么吧?不过一会儿嘛,怎么就搞成了这样?”小司机则幸灾乐祸的对他挤挤眼睛:“哥们,没挨揍吧?我听说这约翰·迈克一向很霸道。

有一次连市里的佟副市长,都差点儿被他们扣了起来。”

第一次听说此事的茹主,不禁张大了眼睛。

“还有这事儿?

这不是在咱中国的土地上吗?约翰·迈克依仗着谁啊?再怎么着也不就一家饭庄吗?”

邱候早抓住了小曾的右手,边说边往门外走,一面回头道:“茹主,这不是我们该知道的事,约翰·迈克犯着哪一条,自然有人着急和出面。我看,”

“当然!

小曾,走!

我们吃饭去。

给你压压惊。”

茹主马上接过邱处的话头,温存的对小曾笑笑:“我记得,你挺喜欢吃清蒸排骨。”任由邱候握着右手的小曾,低声回答。

“谢谢!

我不饿。”

一路上受着可以大吃一顿念头鼓舞的小司机。

嚷嚷起来。

“你不饿,我可饿啦。六点半啦,还不饿,你要多少才饿?”

看来,小司机平时里和小曾有玩笑,不待小曾回答,又嚷嚷道:“哎哥儿们,平时不是牛上了天?也该有点血性啊,难道被狗日的美国佬关了白关?”

邱候不满的瞅他一眼。

“谁说白关?

我们这不正是在想办法吗?

小曾,如今中国是法制社会。

别说它只是一个小小的约翰·迈克,就是美国总统今天来了,也得把话说清楚对吧?走,我们边吃边谈。”

三人拥着小曾来到了前面的餐厅。

富丽堂皇的玻璃桌。

描金镀银的餐具。

美式风格的垂吊水晶玻璃灯,人声鼎沸,杯晃碟响,几无空桌。

因为有着二个钟头的拘束,小曾成了这儿的名人,他一进来,正在忙忙碌碌的服务小姐,都把眼光投向了他。

迎着众多目光的小曾。

情不自禁地很受用的昂昂头。

挺挺胸。

脸上浮起一丝笑靥。

邱候看在眼里,禁不住暗自冷笑,茹主则上前一步招呼着:“服务员!”一个混血儿模样的女领班,捧着菜单笑吟吟的迎上来。

“您好小姐!

我能为您服务吗?”

“当然!

她们需要。”背后传来熟悉而生硬的嗓门儿,大家扭头,是保安部长。

肥头大耳的保安部长,先冲着大家笑笑,然后命令般说:“包房!”领班漂亮的脸蛋上,浮起了一抹红云,有些犹豫不决的。

“对不起!

史密斯先生。

所有包房都预定了出去。”

保安部长沉吟沉吟。

“0K!加桌吧!”可女领班更犹豫不决:“戴维先生不会答应的。”“是吗?”部长高大的身子动动,耸耸肩膀,扬扬眼睛。

“问题是,史密斯先生需要这样做。

曾是我们朋友。

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讲,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朋友多了路好走。加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